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漾凝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冰漾凝眸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哪!让她死了吧!她这辈子再也没脸出去见人了。

  冷霜凝倚在床头,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都是他害的!

  她上辈子到底是欠了他什么,这辈子竟被他如此折腾!若非她下半辈子的幸福还要倚靠他,她非拿把菜刀将他大卸八块不可!

  喔!冷霜凝再次无声的哀号。

  谷澧錾心虚的立在床尾,眼角余光偷偷地瞄了瞄满脸潮红的冷霜凝一眼,活像个遭惩罚的小男孩般一动也不敢动。

  “你到底算不算是个男人呀?!”冷霜凝既怒且怨的将床上绣有鸳鸯图形的枕头往谷澧錾扔去。

  “对不起!”谷澧錾已是第十八次讲这三个字了。

  “你现在才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丢脸部丢到医院去了。”她愤恨难平的将另一个枕头再往他身上砸去。“你实在是太夸张了,闹了这么大的笑话,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呀!”下体传来的隐隐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第三十次哀号。

  “对不起!”他也不愿意呀!可事情都发生了,他又能如何呢?

  “别再对我说对不起。”她将脸埋进被窝里。“如果你只会在这里浪费时间说对不起,还不如利用时间多去充实一下‘常识’,必要的话,我建议你去##!”

  “凝儿!”谷澧錾非常不悦地喝了一声。不论她如何骂他,他都不在意,可她怎能如此建议他?!她到底是如何看待他的?

  “你还有脸对我大声嚷嚷?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受害者?”冷霜凝双目圆瞠,更为凶狠的逼视他。

  “我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你也不该……”

  “不该什么?不该建议你去##吗?要不然你倒是告诉我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比##更能快速充实‘那方面常识’?”冷霜凝皮笑肉不笑地咬牙问道。“还是你觉得我当一次实验品还不够,应该多多益善呀?”

  “凝儿,别这样,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那种错误了。”

  “还有下次?”冷霜凝的美眸倏然瞠大,倒抽了一口冷气。“不,你休想!我绝不会再蠢到以为那档事是男人的本能,认为凡是男人都应该很行,而让自己再次陷入那种进退不得的窘境!”

  进退不得?谷澧錾苦笑着。她形容得还真是该死的贴切,只是进退不得的是他,不是她。

  那种非人的折磨,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是梦魇,更是身为男人的奇耻大辱,

  他竟然……竟然……

  唉!谷澧錾自我鄙视地低下头,因为连他都对自己不齿到了极点。

  他居然有本事将那原本充满绮丽、魅惑、香艳,让入忍不住沉沦的旖旎天堂瞬间沦为人间炼狱!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她嘤咛、醉人的呻吟瞬间拔高,整间屋子回荡着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

  那晚为了打消她去看猛男秀的念头,两人共浴时,他极尽所能地使出浑身解数挑逗她,让她没有心思去欣赏别的男人的身体。随着他放下身段的刻意挑逗,她的热情被激发出来,煽情的气氛随着气温的水气弥漫整个浴室,节节升高的室温让两人强忍的情欲一触即发。

  狂烈情欲让他再也无法忍受的将她湿滑的身子草草拭干,然后温柔的将她抱到床上纠缠厮磨。就在两人都不堪情欲高张、欲结为一体时,震天价响的尖叫声充斥着室内,整室的爱欲情潮瞬间蒸散。

  话说两人那一日的情景——

  难以忍受的痛楚让冷霜凝张口咬上了谷澧錾的肩。

  “我知道。”这点常识她还有,只是她万万没料到要突破那层薄薄的膜竟会如此痛,宛如整个下/体都被撕裂了般。

  “还是很痛吗?”谷澧錾觉得自己已经忍到快休克了,但仍将她的身体状况摆在自身之前。

  “好多了。”才怪!冷霜凝咬牙强忍住下体不断传来的阵阵疼痛,决定速战速决,让两人都能尽快得到解脱。“你继续吧!”

  “你确定?”她皱起的小脸、抽搐的娇躯和浑身不断冒出的冷汗,都在令他迟疑。

  “对啦!”冷霜凝由齿缝进出话来,她觉得自己快痛晕过去了。

  “那我继续罗。”谷澧錾小心翼翼地挺进。

  继续就继续,还罗嗦一大堆!冷霜凝咬破自己下唇的同时心中忍不住咒骂着。痛!好痛呀!什么鬼医学常识,谁说这只是一瞬间的疼痛而已,她都痛得快晕厥了!

  “凝儿,我……”谷澧錾蹙紧了眉。动不了?他竟发觉自己无法继续挺进!是他太大了吗?

  “你什么你呀!要就干脆点,磨蹭什么呀!”他到底是心疼她,还是故意延长她的疼呀!

  “我……我……进不去啊……”他也不愿意呀!

  “进不去,那就退出来呀!”决定不再凌虐自己已咬破的唇,她重重地咬上他的肩。

  “我知道呀!可是……”他也退不出来呀!

  “知道还不快动,还可是什么劲呀!”尝到口中有血腥味,她松口咬向他另一处完整的肌肤。

  “退不出来呀!”他语气满是无奈。为什么学校所学、书籍所看和真枪实弹操作起来竟有如此悬殊的差异。

  “那就一鼓作气进去呀!”她再也顾不得形象的嘶吼着.“等你得到纾解,那儿消了,还怕退不出来吗?”她泄愤似地改咬他的胸。

  可就在他依言往前一挺时,她已因无法承受地发出宛如杀猪般的尖叫,并在他的胸口咬啮出清晰无比的见血齿痕,然后昏倒在他的怀中……

  唉!一思忆及此,谷澧錾又忍不住重叹一声,望进冷霜凝含怨带怒的眸子里。千错万错都是他不该按捺不住的依言一杆进洞、而且最要不得的还是进错了洞!

  而他的yu/望果然在进洞后得到舒缓而稍稍杼解,得以顺利滑出,但当时他已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只是赶紧将已昏厥的她包得密不通风,并飞车至离家最近的某家小妇产科医院挂急诊。结果那医生却递给他一张名片,神情怪异却语气客气的建议他转诊,改看泌尿科。

  他这才知道自己闹了什么笑话。他居然误把尿道当XX!

  但是乌龙事件还不止这一桩。他依着那妇产科医生所给的名片,去了那间大型医院,才赫然发现那竟是柳长峰所任职的医院。虽百般不愿,他却不得不踏入。因为凝儿开始发高烧,让他根本无暇再换医院了。

  就这样,谷澧錾所闹的超级大笑话,很快就传进正在院中纳凉的副院长柳长峰耳中,他不免得“关切”一下病患情形,“顺便”探视一下好友之妻。而拜谷澧錾所赐,每天都晾在家中睡大头觉的黎铿和郭品言也随即闻风而至,前来“关心”冷霜凝的“病情”,顺便打发一下无聊时光。

  为了彻底谢绝他们的关心,谷澧錾就此松手,放弃逼当年那恶人现身的时划,让他们回归工作岗位,以免他们闲来无事就晃来“探病”,让羞怒的冷霜凝心情每下愈况,天天拿他当标靶训练自己的投掷技术。

  除此之外.为了让冷霜凝能专心“养病”,谷澧錾更是将她带回家中静养,亲自照料她的生活起居,因此他们的蜜月假期献出原本的十天自动延长成半个月。

  “凝儿,你真要我去找其他女人练习吗?”望着床上鼓颊瞠视自己的妻子,谷澧錾神情很是委屈。

  “要不然你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吗?”她当然不愿意,可又不想轻饶他。

  “我们一起摸索不好吗?这回我保证一定很小心、很小心,好吗?”谷澧錾继续捺着性子安抚道。毕竟这一切真的都……

  “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你要是再为我添加不该有的实质伤口,我就是冒着守活寡的可能,也要拉你作伴!”她防贼似地盯着他的胯下。

  “凝儿!”他无力的低吼。他高昂的性致全被她破坏殆尽了!

  “我是认真的!”哈!她果然顺利转移他感伤的情绪了。

  “喔!”谷澧錾受挫地低头堵住她的口,以免听多了她严重伤害他男性尊严的话语,会心灵受创而从此举不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