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冰漾凝眸 第6章(1)

作者:容颜
  “霜,那不是谷大少吗?”秦巧仙纤指一指,指向十点钟方向的一对男女。

  冷霜凝还来不及表示些什么,辜琳灵就先开了口,“可他也未免太差劲了点吧!今天一早才送了一束招摇的白梅给霜,这会儿却又在这里和那女人打情为俏,枉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绝无仅有的旷世痴情男哩!”说完她还不屑的嗤哼一声。

  今天是她们四人的毕业典礼,所以即将各奔前程的她们特地选了一家高级餐厅用餐,除了恭贺彼此毕业外,顺便饯别。

  “那也怨不得人家呀!谷大少算不错了,居然还能撑那么久才转移目标,要换作别人呀,不早被霜一身的冷意冻死才怪。”喜欢和冷霜凝斗嘴的秦巧仙刻薄的说道。

  秦巧仙和柳湘缇虽然都没正式和谷澧錾打过照面.是自从三年前由辜琳灵口中得知有他这号人物后,她们就知道他的存在。更由他三不五时送来台湾罕见、甚至见不着的雪白梅花得知他对冷霜凝的痴情与不死心。但会让她们对他如此印象深刻的原因却是他从不间断的绯闻。

  “那个女人的眼睛和你的很像。”一直没开口的柳湘缇突然说了一句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冷霜凝和秦巧仙立刻明白她所要表达的意思,唯独少根筋的辜琳灵仍是一头雾水。柳湘缇很早以前就发现谷澧錾的女伴总有某部分和冷霜凝特别相似,原以为那只是凑巧罢了,可是三年来他换过的女伴皆有此特色,所以自然就不可能是纯属巧合了。想当然耳,聪敏机伶的秦巧仙一定也早就发觉这种特异现象,所以这会儿才没有义愤填膺的怒骂谷澧錾,反而一脸看好戏的戏谴着冷霜凝。

  “是吗?”辜琳灵侧过身子,仔细观察着,“哪有呀?霜的眼睛迷人多了,那女人的眼睛比霜小,睫毛比霜短,也不像霜那么浓密,眉毛更只差全部剃掉,剩那么细细一条,干脆全剃光或许还好看些。”辜琳灵向来不懂何谓相似的美感。对她而言,只要有一不点的不同就完全不同了。

  “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秦巧仙受不了的瞪视没有美感的辜琳灵。

  “为什么啊?”辜琳灵一脸无辜。

  “我拜托你好不好?不懂就少开口,别自曝其短。”秦巧仙翻了个白眼。“人家她剃的是近来最流行的柳叶眉,懂吗?”

  “那你怎么不去赶流行呀?”辜琳灵噘着嘴,不甘示弱的顶回去

  “我天生丽质,何必赶流行呢?倒是小辜你,先天不足,就要靠后天去弥补,因为天底下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秦巧仙伶牙俐齿的反扑。

  “我宁愿当个丑陋的懒女人,也不要把自己的脸当墙壁一样涂油漆,更没兴趣把自己的眉毛剃成美其名叫柳叶,其实更像线虫的恶心模样。”辜琳灵撇嘴说道。

  别说自己不敢受教,就算她突发奇想想拿自己的脸做实验,她那个“见不得人”的老公也铁定不饶她。为何她老公见不得人呢?那全是因为她大二时,在某个幸运的黑色星期五,居然天才到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就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卖了。喔,不,是嫁了。

  所以到目前为止,她都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这椿乌龙事件,包括她的家人和朋友,以免被众人骂她笨的口水给活活淹死,或被这群不知同情为何物的朋友给调侃、笑死。

  “说得好,自然就是美,你的确毋需改变自己去迎合潮流。”柳湘缇温柔的笑锐。

  “瞧她方才说什么来着,线虫?真亏她说得出来耶!没有美感就算了,居然还把柳叶那优美的线条形容成恶心巴拉的线虫。”秦巧仙口里批评着,心中却暗忖着那线条如果随着眉峰起伏的话,形容得倒挺贴切的。

  “闭嘴,你们到底还用不用餐呀?”冷霜凝斥道。自听到谷澧錾在场,她的思绪就如同坐云霄飞车般大起大落。她刚才随着仙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见谷澧錾非常专注的凝望着他的女伴,眼中仿佛再也容不下任何事物,那深情款款的模样震得她的心疼痛难而。

  自那一年她求他放过她的那个夜晚起,他就真的极少出现在她面前,可每逢重要的日子,如她的生日、情人节或她登台走秀的日子,甚至今天的毕业典礼,不论他是否人在国内.他都不忘差欧阳誓、项矢、虞肃、上官舯其中一人专程送雪梅来给她。

  她虽感动莫名,却总以不屑的冷漠掩饰,因为蒙了尘的她再也配不上他了,所以不愿再和他有所牵扯,可内心总不自觉地被他的情意所牵动,因而有所眷恋,是以今日才会让来势汹汹的狂妒触痛她状似冷硬坚强、实则不堪一击的脆弱心灵。

  可是旁观者清的一句话,又让她支离破碎的心灵立即重新组合了起来。他只眷恋对方的眼,就因那女人的眼睛像她。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却听见闲聊着有关柳叶眉与线虫的不齿评语,再瞧瞧眼前的意大利面,不想反胃都难,因为那一条条的面越看就越像一条条恶心的虫。

  谷澧錾的注意力原本定在女伴魅人心魂的双眼上,但辜琳灵她们的对话,却引他转向她们的方向,也看见了冷霜凝。这些年来,他的绯闻不断,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和他交往超过两个月以上。

  他选择交往对象的条件是只要对方有某个部位和凝儿相似,他就愿意消费时间与她交往。也就是说,相似程度越高,交往的时间也就越长。就像现在在他身旁的女人,他为了她那双百分之八十相似凝儿的眸子甩了先前那位唇形只有百分之七十五相似凝儿的女人,可如今那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再也满足不了他,只因他不思再自欺欺人,一直以来他要的只有冷霜凝。谷澧錾的眼在触及冷霜凝的时,立刻迸发狂恋炽爱的眷恋光芒。

  “澧錾,喝口咖啡润润喉吧。我告诉你唷,这儿的咖啡是有名的好喝,保证你喝过之后就会爱不释手喔!”苏珊一见着谷澧錾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在自己脸上,相当不是滋味的撒娇着。

  谷澧錾浓浓的剑眉倏地往眉心一拢,双眸饱含肃杀之气地朝隔壁桌瞄了一眼后,随即慈颜善目的看回冷霜凝所在的方向。一接收到主子责怪他们没有善尽职责的犀利眼神,项矢和虞肃快地站了起来,在不干扰其他人的情形下,将苏珊“请”了出去,不让她坏了主子的兴致。

  他的凝儿越来越美,也越来越冷艳了。她还是那么痛恨他吗?谷澧錾炽热的眸光瞬间黯了下来。

  “仙,你在秦氏上班已经快一个月了,一切应该已经上轨道了吧?”柳湘缇关心的问着。

  自毕业考后,她们四人各忙各的,一直没能聚在一起吃顿叛,直到今天为了庆祝大伙儿都顺利毕业,还有履行冷霜凝和秦巧仙的赌约,她们才相约来这着名的凯萨餐厅用餐,顺便了解一下彼此的近况。

  凯萨餐厅是秦氏企业旗下的凯萨饭店在顶楼所附设的高级餐厅,它以凯萨牛排和旋转景观闻名。借由顶楼特殊的旋转设计,可以让人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在动,而邻近自己窗外的景色却随时在变化。白天时可以清楚观赏到台北市整个市容,晚上则可以让人尽情倘徉在台北美丽的夜景之中,让人早晚有截然不同的新鲜感受。就因为如此,这里一客最普通的牛排餐都叫价数千元以上,却仍吓阻不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所以,若非住在饭店内的贵宾,通常都必须在三天前预的才能订到位置。

  “还说呢,上班第一天就看着养眼镜头,那只下三滥的种马从此公报私仇,陷我于水深入热之中。”提到这件事,秦巧仙就有气。

  “你在说谁呀?”辜琳灵好奇的眨眨大眼。居然有人能让伶牙俐齿的仙如此咬牙切齿,她不禁有些佩服。

  “还能有谁啊,当然是我的直属上司。”

  “瞧你这么气愤,怎么不见你有骨气些,拍拍屁股就走人听!”冷霜凝那双冷艳的眼中透着满满的嘲弄。

  “开玩笑,那只不要脸的超级种马越要我走人,我就越不要顺他的意,看他能拿我怎么办!最好能气死他。”

  “他要你走人直接把你FIRE掉就好了,何必整你呢?”柳湘缇提出疑问。

  “因为我直接受雇于董事长,他没那个权力。”

  “那你就这么乖乖地任他整治呀?”冷霜凝虽然不屑的嗤道,可双眸却流露关心的神色。

  “我像那么从命的人吗?”秦巧仙头一扬,眼儿一睨,得意洋洋地说:“那只没品的种马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让自己的眼睛受到荼毒,所以我就天天把自己打扮得很‘养眼’,供他培养免疫力。”为此她还必须每天起个大早,把美若天仙的自己装扮成丑陋的老处女。

  “真毒!”辜琳灵同情心泛滥地说道。

  “毒什么毒,我还嫌不够狠咧!你少把同情心用在那只种马身上。”秦巧仙没好气的腕胳臂往外弯的辜琳灵一眼,顺便将焦点转到她身上,“对了,你不是很厌恶读书吗?怎么忽然决定继续深造呀?”

  “因为……”辜琳灵心虚的瞄了众人一眼,“因为……不像你们要长相有长相、要才华有才华……”

  “废话少说,直接说重点好吗?”冷霜凝无意听辜琳灵废话,所以直接打断她吹捧她们的话,并赏她一记冷眼。

  “讲白一点就是我根本一无是处,所以毕业就等于失业啊……那干脆就不要毕业呀!”辜琳灵将事先就拟好的说辞照本宣科地说了一遍。其实她会勉强自己继续深造,全都是为了留在北部和她那个“见不得人”的丈夫生活在一起,但这可不能说破,所以她只好贬低自己了。

  “别提我了,还是说说酒吧生意打理得如何了,需不需要帮忙呀?”辜琳灵将矛头转向柳湘缇。

  “是呀,湘,我最近正好有空,需要帮忙的话就尽管说一声。”冷霜凝说道。

  “暂时不需要,等开幕的时候,我再通知你们一起来帮忙。”柳湘缇的唇角温婉地勾勒出一抹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自信微笑,并关切的反问冷霜凝,“你决定续约了吗?”

  冷霜凝的经纪公司希望她未来三年的时间把重心放在国际舞台上,这虽然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可对于放不下母亲的冷霜凝来说却十分为难,因为一旦踏上国际舞台,她怕自己将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回台湾探望母亲,所以合约即将到期的她,为了要不要续约的问题着实思量了很久。

  “前几天就续约了,所以最慢下个月就会离开台湾。”冷霜凝被谷澧黎狂热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心情浮躁地猛戳刺盘中的食物。

  “预计什么时候回来?”

  “一切看公司怎么安排了。”既然签了约,她就不会对公司的安排有任何意见。“不过起码也要半年吧。”话一说完,她就瞄见欧阳誓凑到谷澧錾耳边说了些话,谷澧錾随即起身,却在转身离去之前又恋恋不舍地望了她一眼后才黯然离去。

  少了他那炙人的目光,冷霜凝沉甸甸的心顿时轻松不少,却同时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强烈失落感。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