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临阵换妻 第3章(1)

作者:凌宓
  周日晚上八点多,佟爱晴背着累到睡着的儿子走出捷运站,一手拎着包包和外套回到家,吃力的打开公寓大门。

  推开门,却发现里头灯光亮着。

  遭小偷了吗?

  这里是高级住宅区,管理非常森严,小偷怎么可能进得来?还有小偷怎么可能这么白目,竟然开灯明目张胆地偷窃?

  她不动声色,悄悄推开内门偷瞄。

  未料,却看见一个半裸的男人只围着一条浴巾在客厅里走动,一边拿着手机讲电话。

  央炜烈?!不知是那画面太过养眼,还是一时惊吓过度,手里的包包咚地掉落在原木地板上。站在落地窗前专注讲着电话的央炜烈回过头来,看见半张着嘴、一脸惊呆的佟爱晴时,他也怔住半秒。

  他率先回过神来,匆忙结束和金允强的通话,大步走过去从她背上接过央子恩,抱着儿子回房间安置好。

  央炜烈关上儿童房的门再度回到客厅时,佟爱晴还呆站在玄关,面部表情维持跟方才一样傻楞楞的。

  “傻啦?”

  “你能不能先去把衣服穿上……小心感冒。”这样太养眼……是有碍观瞻啦。

  他倒是不在意,宽肩一耸,回道:“屋子里暖气放送,我不会冷。”又不是没看过他半裸的样子,她干么脸红?

  婚后同住的那段时间,他们虽然分房睡,各自有各自的私密空间,不过两人时常在客厅和厨房碰头,有时候他洗完澡仅穿着短裤在屋里走动,很稀松平常。

  “我、我先回房了。”她尴尬地弯身捡起包包,低垂着小脸从他身边匆匆跑开。

  走到房门口,她像是想到什么,蓦地停住脚步,娇小的身子转过来,眼底露出一抹狐疑。

  “你来做什么?”

  虽说他手里握有备用钥匙,可离异后这几年,他从来不曾擅自进入这间屋子。

  今天却极为反常,趁她不在时登堂入室,还擅自用了浴室洗澡,更过分的是半裸着身子在客厅大剌剌走来走去。

  他不知道他这样有多性感吗?害得她一颗心没用的扑通扑通乱跳。

  “我听警卫说了,昨天早上你爸妈来找你,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有鉴于上回她未告知小恩感冒,只因怕他担心、妨碍他工作的前例,央炜烈特别向大楼警卫私下交代过,他们母子若有发生任何状况或生病,务必要立即通知他。

  昨天中午他接到警卫的电话,得知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关于佟母的指责内容,警卫也一不漏地告诉他。

  他替她担心,更担心小恩的反应,但他正在上海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又要马不停蹄跑几个公事行程,无法立刻赶回来。

  今天一忙完他立即回国,一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直接杀到这里来,没想到他们母子俩却不在家。

  旅途疲惫的他趁等人的空档进浴室冲了个澡,一身舒爽之后感觉好多了,又恢复神采奕奕的样子。

  “你收买警卫?”真是要不得的行为。

  “我没付半毛钱收买人家,警卫会通知我纯粹出于对住户的关心。”她撇撇嘴,对此表示不以为然。

  “我们没事,当时小恩替我出头,他很厉害的,口才好的不得了。”儿子无师自通,这损人不带脏字的功夫很了得。

  “这我也听说了。”当他听警卫叙述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小恩的反应跟大人无异,犀利的反驳头头是道。“依我看小恩的语言学习能力和智商应当高于常人,或许我该带他到国外的一些相关机构做个鉴定。”

  “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我这么笨怎么可能生出聪明天才儿子。”她才不要小恩当什么天才。“你别跟小恩瞎搅和,这件事就当没提过,以后也不准再提。”

  “你在怕什么?”她的心思明显写在脸上。

  她在害怕,似乎怕某个秘密被戳破——央炜烈直觉,似乎跟央子恩的生父有关系。

  “我没什么好怕的。”才怪!

  她怕死了在鉴定的过程中,儿子的身世不小心露了馅。虽说这情况不太可能,但在防患未然之下,她还是持反对票。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这一急促否认,反而加深了央炜烈的质疑。

  “就算鉴定没通过也没什么大不了,就让小恩受一般教育,小恩若天资聪颖,我们不该剥夺他的学习机会,应该让他留在国外接受适合他的课程。”

  “孩子是我一个人的,除了冠上你的姓氏之外,小恩跟你毫无关系,你无权过问我要不要让小恩去国外接受鉴定!”

  个性软弱的佟爱晴头一回动怒。

  小猫咪突然变身小老虎,斗胆对着猛狮嘶吼。

  央炜烈一双性格浓眉往上一挑,对她的反应更觉不对劲。“我不过是随口提议而已,你没必要这么激动。”

  她反应过度了吗?喔,她干么这样啦,真是沉不住气。佟爱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清澈眼眸里的火焰熄灭,因盛怒而泛红的脸蛋浮上尴尬。

  “小晴,这件事当然得经过你同意才行,我不可能单方面擅自做决定。”他走上前将她拥入怀里,大手轻轻拍着她过分紧绷的背脊。“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们母子。”

  “我们不是你的责任,你……你走吧,以后别管我们了。”她总有不好的预感,跟他走得越接近,小恩的身世越可能面临被揭发的命运。

  一旦真相被揭穿,身为央子恩的生父,他定会义不容辞扛下所有责任。

  央炜烈不爱她,她无法自私的用孩子将他绑在身边,何况佟爱雪已经决定回国,届时势必会极力挽回央炜烈。

  她不能再一次破坏姊姊的幸福。

  越思索越慌,她整个人不知所措,六神无主地将他用力推开——

  “小晴……”没有防备的央炜烈后退几步,惊愕地瞪着一脸疏离戒备的佟爱晴。

  “以后别再来了!你下次若再擅自进入这屋子,我跟小恩会搬走,永远离开你跟所有人。”她闪进房间内,用力关上房门。

  她竟然威胁他?!

  央炜烈不可思议的瞪着紧闭的门板,对于佟爱晴过度的反应直觉有蹊跷。

  为什么一提到鉴定,她整个人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让温顺的她变成一只小刺猬?即便聪明如央炜烈,也是站在原地久久却直想不透。

  躲在主卧房里的佟爱晴,直到听见关门声、确定央炜烈离开后,这才踏出房间。

  她拖着疲惫的步伐来到儿童房,呆坐在央子恩的单人床畔,低头审视着熟睡的儿子。“小恩,对不起,妈咪不能让你去国外……”

  儿子的学习能力和表达能力以及智商聪颖过人没错,但不一定得接受鉴定,接受天才教育。

  她只要小恩一辈子平安快乐就好,以后没什么大成就也无所谓。

  “妈咪,我跟你打勾勾,一言为定!我绝对不会答应任何人去做什么智商鉴定,我要永远陪在妈咪身边。”

  原来央子恩根本就是在装睡。

  方才妈咪跟爸比的争执,他全都听见了,也做了精辟分析。

  他是世界上最了解妈咪的人,妈咪担心在阴错阳差之下,他的身世会因此曝光,所以才会有令人出乎意料的反应。

  “谢谢小恩,妈咪有你真好。”他是她努力活下去的动力,不管遇到任何挫折和困难,只要心里想着宝贝儿子,她都会坚强的坚持下去。

  “妈咪,等我长大,我娶妈咪好了。”他喜欢妈咪,要一辈子跟妈咪在一起。

  “等小恩遇到喜欢的女生,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他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说这种傻话。

  “我讨厌其他女生,像隔壁老王的女儿好胖又好丑,老陈家的贝比老爱黏着我,真是讨厌死了。”

  瞧那语气、那表情,早熟又可爱到令人莞尔。

  “等你去上学铁定会喜欢上别的女生,不爱妈咪了。”

  “才不会呢!”

  “走着瞧。”

  “哼,我绝对不会变心。”

  “话不要说得太满喔!”

  母子俩争执起变不变心的问题,幼稚得可以。

  一顿嬉闹,让佟爱晴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这一晚,她挤在儿子的单人床上睡觉,母子俩度过宁静的一晚。

  佟爱晴周一的心情并不Blue。

  她今天跟出版社约好要开会,等张莹过来,马上拎着包包出门搭捷运。

  谁料人才走出小区门口,就被一堵高大肉墙给挡住了去路。

  她眯眼看着眼前这西装笔挺的伟岸男人——央炜烈。

  “你一大早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说了别再来了,他是听不懂中文吗?央炜烈眼下有暗影,俊颜难掩疲惫,眼神多了一分阴郁。

  “小晴,我昨晚作了恶梦,梦见你真的带着小恩离开我,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们两个人……”作恶梦喔?活该!谁叫他提那些烂提议,自作自受。

  “总有一天我和小恩必须跟你划清界线,必须离开你,这没什么好不安的,只是迟早的事。”他将来会有自己的家庭,有心爱的妻子和孩子。试问,有哪个女人能容忍他跟前妻以及没有血缘的孩子纠缠不清?

  佟爱雪就没这度量,才老早就托母亲来警告她,要她消失在央炜烈的生命中。

  “为什么这么说?你真的打算带小恩走掉?小晴,我答应你不会擅自决定送小恩出国——”

  “才不是这个原因。”是她不能跟他太过接近。

  “那是为了什么?你母亲的警告让你做了这个可笑的决定?”那是原因之一没错,但并不是全部。她在心中想着。

  见她不发一语,他当是默认,认为她把佟母的警告当真了。

  “我跟爱雪早就是过去式了。”

  “别把话说得太满,感情这东西不是你说过去就会过去的。”她有切身之痛。“即便你没有跟我姊复合,也改变不了我跟小恩必须跟你划清界线的结果。”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的态度变得这么奇怪……和坚决?”

  她眼神闪动着一丝迟疑,而后转为坚定,把心里想说的通通说出来。

  “央大哥,你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家庭,有妻子和亲生的小孩需要你关爱和保护……到那时候我跟小恩便是局外人了,不能再依赖你,奢求你的关注。”

  她昨晚很认真的思考过了,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跟央炜烈保持距离。

  “小晴,那根本不成问题!”

  成不成问题不是他说了算,她不想当妨碍别人家庭和谐的罪人。

  “请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跟小恩的生活,我想尽快让小恩习惯没有你的日子,免得他日后因为被你忽略造成心灵上的伤害。”她声音柔怯却有着令人难以反驳的固执。

  说完,她抓着包包从他身边小跑步走掉。在后悔收回方才的话之前,她必须离开。

  真的……得跟他划清界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