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冷妃振妻威 第8章(2)

作者:香弥
  “……上和下睦,夫唱妇随。外受傅训,入奉母仪。诸姑伯叔,犹子比儿。孔怀兄弟,同气连枝……”

  每天念诵完千字文,花萝会再教虎子写字,他现下已会从一写到九,还会写自个儿的名字,连大白的名字也会了。

  “义母,我以后要考武状元。”虎子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字后,忽然抬头道。

  他小小的心里天真的想着,若是当武状元,就用不着读这么多书了。

  花萝一眼就看穿他的小心思,暗自觉得好笑。“当武状元,除了武艺高强之外,还要熟读兵书韬略,懂得行军布阵之策,所读的书不比一般读书人少,你若大字都认不了几个,便没办法读兵书了。”

  “武状元还要读书啊?”虎子皱着一张小脸,低头看了眼趴在脚边呼噜噜大睡的狗儿,忍不住嘟囔,“大白真好,都不用读书写字。”

  花萝轻笑着正要开口说什么时,红衣匆匆进来禀道:“王妃,京里来人了。”

  “谁来了?”

  “是鲍夫人。”这段时日见王妃和王爷如此恩爱,让她几乎都快忘了京城的王府里,还有不少王爷的姬妾。

  “她怎么来了?”花萝闻言,眉心轻拧。

  “说是得了宫里的恩准,前来探望王爷和王妃。”

  略一沉吟,花萝问道:“王爷可回来了?”

  “还没。木管事想请示夫人,鲍夫人要安置在哪个院子?”这座府邸里很小,只有三处院落,一处下人住,另两处则分属王爷和王妃,没有多余的院落可给鲍夫人住。

  “把我院子里的房间清出一间让她住吧。”花萝斟酌了下回答。

  “可王爷平日也住在王妃这儿。”红衣觉得现下王爷与王妃正恩爱,委实不好让鲍夫人住进来,打扰了两人。

  “可也不好在未征得王爷的同意前,便让鲍夫人住进他那处院子里。”她何尝想让鲍淑仪住进她这儿,只是府里没有其它的地方可安置她。

  “是,那奴婢先去转告木管事。”红衣领命后,又快步走了出去。

  不久之后,红衣便领着鲍淑仪过来。

  “妾身见过王妃。”来到花萝跟前,鲍淑仪温雅的福身行礼。

  “妹妹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辛苦了,我已命人准备了间房间让妹妹休息,只是这府邸不如咱们王府,十分简陋,还望妹妹不要见怪。”

  “王妃都能住,妾身岂敢嫌弃。”抬首望向她,鲍淑仪语气温婉的又道:“多日不见,看王妃神清气爽,气色红润,妾身心头总算稍稍安心,妾身在京里一直担心您不适应这儿清苦的生活。”

  嘴上这么说,但她心下却暗自惊疑,方才一进来她就留意到,花萝的脸色比起在京城时好了许多,眼神也不再如先前那般透着抹淡漠的凉薄,整个人散发着甜润的气息,那是心情快活之人才会有的神色。

  想到先前从青儿那里得知的事,她袖子里的手不由得掐紧掌心,但愿那件事还没有被发现,她还来得及阻止。

  “这儿不错,虽然偏僻了些,但胜在清静。”尤其平日里没那些姬妾的烦扰,她的日子过得舒心许多。见虎子来到自个儿身边,好奇的睁着双眼睛看着鲍淑仪,她为两人介绍道:“这是王爷收养的义子,名叫虎子。虎子,这是鲍姨娘。”

  “鲍姨娘。”虎子乖顺的叫了声。

  鲍淑仪抑下心中的惊讶,微笑着摸摸他的头。“这孩子看起来真精神。这次匆促间没带上礼物,回京后姨娘再补给你。”

  虎子羞涩腼眺的点点头。“多谢姨娘。”

  打完招呼后,花萝便赶他继续去练字。

  虎子离开后,鲍淑仪好奇的探问:“王爷怎么会收养这个孩子?”

  “这孩子没了爹娘,王爷心慈,见他年幼无依,便将他留下来了。”鲍淑仪表面看似温婉,但心思太深,花萝不想与她说太多,只简单带过,接着话锋一转,问道:“王府里可还好?”

  “王府一切安好,请王妃放心。这次前来,妾身替王爷和王妃带了几身夏衫来。”

  “还是妹妹想得周到,日前随王爷离京时带的衣物不多,没几身可替换的,这儿又不比京城,虽有个小镇,但那里的布料做的衣裳穿起来不够轻软。”

  两人一来一往客套的寒暄了几句,一名丫鬟前来禀告,“禀王妃,水已准备好了。”

  花萝点头,看向鲍淑仪。“妹妹一路奔波而来,必是累了,先去净个身,休息一下,稍晚王爷应当就会回来了。”

  “多谢王妃,妾身先告退。”鲍淑仪福身道,跟着丫鬟走向里头的一间厢房。

  日落时分,白千量回到府里,他先一步收到兄长的信,已知鲍淑仪前来的事。

  太子除了在信里提到鲍淑仪的事情,还另外提了几件朝里的事,他将心思放在那几件事上头,把鲍淑仪的事给搁到了一旁,而忘了派人先回来知会花萝一声。

  直到回府后,他才想起这事,走进花萝住的小院,白千量见到鲍淑仪正坐在里头的小厅里与花萝说话,看见他,两人一块起身,朝他福身请安。

  “你怎么来了?”白千量看向鲍淑仪问。不同于其它那些姬妾,鲍淑仪是他的庶妃,是有品秩诰命在身,不像其它姬妾能随便打发,且她跟了他多年,又从未有什么错处,他对她多少也有几分情分在。

  鲍淑仪一双杏眸盈盈的注视着他,柔声启口道:“王爷与王妃已离开京城好一阵子,妾身心里时时惦记着,又见这天气渐渐热起来,想着不知王爷和王妃可有带够替换的夏衫,所以在得了太子的允许后,便携带了些新裁的夏衫过来给王爷和王妃。”

  “你有心了。皇陵往返京城一趟要花上几日,往后有什么物品要送,让下人送来就好。”觑见鲍淑仪嘴边那颗痣,让他想起先前他以痣认人的事,不由得睇向花萝,见她脸上的笑容比平时淡了几分,知她约莫是不喜鲍淑仪的到来。

  “能见到王爷一面,妾身不怕辛苦。”鲍淑仪幽柔的眼神含情脉脉。

  无视她眼里的缱绻柔情,白千量淡淡道:“你千里迢迢过来也累了,王妃这儿的院子小,这段时间你先住到我的院子去。”他不想让她留在这里给花萝添堵。

  听见能与他同住一个院子,鲍淑仪心头登时一喜,却没想到在用过晚膳,搬过去后,她才从下人那里得知白千量平日并不是住在这里,而是住在花萝那里。

  先前在用晚膳时,他频频为花萝夹菜已让她很惊讶,之后她又从这儿的下人那里得知,他是在一个月前与花萝住到一块,这段日子两人十分恩爱,只要他在府里,几乎与花萝形影不离。

  “为什么会这样?王爷先前明明那么不待见她!”鲍淑仪阴沉着脸,在房里喃喃自语,接着她想到一个可能,双眼蓦地惊愕大睁。“莫非是王爷已经得知那件事了?”所以才一改先前对花萝的冷待,转而宠爱起她?

  鲍淑仪掐紧了十指。若是如此,她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不成,她得尽快弄个清楚明白。

  翌日,鲍淑仪找到了个和白千量单独相处的机会,她试探的问:“这些年来,王爷不是一直在寻找多年前曾救过王爷的那位姑娘吗?妾身最近听到一个关于她的消息。”

  “本王已经找到她了。”白千量并没有打算隐瞒,坦然告之。

  虽已猜想到这样的结果,鲍淑仪仍是不免一震,努力稳住心绪,佯作讶异道:“王爷找到她了,她在哪里?”

  “这几年来本王一直找不到她,岂知她就在本王身边。”

  “王爷指的该不会是……”

  “没错,她就是王妃。”提起花萝,他低沉的嗓音流露一抹宠溺。

  “可王妃嘴角边并没有痣。”她提出质疑。关于这事,她先前不敢多问,唯恐青儿会起疑。

  “那是她当时在河里救起我时,嘴边沾到了脏东西,让我误看成痣。”

  闻言,鲍淑仪唇瓣轻颤了下,她想起自个儿嘴边的痣,那颗痣在这一刻彷佛成了一个荒唐的笑话。

  白千量没忽略她那一闪而逝的神色,决定趁此机会把话同她说清楚。“你跟着本王多年,不过本王并未碰过你,你仍是清白之身,倘若你愿意,本王可以替你再找个好人家。”

  闻言,她一惊,急忙道:“不,妾身进了王府,就是王爷的人,妾身这一辈子都要追随王爷,绝不二嫁。”

  “本王已有花萝。”因此他不想再耽误她,还有其它那些姬妾。

  “妾身绝不会同王妃争的,妾身甘愿一辈子伺候王爷和王妃,求王爷别将妾赶出去,若王爷和王妃容不下妾身,妾身宁愿一死以明志。”

  见她如此坚决,白千量皱起眉峰。“你何必这般?纵使你日后再嫁,本王也不会亏待你,定会为你准备一笔丰厚的嫁妆。”

  “妾身的心里只有王爷,倘若王爷真要逼妾身离开,妾身也活不下去了。”鲍淑仪含泪泣诉,“妾身不求王爷的怜爱呵宠,但求能长伴左右,请王爷成全。”说完,她直接跪了下来。

  “你快起来。”她的固执让他感到一丝不悦。

  “不,王爷若不答应,妾身就长跪在此。”她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她不甘心就这样被遗弃,当初是他把她带进王府里的,他怎么能不要她?!

  花萝默默在他们身后看着,看到这儿,她委实看不下去了,旋身走进屋里。

  片刻之后,白千量走进来,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王爷有话就直说吧。”

  “方才的事你瞧见了吧。”适才在她靠近时,他便知道了。

  “嗯。”她垂下眼,漫应了声。

  “关于淑仪的事,你希望我怎么做?”倘若她真不想让鲍淑仪留下,他会送走她。

  见他竟把这个问题丢给她,她冷眉冷眼的再丢了回去,“这是王爷的事,王爷自己看着办。”说完她转身要走,被他拽了回来。

  “谁说这是本王一个人的事,这是咱们两夫妻的事,你若不喜欢,本王就不留下她,所以她的去留由你来决定,本王绝无二话。”他搂着她的肩,表明心迹。

  她觉得他太狡猾了,竟然把这种事交给她决定。

  好半晌后,花萝才出声,“咱们现下还不能回京,让她先留在王府里吧。”

  鲍淑仪虽是庶妃,却是比她早进门,她没犯过错,于情于理,她都没理由赶她离开。

  当初便是她的善良救了他,如今她仍善良得不忍心逐鲍淑仪出府,白千量怜惜的将她拥入怀里,不想她再为此事费神。

  他做了决断,“好,等咱们能回京了,再安排她住到别庄去,时日久了,她定会自个儿想明白。”

  之前四年,他冷眼旁观着花萝因心善被一干姬妾欺凌,那时的他觉得是她自个儿不争气,可如今再回想这一切,倘若当初不是她的善良,他怕是早已因伤重而溺死在河里,哪里还能有今日!所以他暗暗发誓,今后他绝不再让任何人欺凌她。

  “嗯。”花萝觉得这么做虽然有些对不住鲍淑仪,但是她不愿将心爱的丈夫再与别人分享,只能自私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