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漾凝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冰漾凝眸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怕再次遇上谷澧錾,冷霜凝隔天就和三个月前经由柳湘缇而认识的好友辜琳灵换了宿舍,日子就在平静中一天一天的度过。可这表面上的平静维持不到两个星期,冷霜凝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要她出席谷澧錾的生日宴会。不想令母亲为难的她只好硬着头皮应允,因为她知道若非万不得已,母亲绝不会如此要求她。

  “霜,你说的舞会地点就在这里呀?”辜琳灵眨着长长的睫毛,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颗卤蛋。

  天啊!好大、好漂亮的房子呀!简直像座皇宫嘛!这是单纯的辜琳灵见到谷家大宅后的第一个反应。

  “蚊子都快飞进去了,嘴巴还不赶紧合起来。”冷霜凝冷冷地说着。

  “啊!蚊子在哪里?”辜琳灵闻言立即用手捂住嘴巴,双眼瞟呀瞟的找寻着蚊子。

  冷霜凝瞪大眼,受不了的看着辜琳灵几近白痴的天真。“在你的嘴巴里啦!”

  “不会吧!”辜琳灵嘴里说着不信,心里仍不断发毛,连“呸”了好几声。

  “你真的很不卫生那!”冷霜凝露出难得的笑意说着。无论琳灵真是白痴或是在耍宝逗她,她都觉得自己带对人来了,因为她的心情已经不再那么紧张。

  “你心情好多了吧?”辜琳灵天真归天真,但可不是真的笨。

  “嗯。”冷霜凝点点头。

  “别紧张嘛!反正天塌下来自有高个子顶着呀!”

  “你忘了我就是高个子吗?”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的冷霜凝哭笑不得地睨着自知失言而吐着舌头的辜琳灵。

  冷霜凝削短的头发配上一身剪裁合宜的燕尾服,将她衬托得更为帅气,但仍掩不去她是个艳丽女人的事实。而她身边娇小的辜琳灵则是一身雪白飘逸的高腰式礼眼,脚下则踩着三寸高跟鞋,以便配合冷霜凝高挑的身材。

  “比你高的人还多得很呀!”辜琳灵缩着脖子。转动眼珠子反驳。“可以进去了吧!”虽然坐在车里,但穿看无袖晚礼服的她仍觉得快冷死了。十二月天的夜晚实在不是出门的好时节。

  “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冷霜凝神情凝重的再次叮嘱.

  “我知道,不就是要一直黏在你身上,最好能让人误以为你是同性恋,对吧!”辜琳灵忽然攀上冷霜凝的身,紧紧地贴着她,顺便抛出一记媚眼,“HONEY,是不是这样呀?”虽然初时她常被霜凝浑身的冷吓得退避三尺,可是多相处几次下后,她就发现霜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所以久而久之也就麻痹了。

  “记住,多吃少开口!”

  “这你大可放心,我怕生的很。”若非柳湘缇晚上要打工,而商学院灵巧慧黠的甜蜜美人秦巧仙有张得理不饶人的嘴,令冷霜凝不愿邀之,辜琳灵宁可当个乏人问津的丑小鸭,才不愿来参加这种盛宴。

  她们四人是上了大学后,由热情开朗、美丽活泼的秦巧仙先认识温柔、善解人意的柳湘缇,两人再将彼此的好友辜琳灵和冷霜凝引荐给对方认识,四人因此成为知己好友。

  辜琳灵在这个各有特色的小团体里,算是一个异类,因为她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了,长相平凡,脑子平凡,身材更是平凡,可是傻人有傻福的她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幸运。

  “那就进去吧!”冷霜凝虽不愿,可母亲被迫急CALL的N通电话她却不能不理,还是得进去面对她原本亟欲逃开的一切。

  冷霜凝叹了一口气,才牵起辜琳灵的手往宴会现场走去。

  ☆                                        ☆                                        ☆

  谷澧錾立在靠近宴会厅的窗口,望着陆陆续续抵达的宾客。

  今天是他二十三岁生日,可他却一点喜悦都没有,因为他最在乎的人一直没有现身。

  她会来吗?

  由于爷爷欲借着这场盛宴,将身为谷氏第一继承人的他正式引荐给商界名流,以作为他入主商界的敲门砖,所以绝对出错不得。

  但为了让一直避不见面的凝儿出席,他不惜以自己的前途当赌注,撂下她不出席他就不庆生的狠话,逼冷妈妈不得不急召她回来!以免专为他而举办的庆生宴开天窗!

  他赌输了吗?

  就为了那一巴掌,她真要恨他一辈子吗?

  眼见该到场的宾客都到了,却独独不见冷霜凝的芳踪,谷澧錾再也等不住的决定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冷霜凝面无表情的挺直腰,一手环着辜琳灵的腰,出现在庙门口。

  一见冷霜凝出现,谷澧錾立刻迎上前。

  “凝儿,你不知道你是我今晚的女伴吗?”谷澧錾蹙拢双眉,不苟同的盯着她的男装扮相。

  冷霜凝瞄都不瞄他一眼,当他是只在耳边嗡嗡的烦人蚊子,迳自倾身向前,性感的唇瓣贴近怀中娇小人儿的耳畔,体贴的问着她的需求,“你要不要先喝点什么止渴?”

  “果汁。”辜琳灵不客气的说,神经大条的她丝毫没察觉谷澧錾吓人的目光,“对了,他是谁呀?”

  “宴会主人。”冷霜凝冷漠的说着,“我带你过去喝果汁。”

  “喔!”辜琳灵任由冷霜凝搂着走,却又好奇的往谷澧錾身上瞟。

  好帅、好酷、好有味道的男人唷!难怪学校那些男生卯足劲仍无法让霜多看他们一眼。

  “喔!”辜琳灵惊呼一声,因为冷霜凝忽然止住的脚步,让一直任由她拖着走的她一时收不住脚步,因而结结实实地踩上冷霜凝的脚。

  “被踩的我都没叫,你踩人的叫什么叫呀?”冷霜凝捂住辜琳灵的口。

  “我帮你痛呀!”辜琳灵拉下她的手,理直气壮的说道。“还有,你没事停下来作啥?”

  “你没看见有只狗把路挡住了吗?”冷霜凝依然不屑将目光投注在阻挡她们去路的谷澧錾的身上。

  “这种场合可以带狗进来吗?”辜琳灵杏眼圆睁,完全没反应过来冷霜凝是在嘲讽谷澧錾。

  “真怀疑你是不是作弊进T大的。”冷霜凝受不了的瞪着怀中的辜琳灵。

  “咦!我发现你和仙越来越有默契罗!她也常这么说我耶!可是我必须重申一点,我只是不喜欢用脑子,不是没有脑子,所以我是凭真材实料考进T大的。”辜琳灵越说越理直气壮,下巴也就越仰越高。

  冷霜凝没有答腔,只是用睥睨的眼光睇她,在说明她的质疑。

  辜琳灵气恼的嘟高小嘴,眼儿一瞥,这才发现谷澧錾不知何时已经挡在她们面前,遂将所受的委屈一股脑地劈向不动如山的他,“喂,你挡到我们的路了啦!”

  “你不知道狗是听不懂人话的吗?”冷霜凝再次冷言嘲讽。

  “凝儿。”谷澧錾不悦地攒眉警告着。

  “好狗不挡路。”冷霜凝将怀中的辜琳灵猛地推向谷澧錾,学过武的他果然下意识的立刻往后退去。

  诡计得逞的冷霜凝随即握住辜琳灵的手腕,止住她向前跌出的身子,顺势拉回怀中,然后闪身避开。

  ☆                                        ☆                                        ☆

  舞池里流泄着轻柔、浪漫的舞曲。

  谷澧錾让上官舯将辜琳灵由冷霜凝怀中引离,自己堂而皇之的取代了原该是辜琳灵的位置。

  冷霜凝已经够高挑了,但谷澧錾仍足足高她一个头,所以她只好被迫由主导的男生角色转为被动的女性角色,让他引领着她在舞池中移动。

  “放手。”冷霜凝双眼充血的瞪视着他与她肌肤相亲的双掌。

  “不放。”谷澧錾机警地箝制住她细致的双手,不让她有机会自残。

  “放手!”冷霜凝咬着呀,由齿龈迸出话来。

  上回对他的碰触没有产生反胃现象,她一度以为自己的恐男症已好,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与一位男同学不小心擦肩而过,胃部立时传来阵阵抽搐,让她知道自己的毛病依然存在。

  也就是说,谷澧錾是她的身体唯一不会排斥的男人!

  这发现让她更加恨他,因为这说明了她的潜意识里仍恋着他,忘不了他,可他却是酿成她悲剧的祸首啊!

  “不放,除非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谷澧錾悲痛的凝视眼前这张令他魂牵梦萦的绝美容颜,“告诉我,为什么如此恨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