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漾凝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冰漾凝眸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凝儿,你在想什么?”谷澧錾做完功课,一抬起头就发现冷霜凝望着花园中的玫瑰花发呆。

  “我在想梅花到底长什么样子?”冷霜凝依旧望着玫瑰花。

  “为什么忽然想知道?”

  “今天音乐老师教我们唱梅花,歌词中提到梅花满天下,可是我却从没见过呀!而且歌词中还提到梅花越冷越开花,不怕冰雪风雨那种感觉我好喜欢,可惜却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是吗?”谷澧錾忽然在石桌上敲了三声。

  “嗯。”冷霜凝失神的点点头。

  “少爷,有事吗?”谷澧錾随身的四名死士誓、矢、肃、舯中的矢忽然闪现在他身旁。

  欧阳誓、项矢、虞肃、上官舯四人之名,取自语音“誓死效忠”之意。谷老太爷当初收养他们四人时,让他们保留原姓,却改了他们的名。名义上说是为了让他们重新开始,实则为了加深他们誓死效忠谷家继承人的意念。出了谷家,项矢、虞肃两人会亦步亦趋地守在谷澧錾身旁,而欧阳誓、上官舯两人则藏身在暗处保护!若在谷家大宅内,由于谷澧錾不喜欢让人紧盯着,所以他们就会分散在四处暗中保护。而敲桌就是暗号的一种,四人中离谷澧錾最近的一人,会抢在第一时间内出现,听候指示。

  “到我书房里,把放在第一个架上的彩色花草图书拿来。”谷澧錾的花草图书并不是用来欣赏的,而是用来研究哪种花草可食、哪些有毒不可食,还有哪些是相生相克的,最重要的是哪些花草树木可以就地取材来当暗器或武器使用。

  “是。”项矢敏捷的退去。

  “澧錾哥哥,你有梅花的图片?”冷霜凝的双眼亮了起来,亲密的依偎到他身边。

  “你呀,只有有求于我的时候才会如此谄媚!”谷澧錾用手指点了点冷霜凝的俏鼻。她平常都只用“你、我”称呼彼此,有祈求或讨饶时才会嘴甜的称他澧錾哥哥。

  冷霜凝俏皮的轻吐舌尖,双手环上他的颈。每次她惹毛他时,只要如此甜甜地唤着他,他再大的少爷脾气都会瞬间消失无踪。

  “你生日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谷澧錾将她抱到腿上。她越长大越美,越像个黑发的芭比娃娃,让他爱不释手。

  “待会儿告诉你。”冷霜凝灵活的眼珠子转了转。

  “你想看过梅花图形,再决定要不要它。”谷澧錾已经能掌握冷霜凝单纯的心思,所以直接用肯定句说着。

  “嗯。”冷霜凝点点头,玩着他的领子问道:“如果我想要,你能买得到吗?”

  “当然。”就算冷霜凝想要天上的星,他都会想办法帮她摘来。

  “少爷,这是您要的书。”项矢再次无声无息的出现。

  “放在桌上。”谷澧錾正抱着冷霜凝,所以没有多余的手接书。“你退下吧!”

  “是。”

  谷澧錾调整自己的坐姿,仍将冷霜凝搂在怀中,但是已经空出一只手翻书了。“喏!这就是梅花。”

  “真漂亮!”冷霜凝惊呼。“可惜它不是白色的!”她一向偏好白色。

  “傻瓜,梅花也有白色的。”谷澧錾揉揉她的发。

  “真的?”她眨眨眼,“澧錾哥哥,我……”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我知道,既然你喜欢白色的梅花,你的生日我就送你白梅花。”谷澧錾允诺。

  “你真好!”冷霜凝甜甜地吻了谷澧錾的脸颊一下,吻得他眉开眼笑。

  “只对你好!”

  由于谷澧錾是谷氏未来的继承人,自小备受尊荣,又接受严格的继承人训练,是以他对任何人都高傲、冷淡,唯有见着被他宠得比他还高傲、冷淡的冷霜凝,就不得不认栽了。

  “我知道。”冷霜凝将脸贴着他。唯有她才能靠近他的身,否则为了安全起见,他从不许任何人近身,以免遭人偷袭。“除了我,不许你再送梅花给其他人喔!”她霸气的说着。

  “是!我的冷大小姐,这辈子我只送花给你好不好?”谷澧錾不介意冷霜凝的霸气。

  “当然好。”冷霜凝笑得灿烂极了。

  这年,谷澧錾十六岁,冷霜凝十一岁,他们定下了第二个约定。

  ☆                                        ☆                                        ☆

  “霜霜。”冷母唤住女儿的脚步。

  “妈,什么事啊?”冷霜凝缩回已经踏出门槛的右脚。

  “霜霜,你已经六年级了,也该懂事了。”冷母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相当小心自己的措辞,唯恐伤了女儿的自尊心。

  “妈,你到底想说什么?”冷霜凝关心的望着母亲。“是不是那个谷大小姐又给你气受了?”

  “不是。”冷母拍拍女儿的手。她知道女儿贴心,为了不让她受人欺侮,自己倒受了不少委屈。“你是不是又要和大少爷出去了?”她看着女儿一身轻便的打扮,她就心知肚明了。

  “嗯,他说寒假快结束了,所以想带我去郊外走走,顺便拍几张相片。”谷澧錾很喜欢帮她拍照,然后再挑两、三张最喜欢的摆在皮夹里随身携带着。

  “霜霜,虽然大少爷很疼你,你也不能这么随便乱叫,万一被人听见就不好了。而且少爷始终是少爷,你……还是要懂得拿捏分寸。”

  “妈,你别瞎操心了,我要真叫他少爷,他才会不高兴呢!”冷霜凝搂住母亲,亲密的亲她脸颊一下。才小学六年级的她已经有一百六十二公分了,比冷母还高。“我真的要出门了,再让他等下去,他会发脾气的,到时候又有一堆人要遭殃了。”谷澧錾的自制力越来越强了,再不高兴都不会把脾气发到她身上,可是其他的佣人就惨了,铁定成为他少爷脾气下的无辜牺牲者。

  “你这孩子……唉……”冷母根本来不及阻止,冷霜凝就冲了出去。

  唉!少爷虽然很疼霜霜,可是谷家毕竟是个名门世家,容得下出生寒门的霜霜吗?而且霜霜的脾气实在是太拗了,如何在尔虞我诈的富贵人家中生存呢?

  冷母实在很担心唯一的女儿。

  ☆                                        ☆                                        ☆

  “怎么还没来?”冷霜凝臭着一张脸,站在校门口跺脚。今天是她国小的毕业典礼,谷澧錾答应无论必如何都要起来帮她献花,结果典礼都结束了,他却一直没出现。

  “冷小姐,少爷让我先送花来给你。”上官舯手中棒着一柬雪白梅花出现在冷霜凝眼前。

  “我不要,你拿回去还他!”冷霜凝不高兴得脸儿一撇,沿着校门准备走路回谷家。

  “冷小姐,请留步。”见冷霜凝无意停下脚步,上官舯只好跟上。“如果你坚持不收,待会儿少爷会降罪于我。”他动之以情。他知道冷霜凝面冷心热。不会忍心见死不救。果然,冷霜凝停下脚步,回过身。

  “给我吧!”谷澧錾的少爷脾气不是普通的大,随着年龄增长,脾气变得更坏。除了她,他对任何人都毫不留情、冷酷无比,如果她不收下,上官舯的下场绝对不是一个惨字了得。

  “他呢?”冷霜凝等得很不耐烦,却不得不继续等,否则没有达成任务——留下她,上官舯一样会死得很难看。

  “路上塞车。”见冷霜凝不再执意要走,上官舯松了一口气。

  “台北哪天不塞车呀!他不会早点出门吗?”冷霜凝悻悻然地抱怨着。“他到底还要多久才会来了?”

  “少爷来了。”上官舯打断冷霜凝的自言自语。

  谷澧錾担心冷霜凝等得不耐烦、气跑了,他只好弃车,徒步走来。除了充当司机的欧阳誓以外,项矢、虞肃保持三步远的距离跟着他。

  冷霜凝板着一张脸,瞪着面带微笑的谷澧錾,手中的花更是往他身上砸去。谷澧錾俐落的接下花,走到冷霜凝身旁,用没拿花的右手搂着她,俊美的脸庞贴近她冷冷的脸,小声道歉,“对不起。”顺便偷香一记。

  “下次再迟到,我就真的不理你了。”冷霜凝一见到谷澧錾为了她徒步走来,气就已经消了大半,再听见他轻声细语道歉,气就都没了,反倒是被他吻得脸红心跳、娇羞不已。

  “等很久了吗?”谷澧錾心疼她雪白的容颜被晒得红通通的,便移动身躯帮她挡住阳光。

  “你才知道!”冷霜凝的小嘴嘟得高高的,撒娇道。

  这年谷澧錾十七岁,冷霜凝十二岁,已是个怀春少女,而他就是她怀春的对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