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妃振妻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冷妃振妻威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青楼的包间里,几个已换了常服的官员各自搂着一个花娘饮酒作乐,一边说着闲话——

  “你们听没听说八皇子府被人给烧了的事?”

  “早就听说了。”

  “那你们知不知道是谁烧了八皇子府的?”

  “是谁?”

  “我听到传言说这事恐怕与三皇子有关。”说的那人刻意压低了嗓音。

  “你这消息从哪儿听来的?好端端的,三皇子怎么会派人去烧八皇子府?”

  “日前有传言说三皇子遇刺是八皇子暗中指使,莫非他是为了报复八皇子,这才命人火烧八皇子府?”有人臆测道。

  “三皇子说是遭人行刺,可你们谁见到他身上的伤了,倒是八皇子身上那伤可是实打实。听说几日前有人潜入八皇子府,暗算了八皇子,八皇子因此才受了伤,太医说八皇子的臂骨都折了。你们想想,八皇子的武艺是所有皇子里最高强的,奉王府中守卫又森严,能暗算得了他的人,那得是什么样的高手。”

  包间里的几人各有所思,不一会儿又有人忖道:“八皇子是太子的左右臂膀,又深受皇上器重,皇上不少事都交给八皇子去办,若是八皇子出事,无疑是砍掉了太子的左右臂膀,这对太子可极为不利。”

  “倒是三皇子的生母黄贵妃如今正得圣宠,要是没了八皇子相助的太子,等于是断了一只爪子的老虎……”

  说到这儿,几人面面相觑,未竟的话意尽在不言中。

  不久前八皇子命人行刺三皇子的传言,很快便颠倒过来,在官员之间新的流言则是三皇子意图除掉八皇子。

  午后时分,白千熙来到奉王府,让赵总管领着进了书房后,他一见到白千量,便得意的邀功,“八哥,你那日交代我的事我办得不错吧。”

  这几日他找人散播流言,如今京城中没人再理会先前三皇子遇刺的那则传言,说的多半都是他命人放出来的消息。

  白千量不吝夸赞道:“这事确实办得不错,你想要什么只管说。”

  “要不你让父皇把我从礼部调去户部,我这两日待在礼部同那群老头子学那些仪典,可把我给闷坏了。”白千熙皱着眉埋怨道。

  白千量摇头道:“这件事我可办不到,父皇是存心让你去礼部磨练,你先待在那里好好学着,等有机会,我再替你向父皇提一提,说不得就能成了。”

  “罢了,我只好先待着。对了,我刚进来时,绕去那日起火的几处院子瞧了,还真是烧得屋毁梁塌,你打算怎么处置闯下这祸的那名侍妾?”他好奇的一问。

  提起这件事,白千量的脸色马上一沉,嗓音也冷了几分,“她逃走了。”

  “逃走了?”白千熙有些惊讶,脱口道,“你这府里头的侍卫是摆着好看,养来吃白食的吗?”区区一个小妾轻易就烧光了大半个王府,被关在牢里竟然还逃走了,他怀疑那些侍卫难道都在睡觉不成?

  白千量脸色难看。“约莫是我太宽厚了,才让这些侍卫个个都惫懒懈怠。”为了这事,他已严惩过失职的侍卫。

  白千熙神情古怪的瞅他一眼。八哥向来心狠手辣,哪里宽厚了?不过他可没胆实话实说,他轻咳了声,话锋一转道:“过两日太子的生辰过后,就轮到三哥的生辰,你可要过去?”如今两人暗地里算是对上了,只差没撕破表面那层脸皮。

  白千量冷笑道:“去!怎么不去?”

  想起近来发生的事,白千熙忽然有感而发。“咱们都是亲兄弟,这么斗得死去活来真是没意思。”

  “这话你该去向三哥说。”可不是他先对白千慎出手。

  “哪能说呀,说了他也听不进去,他现下满脑子只想夺得太子的储君之位。都怪父皇不该宠爱黄贵妃,才让他生起了这不该有的妄想。”

  “这话你可别再向别人提起。”白千量警告道,父皇的事不是他们能置喙的。

  “我明白,这话我也只对八哥你说说而已。”他又不知无知稚儿,哪会不晓得轻重。瞅见几案上摆了盘糕点,他拈起一块桃仁芝麻酥塞进嘴里。

  瞥见他嘴边沾了几颗芝麻,白千量笑道:“瞧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吃得满嘴芝麻。”

  “吃芝麻酥哪能不沾芝麻。”白千熙也不在意,撩起衣袖,胡乱抹了抹嘴。

  见他嘴边还黏着一颗,乍看之下就像长了一颗黑痣,白千量微微一愣,隐约有个念头掠过,他还来不及细思,便听到有人轻敲门板,他应了声后,赵总管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奴才见过王爷、九皇子,方才宫里传来消息,说皇上突然昏厥过去。”

  两人惊讶的站起身,匆匆进宫去。

  花萝记得前生这个时候,皇上确实曾昏厥过,直到两日后才醒来,也因此皇上原本一向在五月便移驾凤梧山行宫避暑,这年为了调养身子,延后一个月才过去。

  但有一件事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是前生不曾发生过的。

  皇上在苏醒过来后的第二日,竟下了一道圣旨,将白千量眨去守皇陵,还限他一日内须得即刻动身离开京城。

  不只她意外,白千量在得知消息后,更是无比震惊,守皇陵等同于是被放逐,况且好端端的,他也没闯什么祸事,实在不明白父皇这么做究竟是什么原因。

  一接到圣旨,他惊怒的即刻进宫想求见父皇,却被挡之门外,就连皇后与太子前去求见,皇上也都拒见。

  等在厅里的鲍淑仪见他从宫里回来,连忙上前询问:“王爷可见到皇上了?”

  白千量没有回答她,神色阴沉的望向赵总管吩咐道:“让人收拾收拾,下午便出城。”

  闻言,鲍淑仪一脸错愕。“皇上真让王爷去守皇陵?!”

  他没答话,面色阴鸷的走向寝屋。

  他进宫虽没能见到父皇,不过太子先一步打探到了消息。

  “父皇让你去守皇陵的事,是出自长陵天师的主意,父皇这两年来备受头疾之苦,太医皆无能治之,后来服用他炼制的丹药,缓解不少,因此十分宠信他。他日前向父皇进言说,你天生带有煞气,这煞气会克煞双亲,他说你母妃生下你没多久便病逝,便是被你的煞气所克,倘若你继续留在京城,你身上的煞气也会影响到父皇的龙气。他还说父皇先前之所以昏厥过去,便是因你之故。”

  “什么煞气?这根本就是鬼话!”白千熙当时闻言,气恼得脱口骂道。

  白千照神色凝重的道:“这恐怕就是老三的后手,他买通了长陵天师,在父皇面前进献谗言,将你远远支走。不过奇怪的是,长陵天师平素里与老三似乎并无来往,为何会突然相助老三?”接下来老三想要对付的,应该就是他这个阻碍他登上皇位的太子了,而没有了八弟这个强而有力的后盾,他的处境实为艰难。

  “怕是三哥许了他什么重赏。这可恨的老道,竟敢如此诬陷八哥!”白千熙忿忿的唾骂。

  白千照最后说道:“如今父皇圣旨已下,不可违抗,也只能暂时委屈八弟去守皇陵,我会想办法说服父皇改变心意,调你回来。”

  回寝屋途中,想起一件事,白千量回头吩咐随从几句话,那名随从领命立即前往星水阁。

  “你说王爷此次前去守皇陵,要我随行?!”听完随从传达的命令,花萝不敢置信的惊呼。

  “回王妃的话,王爷是这么交代,王妃若没别的吩咐,小的便回去复命了。”

  说完,见她没再说什么,随从躬身行礼后离去。

  随从一走,青儿忍不住埋怨道:“这一屋子的姬妾那么多,王爷谁不选,怎么就偏偏在这时候挑上王妃?享福的时候不记得王妃,这会儿落难时倒是惦记起王妃来了。”

  花萝轻斥了声,“青儿。”这些事不是她一个侍婢能多嘴的。

  青儿连忙解释,“奴婢只是替王妃抱屈。”

  花萝淡然道:“我这些年来受的委屈还少吗?这是王爷的命令,由不得咱们不从,你们快去收拾收拾吧。”

  青儿仍是满心不平。“可您是王妃,王爷被眨去守皇陵,按理说您该留守在王府里才是,哪有跟着王爷同去的道理,您和王爷这一走,王府里岂不是就没主子了吗?”

  “不是还有鲍夫人在吗?”花萝心忖,白千量既然指明要她同去,那么应当就不会再带着鲍淑仪同行,毕竟王府里确实不能没个主子在,而鲍淑仪虽然只是个庶妃,但好歹也有诰命品秩在身,且她平日里与京城里的那些官夫人们都有来往,留在她京里也方便打探消息。

  “王爷这心都偏到天边去了,让鲍夫人留在京里享福,却带您一块去受苦。”

  青儿嘟囔的又再埋怨了句,这才转身领着几个丫鬟收拾行囊。

  另一边,鲍淑仪跟着白千量回到寝屋,得知他竟要带花萝同去,而要她留在府里,她与花萝同样惊讶不解。

  “王爷,为何您要带王妃同去?”

  白千量没回答她,而是交代道:“本王不在府里的这段期间,王府里的大小事就交给你了。”

  见他不答,她也不好再追问下去,福身道:“是,妾身定会打理好王府,等候王爷归来。”虽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被皇上眨去守皇陵,但她相信这应当只是暂时的,依他的聪明和才干,定然不会甘于一辈子埋没在那荒漠之地。

  临走前,鲍淑仪来见花萝。

  “此次妾身无法随行伺候王妃与王爷,还望王妃多加保重。”

  花萝颔首,果然如她所想,白千量将鲍淑仪留了下来。“我会的,王府的事也要有劳你多加照应。”见她欲言又止,似是还有话想说,花萝主动问道:“妹妹可是还有事?”

  鲍淑仪顾忌的看向屋里那些丫鬟,见状,花萝让那些丫鬟都退下,屋里只剩她们两人。

  “如今没有其它外人,妹妹若有事,但说无妨。”

  鲍淑仪看向她,迟疑道:“有一件事妾身放在心里许久,一直犹豫着当不当禀告王妃。”

  见她这般装模作样,花萝轻描淡写的道:“你若觉得这事不当说,便别说。”

  鲍淑仪没想到她竟会连问都不问一声,全无一丝好奇,连忙道:“不是妾身不想说,而是此事与王爷有关。”见她仍似无意接腔询问,她只好径自续道:“王妃也知王爷偏好嘴边有痣的姑娘,可您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吗?”

  “莫非你知道原由?”花萝一脸漫不经心,似是对此没什么兴趣。

  鲍淑仪轻点螓首,徐徐说道:“这是因王爷年少时心悦之人,嘴角边有颗痣,后来两人虽因故分离,王爷仍对其念之不忘,故而不断寻找与她模样相似之人,纳进王府里,以聊慰相思之情。”她掐头去尾,隐去了部分事实。

  听完,花萝也不太意外,觉得彷佛事情就当如此,倒是她隐隐觉得,鲍淑仪在此时对她提起这件事,似乎另有用意。

  鲍淑仪见她静默着没答腔,温声再道:“妾身告诉王妃这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王妃别介怀王爷先前对您的冷待,王爷心心念念的唯有当初那位姑娘,咱们这些姬妾只不过都是替身罢了。”

  她选在这个时机告诉花萝这件事的意思,就是想让花萝知晓,王爷心中早已有心悦之人,让她别对王爷存有奢想。

  花萝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这才出声,“多谢妹妹相告,时候不早,还要忙着收拾行李,妹妹先回去吧。”

  “是,那妾身就不打扰王妃,先告退了,望王妃此行一切平安。”说完,鲍淑仪温婉的福身离去。

  花萝琢磨了须臾,一时之间仍想不透鲍淑仪特地前来告诉她这事的原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