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结束活动,佟爱晴一行人在午后七点半左右搭乘高铁抵达台北。

  佟爱晴归心似箭,想早一点和儿子相聚。

  在高雄站时,她先打了一通电话回家,已经放学回家的央子恩接到消息后不肯跟保母用餐,吵着说要等她回家一起吃晚餐。

  一抵达台北,她丝毫不敢耽搁半分,赶着捷运迅速返家,打算带小恩外出到附近馆子吃饭,好好补偿他一顿。

  当她终于回到家里,掏出钥匙打开公寓大门时,在门口迎接她的不是心心念念的宝贝儿子,而是她不想再见到的男人——央炜烈。

  他在这里做什么?一向独占欲强的佟爱雪怎么突然变大方了,竟肯让她的男人来这里走动?看他一身西装笔挺,显然是从公司直接赶过来的,来收拾东西?应该是吧。他有多迫不及待跟佟爱雪重修旧好,在医院时她已经亲眼目睹,早认清他真把自己当成玩具玩弄的事实。

  佟爱晴忍住心头痛不欲生的揪痛感,目光低垂木然地想越过他。“离开时麻烦请将钥匙留下来。”压抑住想掉泪的鼻酸,她倔着小脸不让自己露出半分的脆弱,笔直走往儿童房。

  小恩不在客厅里,可能是为了避开他吧,她的儿子很懂事,对他这个爸比也已经心灰意冷了吧!

  “小晴!”在她越过自己身边时,央炜烈伸手捉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眼前。

  黑瞳低垂睇着她,身材原本就苗条的她似乎瘦了一圈,原本盈润的巴掌大小脸失去光采,显得有些苍白,那双原本总染着温暖笑芒的圆圆眸子,此时却好黯淡,总是轻扬着微笑的甜甜小嘴抿成一直线,神情淡漠。她为情消瘦让他心口纠结,他感觉得出来,她表面上的冷漠都是伪装,因为气他,恨他为了佟爱雪把她冷落,所以她再也不想露出那温润的笑容给他看。

  “小晴,你听我说——”

  “央大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或者同情,我们彼此都是成年人了,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现在结束了,我不会缠着你,但也希望你从今天以后别再出现打扰我跟小恩的生活,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你可以做到吗?”这些话,她已经在心里演练无数次了。

  此时此刻面对他,就算依旧心痛难忍,开口时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但她还是强力忍住了,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脆弱被他看见。

  “我做不到!”这是他的答案。

  他们之间不会结束,才正要开始!他爱的人是她,他早已厘清自己的心,不再有任何迷惑和犹疑,他要的女人只有她。

  佟爱晴忍着气,甩开他无礼的钳制,往后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拒绝再被这男人迷惑,为他动一分心。

  “你做得到也好,做不到也无所谓,我已经决定带小恩离开台北。”说完,她转身跑向儿童房,打开门,里面却没有小恩的身影。

  “小恩?”

  央炜烈迅速追过来,昂藏身躯跟着进入儿童房里,反手将门关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旁边的书柜推来挡住出入口。

  她猛然回头,傻眼地看着他奇怪的举动。“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把小恩藏到哪里去了?!”他早知道她会把小恩带走,所以趁她到高雄工作时把小恩藏起来?但三个小时前她曾打电话回家,那时明明是小恩接的电话啊。

  三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也足够让央炜烈有计划地把孩子藏起来,藏在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

  “你——该死的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可恶,小恩是我的孩子,跟你完全没有关系,你怎么可以把他抢走?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

  前一刻佯装的冷静在见不着心爱的宝贝儿子后尽数崩盘,她气怒地朝他扑去,捉住他的西装,哑声质问。

  他真是太过分了!

  他的心是铁打的吗,为什么这么狠心的欺负她?

  她不过是卑微地想要一点点幸福而已,却一再失望透顶,甚至被伤透了心。

  现在连自己怀胎十月辛苦养大的宝贝儿子都要被抢走,她再也无法冷静,声泪俱下的对他嘶吼。

  央炜烈把她拽进怀中,张开铁臂抱住她。

  “小晴,乖,别哭……”她每掉一滴眼泪,他的心就被折磨一回。

  “把小恩还给我,我只求你快把小恩还给我……拜托你!”佟爱晴简直急慌了。“这间房子我不要了,你这几年陆续汇给我的赡养费我一毛都没动,我会全部还给你,求你行行好,把小恩还给我好不好?我马上就走,现在就走,这房子还给你和姊姊,我什么都不会带走。”她止不住眼泪,哭得不能自已。

  这几日来夜不成眠加上办活动和南北奔波的体力耗损,此刻情绪又起伏过大,让她虚弱得头晕目眩,却得强撑着。

  在见到儿子前,她绝不允许自己倒下去。

  看着她如断线珍珠的眼泪成串坠落,央炜烈心如刀割。“小恩暂时交给我爸妈照顾,他很好。

  小晴,我从来没想过要把小恩从你身边抢走,我可以发誓,你愿意相信我吗?”她早就对他没半点信任了。

  “我要去找小恩。”她挣离他,忍着头晕不适,试着用自己薄弱的力气推开这摆满童书的小熊书柜。

  “小恩很好,我不会把小恩带走。小晴,我和爱雪已经过去了,我并没有打算跟她复合,我爱的人是你,我爱小恩,也知道小恩是我的亲生儿子,六年多前我跟爱雪大吵一架后跑去酒吧喝酒,那晚是你把我带回公寓,我烂醉如泥,误把你当成爱雪抱了你……”佟爱晴震惊地放下推着书柜的双手,抖着唇发不出声音来。

  他怎么会知道?小恩说的?不,小恩答应过她,这辈子绝对不会透露半句给他知道,她相信小恩不会违背诺言。

  那么他又是如何知道实情?

  “你、你在胡扯些什么?小恩不是你的孩子!”

  “我带小恩去做了DNA检验,报告在一小时前出炉了,证实我跟小恩是父子关系没错。”

  她顿时哑口无言。

  没想到辛苦隐瞒多年,终究还是被揭穿了!

  央炜烈靠过去,从背后轻轻搂住那微微颤抖的娇小身躯。“小晴,所有你刻意隐瞒的一切我都知道了,从现在起我会负起父亲的责任,会当个好丈夫,疼爱你和小恩一辈子,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好不好?让我爱——”

  在他怀中转身,佟爱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他。

  “你不爱我!你只是要负起责任。”她不肯透露实情就是怕这事发生。“央炜烈,我跟小恩不会跟你一起生活,请收起你那可笑的责任心,我们不需要!”

  “我不是——”他捉住她一双瘦得惊人的皓腕,试图挽回颓势。

  “闭嘴!”她动怒了,气得浑身不停颤抖。“我说过不需要你的同情,那可笑的责任心我更不屑一顾,我只要小恩,我要带小恩离开,这辈子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推开他,她回头用尽全力推着柜子,在气怒攻心加上头晕不适的折腾之下,她突然感觉眼前一黑,顷刻间身子往后倒,双手颓然垂落——

  “小晴?!”他发觉不对劲接住了她。

  当她跌进他怀里时,已经晕厥过去。

  央炜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将她抱至床上安置,回头把书柜推开,打开门,再抱着宛如羽毛一样轻的她朝公寓外狂奔,紧急将她送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