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阵换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临阵换妻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报告总裁,我们成功拿下了。”

  央炜烈身边最信任的幕僚金允强,连门都没敲就冲进总裁办公室里,稍来天大好消息。

  这里是“云尚连锁百货集团”的核心管理中心,总裁办公室位于总部的顶楼,属于央炜烈的私人领域。

  能踏进这里的都是集团核心人物,一般职员甚至连高阶主管都不见得踏得进来。

  央炜烈的幕僚长金允强就是其中之一,他可以自由进出这里,因为他是央炜烈最信任的得力助手。

  央炜烈正戴着蓝牙耳机,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染上薄灰的云层,眼神深邃神情专心,用流利的英文与外国客户对谈。

  谈话被中断,他回头瞥了金允强一眼,那双犀利的黑眸难得竟没透出一丝不悦。

  稍安勿躁!央炜烈抬手淡定指示。

  金允强按捺下兴奋之情,站在办公桌前稍待。

  他快速的结束电话,摘下蓝牙,转回身看金允强笑得嘴都快咧到耳边了。

  “这么开心?这早是预料中的事不是吗?”央炜烈优雅踱回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前坐下来。

  成功标下各大集团抢食的4G市场,这无疑是天大的喜事,可他却没露出一丁点笑容,表情冷静到看不出一丝情绪。

  “总裁有自信,我可是战战兢兢啊,生怕竞标中杀出程咬金来,突然把我们杀个片甲不留,铩羽而归。”

  身为上司最器重的幕僚长,金允强可是尽全力为公司争取最大的利益,全力支持上司扩展事业版图的野心。

  当然啦,央炜烈在工作上要求严厉出了名,却是个赏罚分明的好上司,他的努力尽责也反应在超过两百万的年薪,以及丰厚的分红和员工持股上。

  “晚上办个庆功宴,订日本料理餐厅,细节你去张罗,顶楼的七位主管都邀请,还有秘书室和幕僚室都加入庆祝名单之内,地点你安排,时间嘛……就定七点半。”

  “OK,我马上办。”金允强将数据放在办公桌上后,转身大步走出去。

  “对了,记得多安排一个位子,我会另外邀个人。”他冷肃的眼神难得闪过一丝柔意。

  金允强点点头。“我知道,一定多留位子。”

  这是上司多年来的习惯,一旦有公司聚会,定会私下邀请个重要人物来参加,那人就是上司的前妻——佟爱晴小姐。

  佟爱晴是个清秀娴静的女子,跟上司结缡虽只有短短一年,但感情一直很融洽。

  她平时深居简出,专心当个家庭主妇,在维持着婚姻的一年里,她悉心照顾上司,唯一的独生子央子恩也照料得很好。

  在员工和不知内情的人眼中,央炜烈和佟爱晴感情融洽,绝对是一对模范夫妻。

  若论外表匹配度,则是见仁见智评价两极。有人认为他们登对,也有人认定长相只算得上清秀的佟爱晴,压根配不上英俊挺拔的央炜烈。

  无论外界评价如何,深知内幕的金允强却抱持乐观的态度,一直很看好他们。

  谁知老总裁和老夫人偏偏就是无法改观,对佟爱晴颇有微词,这场和谐婚姻在两老的极力排斥下,终究走不下去宣布破局,最后走上离异一途。

  离婚后两人各自生活,因为工作的关系平常不太有联系,孩子抚养权归佟爱晴,央炜烈则有定期探视权。

  其实说起不太常联系,是指佟爱晴单方面。

  不知是失婚让她受伤太重,抑或是不想再让央家两老有机会数落,佟爱晴几乎消失在央炜烈的生活中。除了他主动联系邀请聚餐和重要节日外,她才有可能现身在央炜烈的眼前。

  “还有事?”都交代完毕了不是吗?

  看着金允强似乎有话想说,央炜烈丢下金笔,暂且放下急待批阅的公文,宽阔的背朝皮椅上靠去,双手在胸前优雅交迭,等待他开口。

  “……总裁,虽说当初佟爱晴小姐是代替她姊姊跟你结婚,可婚后你们相处愉快,你心里多少是爱着佟爱晴小姐的吧?既然爱为何要离婚呢,只要总裁坚持下去,我相信老总裁和老夫人不会强硬反对的。”

  说这些话是逾越了,管了上司的私事。但金允强实在憋不住,他老早就想替佟爱晴发声了。

  央炜烈眼神微微一闪,眼底有着自己才清楚的复杂情绪。

  他对佟爱晴从来都不是爱,是对妹妹般的心疼和责任。

  结缡一年期间,虽说偶尔有几次的突发状况,让他逾越了该有分际,情不自禁地吻了她,更有一次差点擦枪走火发生关系。

  但自从那次意外之后,他更加谨慎地收起自己混乱的感觉,一次又一次地警告自己,别因为寂寞而对妹妹产生那方面的渴望和幻想。

  后来佟爱晴顺利生下孩子,他对孩子有感情,反悔不想让她走,但在父母的坚持下,他们之间的约定也只能生效,走上签字离婚一途。

  央炜烈抿着唇不发一语,一手轻轻摩娑着刚毅的下颔,神情陷入深思,眉宇间蒙上一层阴郁之气。

  得不到答案的金允强无奈叹息,摸摸鼻子默默离开办公室,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再追问第二遍。

  自从被正牌新娘佟爱雪逃婚之后,这几年上司整个人性情大变,脾气说来就来,十分阴晴不定。佟爱晴还陪在身边时,上司还能控制住脾气,但离婚后,上司益发可怕,简直变身严厉大魔头。

  他是俗辣,生怕不小心越了雷池一步惹毛上司,要真踩中地雷区,搞不好会被发派到边疆地带去。

  所以,还是闭嘴吧!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晚上七点半,“菊屋日本料理”聚餐,不见不散!

  正坐在书桌前努力敲打键盘,编写着罗曼史小说剧情的佟爱晴,不知是第几次分心了。

  她拿起手机,反复看着央炜烈传来的讯息,迟迟无法决定今晚要不要去赴约。

  犹豫原因一,她已经决心抛开对他着魔似的迷恋,把他从生命中剔除,让自己的心导回正轨。

  犹豫原因二,儿子央子恩的临时保母这阵子要准备期中考,铁定没空过来陪儿子,找不到保母,她必须留在家里照顾儿子,晚上无法出门。

  但她好想见他……不行不行,说好要忘了他的,佟爱晴摇头。

  算算时间,自从上次替儿子庆生之后,他们已经有将近两个月不曾碰面了。

  他过得好吗?

  呿,真是想太多,他怎么可能过得不好呢?

  这几年云尚连锁百货集团在他的带领下更加壮大,他在商场上的名气也扶摇直上,管理才华加上出色的家世以及俊逸的外貌,身边自然不乏美女围绕。

  前几天报纸才刊登他有意与电信千金罗冬雪联姻的消息,据说双方家长对这场婚姻相当积极,想必他再婚之日不远了吧……

  心陡地被苦涩淹没,眼神转为黯然。

  佟爱晴甩甩头,把手机塞进抽屉里,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净,把讯息忽略。

  还是专心工作吧!

  下个月的保母费,还有子恩幼儿园入学的注册费都还没着落呢,等交完这本稿子才能领得到稿费。

  所以说,她别浪费时间赴他的约,还是乖乖管好自己的心别再有任何奢望期待,乖乖待在家里把第十章赶完,赶在明天截稿日前把稿子交过去。

  跟她合作多年的出版社对她很宽厚,加上在出版社担任营销主任的好友方佳乐的大力帮忙之下,通常不必等稿子修润完成,就能先领到稿酬应急。

  抛开杂念,拒绝再被央炜烈的身影纠缠,她专心的再度投入工作,跟书中的难搞男主角继续缠斗。

  正当稿子来到最后阶段,好不容易说服男主角放下身段去找女主角求和之际,抽屉里传来小丸子古锥的说话声——电话来喽,电话来喽,啊我的手机咧,手机在哪里咧,快接电话啦~~电话来喽~电话来喽~

  佟爱晴不想接。

  用膝盖想也知道,这通铁定是央炜烈打来的。

  他这个人有个坏习惯,被刻意忽略的忍受度极低。她没回复,他会等,但等待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小时。

  小丸子逗趣又爆笑的声音充斥整间书房,期间稍微停了几秒之后,又再度传来。

  “妈咪,小丸子好吵喔,快叫她闭嘴啦。”头戴钢盔,穿着迷彩装拿着长枪的央子恩出现在书房门口,探头进来抱怨,长枪有模有样的在空中比划着。“别坏了我的大事,有敌军埋伏,这么吵会引来注意的。”

  敌军埋伏!

  佟爱晴满脸黑线,转头眯眼看着一脸不耐的帅儿子。

  这儿子早熟又古灵精怪,也不知打哪里学来的精彩词汇,总是在很奇怪的时机冒出来。

  “是爸比打来的对不对?妈咪才不敢接,胆小表。”说完风凉话,他拿着长枪帅气的转身走掉。

  幸亏她脾气好,要不早把这个臭小子打到外层空间去。

  小丸子又在鬼吼鬼叫了,吵得佟爱晴头好痛,她只好打开抽屉拿起手机,做一次深呼吸才接起电话。

  “央大哥,真是抱歉,刚刚在忙……”她语气有些心虚。

  说到忙,身为集团总裁的央炜烈绝对比她更忙碌一百倍,而她只是罗曼史作家一枚,能忙到哪里去?

  “没关系。”对下属相当严厉的央炜烈,唯独对佟爱晴母子肯付出一点耐性,即便一听就知道她在找借口,也不点破。“收到我的讯息了吧,晚上会过来吗?”

  “恐怕没办法,保母要准备学校考试,没办法过来帮忙,我得照顾小恩,实在走不开。”

  央子恩的保母张莹是同小区邻居,正在读大学,是个乖巧的女孩子。她白天上课晚上有空闲,倘若佟爱晴晚上有事必须外出的话,张莹会过来帮忙带小恩。

  但这几天张莹得应付考试,暂时不能接临时保母的工作。

  “我让司机去把小恩接回家给爸妈带,爸妈这几天才正念着小恩呢。”

  爸妈的态度令人匪夷所思,他们不认同佟爱晴未婚怀孕的行为,紧抓着这点当理由,逼得他不得不离婚。可在他和她划清界线后,两老又经常就找上他叨念想见小恩,要他安排固定时间让小恩回央家大宅玩,陪伴两老。

  “别麻烦老人家吧,而且小恩感冒刚好,上山路途也不近,加上山上气温低,我怕他不小心又受寒。”

  麻烦?一点也不!

  只要交代司机,来回接送都不成问题。

  虽说这几天寒流肆虐,但车子里绝对全程暖气伺候,央家庄园里也一定把空调调整到最舒适温暖的温度,也会备有各式点心和玩具,让央子恩吃喝玩得尽兴。

  会拒绝,真正原因在佟爱晴不想跟已经没有关系的前夫家有太多牵扯。

  央炜烈心知肚明她是在找理由,但他从来不会谴责她这么做。

  “小恩感冒?你怎么没跟我提?”他在意的是她太过独立,离婚后简直把他当外人了,连儿子生病都不肯通知他一声。

  “小感冒而已,不碍事的。”

  “下次,小恩有状况一定要通知我,还有,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必须在第一时间跟我说。”

  虽说他不是小恩的亲生父亲,两人也已经离异没有任何关系,但小恩父亲栏里填写的是他的名字,名义上他就是小恩的爸爸,且身为她的前夫,就凭这层关系,他再怎么说都得尽好照料他们母子的责任。

  “我知道。”她虚应着。

  “你每次都说知道,但你每次都没做到。上次小恩住院,还有上回你骑车被撞伤手,没人照料小恩,你也一个字都没提!”

  怎么算起旧帐来了呢?“央大哥,你离题了喔。”

  “佟爱晴,别想跟我打哈哈,下次再有任何事隐瞒我,我一定会跟你算账。”

  “好啦,遵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