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八点半,佟爱晴力图振作,强颜欢笑地陪央子恩吃完早餐后带他去上学。

  回家途中,她绕道前往附近的烘焙材料行,买了手工饼干的材料,打算亲手烤饼干送给方佳乐。

  方佳乐最近为她的新书营销忙得焦头烂额,她为了回馈她的努力,打算烤好友最爱吃的蔓越梅手工饼干带去出版社让她解解馋。

  忙碌,可以让她暂时忽略心头的那抹痛。

  抱着烘焙材料进了门,意外看见该去上班的男人却端着一杯咖啡,坐在餐厅与客厅连接的吧台前看着报纸喝咖啡。

  “你睡晚了。”他一身西装革履英气逼人,这男人她好爱好爱,可是却不属于她。

  不属于她的,她不该留恋。

  垂着眸走过他身边,刻意忽略从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强烈吸引力。

  央炜烈放下空杯子,起身过去帮忙。

  “这些是晚餐的菜吗?想不想放假一天,晚上我早点回来,带小恩到你常念着的那间亲子餐厅去吃饭?”

  她摇头。“是饼干和布朗尼的材料,我今天要到出版社开会,顺便帮佳乐带她爱吃的蛋糕和饼干。”

  “我吃醋了,你对佳乐那么好,对我却这么冷淡,我才是那个刚辛苦出差回来的人,你应该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才对吧。”

  修长身躯朝她靠近,从背后搂住她。

  佟爱晴娇小的身子蓦地一僵。

  “怎么了?”他清楚地感觉到她的不自在。

  她摇摇头,心头苦得说不上话来。

  他怎么可以心里明明不爱她,却还能做出这样亲密的拥抱?她心里泛苦,轻轻挣脱他的怀抱,走到一旁去。

  今天凌晨的勇气到哪里去了?现在他睡饱清醒了,她大可质问他心里的决定,去或留给个答案。但此时此刻她却问不出口,因为害怕,因为还有留恋……

  “你心里有事,铁定有。”他斩钉截铁的道,她的心思向来藏不住,是因为自己出差太忙碌没跟她联络,让她心生不满了?

  她将纸袋放在流理台上,抬头迎上他饱含深思的俊瞳。

  “你呢?没事瞒着我吗?”

  挺拔身躯僵了一瞬,俊眸闪烁。“你是指——”佟爱雪住进他公寓一事吗?那件事他特别交代过不能透露,她应该会保守秘密才对。

  “我姊来过了,她说了一些事。”她不想把事情说破,如果这份感情注定只能走到这里,那就好聚好散。“炜烈,我不会挡着你做任何决定,你也不必顾虑我跟小恩,我保证我跟小恩会过得很好。”

  佟爱雪竟然没做到对他的承诺?!

  “爱晴……”央炜烈瞬间慌了。

  “最糟的早就过去,当初离婚时我的确很痛苦,但也熬过来了,现在……你若决定回到姊的身边,我可以谅解的,我会祝福你。”她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竟然可以坚强的把话说完,没掉一滴眼泪。

  是眼泪已经哭干了,还是心真的死寂了?

  “谁说我会回佟爱雪身边?她吗?爱晴,你听我解释——”

  就算他现在万分后悔把公寓出借给佟爱雪也于事无补了,错误已经造成。

  该死的!他要如何解释她才肯相信?

  “你敢发誓你的心没有动摇吗?”

  “我没有!”他断然否认。

  出差这半个月,佟爱晴不曾主动打过电话给他,他很清楚小晴是体贴,是生怕影响到他的满档工作行程和休息时间。

  可另一个女人却不时传讯息、打电话跟他叙旧,造成他极大的困扰。

  关于过往那些年少轻狂的恋爱甜蜜回忆,加上佟爱雪言谈间积极争取按合的机会,让他早明白她接近自己的目的,他几次想跟佟爱雪说清楚,可碍于忙到分身乏术,透过电话也说不清的考虑之下,他决定回国再来找她谈。

  但显然佟爱雪根本是唯恐天下不乱,早开始制造事端了。

  他爱的人唯有佟爱晴,当他踏上台湾这块土地,便自有意识地回到佟爱晴所在的地方,躺在她的床上,待在她的身边。

  个性低调温婉的她身上有股魔力,可以抚平他内心的焦躁不安,宛如一朵白色不起眼的茉莉,柔美的姿态却十分耐人寻味。

  外放的佟爱雪能吸引男人的目光,绝对是男人都想要征服的那朵艳丽多刺的玫瑰——但那是泛指其他男人,不包括他。

  他对佟爱雪早没有半分感情!

  一向对自己没自信的佟爱晴,对他的否认嗤之以鼻。

  他跟姊姊过去的情爱纠葛她最清楚不过,姊姊的挑衅和他让姊姊住进私人公寓两件事串连一起,要她说服自己他跟佟爱雪没有一丝复合之意,她办不到!

  “你离开吧,我需要平静想想,在你心里有决定前,我们还是别联络。”

  “爱晴,别赶我走,我并没有——”

  手机突然音乐声大作,打断了央炜烈未竟的话。

  他瞥了眼显示的熟悉号码,眼神一闪,有些许的迟疑。“是姊姊打来的吗?”从他眼里的不自然,佟爱晴看出了端倪。不是只有她脸上藏不住心事的,他的眼神也泄露可笑的情绪。

  “爱晴,你听我说。”他绝对没有半分心虚。

  央炜烈心忖她正在气头上,现在不论他解释什么、说什么,她铁定听不进半句。

  他盘算先跟佟爱雪说清楚,等小晴冷静后,他再慢慢寻求她的原谅。

  “小晴,我——”

  刚断的音乐声又再度响起。

  她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微笑,越过他大步走回房间,将房门关上落锁,不听他任何解释。

  追上去的央炜烈被关在外头,他力图解释,却被手机吵得心烦意乱。

  “爱雪,抱歉,我现在很忙,有什么话能不能晚点——你说什么?你人在医院里?公寓失火?好,我会尽快去医院。”

  “小晴,我们晚点再谈好吗?你别胡思乱想,请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里头,佟爱晴把自己关在浴室,没听见他说的话。

  没得到响应的央炜烈决定先去医院找佟爱雪,趁这机会跟她把话说清楚。

  他转身跑出公寓。

  听她说,他住处对面那户的公寓失火了,幸好她及时逃出,不过还是被呛伤紧急送医,现在警察在医院做笔录,等着他这个屋主过去了解状况。

  待在浴室里的佟爱晴,过了好久才走出房间。

  她躺在床上,外头一片静悄悄,已经没有了央炜烈的声音和气息。

  她的心一整个凉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