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拎着烤好的布朗尼和手工饼干,佟爱晴强打起精神现身在出版社营销部。

  她走过拥挤迭放着不少数据书籍的窄小廊道,来到最后方的蓝色隔间后,看见正对着一份文件发呆,一头短发抓得凌乱,眉头紧皱、脸色有点苍白的方佳乐。

  这儿美其名是营销部地盘,其实只有三个员工。

  方佳乐身为主任,坐在后面靠墙空间较宽敞的位置,拥有L型办公桌,摆上两张椅子空间还足够走动,至于另外两名职员则分坐前头左右两边,OA办公隔出来的空间只能塞下书桌和椅子,其他转个身恰恰好。

  “佳乐,给你的,谢谢你这么辛苦帮我做这本新书的广告营销。”

  “呜,还是我的宝贝小晴对我最好了,我正需要补补元气。”

  丢下文件,方佳乐从佟爱晴手中接过纸盒,眼睛发亮的看着烤得香气十足、看起来口感绵软的蛋糕,一点也不顾形像的把一块布朗尼朝嘴巴里塞。

  结果吃太快,噎着了。

  她耍宝的抡拳捶着胸,佟爱晴见状,忙不迭拿起放在桌上的保温杯递给她。

  她喝了两大口水,这才把布朗尼吞下。

  “你真是……”

  “呜,没办法,人家气血虚压力大,正需要巧克力和甜食来抚慰。”方佳乐放下保温杯,拉来一张椅子给佟爱晴坐,凑过去跟她咬耳朵。“喂,听说你拒绝我家老板喔?”她压低声量,生怕八卦被前头那两只听见。

  佟爱晴闻言一脸尴尬。

  “他……跟你说的?”邱新磊跟佳乐不是不对盘吗?怎么连这么私密的事都谈?

  “没,是我问的,前阵子我看他要死不活的,就随口问了句,没想到却从他口中得到哀怨的答案,真是笑死我了。”欸,她老早劝过老板了,人家小晴心有所属,绝对不给追的,可老板偏要飞蛾扑火,烧死活该!

  “人家失恋你还笑得出来,真是没良心。”拒绝人家她很尴尬,又觉得对邱新磊不好意思,好友却还落井下石,真是!

  “哼,他一天到晚整我、找我麻烦,恨不得把我操死就有良心?”哼哼,要比良心,她方佳乐刚好比邱新磊多一点。

  佟爱晴一脸无言,不知该如何答腔。

  “咦,你脸色怎么也好差,你大姨妈也来喔?”

  凑近跟佟爱晴讲悄悄话,方佳乐清楚地看见她脸色有多苍白。

  小晴一双眼皮浮肿,虽然刻意用CC霜掩饰,但还是逃不过她的法眼。

  “……没。”经方佳乐这一提起,佟爱晴心惊地发觉不对劲,她向来准时的生理期已经迟了好几天……

  “怎么?哭过?跟央炜烈吵架啦?哎呀,夫妻床头吵床尾和,这种事没什么——喂,你去哪?”佟爱晴突然拽着包包跑走,方佳乐傻眼的起身喊人。“宝贝,我们还要开会呐,你别走,我会被老板钉的!”

  “我有事先去办,晚点再过来开会。”

  她奔出出版社,拦了出租车直奔附近的医院。

  挂了妇产科,她来到候诊室等候,在护士的指示下做了尿液检查,然后又是一阵等待。

  结果终于出炉——她怀孕了!老天怎么这么爱开她玩笑?

  这次让她连隐瞒的机会都没有,孩子生父的身分除了央炜烈不会有其他男人,她将百口莫辩。

  她不想也不能利用孩子将央炜烈绑住,该怎么办才好?

  佟爱晴一整个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茫茫然跟着人潮走在医院走廊上,当她来到电梯前正准备搭电梯下楼时,却听见后头传来一声轻唤——

  “烈,我只是轻微呛伤,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办住院,我们还是回去好了,我想留在我们家。”

  我们家?人多吵杂,央炜烈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忍住厌恶,勉为其难安抚惊魂未定的佟爱雪。“还是小心为上,住院观察会比较令人放心。”

  他勉强地将她安置在医院里有其盘算,他无法忍受这女人继续打着复合的主意住在他家。

  “烈,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很后悔自己以前太过任性,把你抛下独自面对没有新娘的婚礼,真是对不起。”佟爱雪低泣起来,那愧疚懊悔的模样甚是惹人怜。

  “都过去的事了,别放在心上。”

  他低头跟偎在他怀中的佟爱雪说话,其实他有试着拉开距离,对佟爱雪的主动靠近,他的感觉只有厌恶,一点欣喜都没有,但她也不知是否受了太大的惊吓,竟然连走路都没什么力气,才稍稍一推开,她的身子便摇摇晃晃,他只好一路搀扶着她,让佟爱雪靠着自己。

  因为低着头,央炜烈没看见站在前方正凝视着自己的佟爱晴。

  佟爱晴回头望着两人,央炜烈俊颜低垂,眼底只有佟爱雪的存在,佟爱雪则轻仰着苍白的小脸,神情柔怯地望着他。

  他们这姿态看在她的眼里无比暧昧。

  她一颗心整个凉透,直直往下坠,坠落到谷底深渊。

  如果说,她心里还抱着一点希冀和期待央炜烈会选择自己,那么这一幕彻底毁灭了她心中那一丝微小的期待值。

  再也无法忍受自己跟他们两个站在同一个空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佟爱晴从楼梯间走下楼离开医院,她一个人在街头游荡,神情空洞的坐在路边花台上,眼底蓄着难受的泪水。

  她忘了该回出版社开会,一颗心茫然无措,不知该何去何从……

  手机音乐声惊醒了佟爱晴,她强忍悲伤眨掉眼底的泪水,接起电话。

  “……佳乐。”她哽咽着。

  方佳乐担心她担心得要死。“小晴,你人在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跑掉?”接到好友的电话,满腹委屈、慌乱无措的佟爱晴再也忍不住低泣了起来。

  “你是要把我吓死吗,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佳乐……我怀孕了。”这世界上唯一能分享她心事的人只有方佳乐。

  “怀孕很好哇,母凭子贵刚好让央炜烈负责,这下央家再也没有任何借口不让你进门了吧?”她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嘴巴一边塞着饼干。

  “……央炜烈打算跟我姊复合,我姊已经搬进他的公寓跟他同住,刚刚、刚刚我还在医院里看见他搂着我姊——”不愿去想那令人伤透心的一幕,她甩头想抛掉那画面。

  “什么?!央炜烈这坏男人,别被我看见,要不我铁定打死他!”

  方佳乐气得嚷嚷,嘴巴里嚼到一半的饼干不断朝外喷发,饼干屑刚好正中弯下身来打算跟她讲话的邱新磊脸上。

  呜,看着老板脸黑黑,她惊觉不妙。

  “小晴宝贝,你别哭,那种坏男人不值得你伤心。听好,我马上过去找你,我替你想办法,你千万别想不开啊!”聪明的方佳乐立即拿出挡箭牌,大声的嚷嚷,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果然,邱新磊顾不得满脸芝麻碎屑,紧张想追问佟爱晴出了什么事。“爱晴出了什么事?”

  “老板,我要请假,我得去救小晴脱离苦海,十万火急呐!881。”

  佟爱晴出了啥事跟邱新磊无关,方佳乐含糊带过,她匆匆收拾桌面抓着皮包就往外逃。

  她在医院附近找到了呆坐在路边的佟爱晴,紧急把她带回家。

  佟爱晴现在有孕在身,情绪起伏自然大,加上认为央炜烈劈腿的打击,几乎快要将她击垮。

  方佳乐心疼好友,坚持她必须回床上躺着休息。

  下午四点,方佳乐去接央子恩回家。央子恩聪明又敏感,看妈咪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不发一语,没有多问什么。

  他没在妈咪面前表现出来的担忧全摆给方佳乐看了,他追根究底,从方佳乐口中得知爸比和阿姨在一起的事。

  “小恩,大人的事你不用担心,等晚上爸比回来,你妈咪会跟爸比谈清楚的。”方佳乐听佟爱晴说过央炜烈晚上会回家吃饭,处理这麻烦的三角关系。

  “我知道,我等爸比回来。”

  她心疼的抱抱这聪明又早熟的小孩,留下陪着央子恩等央炜烈,也陪伴着佟爱晴。

  但一直等到深夜,他都没有现身。

  方佳乐在心里咒骂央炜烈不是男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佟爱晴则躲在房间里默默哭泣,不敢让儿子发现自己有多难受多脆弱。

  至于央子恩,他是最冷静的一个。

  他暗自思量对策,想着该如何把爸比留在妈咪身边。

  央炜烈帮佟爱雪办理住院之后,原本想立刻返回佟爱晴的住处找她解释。

  但佟爱雪似乎早看穿他的意图,硬是缠着他,不肯让他离开医院半步。

  他体谅她逃离火灾现场心情惊惧尚未平复,可当他耐心用罄时,烦躁和不耐感逐渐上升。佟爱雪感觉到他的不悦,终于肯稍稍安静下来,但每当央炜烈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给佟爱晴时,她又会找尽镑种理由绊住他,甚至不惜用泪眼攻势,逼得央炜烈只得留下来。

  趁医师巡房和上洗手间的机会,他曾拨了几通电话给佟爱晴,但电话全都转进语音信箱。他改拨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听,留了讯息,她却迟迟未曾读取。

  她还在气头上?央炜烈只能做此揣测,之后也放弃跟佟爱晴联系,现在她在气头上,想必他的解释也听不进去,只好让她先冷静冷静再说。

  直到凌晨,佟爱雪终于不敌睡意睡着了,央炜烈这才能抽身。

  他跟医院申请了一名看护,并亲自打了电话通知佟爱雪的父母告知状况,后续交由佟家两老接手。

  对前女友,他其实没有义务必须这么尽心尽力,若不是她纠缠不休加上情绪不稳定,他不会在她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离开医院,他回了自己的寓所,对门邻居王大先显然整夜没睡在等着他,一听见开门声响,立刻过来跟他详谈。

  起火点是在王家,王大先和妻子平日忙着工作,四岁大的小孩平时都交给菲佣和保母照顾。火灾发生前,菲佣外出买东西,保母肚子痛频频跑厕所,王大先四岁大的小孩趁大人不在顽皮玩起火来,结果烧了地毯引发火灾。

  幸好保母反应快,抱着孩子逃出屋外,跑下楼前不忘按电铃提醒对门邻居,这才让佟爱雪逃过一劫。

  央炜烈梭巡一圈,其实他的房子没什么损失,就是对外的那扇雕花玻璃门被熏黑了,家里一切倒是安好。

  王大先怕被以公共危险罪起诉,更怕被他这个商界名人邻居告上法院,主动出来跟他谈和解,很有诚意的允诺会尽快帮他更换同款的雕花玻璃门,另外还付了一笔精神损失费,大楼公共区域损失也全部一肩担起,没半句推托。

  伸手不打笑脸人,王大先有诚意解决赔偿,央炜烈也不想多惹事,他接受了和解的条件,两人达成协议,至于那笔精神赔偿费他打算捐给儿福联盟。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再次确认房子没损坏,他原本打算离开返回佟爱晴身边,等明早再来处理佟爱雪留在这里的所有物品。

  可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现下赶回去怕吵醒他们母子俩,何况他自己也是又累又困。于是他简单的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头一沾枕眼皮便沉重起来,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