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央子恩准时在十分钟内抵达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来。

  “妈咪,我开动喽。”摆盘漂亮的早餐令人食指大动。他很捧场的把早餐吃光光,奶茶还要求续杯。“妈咪,你的手艺真的很不赖,你要不要考虑开早餐店?”

  “妈咪够忙了,哪来时间开早餐店。”每天被稿子追着跑,一堆稿债都排到半年后了。

  “说的也是。唉,真是可惜,别人都吃不到妈咪的好手艺,真是没福分。”还是他有福气,所以他要知福惜福。

  “你这小大人,不要老讲一些文诌诌的话,老露出那老成的表情。”他才五岁好吗!

  别人家五岁的孩子还爱吵爱闹、爱抢玩具,就他爱看儿童文学书籍、爱听古典音乐,生活上的乐趣除了玩战地游戏外,其他没有一样算得上正常。

  “妈咪,我上网查了一些有关资优生的相关资料,你如果有空的话带我去专业机构给专家做相关的智商测验,我想我应该是天才没错。”

  “噗!”一口奶茶喷了出来。“你查那干么?真认为自己是天才?”得了吧,她平凡无奇的基因,怎么可能生出天才儿子。

  “我确定我是。”

  好大的口气啊!“哼,你想太多,你妈我从小头脑不好,每次考试都吊车尾,怎么可能生出天才儿子。”

  如果换作是姊姊佟爱雪跟央炜烈相结合的基因,可能性会比较高。

  因为他们都属于资优生派,天生聪颖,不必花太多时间读书考试,成绩总能名列前茅,连体育都好的不得了,姊姊曾是女子溜冰国家代表队,央炜烈则是篮球校队队长。

  “基因也有突变的时候,虽说机率渺小,但我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奇迹。”央子恩说得头头是道。

  佟爱晴懒得理他,速速吃完早餐,碗盘收拾干净后,拿着昨晚整理好的包包和外套帽子,母子俩手牵手一起下楼。

  才踏出电梯,迎面走来一对打扮朴素的老夫妇,她停下脚步,惊诧地看着他们。央子恩也跟着停下来,随着妈咪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两张颇有几分熟悉的脸孔。

  是妈咪给他看过照片,但不曾谋面的外公跟外婆——他撇撇嘴,放开妈咪的手自动自发窝到她后面去。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佟爱晴怯怯地迎上去,小脸流露困惑和戒备。

  她打小就不得父母亲的缘,在那个家里她一直被当成空气般忽视,跟被捧在手心上的姊姊佟爱雪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有时候她会胡思乱想,也许自己不是爸妈的亲生小孩……

  “不欢迎我们吗?”

  “难得来看你还露出那种表情,没见过女儿这么不孝的,看到久未谋面的父母连声好都没问。”佟案佟母一鼻孔出气,看见佟爱晴劈头就是一阵数落,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态度盛气凌人。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厅,假日的九点多住户还颇多人,很多人到楼下走动,一听见佟案佟母不加以掩饰的指责声,纷纷停下脚步投来异样目光。

  “妈咪只是惊讶外公和外婆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没说什么,外公外婆不要想太多。”看不惯笨蛋妈咪呆呆被骂,原本打算躲在后面的央子恩立刻跳出来维护。“别说妈咪看到外公外婆会感到讶异,连我都会呀,毕竟这么多年来,外公外婆不准我跟妈咪回家看你们,现在外公外婆自己跑来,我都快被吓死了。”

  虽然妈咪不说,但他知道外公外婆对妈咪并不好,尤其他曾看见妈咪和他们讲完电话后难过的表情。

  “你就是央子恩?”佟案皱着眉头,没想到这孩子长这么俊俏。

  “外公外婆好。”就算不甘愿,央子恩还是维持了基本礼貌,跟从来不认他这个孙子的长辈问候。

  佟母皱起眉头,觉得他有几分神似央炜烈,可眉宇间又比较阴柔,像极了佟爱晴。

  很讨厌那审视的目光,央子恩又躲回佟爱晴身后。

  “爸,妈,有事上楼谈吧,这里不方便说话。”他们说话声量太大,已经引起住户的注意了。

  “上楼倒不必,我跟你爸只是来跟你说件事,没打算久留。”开口的是佟母。他们夫妻俩刚好开车路过这里,想说就顺便进来当面谈清楚。

  毕竟大女儿就要回国了,有些事情拖延不得,最好赶快做个了断。

  “什么事?”也好,尽快谈完她和儿子便能早点出门。

  这个假日的高雄义大乐园行她可是计划了好久,早早订了票和房间,若乘车来不及没去成,不仅儿子会失望,连她都会觉得可惜。

  “你姊最近会回国,她愿意回来代表愿意原谅你抢了她的老公,但不代表她愿意再看见你这不洁身自爱的妹妹,继续和央炜烈藕断丝连。”

  “我跟央大哥已经离婚多年,现在很少往来。”她只能忽略母亲那伤害的言词,强忍难堪。

  “很少往来还是有往来,你姊打算跟央炜烈复合,你绝对不能当绊脚石。你跟这孩子以后不准再出现在央炜烈面前,最好搬离这里,离开台北最好!”听着母亲那刻薄的指责和命令,让佟爱晴彻底心灰意冷。

  自从六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不愿意告诉任何人生父是谁,并执意生下孩子那一刻起,原本就不疼她的母亲更冷漠的要跟她断绝母女关系。

  那天起,她们母女不曾再说过一句话,在原本属于姊姊的婚礼上,她的父母是对她视而不见的,把她当成空气般忽视。可因为姊姊逃婚捅了楼子,紧急时刻由她递补完成婚礼,他们两老才对她有几分好脸色。

  可彼此间和谐的状况却维持不到几天光景,当姊姊在国外得知央炜烈和她举行婚礼正式成为夫妻时,竟然打电话跟爸妈哭诉,说她根本就是耍心机、有计划的想抓住央炜烈,故意把孩子赖给他,让她跟父母间好不容易修补回来的一点点亲情再度崩毁。这些年来,很多很多的误会她都没有去解释,结果是换来一顿又一顿的责骂和冷嘲热讽,除了亲生父母不肯谅解她外,央父央母也对她颇有意见。

  她好累,实在不想再听这些指责了。

  佟母还在滔滔不绝,伤害她的眼凌迟着她的心和自尊,但她不愿让儿子也跟着容忍这一切的不公平。

  “妈,拜托别再说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被打断的佟母尖锐的叫嚣。

  佟案好面子,看见住户又都过来围观,遂扯了扯老婆。“小声点,这是大厅。”

  “你好样的,对自己妈妈这样说话,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会有你这没家教又不孝的女儿。”佟母大怒,脸色煞是难看。

  “外婆,我妈咪不会算命,你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我们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外婆虽然是长辈,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这么难听的话伤害妈咪和我,说到没家教这件事,外婆自己是不是该先检讨检讨?”聪明绝顶的央子恩再度出面解救不会替自己辩驳的笨蛋妈咪。

  佟母被堵得哑口无言,旁边的住户纷纷传来叫好声。

  “佟小姐,你儿子口才真犀利!”

  “是啊,小恩说得真好,真有道理呢。”

  “小恩,要好好保护妈咪哟!”

  在这里住五年了,他们母子俩跟住户都颇熟。

  大家都知道佟爱晴的为人很和善又客气,经常烤饼干送给邻居小孩分享,大厅里几盆多肉盆栽也是她贡献的,就放在柱子旁的木架上,巧妙妆点大厅绿意。佟爱晴深受住户们喜爱,儿子聪明又有礼貌,大家也都很疼他。

  众人看到佟爱晴的窘况早就想上前帮一把了,现下央子恩再度挺身而出保护她,大家趁机鼓励叫好,全都站在她这一边。

  孤立无援的佟案佟母脸色青白交错,难看到了极点。

  佟爱晴蹲下来紧紧拥住为她出头的帅儿子,内心有万分的感动和浓浓不舍。

  小恩很早熟,母亲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得懂,小小年纪的,心里一定很受伤吧……

  “妈咪,以后我会保护你,不准任何人欺负你。”这样的外公外婆一辈子不见面也罢,比爷爷奶奶还更欺负人。

  见情况急转直下,周围的打气声援越来越多,最后好面子的佟案拉着心有不甘的妻子走掉了。佟爱晴忍着泪水,勉强跟住户打了招呼,就牵着儿子快步走出大厅,朝附近的捷运站走去。

  “妈咪,要哭就哭出来,别憋在心里,小心会得内伤喔。”她扁着嘴。“你不准笑妈咪。”要先取得保证才行。

  “我发‘四’!天才央子恩,身为战队最高指挥官,绝对不会取笑爱哭的笨蛋妈咪二等兵。”央子恩适时搞笑,举起四根手指头有模有样的对天发誓。

  佟爱晴好气又好笑,心头的怏怏不快和被彻底伤害的难受情绪瞬间消失不少,整个人轻松多了。

  她站在人行道上,抬头仰望着蓝天白云,把心里头还残存的受伤全都抛开。

  “今天天气真好,不适合哭泣,是适合出游的好日子。”她大声对着一片晴朗的天空说道。“二等兵,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央子恩朝气蓬勃的喊道。

  “报告最高指挥官,我们立刻出发!”她双脚并拢,举手跟长官敬礼。

  “好,马上出发!”

  于是笨蛋二等兵牵着最高指挥官,一大一小盎有朝气的朝捷运站快速前进。

  稍早前的插曲很快被他们给遗忘。

  这算是佟爱晴最大的优点之一吧,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心头的不愉快和难过事都不会积在心头太久。

  这个周休二日,母子俩过得开心极了,满载快乐而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