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央炜烈侧身看着她离去的方向,俊脸浮上惊慌。

  他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他很清楚自己未来若真的必须走入婚姻,也只会是商业联姻。他会用婚姻做利益上的交换以拓展事业,即便将来生下儿子女儿,也只是传宗接代的义务,跟爱无关。

  但这些话,佟爱晴听不进去,也不会懂得他的感受。

  直到这一刻,央炜烈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重视佟爱晴和央子恩,有多害怕佟爱晴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他一直以为,即使无法给她想要的婚姻和名分,只要将她保护在他替她构筑的漂亮城堡里,便不会再有任何人事物叨扰他们母子,用嫌弃的语言和轻蔑的眼神伤害她和小恩。

  只要好好守护住他们母子,无论何时,当他出现或是一通电话,便可以跟她取得联系,碰面聊天谈心,吃顿温馨的晚餐。

  但他显然错了!

  这座城堡随时面临崩塌的危机,佟爱晴和央子恩随时准备逃离,逃离他的身边……

  邱新磊亲自端着两杯红茶进入会议室,目光眷恋地放在趴在会议桌上、拿着开会数据嘟嘴皱眉的小女人——佟爱晴。

  她长得不算美,顶多称得上清秀佳人。

  但那看似平凡并不出色的五官却十分耐看,清澈圆润的眸子,翘挺的秀鼻和总是勾着甜甜弧度的粉唇十分迷人。

  她今年二十六岁,可看起来清新得像刚满二十岁的大学生,更别提她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小孩。

  佟爱晴是邱新磊的菜,他一点都不在意她身边有个孩子。

  身为出版社老板兼总编辑,他和佟爱晴合作多年,在几年的相处认识下,他益发发现她的美好,她柔美娴静、心思细腻,态度认真负责,即便已经跃升为罗曼史天后级人物,一样不改谦虚的态度,对于编辑所提出各种千奇百怪的要求照单全收,需要配合的宣传也从来不曾拒绝过。

  而她美好的个性更加深深吸引着他。

  邱新磊把一杯刚泡好的红茶放在佟爱晴的面前,他靠着桌沿,姿态惬意的盘胸站着,目光从进会议室后就不曾从她身上移开过。

  “有问题的话尽避提出来,不能配合的我们可以进行讨论或用其他代替方案,你不用勉强自己非照办不可。”

  “什么?”佟爱晴抬起恍惚的巴掌小脸,这才发现出版社的小老板不知何时进到会议室来了。邱新磊三年前从母亲手里接手这间出版社,当时正值印刷出版业最严峻的时期。他几番创新的营销和整顿,以及独到的挑稿眼光,让出版社免于倒闭危机,重新在罗曼史小说市场杀出一条血路来。

  他年纪轻轻,刚满二十五岁,小佟爱晴一岁,但不论成就和想法上都比她成熟稳重,因此佟爱晴相当敬重他。

  “我说有问题的话尽避提出来,无法配合的地方你不用勉强自己非照办不可。”她在想什么?竟然连他走进会议室来都没发觉,他这么没有存在感吗?唉,被想追的女人忽略是很辛酸的。

  这样啊……佟爱晴傻笑。方才她整个人困锁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注意到邱新磊出现,更遑论听到他说了什么。

  “呃,那个企划案我还没仔细看……”真是不好意思,她心里挂念着私事。

  “原来你在打混啊,根本没用心在看这份书展企划书。”他故作薄怒。

  “小老板,真是对不起,下次不敢了!”她火速站起来,九十度鞠躬道歉。

  邱新磊傻眼了。“你听不出来我只是开玩笑吗?”他干笑两声,是他演技太好吗?

  “啊?”她呆呆地摇头。

  望着她天然呆的模样,邱新磊忍俊不禁地抚额笑了起来。

  佟爱晴觉得好糗,她摸摸鼻子坐下来,这次不敢再走神,很认真地看企划书。

  现值国内出版业的寒冬,在这必须与对岸原创小说对抗的竞争时代里,罗曼史的生存益发困难。

  但令人欣慰的是,她的读者一路支持着她,对她不离不弃,她的小说在市场销售量严重萎缩状况下,依旧能开出好成绩。

  因为感恩,因为珍惜,佟爱晴对于出版社提出的各种营销方式,可说是尽全力配合,只除了一点,就是抛头露面办签书会。

  “关于签书会……”要到南部举办三场签书会,她不是不肯答应,是小恩没人照顾,实在不好安排。

  “我了解,你有困难。没关系,这个我去跟营销部谈,我来搞定,包在我身上。”她才刚起头,邱新磊就拍胸脯保证。

  “我什么都还没说。”没见过这么好说话的老板。

  “我们配合这么多年了,我怎会不知道你的难处呢?”

  这企划部主任又不是新来的,怎么又把签书会这项活动加上去?回头他得去跟主任私下谈谈。

  “我其实并不是排斥办签书会,问题在我儿子——”

  “我说了,包在我身上。”

  “呃,那就先谢谢老板的体谅了。”

  “要谢我得拿出诚意来,请我吃午餐如何?”他看看表,午餐时间快到了。

  “当然好,可是……可能得晚一点,我跟佳乐要讨论一下新书书名和封面。”说人人到,方佳乐抱着一迭资料走进来,但她人才走进来,又转身跑出去。

  “真是,我忘了拿封面图,爱晴,再等我一下下喔。”咻的一下不见了。

  “冒冒失失的,我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重用她当主任。”他撇嘴摇头。

  “人总是有缺点嘛,佳乐平日做事很认真的,她——”

  “我知道,我知道。”他拍额,忘了方佳乐跟佟爱晴可是超级好麻吉,两人高中同校同班,后来还考上同一所大学又同系,只不过佟爱晴半途休学结婚去了。

  “我是说如果方主任能改掉这冒失的坏习惯,一定会很完美。”

  “就说人都有缺点嘛,真能改得掉早改了。”她仍为好友说话。

  “好吧,不说这个,那是我刚买来的新茶叶,你喝喝看。”邱新磊识相地转移话题,他可不想跟佟爱晴起无谓争端。

  佟爱晴这才发现桌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她喝了一口,茶香弥漫整个肺叶,入喉的茶味醇润回甘。

  “阿萨姆!”她的最爱。

  “朋友自家种的茶,不对外贩卖,纯粹供应给亲朋好友品尝的顶级茶叶,只挑最嫩的一心二叶,制茶五十年经验的老师傅纯手工烘焙。”

  “我愿意用高价买,拜托你帮我。”

  “请我吃午餐外加一顿晚餐,我可以帮你免费弄到三盒。”朋友大手笔送他四盒,他愿意割爱三盒给她。

  “午餐OK啦,但晚餐恐怕得另外敲时间,晚上我会陪小恩吃饭。”她通常会把工作排在白天,六点之后除非必要,否则不会开计算器写稿修稿或进行任何工作的事情,将时间留给宝贝儿子。

  “你自己做饭吗?”

  “时间许可的话,我尽量都自己做饭。”她喜欢下厨。

  “那就简单了,找个时间我亲自拜访可以吗?我老早就想认识认识天才小恩了。你说个时间吧,我会帮小恩带礼物过去。”

  老板要登门拜访,佟爱晴哪敢拒绝。就算不想被强迫中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礼物就免了,时间以老板方便为主,我都可以配合。”

  配合?又不是公事。看来要等佟爱晴开窍,恐怕还要花上很长的时间。

  邱新磊还想说什么,这时方佳乐又像火车头一样冲进来。

  “老板,先把爱晴借我啦。”有好多事得讨论,时间宝贵啊!

  “好吧,记得把她还我喔。”他不忘耍幽默。

  他走了出去,把会议室留给她们,还贴心带上门,把门外的吵闹隔绝掉。

  “记得把她还给我喔!”方佳乐学着老板似真似假的口气,暧昧地朝佟爱晴眨眼。“爱晴,你现在不能否认了吧,我家老板真心喜欢你,他想追你!”

  “……小老板天生幽默爱开玩笑。”

  “是我天天跟老板相处还是你啊,你有我了解老板?”

  “我没你了解的深,但不管如何,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追求,包括小老板。”她的心早遗落在央炜烈身上,忘了要回来,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男人。

  “你就是这么死心眼,明明注定无法在一起,为什么就是放不开?”方佳乐是这世界上除了央子恩之外,唯一知道她和央炜烈纠葛的人。

  当佟爱晴怀孕时,她曾劝过她把孩子拿掉,忘了她跟央炜烈那意外的一夜。

  当佟爱晴在婚礼前夕得知佟爱雪逃婚后,异想天开想当替身新娘,方佳乐也极力劝阻。

  当佟爱晴签离婚,方佳乐更是语重心长的要她带央子恩远走高飞,不要再跟央炜烈纠缠不清。

  她该劝的都劝了,佟爱晴却依旧不肯干脆放手,不肯离开央炜烈,继续执迷不悟下去。

  “我……”

  “去跟央炜烈告白并坦白一切,爱晴,拿出勇气赌一把吧!”她不劝离,劝合总可以了吧!

  “佳乐……我今天早上才跟央炜烈摊牌,要他以后别再出现在我跟小恩的面前。”

  “吼~”方佳乐真的很想去撞墙。“你会不会领悟得太晚?现在才把他推开,哼,我有预感,你推不开他的!”

  最好的时机已经过了。

  “你预感一向不准。”不是她爱吐方佳乐的槽,方佳乐直觉不灵敏,神经很大条,预感没准过。

  “总有意外的时候,走着瞧吧!我这次预感一定准。”人有错手马有失蹄嘛,总不会一辈子都这么糗吧。

  “该谈正事了,再插科打诨下去,我们今天恐怕都得加班。”不想继续话题,佟爱晴把封面图拿起来看,要自己专心正事,拒绝再让央炜烈搅乱心湖。

  “说的也是。”时间宝贵啊。

  把央炜烈抛诸脑后,佟爱晴和方佳乐专心讨论封面、文案和广告营销方案,同时也破例的敲订了前往南部开签书会的行程。

  佟爱晴这次是下定决心了,要将央炜烈彻底拒绝在生命之外,不让他再有机会进入她的生活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