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冰漾凝眸 第9章(1)

作者:容颜
  冷霜凝冲回房的第一个动作便是静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他自残那年,她下意识为他重新留长的及腰乌丝,眼波流转的暗忖着。

  他既然不愿当个被动的人,她乐得成全他当个主动的人。

  “需要我效劳吗?”随后跟进新房的谷澧錾着迷的凝视冷霜凝那头亮丽、飘逸的黑瀑。

  “不需要。”她瞟了镜中的他一眼,淡淡地拒绝,同时双手灵巧的绾起乌黑的秀发成髻,露出白皙的颈项。“你真有心将昨晚的承诺兑现吗?”

  “嗯。”谷澧錾心不在焉的应答一声,因为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她雪嫩的粉颈,其上有着数条板不搭轧的赤色线条,张牙舞爪地没入她的衣衫之下。原以为从昨晚紧揪至今的心已经痛到麻痹,不料再见那一条条的红色线条,他紧揪的心揪得更紧了,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手套。”她透过镜子冷冷地着着他那雪白的手套。

  “啊?”谷澧錾一时没反应过来。

  “受了伤的肌肤可禁不起再次被肆虐。”她透过镜子直视他的黑瞳。

  “我知道。”谷澧錾牙一咬,丝毫不让自己有犹豫的机会,飞快的手口并用卸下双手手套。

  他立刻将久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异常的右掌心往大腿并拢,不让她有机会见着他掌心上的狰狞疤痕。冷霜凝面无表情地经由梳妆镜盯着杵在原地的谷澧錾,对于他明显的遮掩非但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流露他最好站在原地别动的蔑视眼神。

  两人僵持了十分钟后,谷澧錾终于明白一直背对着他的冷霜凝丝毫没有转身配合的意愿,反而还满心期待他知难而退,于是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地移至她身后。

  正当他犹豫应该如何下手时,冷霜凝蓦地开口,她七分警告,三分嘲讽地道:“千万别让我不洁的身子站污了你高贯的‘左’手。”

  “你明知……我的右手……”他万分为难的皱拢双眉。“动不了。”他也不想动。

  “那是你的问题。”言下之意便是不于她的事,他得自己想办法解决,否则就别碰她。

  “你……”明知她是故意刁难他,但是不放心让她一人独浴的他却也只能暗自承受。

  “连衣服都脱不了,你打算怎么帮我擦背?”冷霜凝冷哼。“打算表演生吞香皂的特技吗?”她变相的提醒他,若不用右掌,即使她已一丝不挂,他又该如何握皂为她净身?除非动口!

  望着镜中露出不耐烦的绝艳容颜,谷澧錾豁出去的将双手伸至她的身前,用左手五指操控僵直的右手手指,笨拙的解着她的衣扣。

  冷霜凝直挺挺地坐着,任由谷澧錾和她的衣扣缠斗,直到他顺利解开她的第一颗扣子,她就合上眼睛,不让他有被监督的错觉和压力。谷澧錾满身冷汗直下,宛如打了一场生死硬战似地耗尽全身精力,好不容易才将冷霜凝针织外套的三颗扣了解下。不知又过了多久,好不辛苦才勉强褪去一件外套的他命已去了半条的疲惫感。

  因此当他趁休息片刻,观察该如何动手方能最有效率地褪去她一身的衣服,却发觉她因天气寒冷,身上起码还有三件衣服时,错愕得圆瞠双目,恨不得此时手中能有把剪刀,直接一刀了事。

  “需要我指导你毛衣该怎么脱吗?”察觉他停下了动作,冷霜凝睁开眼,嘲弄的话语随之出口。

  “不用。”脱毛衣不难,难在如何能防止她身上的伤口不被他粗鲁的动作殃及。

  “你是不是没帮人脱过在服,觉得很新鲜、很有趣,所以打算赴晚餐时刻才脱完我最后一件衣服,迫使我不得不将衣服穿回,好让你晚餐后可以再脱一遍呀?”

  距谷家晚餐开动的时间还剩一个半小时,所以依他这种脱一件衣服一个小时再休息半个小时的龟速,她甚至敢断言晚餐前她非但不会面临与他最尴尬的裸裎相对时刻,就是到了明天,她还都洗不了澡。

  思及此,冷霜凝的态度与语气不需要伪装,自是充满咬牙切齿的不耐。若非想让他已僵直了的右掌借帮她脱衣而多活动,她恨不得自行褪去全身衣衫,冲进浴室冲去那一身因药物而造成的黏腻与麻痒。

  经她一提醒,谷澧錾这才惊觉自己若再不加快速度,就真有可能如她所言,之前的努力将前功尽弃,晚餐后势必又得重来一遍远甜蜜却非人的磨人煎熬!光是想,他就忍不住冷汗直冒、双手发软,忙不迭地再次与她身上的毛衣展开奋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他终于在一个小时内将她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仅剩内在美,而一直屏着气的他却也几近虚脱,狼狈至极的退到一旁猛喘气。

  在谷澧錾笨拙的褪衣过程巾,始终背对着他的冷霜凝因伤口数度惨遭拉扯而疼痛不已,但她却紧咬牙根,不让丝毫痛楚逸出紧闭的双唇,以免让他有所顾忌而却步不前。随着他褪衣的动作加快,她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右掌越显灵活,眼中不由得闪现欣喜光芒,觉得一切的牺牲都有了代价。

  “离晚餐时刻只剩半个小时,要不要我再把衣服穿上?”打铁趁热,所以她存心不让他有片刻的喘息机会。

  “不!”眼见好不容易才脱下来的衣物又要重回她的身上,他反射性的伸出左手擒住她拿着衣物的手。

  “咳!”冷霜凝重咳一声,警告的盯着他蠢动的左手。

  “对不起!”谷澧錾的心一凛,松开了手,黯然神伤的望着她遍布抓痕的背部,僵硬的右手怜惜的抚上她原本该细嫩光滑的雪背,一语双关地道歉。

  “听说今天气温只有十度。”被他的轻抚惹得骨头酥了大半的冷霜凝,强打起精神提醒他继续未完成的动作。为了强化效果,她甚至双臂环胸,两掌不停地搓抚上臂,仿佛真的很冷似的。

  “先披着。”他随手拿起她的浴袍,开口朝后的披盖在她身上。

  明知室内开了暖气,不致便她受寒,可他仍不免担心她会冷着,因此赶忙以出乎意料之外的速度褪去她的胸罩和底裤,然后将她紧紧包裹在浴袍之下,拦腰抱进浴室。反应不及的冷霜凝慌张的环紧谷澧錾的颈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有摔到地上之虞。

  谷澧錾轻松的将她固定在右臂之中,左手敏捷地调着水温。

  “喔!”当谷澧錾将调好水温的莲蓬头对着冷霜凝冲水时,她立刻像被电到似地瑟缩了一下,痛呼出声。

  “太烫了吗?”他迅速移开莲蓬头,并以主手腕内侧测了下水温。

  “不是。”她摇了摇头。

  宛如万蚁钻心的刺痛,让冷霜凝刷白了脸。下回就算打死她,她也不再如此自虐了!她暗自发誓。谷澧錾若对冷霜凝的回答有丝毫存疑的话,也在瞧见她身上原本几不可见的细细抓痕瞬间红肿清晰时,自动明清。

  冷霜凝深决地吸了一口气后道:“冲吧!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点洗完早点了事。”这番话也不知是在说给谷澧錾听的,还是在自我安慰,她边说,牙齿还边打着哆嗦。

  “这两天你还是尽量保持干爽,如果非洗不可的话,擦澡吧!”他实在不忍见她红肿的身子再惨道水噬。伤在她身,疼在他心!

  “少罗唆。”她都已经痛到麻痹了,这时才喊停,岂非白受罪?!“想打退堂鼓就直接说,少在那儿装腔作势。”

  “你明知……”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又打算食言了。”她心一横,抢过他手中的莲蓬头,将水量开至最大,猛地当头淋下,让人分不清她脸上滑下的是泪还是水。

  谷澧錾由她后方环抱住她,丝毫不介意浑身名贵的衣物瞬间湿透,唯一在意的是她漠然的疏离。

  “我投降,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谷澧錾用左手温柔的取下她紧握在手中的莲蓬头,沾上香皂的右掌则轻柔地顺着她玲拢的背部曲线蜿蜒直下。

  “你是少爷,我能说不好吗?”冷霜凝假意嗤道。

  “原谅我……”望着怀中气焰比他高张的女人,他无奈的附在她耳边低喃。

  他的骄宠,她的气焰,不禁让两人同时忆起幼时的一句稚语——你是所有人的少爷,我却是你一个人的小姐。

  随着温热的水花不断洒落,烟雾弥漫的浴室里,只见冷霜凝垂首笑得好不灿烂,而谷澧錾却认栽地仰天摇头叹息。

  ☆                                        ☆                                        ☆

  “呕……呕……呕……”冷霜凝蹲在谷家大宅墙边大吐特吐,将胃囊里可吐的东西全部清空之后,她仍不断干呕着。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一时乱了手脚的谷澧錾杵在一旁盯规着她颤抖的背影。手足无措地方在她斜后方三步远。而出面帮主子阻挡冷霜凝去路的欧阳誓、项矢、虞肃、上官舯因人,除了欧阳誓奉命去请医生以外,其余三人则立在谷澧錾身后待命。

  其实当五分钟前冷霜凝开始窝在墙角的时候,谷澧錾便不假思索地冲过去想将她搂进怀中怜惜,可一在她身旁站定,双手即将环上她的身时,那冲动立刻被他想起事发原由而作罢,不得不硬生生地收回蠢动的双手,并退离她的身边。

  原来一大清早,冷霜凝就执意要依言回公司进行彩排,可谷澧錾却不愿销假上班,所以意见不合的两人就从卧室一路纠缠到大厅,再由大厅拉扯到庭院,好不容易才让她逮着机会,连忙乘隙甩开他,直奔车库。

  但一直暗中保护谷澧錾的欧阳誓、项矢、虏肃、上官舯一见此情形,不待主子吩咐,便主动现身阻挡。烦不胜烦的冷霜凝耐性不再,于是二话不说的直接和迎面而来的虞肃对上,大施拳脚。

  除了“荣幸”披挑中当沙包的虞肃以外,未与战的欧阳誓、项矢、上官舯则有默契地分散围在她身后三尺处,连同虞肃正好将她围在一个圈内。

  缺乏耐心的虞肃为求速战速决,一把箝住冷霜凝无衣料遮盖的颈肩之处,然后借力便力的将她推向谷澧錾。不料一落进谷澧錾的怀中,她使不领情地一把推开他,冲到墙脚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