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临阵换妻 第1章(2)

作者:凌宓
  如果他对她的关心不是大哥对妹妹,而是爱人间的关爱该有多好。

  佟爱晴忍不住鼻酸,眼眸不争气地浮上一层水气,泪水滚出眼角、滑下粉腮,留下两道清晰泪痕。

  幸好他看不见她哭泣的蠢样,要不一定又会追问一堆。

  蓦地,一只迷彩小手伸过来,手里捏着一张柔软的面纸。

  她朝贴心的儿子挤出难看的笑脸,抓起面纸抹泪擤鼻子。

  央炜烈听见奇怪的声音。“你感冒?”是擤鼻涕的声音。

  “我、我没事,只是突然鼻子痒痒的,可能是有人偷骂我吧。”她胡乱扯着。

  这端,央炜烈眉头紧紧拧着,压根不信她的话。

  她说话鼻音重,可能是被小恩传染感冒了。“你乖乖在家别出去,我等会带晚餐过去。”

  “不用了……喂、喂,央大哥?喂——”

  “爸比又说什么了,你干么突然变得那么紧张兮兮啊?”以一个五岁的小孩来说,能说出这种字汇真是有够厉害的。

  央子恩大概遗传了母亲的文学造诣,他背诵能力强,识字能力更是吓吓叫,语言能力自然也不在话下。

  最近他跟就读外文系的保母姊姊张莹学英文,学习能力超强的他已经能背出所有英文字母,简单的英文会话也没问题。

  “爸比要买晚餐过来……”她怔怔的响应儿子,对于就要见到央炜烈,心情是既期待却又不安。

  “爸比要来?太好了,我好想念爸比,我要见爸比!”

  看着儿子那雀跃的表情,佟爱晴再也忍不住泪水,蹲下身抱住儿子哭了起来。

  她从来没对央子恩隐瞒亲生父亲的身分,央炜烈就是央子恩的生父,她跟他是在某个意外的情况下擦枪走火上了床。

  那晚,央炜烈因为跟姊姊佟爱雪大吵了一架,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醉倒在酒吧里。

  酒保见他不省人事,又逼近打烊时间,只好拿他的手机拨电话给姊姊,那晚恰巧佟爱雪没带手机出门,电话被她接到,便急匆匆地搭出租车去酒吧找人,把他带回他的公寓。

  那晚,央炜烈把她当成姊姊,以身材和力气的优势把她困锁在浴室里跟她亲吻。

  当时她可以逃开的,但她却一点也不想离开他炽热的怀抱。

  她暗恋着央炜烈,比姊姊更爱他,但他从来不知道她的心意,眼里只有姊姊。

  那晚,她自私的接受了他热烈的爱意,让他强势的冲破她的处子之身,在他富有技巧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领略令人害羞脸红的激情。

  那是美妙却又邪恶的一晚。

  隔天一早,她忍着身体的酸疼不适,把所有痕迹全都整理毁灭,让屋内平静整齐的看不出异样,然后她独自一个人离开他的豪华公寓。

  她以为,那一晚只是一个秘密,只要她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一切船过水无痕,那美好的记忆只会在自己脑海中保留,不会有任何不妥。

  没想到,她却因此怀孕,有了他的孩子。

  “妈咪,你别发呆了,快去把客厅清一清啦,要不爸比来铁定会以为我们家是垃圾掩埋场。”

  被儿子这一提,佟爱晴马上冲到客厅,卯起来整理。

  “小恩,命令你五分钟内把你的玩具归位,要不别怪我通通丢进垃圾桶里。”她收拾着垃圾,气呼呼的踢开随地乱丢的玩具。

  央子恩一脸不甘不愿地走过来。“那是地雷区懂吗?我在做自我训练,小心避开地雷,才不会引爆。”

  “你不捡玩具,我会先爆炸给你看。”

  “帮我捡一下又不会怎样,你很小气欸。”

  “我数到三。”

  “好啦,捡就捡。”他小嘴一扁,乖乖地把玩具捡起来丢入玩具箱里,完全失去杀敌的气势了。“真啰唆。”

  “你这没大没小的臭小子。”她赏给儿子一个栗暴。“房子会乱,一半是你搞出来的,敢制造脏乱就该自己收拾。”

  “妈咪,以后我们住小间一点的房子好不好,要不收拾起来很累。”这宽敞的客厅少说也有二十坪,玩具到处都是,央子恩玩得时候很开心没想到后果,捡玩具直嚷累。

  “有大房子住还嫌。”

  这间约莫五十坪大的电梯公寓由央炜烈出资买下,离婚后过户到她的名下,算是离婚的赡养费之一。另外他每个月会汇十万元给她和小恩当生活费,公寓的管理费、水电费也一并由他处理,她完全不用负担半毛。

  房子她收了,但户头的钱她没用过,这几年里头早累积可观的数字,但她对那笔钱依旧无动于衷。既然必须独立,她誓言要靠自己的能力把儿子养大。

  因为儿子是她一个人的,央炜烈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央子恩是他的亲生骨肉,这天大的秘密永远不会有被发现公开的一天。

  母子俩同心协力把客厅收拾好,等她到楼下倒完垃圾之后,天色已经晚了。

  六点四十分,门铃响起。

  不用佟爱晴出马,央子恩蹦蹦跳跳的跑去开门。

  他打开厚重的内门,隔着另一扇雕花玻璃门,看见穿着一身深色西装,蓄着时尚短发,昂藏迷人的央炜烈就站在外头。

  “通关密语,说错就抓起来当人质。”央子恩气势十足,隔着外门与央炜烈对看着。

  “报告长官,我是央炜烈,蓝海战队二级指挥官。”他曾好奇问过小恩,为什么他只是个二级指挥官。

  央子恩回道:“我是最高指挥官,你当然只能当二级。”

  答案有点瞎,但他也只能接受,儿子最大,他这个当爸的无权反驳。

  “喀”玻璃门应声打开。

  “爸比~”作战计划暂时停摆,央子恩开心得投入爸比怀里。

  他虽然年纪很小很小,但知道很多事,因为了解母亲的辛劳和苦衷,他对知道自己生父这件事一直守口如瓶,即便“他”就站在眼前,嘴巴也会跟蚌壳一样紧,绝不透露半句。

  “小恩好乖。”央炜烈弯下高大的身子,拥住央子恩小小的背。

  个性善感的佟爱晴,每次看见他们父子俩相互拥抱的画面,眼里就会不争气的蓄起水气。

  她转身走进浴室,在眼泪掉下来前把浴室的门用力关上落锁,一个人躲起来。

  “爱晴……”身体不舒服吗?

  央炜烈欲上前关心,央子恩却扯了扯他的西装袖子。

  “爸比,我跟你说喔,妈咪肚子不太苏湖啦,整天一直咕噜咕噜叫,突然跑厕所是因为肚子痛痛,想拉——”正值晚餐时间,后面的字就不说了,自己心领神会。

  “这情况有多久了?”他皱眉,难掩担忧。

  感冒又拉肚子,情况似乎有点严重。

  “今天才这样,没关系的,妈咪拉完就舒服了。”央子恩自认为聪明的替妈咪找了一个很瞎的借口。

  躲在浴室里偷哭的佟爱晴眼泪再也滴不下来,她气得牙痒痒的,边洗脸边臭骂儿子。

  “爸比,我们先吃饭吧,我刚刚帮妈咪收拾家里,体力透支,肚子好饿喔。”央子恩再次试图转移爸比的注意力,不忘夸奖自己有多贴心。

  “小恩真乖。”央炜烈担心的目光不得不由浴室方向收回来。“来,我们先吃吧!”

  他把五个便当盒和纸碗的盖子都打开来,其中三个盛装着内容丰富的日式炸猪排便当,另外两盒分别是综合寿司以及炸天妇罗和烤鸡软骨串烧,另外还有三碗真材实料的鲑鱼味增汤。

  就在父子俩先行开动吃得津津有味时,佟爱晴终于从浴室出来。

  “你还好吧?”央炜烈放下便当和筷子立即起身迎向她,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

  她尴尬的摇头。“我没事。”

  “你吃过药了吗?拉肚子可能是感冒病毒引起——”

  “我知道,我肚子好多了。”什么理由不说,偏偏找了一个拉肚子的烂理由——

  佟爱晴扭头瞪着儿子。

  央子恩在心里偷笑,表情却是一脸无辜。

  他大口吃着烤鸡软骨串烧。“妈咪,这个好好吃喔,快坐下来一起吃,我有帮你留一串喔。”

  “真是乖孩子。”只会在表面装乖啦,私底下恶魔的很。

  算了,自己生的能怪得了谁。佟爱晴坐到儿子的左手边,刻意跟央炜烈拉开距离,一家三口吃着晚餐,度过难得温馨又快乐的晚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