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临阵换妻 第6章(1)

作者:凌宓
  天刚亮,佟爱晴趁他还熟睡,忍着身体的酸疼勉强下床寻找衣服,打算将凌乱的现场回复原状。

  她弯腰捡拾起贴身衣裤,每走一步都感觉骨头快要散了。

  昨晚,他宛如一头饥渴猛兽,直往她脆弱的身子里冲,一点都不顾念她的经验有多薄弱,有多少年不曾经历过这种令人害羞的……

  Stop!

  不能再想了,昨晚是意外,她重蹈覆辙又做了一回坏事,这件事不能被发现,她必须赶快清理一下。

  正当她穿好内衣裤,转身欲找寻睡衣时,一回头却看见央炜烈赤/裸着阳刚健躯贴站在她身后。

  她吓了一跳,差点发出尖叫声。

  “别急着收拾,陪我去洗澡,我全身很黏,都是汗水。”他不由分说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往卧室里附设的豪华浴室。

  这间高级公寓理所当然有高级配备,空间虽不如他自己的寓所那般宽敞,坪数却也不小。

  浴室是干湿分离设计,有按摩浴白和宽敞的淋浴间。

  他抱着她踏进淋浴间,打开设备,设定水温后打开水龙头。

  温暖的水流淋在两人身上,打湿了她的发和身上的内衣裤,顺着赤/裸的肌肤蜿蜒而下。

  他眼一眯,里头又窜燃起异样的火光。

  “我们不能……昨晚是个严重的错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她羞得抱住自己,欲逃出淋浴间。

  “我们因爱而结合,何错之有?”他抓住她,将她压在大理石墙上,柔情中又带着一丝恶狠威胁。“别想赖账喔,从现在起你是我央炜烈的女人了。”说完吻住她。

  当两人再度裸裎相对时,佟爱晴也失去了逃跑的机会,再度落在他的怀里,被他火热的舌封住了小嘴。

  他卖力演出,一次又一次,直到彼此满足攀上天堂。

  半小时后,佟爱晴套上棉质睡衣,全身干爽、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盖着被子,睡衣下的娇躯泛了一层粉嫩色泽。

  天!她虚软得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可那个彻夜及一早都相当尽心尽力的男人却看不出一丝疲惫,他一身神清气爽,宿醉头痛也没找上门。

  整好装,他坐在床畔,噙着满足又满意的微笑,低头吻她雪白的额头。

  “时间还早,你再多睡一下,晚上我会过来陪你和小恩吃晚餐,关于我们之间的事,今晚我们好好详谈。”他的意思是要她别逃。

  这是她家,她能逃到哪儿去?

  她疑惑的是,为什么他会拥抱她,昨晚他说了好几次爱她,在她耳边低喃爱语……是她的幻觉吗?

  可刚刚才又在浴室里经历一回惊心动魄的欢爱,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睇着她困惑的小脸,他深深地叹口气。“小晴,我确定我已经爱上你了,如果你心里头还有一丝疑问的话,麻烦请自动消除。”

  经过昨晚,两人关系确定,她再也别想推开他,不能再拒绝他的靠近。

  在她为着“我爱你”这甜蜜的三个字发怔时,央炜烈带走了房子的备分钥匙,离开了昨晚两人缠绵的公寓。

  简短的三个字,却力量强大的让佟爱晴整个人陷入发傻发楞境界,无法挣脱出来。

  宛如过了一世纪之久,她才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是抓着被子低低哭泣起来。

  等待多年,终于得到了央炜烈的响应,一响应就是惊天动地让人措手不及,难怪她会激动到无法止住眼泪,会如此不知所措。

  哭累了,她沉沉睡去。

  昨夜的体力透支让她睡得很沉,直到一阵摇晃把她扰醒。

  “妈咪、妈咪,快起床了,我上学已经迟到了啦。”央子恩焦急的叫着她。平常只要轻唤一声就马上醒来的妈咪,今天不知怎地睡得很熟,叫都叫不醒。

  “小恩,现在几点了?”迟到?!天啊!她睡过头了吗?

  “快九点了啦。”对上学非常有动力的央子恩扁着一张嘴。

  所有睡意在瞬间消失无踪,佟爱晴掀被下床匆忙往浴室跑。

  “妈咪,你是不是昨晚被蚊子叮睡不好,今天才会睡过头?”儿子的声音从后头传来。

  蚊子?匆匆往浴室跑的脚步蓦地顿住,她回头纳闷地望着儿子。

  “你脖子一点一点红红的,好大一片喔,那蚊子铁定超大只的。”

  一点一点红红的,好大一片?!她惊慌地跑进浴室里,看着镜子,脖子上明显的吻痕让她羞红了小脸,尴尬到无以复加。

  她抖着手扯低睡衣的圆型领口,胸口更是粉色吻痕遍布。

  天啊,他是野兽吗?

  是太多年没碰女人饥饿过头是不?佟爱晴尴尬得有点无地自容,直想撞墙,不敢踏出浴室去面对儿子。“妈咪,我帮你拿了擦蚊子咬的药膏,你快点出来擦药,我们要赶快出门了啦。”

  在儿子的催促声中,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出去,幸好央子恩年纪还小,对这细密分布在她雪肌上的吻痕没多做揣测。

  在儿子的坚持下擦了药膏,她换上高领毛衣遮住羞人的烙印,才带着儿子匆匆忙忙出门,在路上买了一份早餐给儿子带去幼儿园吃,直到送儿子进入幼儿园,这才结束了一早的兵荒马乱。

  央炜烈回家换了西装,一改前阵子的阴郁,神清气爽地进公司上班。

  他一现身,金允强立即进入办公室报告今天的行程。

  他在路上买了咖啡和汉堡当早餐,边吃着早餐边看着各大报纸的财经版,不怎么专心地听金允强的报告。

  “总裁,你应该要帮我加薪才对!”

  央炜烈挑了挑一双浓眉,放下报纸。“是我听错了吗?”有人厚脸皮嚷着要加薪?

  “总裁英明,应该没听错。”金允强笑得很神秘,还带着一抹暧昧。

  “咳,我刚刚走神了没注意听,你最后那句再说一次。”他好胆再说一次。

  “报告总裁,我刚刚要求加薪,理由是我昨晚帮了总裁一把,成就了总裁一番美事。”看总裁一早就春风满面的,一扫过去的怨男气息,用膝盖想也知道昨晚一定有好事发生。

  金允强观察入微,趁着央炜烈心情好,斗胆提出加薪请求。

  “你倒说说看,你帮我成就了哪番好事?”昨晚全靠他自己机智好吗。

  他喝醉了,藉酒壮胆跑去她的公寓外按门铃卢她,双方僵持不下,她不肯开门,他不肯离去,赌气地谁也不肯让一步。

  时间晚了,邻居被吵得受不了,欲找警卫来把他轰出去,他硬是不肯走,死皮赖脸赖下来。她被吵到没辙,又怕找来警卫和警察让他失了颜面,最后佟爱晴让了步,把他扶进房间休息。后续细节就不必多交代,一切发展很美好。憋在心底的情意开诚布公了,两人多年来一直没跨过的藩篱也跨越了,关系变得亲密无比……

  “总裁,总裁,你回魂啊。”

  逮回游离的思绪,央炜烈瞪着在眼前晃动的五根手指头。“做什么?”

  “总裁,你走神了。”

  “你——想说什么快点说,该上班了,别想打混。”

  “哼哼,昨晚要不是我找尽镑种借口,拒绝帮佟小姐去把你从她的公寓带回家,总裁今天怎么可能这么开心呢。”

  原来佟爱晴打电话找过金允强啊!

  “好样啊,你干得好!”真是他的好幕僚,聪明反应快!

  “那加薪——”金允强搓着双手,等待好消息。

  “我会考虑看看。”

  “什么时候可以考虑好?”

  “明年。”

  金允强脸色垮下,憋着一肚子怨怼走出办公室。

  感情顺利的央炜烈一整个充满冲劲,虽说否决了金允强的加薪要求,可过去对下属严苛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这也算赚到了!求加薪没成的金允强只能这样自我安慰,至少他不用每天面对一张怨男脸,工作起来心情愉快多了。

  当晚,央炜烈依约来到佟爱晴和央子恩住的公寓。

  央子恩来开门,一看见爸比现身立刻露出迟疑眼神。

  他回头瞧着妈咪,以为妈咪会翻脸把爸比赶走,谁知妈咪却脸红红的走过去开门让爸比进入屋内。

  更令人惊奇的是,爸比竟然一进门就搂着妈咪玩亲亲,真是不怕羞。

  央子恩手叉腰,采三七步站姿,来回睨着脸红得像煮熟虾子的妈咪和嘴巴笑得快咧到耳朵的爸比。

  “有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小大人的架式又冒出来了。

  “小恩,爸比决定追回妈咪,爸比会努力让我们一家三口团圆。”他打算长期抗战,争取案母的同意重新娶佟爱晴进门。“小恩会帮爸比加油吗?别忘了上回爸比送小恩一个限量版的钢弹模型。”

  拿人手短这道理,相信人小表大的央子恩应该懂得。

  央子恩却皱起眉头,一脸思量。“这……很难达成吧?”他不留情面的吐爸比的槽。“爷爷奶奶那关是魔王关卡,除非有三头六臂才过得了。”哈,魔王关卡,还真是满贴切的。但央炜烈没在怕的,他深具信心。

  搂着佟爱晴的小蛮腰,走到餐桌前落坐,一家三口一起享受着晚餐。

  今晚吃鲈鱼味增火锅,昆布熬成的高汤当锅底,加入简单的有机豆腐,几样有机青菜和手工火锅料,主菜是一尾新鲜鲈鱼切成片涮熟,鱼片沾上清爽的酱汁配着白米饭,大家吃得暖呼呼,气氛和乐。

  他爱上这温馨的感觉,感觉又回到了过去两人同处时,那简单充满人味的家居生活。不过这一次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改变,是名副其实的同居关系了。

  当晚,他理所当然地留宿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也时常往这里跑。

  佟爱晴的公寓逐渐多了央炜烈的一些私人物品,房间里的更衣室也被他占据一大半。

  他们享受着如夫妻般的甜蜜生活,晚上同榻而眠,早上醒来给彼此一个早安吻,甜蜜又幸福地展开新的一天。

  当寒流来袭,她的房间根本不需要开暖气,央炜烈是大暖炉,用身体和热情把她焐得暖洋洋,整个人舒舒服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