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笨妻掌后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笨妻掌后宅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清晨时分,听见屋外传来鸟啼声,陶凉玉下榻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望见外头有对雀鸟站在腊梅树上啼鸣。

  她微微一怔,回想起她刚被他带到乐云庄那年,由于刚丧母,又来到陌生的环境,她心中凄惶不安,于是他带回了一对雀鸟给她解闷。

  她见两只鸟儿被关在小小的笼子里,心生不忍,遂想为它们做个鸟巢,安置在树上。

  他得知后,朗笑着答应了,与她一块为那对鸟儿做了个鸟巢,然后挂上了树桠间,接着从笼子里移出了那对鸟儿,将它们放在鸟巢里。

  可那对鸟儿随即振翅飞走了。

  “啊,它们不喜欢那鸟巢吗,怎么飞了?”她望着高飞的鸟儿,满脸惋惜。

  他抱起她,一块坐到树上,笑道:“它们也许不喜欢这儿,想去找个山灵水秀的地方,再自个儿筑巢。凉玉要是舍不得,不如我再让人去买对鸟儿回来给你。”

  他其实早料到会有这结果,只是这是她的要求,遂陪着她做这些,想逗她高兴。

  “不要了,把鸟儿关在笼子里,有翅膀却飞不了,很可怜呢…们飞走了也好,希望它们以后不要再被抓住。”她接着想起一件事问他,“娘生前时曾说过什么比翼双飞,就是像它们这样吗?”

  “像它们那样,也像咱们这样。”

  “咱们又没有翅膀,怎么能比翼双飞?”

  “这句话是形容夫妻之间非常恩爱,彼此不分离,凉玉长大后要嫁我为妻,日后咱们就是夫妻,以后你同我就夫唱妇随、比翼双飞。”

  “是不是就是你上哪儿去,我就上哪儿去,永远不分开?”

  “没错。”他嘉许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哎,我都等不及了,真希望我的小凉玉能快点长大。”

  而现在,望着腊梅树上那对雀鸟,陶凉玉黯然的想着,夫妻两个人是比翼双飞,可若是有三个人了呢,该怎么飞?又是谁同谁比翼?

  进了早膳后,她继续算着账册,只剩下最后一些,约莫到午时就能全部算完。

  可就在晌午时分,李昭宜的侍婢来求见她。

  “夫人,是昭宜小姐让奴婢来的,求求您去救她。”

  “昭宜她怎么了?”

  “昭宜小姐被庄主关起来已有三日,她病了,身上起了疹子,差人去禀告庄主,可庄主还是不愿放她出来。”

  陶凉玉关心的问道:“可请大夫看过?”

  “看过了,可服了药那疹子还是没消去,反倒越长越多,她怀疑是有人想害她。”那婢女的话里意有所指。

  陶凉玉觉得应是她多虑了,安慰道:“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害她,也许只是发疼子,过几天就消了。”

  “夫人,昭宜小姐想请你去庄主那儿替她求个情,让庄主放她出来,那日的事真是欢姨娘陷害她的。”

  闻言,陶凉玉有些为难,一来,那天的事她也瞧见了,想起她那日满脸狰狞泼辣的模样,她委实无法相信那日的事是欢姨娘陷害她的。

  二来她不知道她现在去为昭宜求情,相公还会不会如往日那般答应她。以往他疼宠她,无论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可如今他有了新宠,她不知她的话在他心里是否还有分量?

  那婢女再哀求道:“昭宜小姐真的很可怜,她被锁在房间里哪儿也去不得,全身又痒又疼,身边也没个人服侍,夜夜都在啼哭,求您帮帮她吧。”

  闻言,陶凉玉心生不忍,遂答应了,“好吧,晚点我去帮她求情。”

  在那婢女走后,陶凉玉花了一个时辰将账册算完,看着辛苦多日终于计算出来的数目,她绽开好几天不曾见过的笑靥。

  “侍雨、弄梅,我算完了,今年庄子里的花销终于算出来了。”

  “太好了,夫人。”侍雨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弄梅也含笑以对。

  “我这就拿去给相公。”她捧着核算出来的账册,迫不及待的去找宋忆风。

  来到他的书斋,他恰好在,她兴匆匆的进去。

  “相公,我算出今年庄子里的花销是多少了。”她眉目弯弯的将那本写着数目的账册递过去给他。

  宋忆风接过,低头瞟看一眼,淡淡说道:“这数目是没错,不过你已经超出期限太多日。”

  她弯起的嘴角很快又隐没了,“以后我会努力的。”

  宋忆风颔首,起身从柜架上又取了几本账册递给她,“这是油行今年一到十月的帐目,你拿回去依照先前九叔教你的办法仔细核算一遍,计算出一到十月,油行一共赚了多少银子,还有哪一种油最赚钱,五天后交回来给我。”

  她愣了愣,“还要算?”

  他脸色沉了下来,“难道你以为算完今年的花销就没事了?”

  她结结巴巴的回道:“可、可这是油行的帐,又不是庄子里的帐,这些也要我算吗?”她以为她只要管庄子里的帐就好了。

  “你身为我宋忆风的妻子,岂可连庄子经营了哪些买卖都不知道?”他沉下脸道。

  “这些事不是有你管着吗?”她不明白他怎么连这些买卖都要让她学。

  “有我管着,你也不能不知道。没事的话,就快拿回去算。”

  见他竟在赶她走,她委屈的开口,“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昭宜她好像病了,你能不能别再罚她?”

  “是她让你来求情的?”

  她点点头,替李昭宜说情,“我知道她那天是过分了点,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都是自己人,你已罚了她,就原谅她吧,她好像病得不轻。”

  宋忆风眸色深沉的注视着她,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这事不急,过两日再说。倘若届时你还希望我放她出来,我会让人放她出来。”

  临走前,她迟疑了下,然后鼓起勇气问他,“那你……今晚要不要回来?”说完,她满眼希冀的望着他。

  他沉默好半晌,漠然摇头。

  被他拒绝,陶凉玉难堪又失望的转身离去,胸口像要窒息一般喘不过气。

  宋忆风在她离开后,绷紧了下颚,两手青筋暴起的紧紧按住桌缘,强忍住胸口翻涌的情绪。

  他闭起眼,耳边回荡着数日前孟兆告诉他的消息——

  “庄主,我江湖上的朋友传来消息,说那太医很多年前便已投河自尽。”

  他怀抱着一丝希望的那位太医已死,如今他不知道还有谁能治好他的心疾。

  这些日子来,他暗地里又寻访了数位名医,但仍是无人能治愈这病,其中有个大夫说——

  “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疾,何时会发作无法预测,按理说你应当自幼体弱才是,可我瞧你这身子骨看起来倒还颇为健朗,你是不是幼年时曾练过什么吐纳养气的功法?”

  宋家世代经营镖局,祖上传下了一套武功,宋家子弟每个都要学,以为日后走镖时防身所用,他在三、四岁时就跟随父亲练习那套武功,二十几年下来,早把那套武功练得炉火纯青。

  若非前生心疾突发猝死,他压根不知自己竟患有心疾。

  他从衣襟里取出那颗鸾凤和鸣珠,它黯淡得没有任何光泽,珠上錾刻着的白色符文也十分模糊,乍看就彷佛是一颗陈旧的废珠,若非他亲眼所见,委实让人难以将它与神物联想在一块。

  它在染上凉玉的鲜血时,散发出一束白光,将他的魂魄送了回来。

  他原以为回到了过去,便能有机会改变他未来的命运,可如今他仍一筹莫展,也许最终他仍旧逃脱不了一死。

  若是他真注定躲不过死劫,那么他所能做的便是将所有的事为她安排妥当,不再重蹈前生悲惨的下场。

  入夜,寻花巷里一盏盏的红灯笼全被点燃了,灯亮如白昼,这里是华阳城里最着名的风月之地。

  其中尤以凤绮阁最闻名,因为这里的花娘、舞姬艳冠群芳。

  宋忆辰此刻就在凤绮阁的一处雅室里,怀里抱着软玉温香,左右坐着两个娇媚可人的美人儿,为他斟酒喂食。

  他对面坐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肿胖男人,他也同样左拥右抱着娇俏的花娘。

  两人酒过三巡之后,准备谈正事,将那些花娘暂时先赶了出去。

  “二爷,你看这万达和李邦先后都被撤换了,会不会是庄主察觉了什么?”朱同青有些担忧的开口。

  “你甭担心,是这两个混小子手脚不干净,偷斤减两被逮了个正着,才会被我大哥给撵了。”说完,宋忆辰啐了声,“真是不争气,贪那点银子做啥,我以前分给他们的那些还不够多吗?”

  “可这一个月来,咱们的人里,先是你被调去了马场,接着贺成大算错帐,被调去酒楼当小二,然后涂续因为打伤客人被告进了牢里,现下万达和李邦也被撵走,这粮行里咱们的人就只剩下张水德撑着,成不成呀?您看要不要暂时先收手?”朱同青建议道,他这阵子眼皮子直跳,总觉得有不祥之感。

  宋忆辰摆摆手安抚他,“朱老你甭担心,有你替咱们遮掩着,我大哥纵使有疑心,也查不出什么。”朱同青是宋忆风手下的两大账房之一,粮行帐目的核查主要是由他经手。两人这几年来连手,偷天换日的从中贪了不少银子。

  宋忆辰接着得意的说道:“我这回去了马场,已收买了那里的账房,咱们合计合计,看要怎么从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银子给搞过来。”

  “那马场一年也赚不了多少,你动那里的银子,万一庄主查起帐,可不容易隐瞒下来。”朱同青觉得宋忆辰也未免太贪婪了,连马场那点银子都不放过。

  “朱老,你也太小心了,你看这些年来咱们在粮行扣下那么多银两,不也没被发现,再说蚊子再小也是肉,马场是赚得不多,但那些也是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能放过它呢。而且,我去了马场后发现,这马匹的买卖可是大有赚头,只是从前的管事不善经营罢了,我有把握让它翻倍赚,如此一来,大哥见我接手后比以前赚得多,更加不会疑心我了。”提起这事,宋忆辰一脸信心满满。

  “二爷这话可当真?”朱同青面色存疑,就他所知,以前掌管马场的管事能力并不差,马场的买卖之所以迟迟没有太大的起色,主要是因为他们马场的规模不大,马种又不够好,拚不过云龙堡马场里的骏马。

  云龙堡位于附近的星海城,其势力与乐云庄相当,只不过两家在经营的买卖上有所区别,云龙堡除了马场,还有几处矿场,他们也有经营一些米粮、茶叶的生意,但规模就没乐云庄大。

  比起宋忆风是白手起家,一手创建了乐云庄,这云龙堡则是相传了数代之久,这一代当家作主的是梁平汉,他与宋忆风年纪相仿,因此常被拿来相提并论,因乐云庄是宋忆风亲手打拚下来的产业,是故世人对他的赞誉更多了些。

  宋忆辰神秘兮兮的凑近朱同青,说道:“不瞒朱老,我近来得了个门路,同云龙堡一处马场的管事接上了头,我打算从他那里弄几匹好马过来育种,到时再把马私下卖掉。”

  “二爷是怎么同那处马场的管事接上头的?”朱同青一讶,接着好奇的问。

  宋忆辰喝了杯酒,提及此事,面露得意之色,“前阵子我听说星海城有个花魁,生得倾国倾城,遂想过去一睹芳颜,就在那里结识了那管事,咱俩一见投缘,私下一说,便一拍即合。”

  听毕,朱同青琢磨了会儿,问道:“那人可靠吗?”

  “他很贪财,绝不成问题。”就是贪财的人才敢赚这种银子。

  朱同青思量须臾后,松了口,“既然如此,这事倒是可行,不过咱们得再合计合计。”

  谈完正事,两人再将花娘召了进来,继续饮酒作乐。

  他们浑然没有料想到,方才所谈全落进了隐身在窗子外的一人耳里。

  那人如来时般没有惊动到任何人,悄然离去,隐没在黑夜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