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冷妃振妻威 第6章(2)

作者:香弥
  夜里,红衣服侍花萝宽衣时,忍不住说道:“王妃,您有没有发觉王爷待您不一样了?”

  “那又如何?”她淡淡开口。

  红衣试探道:“也许您可以试着与王爷亲近。”

  以往王妃不得王爷的心,只能独自黯然神伤,但如今王爷改变了对王妃的态度,若是王妃能好好把握,说不定就能得到王爷的宠爱了,只是令她担心的是,现下似乎轮到王妃不待见王爷,这真是让人急死了。

  “红衣,我这里累了,”花萝指向自个儿的心口。“我已没有心力,也不想再去祈求任何人的呵宠,人生在世,自个儿好好舒心的活着才是最要紧的。”

  红衣犹豫道:“可是王爷他……”

  “太迟了。”她的心已经死了,不愿再多说这件事,她抬手道:“累了一天,你也下去休息吧。”

  红衣咽回想再劝说的话,应道:“是,奴婢告退。”行礼后退了出去。

  躺在床榻上,花萝回想起前生备受冷落的处境,一丝丝的幽怨充斥在心口。

  她不禁嘲讽的想着,前生的她处处委曲求全,还求不得他一个眼神,而今生她变得凉薄冷漠,却得到了他的关注。

  身边曾有的不懂得珍惜,失去后才晓得要在意,但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会在原地等他了。

  镇守皇陵的日子十分枯燥乏味,平日里几乎没什么事,白千量除了每日清晨集合那六百名守军操练他们一个时辰,便没其它的事了,所以他不自觉多把几分心思放在花萝身上,他每天总要上她那里去,同她说说话,逗逗狗儿。

  这段时间朝夕相处下来,他发觉她就像杯醇酒,每次啜饮都能发觉不同的滋味。

  刚开始只是远远看着,以为她就如同水那般淡而无味,及至浅尝一口,才发觉原来不是水,而是酒,再尝一口,那醇厚的酒香渐渐在齿颊之间蔓延开来,顺着咽喉滑下,有些微辣,但须臾之后,回甘的香醇让人忍不住想一口接着一口继续饮下去。

  所以即使她仍不待见他,也阻止不了他想去见她的脚步。

  皇陵地处偏僻,守军日子过得十分清苦,平日里既没什么消遣,也没地方可去,这日,刚好太子派人送来了一批物品,晚上,白千量宴请了守军们,让他们打打牙祭。

  白千量饮了几杯酒,回府时带着几分醉意,准备回到自己住的小院时,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花萝,特意绕到她的院子想去看看她。

  进了屋里,没见到她,他询问值夜的丫鬟,“王妃呢?”

  “回王爷的话,王妃在房里头,奴婢这就去请王妃出来。”

  “不用了,本王进去找她。”带着酒意的他,想着她是他的妻,也无须回避什么,于是来到她的房门口,径自推开房门进去。

  花萝已宽衣,正准备要就寝,突然见他闯进来,略略吃了一惊,蹙眉道:“王爷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

  “本王想见你便过来了,你这是要睡了?”白千量瞧见她一头黑绸般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身上仅着单薄的亵衣亵裤,包裹着她纤瘦的身子,带着酒意的身躯忽然之间臊热了起来。

  “嗯,不早了,王爷也快回去歇息吧。”无论她的神色还是话语,皆明显流露出逐客之意。

  他不知是没听出来,抑或是蓄意装傻佯作不知,朝她再走近几步。

  他那异常炽烈的眼神,令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她身后就是床榻,她没有逃避的余地,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床上。

  白千量逼近到她跟前,垂眸俯视着她。

  花萝仰起脸,抑下鼓动得略快的心跳,轻启粉唇再次强调,“时候不早了,王爷请回房歇着吧。”

  他没搭理她的话,情不自禁的抬手轻抚着她的腮颊,嗓音有些沙哑的道:“本王记得咱们还不曾圆房。”

  闻言,花萝愀然变色,不客气的拨开他的手,脸色转冷。“臣妾身贱,配不上王爷。”嗅到他身上传来的酒味,她紧皱起眉头说:“王爷醉了,还请王爷回去休息。”

  白千量眯起眼,霸道的命令道:“你是本王的人,该当服侍本王,今日本王就要在你这里歇下。”说完,他顺从自个儿的心意,猛然抱住她。

  花萝沉下脸,一只手死命抵着他的胸膛。“臣妾愚昧,伺候不来王爷。”话里流露出明显的拒绝之意。

  他眼神醺然的直瞪着她,不满的喝斥,“放肆!本王肯让你侍寝,是对你的恩宠,你知不知?”

  她脸上没有一丝受到恩宠的喜悦,只有浓浓的不满和不堪,尤其此刻他带着醉意,也不知是把她当成谁了,她更不愿屈身在他之下,她猛地一用力推开他,站了起身,寒着脸道:“这样的恩宠臣妾不希罕,王爷还是留给那些在乎的人吧。”

  她不敬的话令白千量动怒,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颚。“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拒绝本王!”

  “王爷可认得出臣妾是谁?”花萝怀疑他醉得已分不出她是谁。

  “本王又没眼瞎,岂会认不出你来?”

  “那臣妾是谁?”她质问。

  他眯眸注视着她的脸。“你是……花萝,本王的王妃。”

  她有些讶异,原来他没认错她。

  白千量用指腹抚摩着她的唇瓣,带着醉意的眸色转深。“如何,本王可有认错人?”

  他注视着她的眼神热烫,身子彷佛也蓄了一把火,下腹传来一股热切的躁动,叫嚣着想要她,他情不自禁狠狠吻住她那张诱人的樱唇,他的吻透着一股强势的急躁,并不温柔。

  花萝惊吓得瞠大了眼,双手用力推着他的胸膛,他嫌她的手碍事,用右手将她紧紧环抱住,不让她动弹,恣意的吮吻着她。

  被迫承受着他的吻,她又气又恼又羞,僵着身子,分不清此刻是气恼多于羞怯,抑或是羞怯多于气恼。这种事她曾经渴求而不可得,可如今他在醉意下这般对待她,只让她觉得受到了羞辱,于是她狠咬了他一口。

  他吃痛的离开她的唇,恼怒的瞪着她。“你敢咬本王!”

  她伺机推开他,往旁退了一步,沉下脸道:“请王爷自重。”

  被她拒绝,白千量顿时恼羞成怒。“你可是本王的妻,胆敢如此不知好歹拒绝本王!”

  “这四年来,在王爷的心里,何曾将臣妾当做是妻子?”花萝犀利的诘问。

  “你……”她的话让他猛地一窒,须臾之后,才霸道的说道:“本王可以冷待你,你不能冷待本王。”

  这蛮横无理的话让她气极反笑。“臣妾偏要冷待王爷,王爷又待如何?”

  白千量长臂一伸,想将她拽回怀中,她挣扎间,脚步一绊,跌倒在地,他忙上前想扶起她。“可有摔伤?”

  花萝气愤的拍开他的手,不发一语的睨瞪着他。

  她那怨慰的眼神把他看得酒意稍稍清醒了几分,回想起适才自个儿对她做的事,他心里一惊,张口想辩解什么,但在瞥见她那张含嗔带怒的面容时,一时之间所有的话都咽回了嗓子里,过了好一会儿才硬挤出话来,“本王……今晚喝多了,有些醉……”说完,他扭头狼狈的匆匆离去。

  她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咬着唇瓣缓缓站起身,坐到床榻边上。

  想到适才发生的事,她心绪复杂得揪拧在一块,竟分辨不清自个儿心头此刻究竟是什么感觉。

  明明这四年来他都对她置之不理,现下却借着酒意跑来欺负她……可恶、太可恶了!

  她已对他死心,他怎能再这般撩拨她的心!



  翌日,花萝刚走出房门,便见到白千量。

  此时他酒意已全消,不知是不是一宿未睡,带着一抹倦容。

  瞧见她出来,想起昨夜的事,他有些尴尬的表示,“昨晚本王喝醉了,也不知自个儿在做什么……”

  老实说他并没有真的醉到神智不清,只是昨晚见到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在酒意的催发下,他控制不住自个儿,鬼迷心窍的想更加亲近她,甚至想得到她。

  之后酒意稍醒,回房后,他一夜难眠,满脑子想的都是她。

  他那般粗鲁霸道的对待她,他担忧她气他、恼他,更担心她因此恨上他,不停的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原谅他昨晚的失态。

  他不是没醉酒过,可却是头一遭这般失态,竟想强迫于她……

  她沉默着没答腔,他一句醉了就想把昨晚的事揭过,可她却为此心烦意乱的一晚难以成眠。

  见她一语不发,白千量有些不快。他都已放下王爷之尊,主动向她道歉,她好歹也该说句话,这么一声不吭是什么意思?是还介怀昨晚的事,不肯原谅他吗?

  他不禁微恼的想着,昨晚他有句话并没有说错,她是他的妻,她服侍他侍寝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之前他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罢了。

  须臾之后,花萝才淡然开口,“酒会误事,王爷以后还是少些喝酒。”

  见她终于肯说话了,他微绷的脸色缓了缓,上前牵握住她的手。“走吧。”

  她微微一僵,想抽回手,却被他握得好紧,她有些不满的睐向他。

  白千量抬眉朝她一笑,似乎打定主意不放手,牵着她便往外头走去。“我已命人备妥了马车。”他想过了,昨晚那般太唐突,只能慢慢来。

  “要上哪儿去?”花萝轻蹙起眉头,手被他牵着,不得不跟上他的脚步。

  “今日是十六,东边那处小镇有市集,咱们过去瞧瞧。”

  她微讶,想起刚来那日,她曾同红衣提过市集的事,他这是特地来带她去的吗?

  两人坐进马车里,红衣与另一名丫鬟在白千量示意下,与随行侍卫共乘一骑,因此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人,他决定趁这机会与她把话说清楚。

  “先前对你置之不理是本王错待你,但你也甩我冷脸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久?有四年这么久吗?”花萝脸上闪过一抹冷意,嘲讽的反问。

  他被她的话噎住,有些不满却又拿她无可奈何。“难不成你要同本王置气四年才够吗?”

  “为什么?”她忽然这么问道。

  “什么为什么?”没头没脑的,白千量不明白她的意思。

  “先前王爷一直对臣妾视若无睹,怎么会忽然在意起臣妾?”花萝早已盘算好,今后她与他各过各的日子,她不再祈求他的呵宠,也不会再将芳心错付,可他却忽然一改先前对她的冷待,留意起她来,搅乱了她原先的打算,她想要知道他的改变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被她问得一愣,不由得仔细回想,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她来的?

  以前她心软好欺,明明是王妃,却丝毫没有王妃的威仪,处处委曲求全,懦弱的任由别人欺到头上,让人看了就来气,原本就因为在被受骗下才娶了她,又见她像烂泥扶不上墙,自然就更加不待见她,由着她自生自灭。

  后来她忽然开始整治起那些欺负她的姬妾,端起王妃该有的威仪,差不多便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觉得她终于象样了些,而就是她这样的改变,吸引了他的注意。

  整理了下思绪,白千量回道:“以往的你过于温懦,没个王妃样,现下,总算像个王妃了。”

  闻言,花萝自动把他的话理解成,以前的她太心善,所以入不了他的眼,如今没心没肺变得凉薄,倒是得到他的青睐了,这让她不知该哭或该笑。

  他接着又道:“不管你怎么想,既然咱们都已成了夫妻,这日子总要过下去,以往本王是错待了你,今后本王会弥补你。”

  她垂下螓首,不知该如何答腔。这一刻,百种滋味在心头纠缠难解,思及以前被他冷待时的怨,还有前生她死后的恨,以及重生之后的悔,这些情绪如同沸腾的水,在她胸口翻腾不休。

  注视着她低垂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白千量明白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想将以往四年的事揭过去,怕是一时办不到,不过他也不急,他会慢慢化解她心中的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