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冷妃振妻威 第7章(2)

作者:香弥
  “义母,这是义父让虎子带回来送给您的。”过午之后,虎子带着大白从外头进来,将一束鲜花交给正在绣花的花萝。

  被带回来快两个月,原本又黑又瘦的虎子脸上长了肉,脸色也红润起来,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腈,小脸上咧着欢快的笑。

  花萝接过那束鲜花,看了眼,递给红衣让她去插起来,接着她拿起手绢替虎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温声询问,“外头天气这么热,你带着大白跑去哪里玩了?”

  “去看义父操练侍卫了。”说着,他满眼崇拜的抬拳踢腿的比划着。“义父好厉害,他一个人能打五、六个人呢,将来虎子长大也要像义父这般厉害。”

  “不错,志气可嘉。”花萝称赞了句,接着说道:“但你义父可不会学了快两个月,还学不会千字文。”

  虎子登时干巴巴的低下脑袋,跟在他脚边的大白,似是感受到他的垂头丧气,舔了舔他的手。

  花萝见状,揉揉他的小脑袋轻笑道:“好了,义母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每个人都有自个儿擅长和不擅长的事,你有习武的天分,因此学武比较快,读书识字学得慢,但不要紧,只要有心,多努力点,总是能学会的。”

  “虎子知道了,虎子一定会努力的。”他的小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对了,义母,义父让我带花回来时,还说这花虽美,可义母比花更娇美。”

  她轻斥了句,“油嘴滑舌。”嘴角边却抑不住的逸了丝笑意。

  “义父没有油嘴滑舌,虎子也觉得义母比这花还好看呢!”

  他稚气的小脸上那无比认真的神情,逗笑了花萝。

  白千量进来时刚好瞧见她绽开的粲笑,瞬间停步,无法将目光移开。

  这段时日以来,他已很少再去想起当年救过他的那名少女,因为在他心里,越来越鲜明的是花萝,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在不知不觉间烙进了他心里,牵动了他的心。

  红衣和丫鬟们留意到他进来,出声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义父。”虎子开心的跑过去,恭敬的行礼。

  花萝收起笑容望向他,朝他福了个身。“王爷。”

  “今天天气不错,本王带你们出去走走。”白千量抱起虎子,将已复原的左手伸到她面前。

  她垂下眼,迟迟没有伸出手,白千量也不催促,耐着性子等着她。

  虎子在一旁看着,不明白为何她还不牵住义父的手,忍不住轻唤了声,“义母。”

  花萝瞟看虎子一眼,略一犹豫,这才将自个儿的手搭上白千量的手。

  他立即紧紧握住,牵着她,抱着儿子往外走,翘起的嘴角抑不住满足的笑意。

  “汪汪……”大白跟上前去吠叫了两声,提醒主人别忘了还有它。

  “今儿个要去遛马,不能带狗去。”白千量回头朝红衣吩咐道:“把它拉着,别让它跟来,免得届时跟丢了。”

  “义父,今天要去骑马吗?”虎子欣喜得眼睛睁得又圆又亮。

  “没错,高不高兴?”

  “高兴!等以后虎子学会骑马,就可以骑马带义母和大白出去玩了。”他兴高采烈的说着。

  白千量用头轻轻撞了下他的额头。“你要载就载大白,你义母自有本王。”

  虎子扭头看着跟着走在一旁的义母,小脸流露出一抹可惜,却也乖巧的没有违抗。“好吧,那虎子就载大白。”

  见两人宛如亲父子一般说着话,花萝的眼神透着抹自个儿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但一直留意着她的白千量却发现了,英挺的脸上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来到马房,他将虎子交给一名侍卫,扶着花萝跨上自个儿的爱驹,再翻身坐到她身后。

  虎子则被另一名侍卫带着,一行九人,纵马而出。

  白千量两手控着缰绳,圈抱着花萝,由于担心她不习惯骑马,他便让随从们带着虎子骑在前头,他则用稍慢的速度跟在后头。

  她的背轻倚着他的胸膛,随着马儿的起伏,彷佛也能感受到他胸膛下那强劲鼓动着的心跳,就如同她此时的胸口,也怦然的鸣动着。

  她察觉已死去的心,彷佛在缓缓的复苏。

  马儿朝前方空旷的荒野奔驰而去,她的心绪在前生与今生之间徘徊挣扎,她忘不掉前生所经历的那些事,却又抵挡不了他一日又一日的亲近。

  她迷茫了,不知自己是该彻底的拒绝他,抑或是趁此牢牢抓住他。

  白千量靠近她的颊畔,指着被侍卫载着的虎子道:“你瞧虎子笑得多开心,以后有空,咱们一家三口再出来玩。”

  听到他这么说,花萝不禁动容,他口中所指的一家人,只有她和虎子。

  她情不自禁的回头看向他,他伺机飞快的啄吻了下她的芳唇。

  她腮颊顿时飞上一抹嫣红,羞恼的轻捶了下他的胸膛。

  他高兴的大笑出声,将她牢牢的环抱在怀里。“花萝,咱们也生个孩子给虎子作伴,你说好不好?”

  闻言,花萝微微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白千量的脸在她耳旁轻蹭着,以低沉蛊惑的嗓音呢喃道:“我们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吧。”

  这几个字他明明说得那么轻,却重重撞击着她的心。

  他轻唤着她的名,郑重许诺,“花萝,本王以后再不辜负你。”

  他的话,让她悸动得胸口都在发颤,她闭起眼,掩住带着湿意的眼眸,一串泪缓缓从眼角滑落,泪水流淌到她干涸的心里,滋润了她干枯的心。

  白千量不舍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歉然开口,“先前是本王不好,让你委屈了四年,你再给本王一次机会,让本王能好好弥补你,今后本王定不再错待你。”

  须臾,花萝幽幽出声,“那……王爷心里的那个人呢?”她想知道,他把她摆在心里什么位置。

  “你知道?”他有些意外她知道这事,除了皇后、太子和九弟,没人知晓他心中另有人,对了,鲍淑仪也知情。“是淑仪告诉你的?”

  她轻点螓首。

  既然她已得知这事,白千量索性向她说起当年的事,“其实这件事只是本王的一厢情愿,本王与她当初只有一面之缘,她算是本王的救命恩人。九年前本王奉父皇之命前去平定嘉陵一带的匪乱,剿匪时不慎被贼子所伤,跌入嘉陵河中,那时伤重,无法游回岸上,被河水冲向下游,被她从河中救起时,我曾短暂的清醒过来,模糊的记下她的面容,之后她去找人来扶我,就在她离去时,侍卫找来了,将本王带走。”

  花萝隐约觉得这事听起来颇为耳熟。

  他又续道:“回去后,我差人绘下她的画像,并派人打听她的下落,想向她答谢救命之恩,却迟迟找不到她,这些年为了怀念她,这才会留下那些与她长得相似的姑娘。”

  听完他所说,她回头仔细盯着他的面容打量。

  “为何这般看着我?”察觉她眼神有异,白千量狐疑的问。

  “数年前,臣妾也曾在嘉陵河边救起过一个人。”此话一出,就见他吃惊的望着她。“当时我前去探望外祖父,回程时行经河畔,因一时内急,遂下马车独自一人想找个隐蔽之处,忽然瞟见河里彷佛有个人失足溺水,因我幼时曾在外祖父家住过,外祖家附近有座大湖,表哥时常带我去那里戏水,因此学会了泅水,我遂下去救起那人。”

  听到这里,白千量脸色愀变,猛地一拉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急切的问:“后来呢?”

  “那人醒来了,但他身子虚弱得站不起身,我力气尚小,扶不起他,遂离开去找人过来帮忙,不久,我带了马夫大叔过来时,他却已不见踪影,我们四下寻找,都没找到人。”

  听毕,他满脸震惊,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继续追问:“这是几年前的事?”

  “约莫九年前。”

  “可我记得当年救起我的那个女孩,嘴角边有颗痣?”他质疑,所以这些年来他才以痣认人。

  花萝仔细回忆那时的事,然后眼神怪异的望着他,缓缓回道:“那时我跳进河里救人,嘴边在河里沾到脏东西,我完全没察觉,是后来红衣帮我擦掉的。”

  那时匆忙之间,她压根就没留意到他的长相,也不记得他的面容。

  这个答案让白千量错愕得瞠目结舌,他万万没有料到,当时她嘴角边的黑点,并不是痣,只不过是不小心沾到的脏东西,而这些年来他却凭借这点,在茫茫人海里找她。

  老天爷竟开了他这么一个大玩笑,他遍寻多年都找不到的人,原来早已被送来他身边,他却浑然未觉,还亏待了她。

  思思念念多年的人就在眼前,一时之间,又惊又喜又震愕的情绪涌塞在心头,让白千量几乎说不出话来。

  花萝的惊愕也不亚于他,她作梦也没有想到,原来在他心中的那人竟然是当年的她。想到在王府里那些嘴角带痣的姬妾,她啼笑皆非,不知该说什么了。

  心头的郁结在这一瞬间全都化开,她的心又活了过来,被一股暖烫的情绪密密包围着。

  激动的紧紧拥抱着她,白千量哑着嗓道:“这真是天杀的误会!”皇后没错,错的人是他,是他以痣认人,才让两人错过了四年之久。“要是本王当年在听了母后的话后,能亲自向你查证此事,就不会直到现下才与你相认。”

  当年他对她思之难忘,九年后,他决定忘了她,全心全意对待妻子时,岂料,这前后两次让他心悦之人,竟是同一人。

  花萝依偎在他温暖宽厚的怀抱里,眼里溢满里了温柔的笑意。

  缘分真的很不可思议,若是当年她能记住他的模样,也许成亲那时他们就能相认,可偏偏她没记得,才教两人四年来相见不相识。

  她更没想到的是,九年前她无意中救起的人,竟会对她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

  他竟是这么痴情的人!

  侍卫们见他们没追上来,纷纷掉头回来。

  虎子纳闷的望向他们,稚气的问:“义父您怎么不走了?是马儿跑累了吗?”

  “马儿不累,是义父太高兴了,今天是义父这辈子最高兴的日子!”白千量开怀的吩咐一名侍卫,“交代下去,今日摆宴,给兄弟们加菜,让兄弟们尽情的吃喝,与本王同欢。”

  “遵命。”侍卫虽不知主子的喜从何而来,可主子要加菜摆宴,他自然欣喜。

  不管是皇陵守军抑或是府里头的下人,全都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饱,虽然不知这顿宴席因何而来,却不会妨害众人吃吃喝喝的好心情。

  主子心情好,下人的日子也就好过,至于主子为何心情好,那就不是他们能过问的了。

  虎子早早就被红衣给带走,此刻寝房里只有花萝与白千量。

  两人共饮迟来四年的合卺酒,在红色的火焰照映下,花萝含羞带怯,杏眸柔亮明润,轻抿着嘴角。

  白千量英挺的面容上流露出浓烈的情愫,炽热的眼神凝注着她,饮完酒,他拦腰抱起她,走向床榻,共度同样迟来的洞房花烛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