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月光将高大的央炜烈衬托得更加昂藏而迷人,他单手勾着咖啡杯的把手,姿态悠闲地站在阳台一角,居高临下望着绿意盎然的宽阔森林公园。

  他买给佟爱晴的公寓坐落在闹中取静的大安区,房价不菲但生活环境佳,交通又便利。

  相较于他位于大直的水岸豪宅,这里小巧而温馨,他那里则冷清干净的像个样品屋,唯一能感觉到暖意的,是她之前留下来的许多乡村风杯盘和一些手作日式杂货。在他的屋子里,那些乡村风小东西压根不搭,但他保留至今,没有丢弃。

  这里则完全呈现着佟爱晴的生活风格。

  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写罗曼史维生,平常热爱手作,对园艺很有兴趣,摆在漂亮木架上的缤纷可爱多肉盆栽,全都是她去花店上课时带回来的。

  刺绣椅垫出自她的手,童趣风窗帘也是她自己裁缝的,厨房里更少不了乡村风杯盘,以及多彩颜色的锅具。

  佟爱晴这时手里捧着充满日式乡村风的可爱胖胖马克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热可可。

  她趁央炜烈注意力不在她身上时,悄悄地将他的俊雅收藏在眼底。

  他有双浓眉和深邃的眼睛,挺直鹰勾鼻搭配上线条刚毅的唇,五官不论是分开看还是组合起来都十分迷人。

  他的身材更是得天独厚的高大挺拔,完全是个衣架子,任何服饰穿在他身上都出色又好看,即便像现在脱去外套,领带松松挂着又挽起袖子,一副自在不修边幅的模样也一样帅气逼人。

  她爱惨了这个男人,然而他心里却只爱着姊姊。

  他总是充满耐心的包容着姊姊的任性妄为,即便姊姊在结婚前夕跟同学逃跑出国留学,丢下烂摊子给他一个人收拾,即便她代替姊姊跟他结婚同住屋檐下一年的时间,他却从来不愿敞开心房接纳她,心里头只有佟爱雪一个女人的存在。

  佟爱晴幽幽地叹口气,心头满腔的苦涩不知该找谁倾诉。

  她不该也不能嫉妒姊姊,是她自己太过贪心。先是跟他发生一夜情怀了孩子,又趁人之危请求他临阵换妻娶了自己,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妻子……虽说两人已离异多年,但她心里仍旧对他相当过意不去,爱他与对不起他两种复杂的情绪,总不时纠缠凌迟着她。

  就在佟爱晴自怨自艾时,央炜烈的目光悄悄落在她身上。

  她今晚穿着宽松的厚棉粉色长版运动服,上头是逗趣的米妮图案,下身是贴身的刷毛内搭裤。

  一头及肩发丝被风吹乱,素净的脸蛋因为冷意而红扑扑的,圆圆的眼儿此时低垂。

  从他这角度看过去,她的睫毛浓密,宛如黑金色的蝶儿有一下没一下地拍动着翅膀,翅膀下是小巧粉润的鼻头,视线继续往下移是丰润的小嘴,她长相可爱,并不如佟爱雪那样美艳,身高也矮了佟爱雪一截,两姊妹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跟外表,各自展现不同的风情。

  每次见到她,他总忍不住想起毁婚的佟爱雪,那个他曾经深深爱着、捧在手心呵护的女人,过去每每想起就会心痛的身影,在时间的淡化下如今只剩淡淡的惆怅。

  倒是眼前这看起来一脸哀怨的小女人,总能轻易勾起他的情绪起伏,他对待周遭人事物都以严酷高标准为原则,唯独对她硬不下心肠,多有关心。

  “外头冷,我们进去吧。”看她被冷风刮得脸颊和鼻头都红了。

  她抬眸迎睇他落下的关注眼神,心脏没用的漏跳一拍。

  “我、我不冷。”她摇摇头。“运动服里头穿了保暖衫,这件长裤也是保暖材质。”加上刚刚喝了热饮,还有因为他在的关系,没来由地让她身体温度自动上升好几度。

  她身体不冷,冷透的一直是这颗心。

  央炜烈露出一抹深思,静静地望着她。“你心里有事?”他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却异常的在乎她。

  为何会如此?他仔细推敲过,认为原因是她是自己疼爱的妹妹,更曾经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两人离异,他心头难免自责,可在父母亲强力阻挠下,他无力扭转颓势,给她一个可以栖息的港湾。

  “哪、哪有?”她的心思有这么明显吗?佟爱晴尴尬的摸摸巴掌大的小脸,只觉得自己肌肤温度热烫。

  “你是想追问我那条绯闻吧?”

  呃,她心里虽在意,但哪敢追问啊,根本没立场好吗?!

  “我跟罗小姐是透过长辈介绍认识,有时候一些社交场合并不是想拒绝就能拒绝得了,那天在我母亲的坚持下,我去接她一起共进晚餐,却被记者拍到了照片,这件事对小恩心里一定造成不小冲击,以后我会小心一点。”他解释着,佟爱晴心里更苦了几分。

  报纸是大人在看的,小恩才不知道这件事,可他原来只担心小恩的感受,一点都不在意她的心情。

  他和家教良好的富家千金传出绯闻,从头到尾是她自己心情受影响。她心里有气,气他眼里只有其他女人,从来不愿意考虑她,只当她是妹妹。

  “没关系,我跟小恩都知道,你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我们母子不会妨碍你的。”

  “你心里是怨着我的吧?”她那双清澈的眼里有着浓浓的埋怨,很容易看透。“抱歉,没能守护住你,让你跟小恩搬出来独自生活是我的错——”

  “央大哥,快别这么说,当初逼婚的是我,说好孩子生下来婚姻关系立即结束,你没有毁约,我从来没有怨过你,反倒感激你让小恩入籍央家。”

  是吗?那她眼里为何总透着令人不解的哀怨情绪?那抹怨所为何来,这不时困扰着他。

  央炜烈还想深究,想追问到底,但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他从口袋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幕僚长金允强打来,必定是催促他前往餐厅赴约。

  今晚他是庆功宴的主人,不现身说不过去。

  “快去吧。”他已经迟到了。

  佟爱晴强颜欢笑,心里其实舍不得他离开,因为这一走,又不知多久后才能碰面。

  她总是如此的矛盾……

  想见他却又不敢见,见了他想把他留下的同时,却又怕自己好不容易才拔出来一点点的心,又陷入那注定没有结果的暗恋泥沼里,一个人痛苦。

  “我跟小恩说声晚安就走。”他也想留下来,留在这间处处充满温馨的屋子里,跟她和小恩相处,可以让他整个人放松下来。

  这时间央子恩待在书房里看书,这是佟爱晴每天规定的功课。

  爱看书的央子恩一沉浸在书海里就着迷不已。他专属的儿童书房里书籍琳琅满目,全是佟爱晴替儿子精挑细选的优质儿童读物,有一些进口精装绘本则是央炜烈出国时选焙的。

  他走入温暖的屋里,打开门进入儿童书房,跟央子恩聊了一下并道了晚安。央子恩亲他的脸颊,小大人似的叮嘱他晚上若喝酒就不能开车,安全第一。

  看着十分懂事的央子恩,央炜烈有时候忍不住会想,如果小恩是他的亲生儿子该有多好?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他们母子俩留在央家,再也不必看父母的脸色,一家和乐的生活在一起……

  一家和乐?是他想太多。

  他不爱佟爱晴,只当她是妹妹,跟她的婚姻注定只能是和谐,永远不会有爱人间的幸福和甜蜜。

  冷锋走了,暖空气笼罩整座台北城。

  一早天气晴朗,天空上灰沉沉的厚云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的金灿阳光。

  佟爱晴把儿童房的窗户打开,将阳台的多肉盆栽拿到窗台摆放,营造房间一隅的清新绿意。她回头拍拍隆成一团的棉被,喊道:“懒猪,起床喽,今天说好要去游乐园,我们得早点出门才行。”

  有赖床毛病的央子恩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意识浑沌之际“游乐园”三个字劈进脑海里,让他瞬间清醒,睡虫全部跑光光。

  “我马上去洗脸换衣服,十分钟后出发。”他精神抖擞的说。

  “出发个头啦,连早餐都没吃怎出门?”

  “喔,那十分钟后餐桌集合,二等兵佟爱晴别迟到了。”挖咧,什么二等兵?

  他爸比轻轻松松就当个二级指挥官,她这个辛苦怀孕十个月把臭小子生出来,还独立赚钱扶养的辛苦妈咪却只配当二等兵?!抗议啦!

  “发啥呆,想抗议门都没有,二等兵快去准备早餐。”

  呜,这小子比他爸更厉害,光瞄一眼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了。

  真有这么明显吗?她的心思怎么老被看透透啊?带着悔恨,佟爱晴钻进厨房里张罗早餐。

  她厨艺不错,利用气炸锅做了两份起酥德国香肠,另外煎了漂亮的荷包蛋,搭配台茶八号阿萨姆茶叶加鲜奶冲泡调制而成的鲜奶茶,十分可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