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法国高级餐厅包厢内,摆设十分讲究。

  洗白的原木面白色家具,角落紫金色古典布沙发呈现低调奢华感,马赛克拼砖的漂亮餐桌搭上原木餐椅,精致的骨瓷餐具,出自米其林星级主厨的餐点,到处洋溢着法国迷人风情。装潢摆设漂亮而迷人,餐点美味到令人无法挑剔,然而央炜烈却冷着俊颜,用餐期间从不主动说上一句话,勉为其难才答腔。

  他的父亲央贺和母亲卓廖美坐他身旁,对儿子的态度颇有意见却无法当面说教,只能暗自抹冷汗,祈求儿子别出乱子,砸了这场餐宴。

  央家人对面则坐着T集团总裁罗伟明和总裁夫人范娇,以及今晚相亲宴的女主角,罗家独生女罗冬雪。

  央炜烈曾跟罗冬雪有过一次接触,但唯独那一次却上了报。他早质疑是罗冬雪私下知会媒体把两人的私人行程曝光,媒体看图说话,把他们两个人的恋情炒得沸沸扬扬,说得有模有样。事实上,他跟罗冬雪完全不熟,只吃过一顿饭,彼此聊得不多,那次的碰面全然是给父母一个交代。

  央炜烈以为自己已经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他对罗冬雪没感觉,对联姻持保留态度,目前并未有结婚盘算。

  然而,父母却不顾他的反对硬是安排了这场饭局。今晚,他压根不想赴约,却被父亲要挟必须准时出席,绝对不能让罗家等不到人。

  台湾进入4G时代,4GLTE执照竞标总算尘埃落定。

  云尚连锁百货集团以门外汉之姿拿到门票,跟其他竞争对手玩起几百亿的金钱游戏,企图创造无数倍的利润。

  外界不少人看衰,等着看云尚笑话,认定云尚根本就是来搅局,对他这年轻主事者的这步棋不看好。

  央炜烈完全不在乎外界的异样眼光和评价,他对自己信心满满,对抢食这块大饼早已经有周延的计划,而非投机取巧,意图一步登天创造庞大利润,他深具信心,假以时日绝对可以在电信市场抢下一席之地。

  但父亲央贺却跟外界所有人一样,对他的能力有所质疑,不信任自己儿子的能耐,企图想透过T集团在电信业的地位争取合作机会,极力拉拢,甚至想透过联姻让双方稳定长期合作。而有此意愿的不只自己父亲一人,席间罗伟明和范娇热络找话题,罗冬雪更是积极展现淑女的优雅姿态,将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她的确美丽又得体,但却完全入不了央炜烈的眼,从头到尾冷淡以对。

  他心里冷冷哼着,看来他还真是势单力薄,在座只有他没有意愿蹚这联姻的浑水。

  “我听央伯母说央大哥很喜欢打球,这个假日我会陪爸和伯父上场打球,央大哥有空也过来玩玩。”

  罗冬雪宜动宜静,拥有高学历,能言善道交际手腕又高,目前在T集团担任公关经理兼集团发言人。

  她自小苞着父亲打球,有专业教练培训,高尔夫球有业余水平,时常陪着她父亲上球场打球,因此认识不少政商名流,球场漂亮宝贝的名号早已远播。

  “这阵子忙,恐怕抽不出空档。”对于罗冬雪的热络,央炜烈从头到尾都是冷处理。

  又拒绝?就这么不给面子?尽心想扭转气氛的罗冬雪被泼了一身冷水,美艳脸蛋微微扭曲,红唇扬起的笑意瞬间凝结。

  看着不识好歹的央炜烈,坐在一旁的罗伟明薄唇一抿,脸色僵凝,范娇则跟卓廖美交换一个眼神。

  央贺的脸色在瞬间也变得很难看,卓廖美只好跳出来打圆场。“冬雪,阿烈这阵子忙得焦头烂额,已经好几个星期没休假了,打球下次吧,阿烈总会抽出空来的。”那还得他愿意抽空是吧?罗伟明眼里明显透着严酷的谴责。

  “我还有事,先回公司了。小雪,你也跟我回公司开会,各位请慢用。”罗伟明不想玩了,主动结束这令人不快的饭局。

  这场联姻可不是他罗家先牵线的,从头到尾都是央家积极主导。

  罗伟明原本对央炜烈有意见,毕竟他曾有一次婚姻纪录,还短命的只维持一年便结束。自己的宝贝女儿美丽又出色,多少追求者排队等着追,可没想到女儿谁都不要,偏偏就爱离过婚的央炜烈。

  他疼女儿,只要女儿的选择他都支持,为了女儿他忍住成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央贺促成这场相亲。

  结果,央炜烈的态度实在令人生气,明显不接受这场联姻,从头到尾都是央贺一头热。临离去前,罗伟明给了央贺一个“你把自己儿子搞定”的警告眼神,摆明了不肯再拿热脸贴冷屁股。

  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种蠢事他不会再干第二次,传出去不被笑掉大牙才怪,他还能在商场立足吗?

  罗家人脸色铁青的离开了。

  央炜烈也不想浪费时间留下来。

  放下刀叉,他拿起餐巾擦完嘴便欲起身。

  “看你做的好事,好好的一桩婚事可能因为你而告吹。”央贺再也隐忍不住,大发雷霆。

  “阿烈,罗小姐对你很有好感,也不在乎你曾经离过婚,你能把罗小姐娶进门是你的福气啊。”卓廖美也忍不住念了儿子几句。

  这阿烈什么都好商量,就是感情跟婚姻大事不容长辈插手。

  当年执意跟没有身分背景,个性又骄纵任性的佟爱雪交往,他们就算反对也没用,最后只好成全他们。

  谁料佟爱雪不知珍惜,竟然在结婚前夕逃婚,害得婚礼差点开天窗。

  佟爱雪逃婚,其实当时她也没有发多大脾气,本来就不是很中意的媳妇跑了那不正好,她都已经做好端着老脸跟亲戚朋友道歉的准备,相信事情总是有平息的一天。

  原本以为婚事就此告吹,没想到儿子竟然答应佟爱晴的请求,娶她进门,当佟爱晴肚子里孩子的爸!

  婚礼照常举行,没闹出新娘逃婚的大笑话来,可她跟丈夫却气得差点心脏病发,撂下狠话死也不会接受佟爱晴,绝对不承认这个儿媳妇。

  经过一年的风雨,儿子终于肯点头离婚。

  虽说佟爱晴的孩子央子恩很可爱,很得她和丈夫两人的缘,但疼小孩归疼小孩,要他们央家接受一个行为不检的女人当媳妇,一辈子休想。

  “我的妻子只有一个,我爱小晴,我决定把小晴追回来,重新娶她进门。”

  “什么?!”卓廖美吓得大叫。

  “你疯了吗?”央贺气到浑身颤抖,差点没昏倒。“那女人到底对你下了什么蛊?先是答应当她孩子的爸,现在又要把她娶回来?不准!要娶那女人,除非我死!”

  “老公,你先别气,有话慢慢说——”

  “再慢他就要把那行为不检的女人给娶回来了。”

  “爸,妈,请不要侮辱小晴,她是我爱的女人,这次不管你们如何反对,我都会保护她,不会再让她受任何委屈。”他知道现在多说什么都无益,父亲在盛怒中,很多话都听不进去,只会觉得更刺耳。“我先回公司加班,我会让司机过来接爸妈回家,再见。”央炜烈拿起账单,转身走出包厢。

  包厢里不断传来央贺的咆哮声和卓廖美的软声相劝……许多用餐的客人纷纷探出头来,服务生忙不迭去报告,餐厅经理也过来关切。

  结了帐,央炜烈却没有返回公司。

  他一个人沿着餐厅外的人行道踽踽独行,修长的影子拉得好远,身旁的笑闹喧嚣完全与他不相干,他的心很寂寞,而且持续低迷中,很烦躁很慌。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肯正视自己对佟爱晴早有了感情,历经挣扎才承认自己的心,浪费这么多的光阴,他相当懊悔。

  现在他终于看清自己的心,他会极力争取,不会再受父母亲的牵绊和影响,把他爱着的佟爱晴推开。

  他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保护她和小恩。

  他下定决心,敞开了封闭多年的心,但却不得其门而入。

  自从那日被她从家里赶出来起,已经过了半个月,她拒绝跟他有任何联系,连家里的钥匙都换了。

  佟爱晴把他拒绝得很彻底,让他很慌很苦恼。

  他这个擅长运筹帷幄,就算条件再苛刻、再困难的合作案都能排除万难成功拿到手,对付难搞客户游刃有余,绝对能摆平的厉害大总裁,却对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小女人没辙。

  走进音乐喧嚣的酒吧里,央炜烈脱下西装扯松束缚了一整天的领带,点了一杯马丁尼,藉酒消除心里那抹愁和慌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