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笨妻掌后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笨妻掌后宅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早,陶凉玉在吴管事与方九等人的陪伴下,送丈夫进入准备好的一间净室。

  为免他担心,陶凉玉不敢流露出心中的忧惧,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不舍得放开。

  “相公,我在外头等你。”

  他深睇着她,将她的面容牢牢镌刻在心,朗笑着宽慰她,“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她勉强挤出一抹微笑颔首,出去前,她朝陶时先躬身施了一礼,“陶大叔,我相公就有劳您了。”

  陶时先点点头,“时辰差不多了,夫人请出去吧。”

  她依依难舍的看向丈夫,在侍雨的搀扶下走了出去,一步三回头,直到净室的门被阖上,她才敢让悬在眼里的泪落下来。

  “夫人,庄主一定不会有事,您别着急。”侍雨劝道。

  “没错,陶大夫医术精湛,定能解了庄主身上的毒,夫人莫要太忧虑。”方九也跟着相劝。他是直到今早被召来庄子里,才得知自家庄主身中剧毒的事,惊讶之余,也豁然明白他先前为何那般急着想让夫人熟悉庄子里的买卖。

  吴天瞬也安慰了她几句。“夫人,您要相信庄主,他定能挺过去的。”

  对这些人好意的劝慰,陶凉玉轻点螓首,此时的她担忧得说不出话来。

  她寸步不离的守在净室前,痴痴的望着净室的门。

  她想起她先前曾作过的那个恶梦,梦里的他猝逝,他们就这样阴阳两隔,她害怕恶梦成真,恐惧得紧掐着双手,缩着肩膀颤抖着。

  孟兆抱着剑,倚着柱子守在门前,见状忍不住说了句,“夫人过于柔弱不够坚强,一直是让庄主最担心的。”

  他这话彷佛一根棒子,狠狠朝她敲来,陶凉玉紧咬着唇瓣,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比谁都比明白丈夫最牵挂的就是她了,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她不能再让他放心不下,遂强打起精神来。

  “我知道,我会坚强起来,我去看这个月的账册,这里就麻烦孟大哥看着。”

  孟兆看着她离去暗自点头,宋忆风先前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看来并没有白费心思,这位夫人确实有些长进了。

  白天陶凉玉处理庄子里的事,晚上就来净室前守着,为了避人耳目,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庄子里大部分的人皆不知这时宋忆风正徘徊在生死关头。

  短短两日的时间漫长得让陶凉玉觉得彷佛度过了无数的年头,她苦苦盼着那扇闭阖的门开启。

  第二日,眼看着红日即将西沉,而那扇门扉仍紧闭着,她脸色越来越苍白。

  侍雨担忧的扶住她,两眼也紧盯着前方那扇门,期盼着它快点开启。

  连孟兆此时的神情也有些凝重。

  半晌后,嘎吱一声,门扉开启,陶时先缓缓的走了出来。

  “陶大叔,我相公怎么样了?”陶凉玉急切的上前询问。

  “他没事了,毒已解,人就在里头,晚点就会清醒。”望着女儿忧急的神色,陶时先嗓音嘶哑的说完,便径自往外走去,此刻所有的人都只关注着宋忆风,没人留意到他摇晃虚弱的身影。

  听见丈夫已无恙,陶凉玉心急的走进去,见到他躺在床榻上昏睡着,她快步走到床榻边,喜极而泣的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庞。

  “相公,陶大叔说你没事了,你中的毒已解了。”说着,她情难自禁的抱住他,将脸埋在他胸口,呜呜咽咽的把这两天不敢流出的泪一股脑的哭了出来。

  “太好了、太好了……”侍雨也在一旁抹着眼泪说道。

  孟兆抱着剑,嘴勾起了一抹笑,旋身踱了出去。

  啧,他的马场没了。

  当晚,宋忆风便苏醒过来,感觉胸口那纠缠着他,彷佛催命符般的疼痛,如今已然消失不再,让宋忆风明白他是真真切切的度过了这场死劫,笼罩在他心上数个月的忧虑至此消弭一空,他有种重获新生的喜悦,紧紧拥着妻子。

  “凉玉、凉玉,今生我们能够相守到白头了。”

  “嗯、嗯。”她欢喜得说不出话来,喜极而泣的靠在他怀里。

  待两人欣喜的心情平复下来后,她满怀感激的说道:“这一切都多亏了陶大叔,我们要好好谢谢他。”

  “他人呢?”他问。

  “他应是回房里休息了。”

  “明日我们亲自过去向他道谢。”若非他,今生他们两人已无缘再相见。

  然而休息一夜之后,两人去向陶时先答谢时,却已找不到他,只见桌上留下了一封书信。

  两人急忙拆信阅之,信中只简单的留下几句话——

  人生聚散如浮云,终有相别一日,勿念勿寻。

  看完信,陶凉玉备感不舍,“陶大叔他前后救了我们夫妻俩,这大恩都还没报答,他为何要这么匆促的不告而别?”

  宋忆风却有股不祥之感,想起先前他在为他疗毒前,所说的那番话——

  “忆风,我与妻子膝下唯有凉玉这个女儿,倘若此次成功祛除了你体内的毒素,盼你日后一心不改,好好待她。”

  说完之后,他为他扎了几支银针,令他整个人失去意识,是以他并不知道他究竟使用了何种方法,解了他身上的毒。

  只在昨夜醒来后,发现他胸膛上有道伤口,不过那伤口已敷了药、止了血。

  如今仔细回想他说那番话的情神,宋忆风觉得那宛如诀别之言,再联想起他先前将那些药方子交给凉玉之事,不由得心下暗惊。

  他不敢告诉妻子,暗中派人去寻找他。

  找了几日无果,他灵光一闪,想起了数日前,陶时先曾向他探询过他妻子埋骨之处,急忙派人去查看。

  撑着最后一口气来到亡妻的长眠之地,陶时先倒卧在墓碑前。

  鬼影之毒无药可解,他所用的方法是以命换命。

  他先施用金针将宋忆风体内的毒素引到某一处,再划开一道伤口,让毒血流出,再佐以驱毒的药物让他服下。

  但这些不足以完全清除那些毒素,他一边继续逼毒,一边以嘴吸吮,将毒血从伤口处吮出,然而那些蓄积了数个月之久的毒血至为歹毒,一沾到便如附骨之蛆,来不及吐掉,便渗入他的体内。

  待为他吸吮完毒血,他的身子几乎要熬不住,他服下事先准备的一味毒药,采以毒攻毒的办法,暂时拖延住了毒发的时间。

  出了乐云庄,他坐上事先雇好的一辆马车,便一路赶来此地。

  他用尽最后的余力抬起手,轻柔的抚摸着妻子的墓碑,脸上那温柔的神情就彷佛他在抚摸的是挚爱的妻子。

  “亚雪,我回来了,我找到鸾凤和鸣珠回来了……可已来不及了,我只愿我们来生能再为夫妻,弥补我这生对你的亏欠……”说完这些,他呕出满嘴的血,他抬起握着鸾凤和鸣珠的手,抹了下唇边的血,轻声的再对着妻子述说。

  “等我,来世……我定不再负你……”轻喃的嗓音如风一般飘散在空气中。

  最后,他依稀彷佛看见了妻子俏生生的身影来迎接他,沾满鲜血的唇瓣含着一抹笑,徐徐闿上双眼。

  他握在手里的那枚黑黝黝的珠子突然散发出一圈光芒,下一瞬,便消失在他手中,宛如追随着他的魂魄一块去了来世。

  其后,宋忆风从派去的人那里得知陶时先死在他妻子坟前,心下一恸,虽然不知他是用了何种办法,却猜得出他定是用自己的命换回他的命。

  思量许久,他决定将此事告诉妻子,并将他是她亲生父亲的事一并告之。

  “你说什么?陶大叔死了?!而且他还是我的亲生父亲?”闻言,陶凉玉震惊得难以置信。她终于找到了母亲盼了许久都盼不回的父亲,可是却在得知这消息时,发现他已经不在人世。

  “为什么会这样?你先前为什么不告诉我,直到他死了你才告诉我这件事,又有何用?”她哭得泣不成声。曾经父亲就在她身边却无法相认,如今她再也没有机会当着他的面喊他一声爹了。

  宋忆风将哭成泪人儿的她拥入怀中,“是他不愿让你知道这件事,要求我暂时隐瞒下来。”

  “他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他难道不愿意认我这个女儿吗?”她悲泣的问。

  “不是,是因为他觉得愧对你们母女,无颜见你。但你要明白,当年他之所以离开你们母女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遭到了残忍的刑罚,无法再面对你的母亲,他所遭受的痛苦,丝毫不亚于你们母女。”他怜惜的拭着她的泪,将陶时先不愿与她相认的苦处告诉她。

  接着他劝慰道:“凉玉,我们去安葬了他吧,他与你母亲被迫分离多年,不得相守,我们把他们合葬在一起,让他们来生能再为夫妻,以弥补今生之憾。”

  她泪涟涟的点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