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门铃响了,短促的叮咚两声。

  “小恩,客人来了,你要有礼貌知道吗?”在厨房的佟爱晴忙不迭打开水龙头把手洗干净,并用纸巾擦干。

  “我知道,我去开门。”不等妈咪回话,央子恩自动自发咚咚咚跑去开门。“欢迎邱——”他本来想大声说出背好的欢迎词,可是“叔叔”两个字却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因为站在门外的不是邱叔叔,是爸比。

  “我是央炜烈,蓝海战队二级指挥官。”

  自动报上通关密语,站在门外的央炜烈扬高手里的礼物——最新款钢弹模型!这钢弹模型是他到纽约出差时购买的限量版。

  央炜烈可以想见小恩收到这个礼物会有多高兴,另外他也帮佟爱晴买了一件十分俏丽的红色斗篷造型保暖外。

  他来求和,来道歉,希望能跟她言归于好,消弥两人莫名变得紧绷的关系。

  “爸比,晚安。”呜,是钢弹模型。央子恩伸手想开门,可是他又不敢贸然让爸比进屋来。因为妈咪同他说过,以后不能再跟爸比来往了,他们母子俩要自立自强……他忍泪看着钢弹模型,一脸幽怨。

  “小恩,快帮我开门。”央炜烈噙着笑,以为儿子看钢弹模型看傻了,忘记帮他开门这件事。

  央子恩好想念爸比,他私心想让爸比进门(更想拿钢弹模型),但又怕被妈咪骂。

  一回头,他看见妈咪正从厨房走出来。

  佟爱晴脸上漾着可爱迷人的笑意,却在看见央炜烈时笑容瞬间凝住了。

  见她脸上的笑容在看见他时立即消失不见,央炜烈心里颇不是滋味,他把目光移转到儿子身上,儿子也露出一脸犹豫的样子。

  不让他进门吗?他举手敲门,敲得有点急。“爱晴,叫小恩帮我开门,把客人挡在外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妈咪,能不能让爸比进来?拜托。”央子恩看着妈咪,眼里流露一丝渴望。

  即便佟爱晴想硬下心来把门关住,也敌不了儿子的乞求,何况央炜烈手里还拿着强大的笼络武器,这门不开行吗?

  “帮爸比开门吧。”恩准!

  央子恩立刻欢呼一声,跑去开门。

  她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的,这是最后一次让他进入这间屋子。

  “谢谢爸比。”拿到钢弹模型的央子恩好乐。他礼貌的抱了一下央炜烈的大腿当作招呼,就接过礼物开心的跑到沙发上研究他的新玩具。

  “这是送你的。”央炜烈笔直地走向佟爱晴,把手中的精品纸袋拎高递到她面前。“刚从纽约出差回来,在机场免税店看见这件斗篷很适合你,按照你的尺寸买的,你不收下的话也无法转送。”

  “谢谢,让你破费了。”她并不想收这份礼物,可他已经摆明了不愿被拒绝。“你坐一下,我泡杯茶给你。”

  把纸袋随手往旁边一放,她转身走进厨房。

  央炜烈的目光追随着她,脚步亦然。他的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眼神里有一丝连自己都讶异的眷恋。

  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感觉,他在她的生活中来来去去,想见她时出现,忙碌时则有好一段时日分开,偶尔透过讯息传递彼此的生活,偶尔一起吃顿晚餐谈谈近况。

  每一次,只要他回头,她总是站在身后。

  但这段时间情况不同了,他见不着她,传了讯息她也故意忽略,打电话给她也拒接。

  她是铁了心不肯跟他联系,不愿跟他见面。

  她还气着?那他亲自来道歉总行了吧!

  “小晴,我收回上次说的话,我知道你想让小恩当个平凡孩子的心愿,我会尊重你、支持你的决定。”他站在她身边,注意到她今天似乎刻意做了打扮。

  鲜少见她在家时舍弃舒适的家居服,她今天身着前短后长布蕾丝条纹针织衫搭着合身芥末黄铅笔裤,将她娇小的身形衬托得纤细窈窕。那头过肩的直发用浅色牛仔布料花朵发束绑起来,露出雪白漂亮的颈子。

  整体打扮率性中又不失女人的妩媚韵味。

  再仔细看更赫然发觉,甚少化妆的她,今天似乎搽了珠光质地的粉底,粉唇上抹了润色护唇膏。

  他皱眉,深幽瞳眸瞄着餐桌上三人份的餐具。

  “佳乐要过来陪你们吃饭?”

  方佳乐是她的好姊妹,以前两人还维持婚姻关系时,方佳乐偶尔也会造访他的寓所。

  他们离婚后,两人各自过生活,据他所知,没有他这个尴尬的人物在,方佳乐造访得更加勤快。

  “很抱歉,今天不能招呼你,待会儿有客人要来。”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是方佳乐,那是谁要来,是男的访客?”所以刻意打扮过了?

  他咄咄逼人,因为她为其他男人打扮,让他的心情瞬间恶劣到了极点。

  这不关他的事吧,他语气干么这么冲?

  “是男的访客没错。”好啊,最好气死他,以后别再来了。

  “你交男朋友了?什么时候交往的,到什么程度了?”来作客之后呢?会留宿吗?脑海中浮上她被男人拥入怀中的亲密画面,央炜烈顿时气血攻心。

  “你先到客厅坐,我马上把茶端出去。”他一直站在身边,靠这么近害得她心绪有些混乱起来。

  拜托,喝完茶快走吧!别再来打扰她的生活了。

  她焦急地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彩绘小圆钟,约好六点半,现在已经六点四十分,老板迟到了。

  邱新磊快来吧!好让她有理由可以把这个男人给赶走。

  “怕男朋友吃醋,所以急着把我打发走?”

  此时门铃再度响起,叮咚声响亮清脆,央炜烈还想说什么,也全都被打断了。

  佟爱晴把泡好的茶塞进他手里。“我朋友到了,你喝完马上走。”他现在一肚子火,哪喝得下茶?!

  把茶杯往流理台一搁,央炜烈想想不妥,随后走出客厅。

  他倒要看看这男访客长得是圆是扁,还有他们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了,竟然邀请来家里?关系很亲密了吗?有亲密到留宿的程度吗?他心头揪紧,宛如被大石头压住一样,有些喘不过气,胸口妒火狂燃。

  央子恩抱着钢弹模型窝在沙发上研究得聚精会神,压根没听见门铃声,佟爱晴只好亲自去迎接今晚的客人。

  门外,邱新磊穿着米色风衣搭着浅色直筒牛仔裤,年轻俊朗又帅气。

  他抱着一小束玫瑰,一手拎着遥控飞机现身。

  “爱晴,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塞车。”他送上花束和礼物,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佟爱晴身上。她清秀又迷人,相较过去几次以舒适为主的运动服,今晚的穿着合身展现曲线,看不出来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俏丽可人。

  “咳。”央炜烈带着戒备眼神走过来,站在佟爱晴身后。

  他刻意清清喉咙提醒这里还有其他人,试图让门外男人那讨人厌的视线从佟爱晴身上移开。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珍贵的东西就要被抢走了,只好使计把心爱的东西抓住,绝对不能被抢。

  他一手搭在她粉肩上,动作占有意味十足,给人一种过分亲昵的感觉。

  邱新磊瞪着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相较于自己,这一身黑色高领衫搭着黑色风衣的昂藏男人则浑身散发成熟魅力,英俊挺拔,存在感十足。

  他目光黯然地停留在佟爱晴的粉肩上,一时说不出话来。

  佟爱晴很傻眼,扭头看着央炜烈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两人碰触的地方隐隐透着灼热。

  “你——”

  “我是央炜烈,你好,欢迎。”央炜烈厚颜无耻的阻断她发声的机会,以男主人自居,主动跟邱新磊打招呼。“小晴跟我说过今晚邀请了客人来吃饭,不好意思,时间有些匆促,只准备了一些家常料理。”

  邱新磊花了点时间认出这人的身分,是央炜烈,云尚连锁百货集团总裁。

  云尚是国内百货业龙头,事业版图广阔,前阵子也加入4G市场。

  因为这话题正夯,云尚自然成为不少媒体追逐的对像,而富有多金的总裁央炜烈更是媒体宠儿。

  自从几年前宣布和前妻离异后,央炜烈在社交圈的身价更是水涨船高,一堆名媛千金明争暗斗想抢下央家少奶奶宝座。

  据传央炜烈身边没有固定女友,不过却有意跟T集团合作抢食4G市场大饼,双方更有意联姻,他和T集团千金罗冬雪约会的照片曾登上报纸八卦版面,两人看起来发展得不错,双方一旦结合,届时关系将亲上加亲,让其他竞争对手倍感威胁。

  邱新磊不过是一介升斗小民,感兴趣的自然不是那几百亿的金钱游戏,而是央炜烈在这里的理由。

  他跟佟爱晴已经离异多年不是吗?既然他也已经有了联姻对像,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跟她如此亲密?

  “央先生你好,幸会。”邱新磊尽避心里纳闷佟爱晴的前夫怎会出现在这里,但他冷静下来,表面上不动声色,悄悄打量着他和佟爱晴的互动。

  “央先生很忙,马上就要离开。”佟爱晴往旁边移动一步,企图避开央炜烈出其不意的“骚扰”。

  “我今晚有空,会留下来晚餐。”他眼捷手快,趋近一步得寸进尺搂住她的小蛮腰。

  她扭头瞪他,用眼神表达质问。

  疯了吗你,这是在做什么?

  央炜烈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只是感觉爱晴就要被抢走了,心慌意乱之下反射性想做些什么来保护这个专属于他的女人,不被其他男人觊觎……

  等等,爱晴是他的女人?他怎会有这种想法?

  他昏头了吗?难不成真被金允强说中,他早把她放进心里了,却怯懦地不肯承认,一直逃避?

  趁央炜烈发怔时,佟爱晴做了一件这辈子从来没做过的大胆行径。

  她把央炜烈推出门外,当他的面把门关上。

  邱新磊瞪着她流畅的举动,看着央炜烈被丢出去时那错愕的神情,当下忍俊不禁大笑出声。

  “小晴——”

  “你敢按门铃在外头吵闹,我跟小恩永远都不会再见你。我说的是真的,别老把我的话当玩笑,你最好要相信,别再试图惹毛我。”她提出警告,小老虎伸出利爪主动出击了。

  当晚,央炜烈果真被关在外头,没被列入晚餐之列。

  他苦着脸瞪着紧闭的门,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佟爱晴的威胁让他心惊胆跳,不敢再当玩笑听。他孤伶伶地站在走廊上,皱眉抿唇听着里头传来的笑声和交谈声,胸口那抹妒火越烧越旺,直到一发不可收拾的轰然炸开。

  他被自己的妒意炸得头昏眼花,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了佟爱晴。

  她的柔美娴静,她的清秀可人,她的怯懦纯真早已深植他的心,取代了那个把他伤害得很重的任性女人佟爱雪。

  他爱佟爱晴,好爱好爱,爱到不可自拔,想要破门而入从邱新磊身边抢走她。

  但门紧闭着还落了锁,他无法踏入半步,真是心酸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