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佟爱晴出差第一天,他就跟张莹私下协议好了,保母钟点费他照付,可这两天晚上照顾央子恩和接送上下学的责任他自己负责,请她表面上答应佟爱晴同意住下来照顾央子恩,跟佟爱晴联系时不要说漏嘴他们之间的协议,替他守密。

  张莹答应下来,把照顾央子恩的责任交给央炜烈,自己也乐得轻松。

  这两天,央炜烈把公事挤压出来的时间全都贡献给央子恩。

  晚上他带儿子去一家颇有知名度的亲子餐厅用餐,看见旁边一家和乐的景像,再看看儿子眼中流露出的那抹欣羡,让他更加渴望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吃过晚餐,父子俩前往一家极具公信力的检验所,透过院长的安排低调隐密的替他们父子做采样,以急件进行DNA亲子鉴定。

  会做亲子鉴定,并非央炜烈对央子恩的血缘有所疑虑,而是为了给一直反对他和佟爱晴再婚的双亲看。

  这份检验报告可以扭转双亲对她的观感,更能让央子恩正大光明成为央家的长孙。

  一旦有了有力的证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反对他和佟爱晴结合。

  他有自信,再过不久,他和她的爱情一定会拨云见日,他渴切的想给她满满的幸福,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和儿子度过温馨的一晚,隔天早上央炜烈早起替儿子亲自张罗早餐。

  他厨艺不佳,一个人独居时向来有佣人伺候,住在这里时,三餐和平日生活也有佟爱晴张罗得妥妥当当。

  今天没人帮他,早餐就用简单的烤吐司夹干酪片和一杯牛奶打发。

  央子恩倒没多挑剔,只抱怨吐司烤太焦,吃起来苦苦的。

  为了配合央子恩的上学时间,他打电话给金允强,将会议延后十分钟开,要金允强通知所有董事。

  八点半,他送央子恩上学之后立即飞车赶往公司主持会议。

  他才踏出电梯,金允强立即迎了上来。

  “总裁,佟爱雪小姐在办公室里等你很久了。我刚刚原本想拦住她,可桂秘书说你交代过,给了佟爱雪小姐特权可以自由进出这里?”

  他不能理解,为何上司还跟佟爱雪勾勾缠,那爱晴小姐呢?

  他心里替佟爱晴发不平之鸣,但没胆说出口,毕竟这是上司的私事。

  “她来做什么?”脚步一顿,央炜烈眉宇间的那抹轻松蓦地消失不见,眉头蹙起。

  他早跟她说清楚了不是吗?

  金允强耸了耸肩。“她俨然把自己当成总裁夫人了,一进门就大呼小叫。”

  央炜烈眼神陡地一寒,能自由出入这里的特权是给小晴的,根本不是给她。“你马上发话下去,我收回给佟爱雪的特权,日后不管她说任何理由都不必理会,如果她执意闹事就找警察来。”对佟爱雪的观感已经全然改变,过去两人曾经有过的爱恋早在她选择逃婚那一刻已随着她的逃离而放下。

  这两天她持续的电话骚扰,已经造成他很大的困扰。

  他拒接佟爱雪的电话,不过倒是回复了几通讯息。

  他明白的告诉她,两人不可能复合,将来只会是朋友关系,更明白点出他爱佟爱晴,为顾及心爱女人的心情,他不方便让她继续住在公寓里。

  为怕佟爱雪到他所住的地方骚扰,公寓钥匙和门卡他也已经做了更换,并交代警卫禁止她进出。

  会这么做,是因为他不想撕破脸,替她保留最后的颜面,让她自己知难而退。

  但显然佟爱雪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在他明白清楚的拒绝并试图拉开距离之后,又不死心的缠了上来。

  “我这就去通知桂秘书和一楼柜台。那佟爱雪小姐总裁你现在见还是不见?要我出面打发她吗?”身为上司的得力助手,处理麻烦女人这码事当然也要有能耐。

  央炜烈并不想跟佟爱雪碰面,但他思索了半晌,决定亲自面对,当面跟她说清楚讲明白,如果她再纠缠不清,他自然有办法处理。

  “我见。”说着,他昂首阔步走进办公室里。

  已经等到很不耐烦的佟爱雪一听见开门声,气得飙骂。

  “叫你去联络你们总裁联络这么久,真是没用的东西——”她扭头看见出现在门口的人是央炜烈,顿时哑然。

  央炜烈眼中闪过一丝讥诮,对自己过去竟如此迷恋这表里不一的女人,觉得非常可笑。

  佟爱雪刻薄的神情立即一变,转为热络。“烈,我等你很久了。”

  她起身款摆腰臀走过去相迎,言笑晏晏,彷佛刚刚那尖酸刻薄的嘴脸只是央炜烈一时失神看走眼。

  她伸手抚上他俊雅的脸庞,姿态亲昵。

  他扯下她的手,强势将她推开。“找我有事?”

  “烈——”他那冷透的眼神彷佛能看穿她似的,佟爱雪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我马上要主持一个会议,没时间了,请你有话快说。”

  “烈,我出院了,我不想回爸妈家住,爸妈家车程远,我上班不方便。烈,我今天搬回去好

  吗?我的所有私人物品都还放在你那边,要搬走很麻烦的,不如我们一起同住吧。”

  她不死心地跟着绕到办公桌后,靠着他撒娇,手抚上他的胸膛,隔着衬衫揉弄着底下的结实肌肉。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这个无理的请求。”他甩开她的手,啧,这女人脸皮真不是普通的厚,他都拒绝得这么明显了,还不肯罢休。“至于你所有的私人物品,以及你擅自更换掉的窗帘床单和家具家饰,我已经命人打包装箱送回你爸妈家了。”这样够直白了吧?

  旧情复燃的洒狗血戏码不可能会发生在他们两人身上,他对她已经没有半点爱的成分存在。

  “你是担心爱晴难过?那不检点的女人,跟个不负责任的烂男人生了小恩,又巴着你让那野种姓央,她为了名利用尽心机,你别再被她那楚楚可怜的假像给蒙骗了。”见他做得这么绝,佟爱雪再也顾不了形像,大肆毁谤佟爱晴。

  “小晴是你的妹妹,就算她做错事,你都不该在背地里毁谤她,何况事情并不是她说的那样,小晴是个好女人!”这一刻,他更加确定,自己以前真的看走眼,眼光烂到爆。

  “她才不是我妹妹,她只是个外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她是我姑姑在十七岁时跟初恋男友生的小孩,可姑姑的初恋男友把她抛弃了,我姑姑受不了打击出家,把孩子丢给奶奶养。当年要不是我爸妈心软,接受奶奶的请求收养她,让她入籍我家当我爸的小孩,她老早被送去育幼院,是个没人要的孤儿。”当年爸妈真不该太心软,结果养老鼠咬布袋,竟把她的男人抢了。“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佟爱晴比她那行为不检点的妈妈更加厚颜无耻。”

  央炜烈心头多年的疑惑在瞬间茅塞顿开。

  难怪佟案佟母对待佟爱晴会如此刻薄,原来并非是自己亲生孩子,知道这个实情之后,他更心疼她。

  “烈,佟爱晴跟我姑姑一样,婚前跟男人胡搞还被搞大肚子,这种女人不配进你央家大门,伯父伯母不会接受她的。烈,我才是适合你的女人,你别被她灌迷汤昏头了。”央炜烈越听越火,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他心爱的女人。

  他神情冷肃,隐怒的开口,“爱雪,有件事我必须先跟你说声抱歉,我调查过你,今天一早刚收到调查资料。”调、调查?

  佟爱雪僵了一瞬,美艳的脸蛋发白,指尖微微颤抖。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调查我,你该调查的人是佟爱晴才对,她为了得到你用尽心机啊!”

  央炜烈拿出手机,滑开进入信箱。“根据调查报告,你跟一个已婚的富豪交往多年,会突然返回台湾是因为与有妇之夫的奸情被大老婆发现并拍下不雅裸照,你受了威胁所以不得不逃回台湾。”

  佟爱雪双腿一软,赶紧扶住桌沿才不至于狼狈摔倒。

  “胡、胡说,那调查根本不实,是征信社要骗你钱故意捏造的。”她还在做最后的强辩。“是哪家征信社,我要告死他,让他后悔毁谤我的人格。”

  她死都不会承认的!她不相信有哪家征信社这么神通广大,可以将她在国外所作所为都挖出来。

  他挑高一双浓眉,冷哼道:“我也不愿相信你会是这种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我向来笃信眼见为凭,所以征信社给了我几张照片。”

  照片?!佟爱雪忍住尖叫,力持镇定面对央炜烈那讥诮的目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些照片不可能流传出来的。

  彼得在美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他老婆出身贵族世家,死要面子,不可能让婚外情曝光,绝对会保护得滴水不漏。

  “看了照片之后,我不得不相信了。你在国外的一些作为实在让人不敢置信。”他语带不屑的说。佟爱雪想嫁给能买得起城堡和私人飞机的男人想疯了,就算对方秃头还有一肚子肥油也吃得下去,不怕噎着吗?“照片我传到你手机里头了,你要不要看看?”她抖着手拿起手机,打开讯息档案,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映入她的眼帘。

  假装清高的假面具被撕破了,央炜烈倒要看看,佟爱雪还有什么脸留下来继续纠缠他,还有什么胆再继续毁谤污蔑小晴。

  佟爱雪脸色青白交错,抓着手机奔出总裁办公室,再也没脸多待一秒钟。

  解决了一个麻烦人物,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往后靠在椅背上,俊脸上却没有跟佟爱雪交手胜利后的得意,只有一片心痛的寂然。

  他好想念小晴,想的心都痛了,再也等不及,想马上见她。

  蓦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抓着车钥匙绕出办公桌往门口迈步。

  这时,金允强开门探头进来,一脸焦急地说道:“总裁,董事们都已经到齐,你迟到了十五分钟,让老董事长等得不耐烦了,麻烦请你尽速移驾,快快去安抚那些老人家,要不会暴动的。”央炜烈停下脚步,差点忘了今天有场重要的董事会。

  他根本无心开会,但又怕自己缺席惹来父亲不快,让他和佟爱晴的结合之路更受阻碍。

  “我马上过去。”

  压下内心已经泛滥成灾的思念,他挫败的走回办公桌,把车钥匙搁回桌上,改拿起开会数据,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

  眼前,他只能被动的等待,等着佟爱晴回到自己身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