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睡得极沉,直到天际露出鱼肚白,搁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大作,这才转醒。

  他坐起来,拿起手机瞥了眼时间和来电显示。

  早上五点三十分。

  佟爱雪这么早打来做什么?

  他犹豫几秒钟后接起电话。“有事吗?”他语气冷沉紧绷。

  “烈,你在哪里?你回去找爱晴了?是爱晴逼你回去的对不对?烈,你千万别信爱晴说的话,一个未婚生子、行为不检点的女人说的话根本不值得相信。”

  央炜烈皱起眉头,对于佟爱雪的谴责言词和加诸在佟爱晴身上的毁谤很不以为然。“我在我私人住所,总得回来看看屋况,还有,我跟小晴正在交往,回去找她天经地义,不需要你干涉,你也无权过问。”

  佟爱雪一听,惊了一下,马上改变口气。“烈,你来医院陪我好不好?别丢下我,我一个人待在医院里很孤单……要不我马上办出院回我们家,我想要你陪。”

  我们家?看来他昨天没听错,佟爱雪也真是太过一厢情愿,异想天开了。

  他不过是把公寓借给她暂住,当初她也答应了会在他回国前找房子搬出去,但显然那只是她想接近他所施的伎俩,才会在他出国后就迫不及待找小晴呛声。

  想藉近水楼台旧情复燃?若不是佟爱雪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就是低估了他的智商。

  他理智的看清她的任性骄纵和无理取闹有多么让人难以忍受,对于她持续不断的纠缠他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给她机会?

  “爱雪,你恐怕严重误会了,我把房子借给你住是基于朋友道义。”央炜烈眉头几乎打成死结,声音转冷。

  他原本昨天就想和她把话说清楚,但佟爱雪一下子头晕一下子喉咙痛,完全不给他谈正事的机会,他看在她毕竟是受了惊吓的分上就没太强硬的对待她,还帮她安排住院事宜,但现在看来他根本不该对她心软。

  “我不相信,你明明对我还有情,是不是爱晴跟你说了什么,那贱女人说的话你不能相信——”

  “我们之间任何事都跟爱晴无关,别动不动就扯上她。”佟爱雪那轻蔑的语气让他动气了。“我忙,先挂了。”

  不再理会无理取闹的佟爱雪,他把手机关掉重新躺回床上。

  他还需要睡眠,但被她这一闹已经睡不着。

  稍晚,从央宅来了两名仆佣,在央炜烈的命令下开始收拾佟爱雪的私人物品。

  仆佣来来回回忙着,他重新把手机开机,跟金允强保持公事上的联系。但手机一开便开始吵闹不休,一通接着一通,全是佟爱雪打来的电话。

  他忍着气刻意忽略她的夺命连环Call,亲自坐镇请钟点佣人把佟爱雪的私人物品打包,待她出院后再送往佟家。

  没想到这一收真是不得了。光是名牌衣服皮包就有四大箱,另外还有一些私人用品,连床单和窗帘都被换了新色,厨房里之前佟爱晴留下来的那些日式Zakka乡村风的可爱餐具也全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来自法国贵族品牌的白瓷餐具。

  这里现在到处充斥着佟爱雪的品味,高雅、昂贵,价值不菲却十分庸俗。

  她不是暂时借住吗?

  只住半个月却把所有家当都搬来,更未经同意擅自换掉装潢家具,她究竟是何居心?难道她早笃定自己定会跟她复合,就真这么有自信他会离开佟爱晴?

  央炜烈坐在凌乱的客厅深思着,他厌恶这昂贵精致还充斥着法国精品的房子,他想要回到小晴那间到处是手作风格、温馨温暖又充满人味的房子里。

  他想念她!抓起车钥匙,央炜烈驱车赶回去。当他回到佟爱晴的住处时,已经是黄昏时刻。

  采光好的高楼层公寓,此时沐浴在黄昏一片迷人的橙红光晕中,搭配童趣的简单手缝窗帘和乡村风布沙发,整间公寓充满温暖色调。

  这里和他那间充斥高级品的公寓截然不同,没有造价昂贵的家具和家饰却暖入他的心窝,带给他安心和宁静。

  这时间,佟爱晴该是在厨房里忙着张罗晚餐,但他却未在厨房看见她的身影。

  “小恩,妈咪呢?”他走进儿童房,看见儿子在看书,张莹则在一旁拿着手机玩。

  央子恩看见爸比,眼睛一亮。“妈咪跟邱叔叔去高雄喔,后天才会回来。”

  跟妈咪和邱叔叔同行的还有佳乐阿姨,不过这没必要跟爸比讲,最好让爸比大吃飞醋,才能进行下步计划。

  孤男寡女一起出差?!

  向来冷静的央炜烈俊容蓦地一变,“妈咪有说去高雄做什么吗?为什么不是佳乐阿姨跟妈咪去?”

  央子恩一脸无辜的摇摇头。“就出差啊!妈咪第一次出差耶,很酷吧!跟谁去不都一样。”

  呿,有什么好酷的。跟男人出差工作?现在作家这么辛苦,还需要四处奔波抛头露脸?回到空荡荡没有饭菜香的客厅里,央炜烈一脸烦躁,情绪低迷得可以。

  没有她的身影,他静不下心来。

  打电话找她,一直转进语音信箱。

  他找不到佟爱晴,佟爱雪却不放弃找他,电话一通一通的拨,吵得他都动了气。

  该出现的人躲着,不该出现的人却扰得他快要精神崩溃。不堪其扰之下,央炜烈最后索性把手机关成静音,来个听不见为净。

  稍晚,他让张莹先回家,自己揽下照顾小恩的责任,开车带着儿子外出吃饭。

  应小恩的要求,他们去麦当劳吃炸鸡,吃饭时小恩突然说要去尿尿。

  他起身要带小恩去,小恩却执意不让他跟,说自己长大了,可以一个人去上厕所。

  他没辙,只好答应让小恩一个人去。可是等了好久,小恩一直没回座位。

  他起身到厕所探看,却找不小恩的身影,正当他急要找店员询问时,眼角余光瞥见小恩正站在角落拿着手机打电话。

  他走过去,站在儿子身后,听见他说——

  “妈咪,我跟爸比在麦当劳吃饭,炸鸡很好吃,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啦……嗯,我知道妈咪不想理爸比了,我以后再也不能跟爸比玩了……妈咪,今天这是我最后一次跟爸比在一起了,我会好好珍惜的,以后……就算爸比娶了阿姨我也不会生气的,我知道爸比根本不喜欢我跟妈咪,心里只喜欢爱雪阿姨……我知道我们不能挡着爸比的幸福。

  “妈咪,请原谅我偷看你藏在书桌最下面抽屉的日记,我知道在爸比出国时爱雪阿姨找过你骂你,她想抢回爸比真是不择手段……不过既然爸比爱那种坏女人,就让他去爱吧,我以后长大会好好爱妈咪的,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三心二意的坏男人和居心不良的坏女人伤害妈咪,我会好好保护妈咪的!”

  央炜烈闻言如遭雷劈,高大身躯僵在原地。

  小恩是个敏锐又敏感的孩子,佟爱晴又一向都把心事跟小恩说……所以,她拒接他的电话,是认为他定会跟佟爱雪复合,抛弃他们母子?!

  心整个纠结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在无意间已经深深伤害了他们母子,他对佟爱雪的一时心软根本就是个严重错误,压根就是在佟爱晴的伤口上洒盐——

  “爸比?!”

  央子恩讲完电话把手机收回口袋,一回头却惊见自家爸比,露出一脸夸张的惊吓。

  央炜烈勉强牵唇,露出一个心疼又苦涩的笑。“小恩,炸鸡冷了不好吃,你快回去把炸鸡吃掉,别浪费了。”

  “爸比,你刚刚有没有、有没有听见……”央子恩低垂着头小手搅着,一副很不安的样子。

  其实在央炜烈没看见的角度,央子恩正得意偷笑,眼中闪着得逞的亮光。

  “你打电话给谁?怎么不跟爸比说一声就跑来打电话。”他蹲下来摸摸儿子,并未扯破孩子想隐藏的秘密。

  “这是秘密,爸比别问好不好?”

  “好,爸比不问。”央炜烈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勉强点头。

  “我马上去吃炸鸡,爸比也来吃啊!”央子恩也懂得察言观色的,爸比那抹笑比哭还难看,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这表示他这步险招走对喽。

  “你真确定要跟他划清界线,真放得下?”

  方佳乐刚洗完澡,换了睡衣舒服地躺在床上,向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着夜景不发一语的佟爱晴说话。

  这次来南部办签书会,因预算有限的关系,原本只有老板自己带小晴出门,台南办一场斑雄两场,为期三天。

  可在佟爱晴一再请求之下,加上又担心怀孕的她情绪不稳定,方佳乐只好厚着脸皮去找老板,花了一番功夫求爷爷告奶奶拜托老板让她同行。

  这邱新磊真有够狠,撂下狠话,要她自己出所有出差费之外,外加请事假需扣薪水,不能平白无故让她摆着工作不做跟到南部逍遥。方佳乐咬牙答应下来,但从此对邱新磊更加恨之入骨了。

  “是不得不放下了,再留恋只会让自己更难受,也会连累小恩。”佟爱晴目光迷离地望起了雾气的玻璃,外头夜色迷迷蒙蒙看不真切,跟她的心情一样,模糊恍惚。

  跟央炜烈纠缠越久,小恩放在央炜烈身上的感情会越重。在她和小恩还能理智的抽身之前,还是赶快离开吧。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说来小晴真是情路坎坷,连续两次都栽在同一个男人手里,养小恩一个压力已经够大了,现在又冒出一个来。

  “我会生下来,好好爱他、照顾他。”孩子是无辜的,既然已经怀上了,怎舍得放弃。

  她可以放弃央炜烈,可以放弃爱情放弃幸福,但绝对不能放弃孩子。不管未来有多辛苦,她都会一肩扛下所有养育责任。

  “没关系,你还有我,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你还有我,我挺你到底。”她身边没男人,自己一个又生不出孩子,那就从好友这边捞点好处,坐享当妈的乐趣。“小晴,我帮你一起照顾孩子吧!反正我这辈子是打定主意不婚了,干脆我们一起住,一起养小孩,但前提是,孩子也得叫我一声妈。”

  “这交换条件很简单,佳乐,你会很吃亏欸。”回头望着好友,佟爱晴满心感激。

  “吃亏就是占便宜,以后天才小恩如果赚大钱也得负责养我这个老女人,哪会吃亏啊!”方佳乐跳下床,蹦蹦跳跳来到佟爱晴身边,亲昵的抱住她。“嘻嘻,小宝贝,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喽,你搬来跟我住,我们一起照顾两个孩子,幸福快乐一起生活。”

  “你当真?佳乐,你还年轻,身边有很多优秀的男人,你真打算终身不婚?这不好吧。”她不想耽误好友的青春,阻碍好友谈感情。

  “呿,我身边哪来优秀的男人,机车男倒有一个。”不用明说,也知道方佳乐指的是谁,唯邱新磊莫属。

  “小晴,就这么决定了,等回台北你尽快搬来跟我住,彻底跟央炜烈一刀两断,让自己恢复往日的快乐,我们两个女人自立自强靠自己闯出一片天,绝对不要让男人看扁,最好把男人给打扁——”

  嗯,方佳乐这番言论好愤世嫉俗却又好爆笑。

  佟爱晴忍俊不禁莞尔喷笑,露出了这几天来第一个笑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