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笨妻掌后宅 楔子

作者:香弥
  今日是乐云庄庄主出殡之日,层层的白色帐幔布满了灵堂,里头站满了前来吊唁的人。

  这乐云庄庄主生前为人爽朗豪迈,施粥布药、造桥铺路的事没少做,不少人受其恩惠,故而他出殡这日,整个华阳城几乎扶老携幼前来为他送行。

  挤不进灵堂的百姓们站在外头,念及昔日受他之恩,不由得纷纷为他的英年早逝哀悼叹息。

  众人皆知,这乐云庄庄主在十五、六岁时便出来闯荡,一手创建了乐云庄,十二年经营下来,可说是富甲一方。

  可他过世时才年仅二十八岁,甚至未及而立之年,因此当他的死讯传出,震惊了整个华阳城。

  此刻,宋忆风站在灵柩旁,注视着那个拚命护着灵柩,不让别人封棺抬走的女子,他眼里满溢悲恸,走上前想揽住挚爱的妻子,却抱了个空,无论他如何尝试,哪怕是一根头发、一截衣角,他都碰触不到。

  因为他已死,已不再是意气风发的乐云庄庄主,仅是一抹虚无飘渺的幽魂,只能无能为力的望着性情素来温柔敦厚的妻子,面对着他的猝逝,绝望而崩溃的痛哭——

  “谁都不能带走我相公,他没有死、他没有死,他只是太累睡着了,我不许你们带走他!”陶凉玉哭吼着,不愿承认心爱的丈夫已离她而去的事实,用整个身子紧紧抱住弊木,不让人抬走它。

  “夫人,庄主已过世,您要节哀,让庄主入土为安吧。”老管事吴天瞬上前苦劝。

  “嫂子,我知道你伤心,舍不得大哥,但大哥已去了,你就好好送他这最后一程,让他安心上路吧。”另一名青年也出言相劝,他是庄主的堂弟宋忆辰,一边劝着一边试图将她拉离棺木前。

  陶凉玉两手紧抓着棺木,不肯离开半步,哭得红肿的双眼嗔瞪着他,沙哑的嗓音充满了悲戚,“谁也不许带走他,谁敢带走他,我就跟谁拚命!”她知道一旦松了手,这些人就会抬走棺木,今生今世她就再也见不到丈夫,她舍不得、舍不得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面、看不到他的人。

  侍立在她左右的两名婢女抹了抹泪,也跟着出声相劝,“夫人,庄主已去了,您别这样,庄主若是在天有灵,见您这样也放不下心呐,您就让他好好走吧。”

  “我不要,我不要他走,他怎么能这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可以”陶凉玉看着躺在灵柩里的丈夫,凄切的呼唤着他,“相公,你醒醒,快点醒过来,你忘了你娶我时答应今生要与我一起恩爱到白头吗?这才四年,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弃我于不顾,求求你,张开眼看看我,哪怕一眼也好!”

  她那痛断肝肠的声声呼唤,令宋忆风泪流不止,他抬起手想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手却穿透了她的脸,什么也摸不到。

  “对不起,我食言了,求你别再哭了……凉玉、凉玉……”他悲不可遏,他何尝愿意这么早离开她,奈何天意违予。

  一旁的老管事听了她的声声悲呼,也不禁撩起衣袖抹了抹眼睛,有些不忍心再催促她,可瞅了眼天色,他不禁满脸愁容。“二爷,夫人再不让咱们封棺,就要误了下葬的时辰,这可怎么办?”

  宋忆辰看着哭倒在棺木前的兄嫂,面色深沉,一时间并未答话,站在他身侧的另一名女子瞟去一眼,淡淡出声道:“再让她这般纠缠下去,天就要黑了,万一误了表哥出殡的时辰可不吉利。”

  宋忆辰略一沉吟,朝一名下人低声交代了几句话,那下人快步离去,不久后回到灵堂,悄然走到陶凉玉身后,猛不防用浸了蒙汗药的手绢捂住了她的口鼻。

  “夫人,您多少吃一些吧,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这身子怎么受得了,要是让九泉之下的庄主瞧见了,可不知会有多心疼。”弄梅站在床榻前,苦劝着已有三日不曾进食的主子。

  宋忆风站在寝房里,哀痛望着神色木然的坐在榻上的妻子。自那日她醒过来,得知他的棺木已被抬去下葬后,便一直不吃也不睡,只是握着一颗墨色的珠子,喃喃对着那珠子反反复覆的说着几句话——

  “当初你送我这枚鸾凤和鸣珠时,说这珠子能庇佑我们恩爱逾恒、白首偕老,你骗我、你骗我,你怎么可以骗我?我是那么那么相信你!”

  她这些话听在他耳里,宛如一把锥子一字一字的凿着他的心,他在她身前蹲下来,虽无法碰触到她,但他仍抬起两手包覆着她拿着珠子的手,明知她不可能听见,仍开口解释着。

  “不,我没有骗你,世人相传得到这枚鸾凤和鸣珠能使人举案齐眉、白首同心,为了得到它,我费了不少心思,可我没想到这珠子竟一点用都没有……对不起……你别再这般折腾自个儿了,你这样是要让我疼碎了心吗?”

  陶凉玉听不见、看不见眼前的人,她面无表情的喃道:“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全是骗人的、骗人的!”喃喃说着,她陡然悲怒的举起珠子狠狠将它往下摔,“既然没用,我还留着它做什么”

  “夫人!”知道那珠子是庄主生前送给夫人的,夫人一直很珍视它,弄梅连忙将珠子捡回来,递回她手上。

  陶凉玉接过抬起手还想再往下摔,弄梅忍不住出声提醒她,“夫人,这是庄主送您的,真摔坏了您要心疼了,您先前不是还说过要将它当成传家之宝,以后好传给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孩子吗?”

  听她提及她腹中的孩子,陶凉玉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回想起那时丈夫将这枚珠子送给她时那开怀的神情,她收拢掌心紧紧握着珠子,贴在自己的心口处,另一只手抚摸着腹部。

  孩子,她的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可怜这孩子还没出世就没了爹。

  宋忆风神色眷恋哀戚的凝视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俯过身双臂环住她,即使无法触碰她,仍是想将她拥进怀里,他想抹去她的泪她的悲和她的痛。

  他没料到他会如此短寿,倘若早知道,当年他就不会迎娶她为妻,误她一生。

  “夫人,不好了。”有名婢女忽然神色焦急的推开房门走进来,一开口便喊道。

  “怎么了侍雨?”弄梅讶异的问。

  “二爷、二爷他接管了乐云庄!”侍雨是匆匆奔回来的,气息有些急促。

  “如今庄主不在,二爷帮忙打理庄子有何不对?”弄梅不解她为何这般惊慌。

  侍雨急道:“不是这样的,二爷他自命为庄主,接掌了乐云庄,往后他就是这乐云庄的主人,他让乐云庄所有的下人以后全都要奉他为主子。”

  弄梅一愣之后,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二爷夺了这乐云庄?”

  “没错。”侍雨颔首。

  弄梅仍是不敢相信,“二爷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侍雨,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没弄错,就连想阻止他的吴管事都被他命人打断腿给关起来了。”

  弄梅满脸惊愕,“庄主都还尸骨未寒,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这庄子是庄主留给夫人和她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小少爷的。”

  见自家主子仍一脸木然的坐在那儿,侍雨上前扯着陶凉玉的衣袖,语气急切的道:“夫人,您听见了没,二爷夺了这乐云庄,当了庄主,吴管事和一些不服从他的下人都被他给整治了。”

  宋忆辰虽被称作二爷,但与宋忆风并非是亲兄弟,宋忆辰是宋忆风五叔收养的义子,两人在名分上是堂兄弟。

  陶凉玉怔怔望着侍雨,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发生了何事,“这乐云庄是相公一手创立的,谁都不能抢走!”

  宋忆辰正好踏进屋里,听见她的话,昔日温文谦和的他此刻一脸倨傲,“是他一手创立又如何,他如今已死,依你的能力能守得住这偌大的庄子吗?能管得了庄子的生意吗?能镇得住底下几千号的伙计吗?”

  她呆愕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素来谦和温雅的他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走到陶凉玉面前,捏住她的下颚,施恩般的再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嫂子好,要是我不出面,这庄子早晚会被外人给夺了去,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我接管了。”

  陶凉玉愤怒的拨开他的手,“这庄子是相公的,你休想夺了去!”

  “他已经死了!”他粗鲁的再掐住她的下巴,眯起的眼贪婪的注视着她那张即使哀痛憔悴,仍不掩清艳的脸孔,“不只这乐云庄,连你我也一并接收了,我会上香告诉大哥,让他放心,他的妻子我会好好替他疼爱的!”

  一旁的宋忆风见状,怒红了双眼朝宋忆辰扑上去,“畜牲,你敢碰凉玉一根头发,我宰了你!”他一拳拳挥向他,也一拳拳落空。

  “你想做什么?”陶凉玉骇然的想扳开他的手,但这回不论她如何使力,都扳不开,她的下颚被他捏得生疼。

  宋忆辰恣意的抚摸着她清艳绝伦的脸庞,笑道:“瞧瞧你这张脸,纵使憔悴苍白也依然诱人,怪不得大哥如此宠爱你,今后你只要好好伺候我,我保证让你依旧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说完,他俯下脸强吻她那张苍白的唇瓣。

  如今压在他头上的兄长已死,他不再隐藏,肆无忌惮的流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宋忆风目眦尽裂的踹打他,可却动不了他分毫。“你敢碰她,我杀了你!”

  陶凉玉惊骇的拚命挣扎。

  一旁的侍雨和弄梅见他竟轻薄夫人,上前想拽走他,宋忆辰不悦的抬起脚踹开两人,同时扬声命令守在外头的心腹进来,将这两名碍事的婢女给拖出去。

  房里没了碍事的人,宋忆辰将陶凉玉一把推倒在床榻上,一边粗暴的撕扯她的衣裳,一边猖狂的警告她,“你若还想有好日子过,最好乖乖的服侍我。”

  她拚命的捶打着他,惊恐的尖声呼救,“来人、快来人啊——”

  他将她压在身下,她的挣扎扭动,磨蹭得他下腹发胀,他满脸欲色,迫不及待的想强占了她,“你叫啊,尽避叫,这乐云庄已经是我的了,不会有人来救你。”

  “你这禽兽,我是你嫂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还是不是人”见他的手想探入她被扯开的衣襟里,陶凉玉张嘴狠狠咬住他的手腕。

  宋忆辰吃痛的抬起另一只手扇了她一巴掌,“你这贱人竟敢咬我,我告诉你,宋忆风已经死透了,如今没有人能再护着你,你要是再不知好歹,我就把你卖到青楼去,让男人蹂躏践踏你。”

  宋忆风疯狂的想阻止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畜牲欺凌自己视若珍宝的爱妻。

  “啊——宋忆辰,我化为厉鬼也饶不了你!”他悲吼。

  陶凉玉嘴角被他扇得磕破流血,她顾不得被打疼的脸,拚尽全身的力量反抗他,“我宁死也不受你污辱!”

  他再狠狠扇了她一巴掌,怒骂道:“既然你不知好歹,可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他用力一扯,将她的衣襟扯开,正要一逞兽欲时,突然有人进来——

  “你在做什么?”

  那含嗔带怒的嗓音令宋忆辰停了下来,扭过头看向来人。

  “你来做什么?”

  见到进来的人,陶凉玉张口想呼救,然而却在听见她接下来的话时,惊愕得瞠大了眼。

  “我才要问你,你这是在做什么?”李昭宜面含怒容的走到床榻前,怒声斥责,“我帮助你夺了乐云庄,可不是让你做这种肮脏事的,放开她。”

  宋忆辰抬眼与她怒目相视,最后顾忌她的手中掌握了乐云庄库房的钥匙,遂退让一步,下了床榻,拂袖离去前悻悻的撂了句话,“不过是个寡妇,也值得你大惊小敝。”

  他离开后,陶凉玉悲愤的看向李昭宜,怒问:“是你帮他夺了乐云庄的?”

  “没错。”李昭宜坦诚不讳,望向她的眼神里含着一抹得意,“他是我的男人,以后我就会是庄主夫人,至于你呢?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染指你,因为他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她从衣袖中取出一包粉末,斟了一杯茶倒入其中,端至她面前,那张秀丽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扭曲的快意笑容。

  “你不用怕,这茶喝了不会死,只是会让你全身溃烂,变得丑陋不堪,如此一来宋忆辰就不会再觊觎你了,我这可是好心帮你,你快把它喝了。”

  陶凉玉看着那杯茶,不敢置信的望向她,“这是为什么,我跟相公一向待你不薄!”她无法明白她待如姊妹的人为何会这么对她?

  李昭宜满脸怨愤,“你可知道我每天瞧着你那张脸有多恶心吗?你抢了我最想要的男人,还假惺惺的拿我当姊妹,我呸,我以前活得有多痛苦,我就要你百倍受之。”她掰开她的嘴,将手里的茶强行灌进她的嘴里。

  宋忆风依然无力阻止,只能看着妻子被灌进那杯茶。

  陶凉玉被迫饮下那杯毒茶,抚着腹部,那里传来阵阵的绞痛,她惊骇的哭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那孩子活不了了,跟着他爹一块去了。”李昭宜恶毒的咒道。

  陶凉玉绝望的抱着疼痛的腹部,“这是相公唯一的骨肉,你怎么能、怎么能夺走他”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忆风哥有多宠爱你,我就有多恨你,你还想生下他的孩子?别作梦了!”李昭宜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往前一扯,“你好好品尝以前我所受的那些痛苦吧。”说罢,她嫌恶的松开手扭头离开。

  下身流出大量的鲜血染红了陶凉玉的衣裙,她痛得摔倒在地上,一手抓着肚子,撕心裂肺的悲泣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宋忆风想抱起她,却做不到,满脸悲痛懊悔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心痛如绞,“是我错信了人、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陶凉玉不愿让孩子就这么死去,拖着疼痛不堪的身子往外爬,想去找人来救救她腹中的骨肉,但才爬了两步,身子剧痛难忍,她十指紧抠着地面,咬紧的牙关咬出鲜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抽搐个不停。

  宋忆风见状又悲又怒又急,“凉玉、凉玉、凉玉……”他好恨,他恨不得生生撕裂了宋忆辰与李昭宜,他们竟如此对待他捧在掌心呵宠的妻子。

  他更恨自己有眼无珠,居然看不出这两人的狼心狗肺,使得自己的妻子在他死后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

  过了片刻,剧痛虽稍稍平息,但陶凉玉身下已染满了猩红色的血,她隐隐感觉到她已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她面如死灰,失去了丈夫,又守不住丈夫留下的庄子,如今连孩子都保不住,她已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

  “相公,我这就来见你,你等我……”她轻喃的说着,试图站起身时,发现手里抓着一样物品,她抬起染着鲜血的手拿到眼前一看,是那枚鸾凤和鸣珠。

  她悲极的泣道:“鸾凤和鸣珠、鸾凤和鸣珠,你若真有灵,我与相公又何致于活生生被拆散,致使阴阳两隔……苍天呐,若是可以,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只求相公能好好活着……只要他活着……”

  她说毕,那沾染着她鲜血的墨色珠子上錾刻的符文陡然间散发出白色的毫光,那光芒射向了宋忆风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