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临阵换妻 第4章(1)

作者:凌宓
  一连几天,央炜烈无法专心工作,情绪处于低迷状态。

  他反复思考着佟爱晴的话,她的威胁软软怯怯,真说起来一点威力都没有,但却造成他的大恐慌。

  他不断地想要厘清自己为何会如此惊慌烦躁,甚至开始担心受怕。

  佟爱晴对他而言只是个疼惜的妹妹,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成分存在,她要离开是她的自由,他无权置啄理该放手,可是他——却舍不得放开她。

  “为了佟小姐的事在心烦?”金允强端着一杯黑咖啡进来。

  这些天总裁开会老是不专心,常常走神,让会议中断好几次,工作效率更是奇低不已,向来以严谨闻名的他出状况的次数简直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纪录了。

  金允强原先猜忖,总裁大概是前几天到上海出差马不停蹄视察,睡眠不足加上过度劳累才会造成这几天精神无法集中。

  为了能多给总裁喘息的空档,他刻意将这两天的外出行程排开,让他有充分的时间略作休息,好应付接下来的工作。

  可没想到,总裁恍神的程度一天比一天严重。

  话说昨天上午,总裁跟某位重要客户碰面时喊错对方姓名也就算了,进行合作案签约时名居然签错地方,使得合约得作废重新制作一份。

  诸如此类大大小小错误不断,金允强脸色越来越黑,繁重工作加上得不时的收拾残局,让他几乎累到快暴毙。

  眼看情况越来越失控,他索性将四点之后的行程通通排开,晚上的应酬也找了理由推辞,明天还帮总裁排休,让总裁能彻彻底底休息,有足够的时间把心里烦恼的事物厘清。

  “你从哪点看出来的?”他什么都没说。

  “我是总裁的得力助手,最仰赖的工作伙伴,我还看不出来的话,这几年不就白混了。”哼,真连他的私人感情都摸得透?

  看着总裁一脸不以为然,金允强摇头叹息。“这叫旁观者清!谤本不必费心猜,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总裁早把爱晴小姐放在心底了却不肯承认,可怜爱晴小姐,明明叫‘爱情’,却屡次被男人抛弃忽视,爱情之路走来备觉艰辛坎坷……”

  他偷偷瞄了眼上司,见他眉头紧紧锁住,眼中布满困惑。“总裁,你还不懂自己的心吗?”这些话还不能点醒总裁吗?看来总裁也没那么精明嘛,一提到感情都变成笨蛋了……咳,这些话是自己心里想着的,他可没胆说出来。

  “我怎么可能不懂自己的心。”央炜烈嗤之以鼻。

  金允强当下好想拿铁锤敲醒他。“总裁,你没救了。”果然是笨蛋一枚!

  “金允强,我本来打算这个月帮你加薪。”敢口出狂言,就该付出代价。

  既然都豁出去了,还怕啥?面对央炜烈的威胁,金允强神情波澜不兴,仍旧镇定。

  “总裁,跟你的终身幸福比起来,只要总裁能厘清感情获得幸福,我少领点薪水不算什么。”够狗腿吧!

  央炜烈一对浓眉还是紧紧纠结。“你说说看,我究竟忽略了什么?”

  “总裁,你保证你会冷静听我说,不会生气不会动怒。”要讲得先拿到免死金牌。

  “快说,在我耐心用光前。”他差点就要失去耐性和平日的修养爆粗口,没想到金允强废话那么多。

  “总裁,你自从佟爱雪在婚礼上逃婚之后,整个人性情大变,从此封闭了真心,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以压榨员工为乐……呃,我是说虽然总裁你变得严厉又严酷,但绝对赏罚分明,一样深受员工爱戴。”

  金允强抬手擦着额头冒出的几滴冷汗,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总裁您把全副心力放在工作上,对所有人物事漠不关心,除了一个人,就是佟爱晴小姐。只要她有了一丁点风吹草动,总裁就会大乱阵脚失去冷静,所以总裁你自己说,你真的不爱佟爱晴小姐吗?”敢说不爱,骗鬼鬼也不会相信。

  央炜烈和佟爱晴有过一年的婚姻,那段时间的相处相知,让他对她种下爱情的小苗。

  央炜烈被佟爱雪伤得太猝不及防,伤得太重太深,和佟爱晴的那株小苗可能还来不及燃烧就被压抑深藏。

  可爱情来了就来了,岂是刻意深藏忽视就能撇清。

  央炜烈聪明绝顶,却一次情伤就变成爱情呆瓜,越是封闭心门,顽皮的爱情益发抗议,故意跟他作对捣乱他的心神……

  哼哼,只要攸关佟爱晴和央子恩的事,向来冷静的他就会开始出现异常行为,心情变得浮躁,工作无法专心。

  “……诸如以上种种,所以总裁的心根本不必费心猜,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佟爱晴小姐早就深植总裁的心了,是总裁你自己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罢了。”说太多话,金允强有点口干舌燥,他喝了一大口咖啡,心情爽快得很。

  哇,把憋在心里多年的话通通倒出来的感觉,真是通体舒畅,感觉好得不得了!央炜烈陷入深思,抿着薄唇不发一语。

  趁被报复之前,金允强悄悄退出办公室,留给他思考空间。

  央炜烈一个人沉思着,越想益发觉得头好痛,心更乱了。

  他真的爱上爱晴,而且早爱上了,只是不肯承认而已?该死的金允强,最好他说的是对的!

  很快的,佟爱晴的话应验了。

  在央子恩进幼儿园试读的第一天,他就喜欢上坐在隔壁一个绑长辫子、肌肤很白,看起来柔柔弱弱怯生生的小女生白蜜丽。

  班上的男生都爱欺负白蜜丽,央子恩看不下去,挺身而出保护她。

  所有人都笑央子恩不害臊,羞羞脸暗恋女生。

  他才不是暗恋呢,是正大光明的喜欢白蜜丽。央子恩在内心冷哼。

  接下来几天,央子恩很期待上学,吃早餐时嘴里念的是白蜜丽,放学回家后话题也一直绕白蜜丽身上转。

  这天早上,当他正吃着妈咪准备的营养早餐,喝着现做的热腾腾豆浆,嘴里说着的还是白蜜丽那可爱的呆呆女生。

  这让佟爱晴吃醋了,看来她的天才儿子早就忘了当初跟娘的约定。

  “小恩,你长大之后还要娶妈咪当新娘吗?”吃完早餐端着碗盘到洗碗槽准备清洗,她站在流理台前,转头看着正吃下一口培根,嘴巴油滋滋的儿子。

  央子恩连考虑都没有,头摇得跟博浪鼓一样。“老师说儿子不能娶妈咪,那是不对的!”儿子当然不能娶妈咪,老师说的没错。

  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感觉好心酸,宝贝儿子心里有别的女孩,不爱她这个老妈子了。

  “妈咪,以后我跟小丽结婚,会一起好好孝顺你,你不用担心我会不理你,让你当可怜的独居老人没人照顾。”央子恩过来抱住她的大腿,给她惜惜。“妈咪,我不会抛弃你的!”呃,是怎样,她的表情有这么苦吗?

  回过身去,她对着厨房的玻璃,看着自己的倒影。

  只见她眉头深锁,小嘴紧紧抿住,眼神里有太多的哀怨。

  唉,她垂头丧气,粉肩下垮。

  她果然藏不住心思,难怪老被看得很透彻,连年纪才五岁大的儿子都能把她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随便都能摸透。

  “妈咪,你要小心一点,老把心情往脸上摆,小心哪天爸比问你儿子的爸是谁——”

  “你爸问过了,我坚持不说,他也没看出来。”哼,佟爱晴重新找回自信。

  她不也过了央炜烈那关,说起来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爸比什么时候问过你?”央子恩不敢相信笨妈咪竟能骗得过聪明绝顶的爸比。

  “就……结婚那天。”

  央子恩歪着头,一副小大人似的陷入沉思。

  突然,小大人他用力击了下掌。

  “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妈咪说过,爸比会娶你是因为姨逃婚了,爸比没有新娘只好娶妈咪进门,说这是权宜之计。”

  “……没错。”她当时以为小恩会有听没有懂,所以很坦白说了。

  没想到这小家伙记忆力如此惊人,全都记得一清二楚。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儿子可能真的是个小天才!

  “难怪。”

  “什么意思?”

  “当时爸比是气昏头了,被伤得很彻底,心里只想着姨为什么会逃婚,没仔细去推敲你主动提议代替做新娘的动机,更没那心情审视你心虚的表情,要不以爸比的聪明和精明程度,怎么可能被妈咪骗得团团转嘛。”

  闻言,佟爱晴一口气提不上来,也吞不下去。

  “妈咪,依我看,哪天爸比心血来潮又追问起来,你铁定会露馅,绝对不可能那么容易过关。”她瞪着继续朝荷包蛋进攻的儿子,一脸无言。

  “我吃饱了!妈咪,快点啦,快带我去学校,我得快点去保护小丽。”央子恩急着出门,自己跑去客厅戴上围兜和帽子,火速穿上外套。

  佟爱晴走出来拿起书包和水壶,牵着他走出公寓,搭着电梯下楼。

  幼儿园离他们的住处不远,在两个大路口外,约莫十分钟脚程。

  时间充裕,他们母子大手拉小手慢慢散步往前走。

  这个时间,大楼对面一连几天固定停着一辆欧洲进口房车,车里坐着的男人正是央炜烈。

  金允强斩钉截铁认定他早把佟爱晴放在心上了,但他至今仍旧不愿承认。

  他把她当成亲妹妹看待,对她只有亲人的感情,无关爱情……她不准他接近她和小恩,他的难受纯粹是出自被亲情拒绝的情绪起伏而已。

  不会错的,他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

  央炜烈发动车子引擎,在她和央子恩走远后,掉头离去。

  他认为,那日佟爱晴所说的不过是气话而已,气他想把央子恩送到国外。他要拿出耐心来等她气消。

  等她不气了之后,自然会跟他联络。

  央炜烈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开车返回公司,投入工作,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和拚劲。

  该来的总是要来!

  佟爱晴已经找不到理由婉拒邱新磊的邀约,只好硬头皮答应让他在星期六的晚上来家里一起晚餐。

  这天,央子恩舍弃迷彩服,暂时不能玩战地游戏,客厅里不能摆“地雷”,要维持干净没有障碍物的状态。

  她准备了简单的晚餐,按照食谱用气炸锅做了三份西红柿海鲜烤饭并煮了一锅鲑鱼味增汤,另外还亲自烤了巧克力布朗尼当饭后甜点。

  很家常的料理,没有特别张罗什么,家里略作整理,一切就绪,就等客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