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花了数天的时间整顿好住处,并完成工作交接,佟爱雪这天外出开会完毕后,她特别腾出空档,搭着出租车前往佟爱晴的住处。

  这时间央子恩在学校还没回家,佟爱晴一个人在书房里赶稿,接到警卫打上来的电话,她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见佟爱雪。

  大概是她犹豫过久,佟爱雪竟然跋扈地抢走警卫的电话,“佟爱晴,我要见你是给你面子,你下来还是我上去,快做决定,别浪费我的时间。”从小到大,佟爱雪就集众人宠爱于一身。

  她头脑聪明,长相美丽出众,身材纤细高?,几乎是完美的化身。

  然而她的完美却造就了她高傲的个性,父母和男友的专宠让她变本加厉地任性妄为。

  相较于佟爱雪的骄纵任性,从小都被父母忽视的佟爱晴只是个不起眼的女孩,她总是默默忍受着父母的嫌弃和苛刻,偷偷暗恋着姊姊的男友,属于姊姊的一切她很羡慕,却连拥有姊姊十分之一的幸运机会都没有,只能将这份卑微的奢求悄悄藏在心里……直到央炜烈对她告白,她才真正体会到原来自己也拥有被爱的权利。

  她很珍惜跟央炜烈这段甜蜜的时光,分分秒秒都好珍惜,只是佟爱雪无预警的出现,让她的心顿时慌了。

  看着佟爱雪以高傲的姿态走进屋内,佟爱晴双手悄悄握成拳,站在角落不敢多说一句。

  “听妈说这间房子是烈给你的赡养费之一?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先是卡位当了新娘,还顺利让你肚子里的私生子入籍央家,不过央家还不算笨,早早把你给踢出来……啧,就算离了婚你也捞不少嘛,这间房子少说也有四、五千万……”如女王出巡般,佟爱雪逛了屋子一圈,眼底尽是轻蔑。“说来你胃口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别说房子了,你儿子姓央,以后随便也能分得几千万遗产,只要巴着你那牙尖嘴利又没家教的宝贝儿子,这辈子是不愁吃穿了。”

  “姊,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佟爱晴忍着气不跟姊姊一般见识。

  当初离婚时,她坚持签下不分产的保证书,房子跟赡养费也不打算拿。若不是央炜烈坚持,威胁她不拿房子和赡养费就不把央子恩的抚养权给她——受于威胁,加上得考虑独自生活的现实面,她逼不得已才勉强答应下来的。

  可这些却被佟爱雪说得如此不堪,她心里不好受,很是委屈,只得把所有负面情绪往肚子里吞。

  “没事不能来吗?”刻意忽视央炜烈留在这间屋子里的所有痕迹,佟爱雪在舒适的沙发坐了下来。“好渴,帮我煮杯咖啡来,我要喝蓝山,你这里应该有吧?”

  她早抓准了央炜烈念旧的个性,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他从以前就只喝蓝山咖啡,顶级咖啡豆味道香醇,带给味蕾绝佳的享受。

  “……我马上去煮。”前几天央炜烈才刚买了一磅回来,新鲜的蓝山咖啡豆只有他一个人独享,她只爱喝阿萨姆。

  央炜烈也贴心的替她张罗了两斤顶级茶叶,他们总爱在饭后喝着咖啡和茶,一起看电视听音乐,看着小恩在地上爬来爬去,避开地雷大玩战地游戏,有时候他玩性一来,也跟着小恩在地上乱扭一通,还抓她当垫背,吃尽她的豆腐。

  站在一台造价好几万的进口咖啡机前等着咖啡煮好,佟爱晴眼眶微微发酸,害怕属于她和央炜烈之间的一切,将因为佟爱雪的回国而结束。

  她心很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半晌,她端着咖啡回到客厅,佟爱雪傲慢的叫她坐下来。

  佟爱晴逆来顺受的在对面坐了下来。她太了解佟爱雪的个性,越是不顺从她,事情会愈加无法收拾,甚至可能在这里无理取闹。

  “我这次回来打算长住,也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公司就离烈的公司不远,前几天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烈看到我很开心,还约了我一起吃午餐。”啜了口咖啡,佟爱雪笑得很甜很幸福,完全是沉浸在爱河里的女人,像裹了蜜似的。“爱晴,有些话应该不用我明说吧,也求你别为难烈,他心里还爱着我,只把你当替代品而已,他并不爱你——”

  佟爱晴有好一会儿脑子无法作用,脑子被“替代品”这三个字给炸得失去思考能力。

  “炜烈爱我!姊,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半晌,她才哑着声激动反驳。

  她不相信央炜烈是这么卑劣的男人,如果不爱该由他亲口说,而不是出自佟爱雪的嘴巴。

  “哼,他如果爱你,当初不会跟你离婚,更不会背着你偷偷去跟T集团的千金相亲。”早就有备而来,佟爱雪把几张未出刊的照片丢在茶几上。

  她这次回国接受了某杂志出版社的聘请担任营销总监,刚上任没几天。

  昨天,她整理前总监留下来的旧档案时意外发现了这几张照片,找来拍摄的人问,才知道原来这是偷拍的八卦新闻,原本要发刊,却被央炜烈只手遮天压了下来。

  佟爱晴看着照片,迟迟不敢伸手拿来看,心蓦地纠结起来。

  “面对现实吧!如果烈爱你,不会还私下约我碰面,等他出国回来,会找时间跟你摊牌的。”说着,佟爱雪从皮包掏出一串钥匙搁在茶几上。“认得这串钥匙吧?这是烈公寓的钥匙,你们以前同住的地方。烈要我先搬进去住,等他回国会来把这里的私人物品通通搬走……还需要我讲白吗?烈要跟我同居,他不要你这个只是让他发泄男人欲望的替代品了。”

  看着那串再熟悉不过的钥匙,佟爱晴几乎招架不住,感觉心被狠狠剐了个洞,她身子一晃,顿时头晕目眩起来。

  若不是坐着,她可能早狼狈地跌坐在地板上了。

  “不看照片?那好吧,我收回,别后悔我没告诉你央炜烈背着你做了哪些事。”在佟爱雪作势欲收回照片之际,佟爱晴抖着手抽起照片,一张张看着。

  罗冬雪跟佟爱雪长得有点神似,都是明艳动人的知性美女,打扮风格也极像,十分耀眼。

  “原本烈打算跟罗冬雪联姻的,不过罗家反对到底,所以这场婚事告吹了,他只好转而找上你,把你当成我,假情假意爱着你这笨蛋。”佟爱晴丢下照片,跑进房间里用力把门关上。

  她不想听这些,如果他真的是这么可恶恶劣的男人,把她当成玩具玩弄,她的心会很痛很痛。真是笨丫头,从小就笨!佟爱雪走过去靠在那扇紧闭的房门前,临离开前不忘恶意的说道:“爱晴,我这阵子会住在烈的公寓里,有事找我可以打电话给我,或者亲自过来也行,你应该知道吧。那间公寓听说你曾住饼一年是吧?”

  说完,她带着胜利的笑容离开了。

  她企图心强烈的想要抢回央炜烈,不惜耍手段,连自己的亲妹妹也算计在内。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叫佟爱晴当初想出了代打新娘这蠢主意,她这么做只是把原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要回来。

  央家少奶奶的位置迟早都是她的,现在把佟爱晴打发掉算是功德一件,让她趁早认清自己永远只是个替代品的事实。

  十天后。

  时间走到凌晨四点钟,整座城市在一片深蓝色中沉静的睡着。

  甫从国外出差回来的央炜烈把车停在租来的停车位上,拉着黑色登机箱搭上电梯,回到佟爱晴的公寓。

  怕吵醒熟睡的人儿,他无声地在室内走动,沐浴包衣,拉开被单的一边躺上床。

  大床的一边因重量而微微陷下去,浅眠的佟爱晴悠悠转醒,张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望着身旁的男人。

  “还是把你吵醒了。”他已经尽量放低声量、放轻动作了。“继续睡吧,时间还早。”把她搂进怀中,低头在她额心烙下一个吻。

  连日马不停蹄的视察、开会、参加应酬,加上长途飞行及时差的关系,让他眼下浮上两抹暗影,整个人状态不太好,万分疲惫。

  他闭着眼,呼吸浅促,半昏半醒地就要跌入梦乡。佟爱晴从他怀里坐了起来,伸手推他结实的肩膀。

  “嗯?”他发出含糊单音,累得连掀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你没有话跟我说吗?”

  他在国外半个月,忙到连打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偶尔发送讯息,而她压根不知如何响应他。

  在他和佟爱雪走得那么近,还让佟爱雪住进他的私人公寓等同确定两人复合之后,他们之间似乎起了变化,变得疏离。

  这段时间,佟爱雪在她心头种下了一颗不安的种子,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那不安逐渐扩大到她快要难以承受的程度。

  她曾独自哭泣过好几回,却在哭过之后又故作坚强的自我安慰,说什么也不肯轻易放掉跟他这段甜蜜的关系。

  她不是缠人的女人,如果要纠缠不清她早做了,不会到现在都不肯对他坦承小恩的身世。

  她深爱着他,无庸置疑。

  但她不会逼着央炜烈勉为其难留在自己身边,如果他已经确定心意决定跟佟爱雪复合,只要他开口,她愿意退出成全他们,安静的离开,绝不会给他们造成任何困扰。

  “……说什么?”他仍旧闭着眼,声音越来越轻,意识越来越混沌。

  不一会儿,传来他浅促的呼吸声。

  他一下睡沉了。

  佟爱晴哀怨地凝视着他如孩子般放松的睡颜,心里百感交集,有哀伤有怨怼还有认命。

  不属于她的,总有一天会失去、会离开。

  他注定是不属于她,她愿意放手,只要他开口。

  再也不能成眠,佟爱晴换掉睡衣,穿上运动服和保暖的轻羽绒外套、着上球鞋,一个人外出晨跑。

  她绕着人行道在寂静的城市里跑,寒冷的清晨让她冷得瑟瑟颤抖,冷风刮得她脸颊好痛,刺得她眼睛潮湿。

  成串的泪从眼里坠落,她边跑边哭,将心头的哀伤一股脑儿发泄出来,让冷风把悲伤的情绪带走,换来坚强好面对接下来的痛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