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冰漾凝眸 第2章(1)

作者:容颜
  “站住!”谷蜻艳气焰嚣张的唤住冷霜凝。哼!开学才没几天,大伙儿都在谈论冷霜凝,说她是一朵冷然的美丽花朵.真是气煞她了!她不过是生涩的菜鸟,却抢足了她谷蜻艳在校园中的锋头,实在太过分了。

  “大小姐,有事吗?”冷霜凝冷然的面对她。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会儿没有谷澧錾让她当靠山,她还是少惹这位大小姐,以免无辜的妈妈又受到池鱼之殃。自从两年前被谷蜻艳发现冷霜凝出现在谷家花园后,谷蜻艳总是找尽各种机会,企图找她麻烦,偏偏她总有谷澧錾护着,即便他不在身旁,不甘示弱的她也不会乖乖地让谷蜻艳欺负。

  事后,谷澧錾当然站在冷霜凝这边,一句“你太没修养,净找偏人麻烦”,就把谷靖艳压得死死的。有气没处发的谷靖艳干脆找上倒霉的冷母出气。有了几次经验后,冷霜凝为了母亲,只好尽量避着谷靖艳,不和她硬碰硬;若避不过,就委屈自己尽量不反抗的任她找自己麻烦。

  “你这是什么态度呀!”谷蜻艳扬起手,却迟迟不敢挥下去。

  有一回她气不过的打了冷霜凝两巴掌,大哥当晚却借故左右开弓,狠狠地回她四巴掌,小声但严厉的在她耳边警告她不准再碰冷霜凝,否则他必定加倍讨回来。爸妈眼见儿子发疯,非但不敢说他不是,还反过来吩咐她少惹他不开心。从那时候起,她就更恨冷霜凝了,但只敢开口骂她,却没胆子动手打她。

  “你想打就打,别净找我妈出气。”冷霜凝闭上眼,准备迎接她的巴掌。她知道谷蜻艳打不到她,就会把气加倍出在妈妈身上。

  “你当我笨蛋吗?想害我让大哥修理,门儿都没有。”谷蜻艳放下手,别过脸去。

  “我不会跟他说的。”其实骄傲的冷霜凝从没向谷澧錾告过状,只是她天生雪白、柔嫩的肌肤被打之后,就会立刻显现怵目惊心的明显红印,久久难消,所以他才会心疼她而发疯。“而且他今天不会回来,不会有机会看见我脸上的红印。”

  谷澧錾总会将自己的行踪告诉冷霜凝,让她方便找他。就像他今天要去住谷老太爷家,一早就向她说了,以免她找不到他而不高兴。

  “你知道我大哥去哪儿?”

  身为谷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谷澧錾,随身跟有四名身手一等一的贴身死士保护着,因此他的行踪除了谷老爷和谷老太爷知道以外,是不让任何人知道,以确保自身的安全。

  “不知道,他只告诉我他今天不回来。”冷霜凝谨守谷澧錾对她的吩咐,不让人得知他的去处,也不让人得知她知道他的去处。

  “说不定他唬你的。”谷蜻艳还是不太敢轻举妄动。

  “他一向说话算话,不会唬人的。”

  “你发誓不会跟我大哥告状?”谷蜻艳见冷霜凝保证的点点头,随即露出一脸小人得志的嘴脸,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话一说完,她就左右开弓地赏冷霜凝两个巴掌,打得冷霜凝双颊瞬间红肿,五爪红印怵目惊心的浮现。

  “你高兴了吗?”冷霜凝忍着双颊如火烧般的痛楚,平静的问着。

  “你……”看着冷霜凝平静的脸,谷蜻艳火气更旺了,随即又赏了她两巴掌。

  冷霜凝为了忍住不痛叫出声,只好用力的咬着下唇,咬得泛出血丝都还不自知。

  “我就不信你还能忍!”谷蜻艳说着,右手又跟着挥出,却被冷霜凝用双手紧紧地捉住了。“放手,你不怕我去找你妈出气吗?”

  “怕,可是你再打下去,你也会遭殃的。”冷霜凝冷静的说。

  “你威胁我?!”谷蜻艳恶狠狠地瞪着她。“我不敢。可是你再盯下去,届时把我的脸打伤了或红印无法及时消褪,不用我向大少爷告状,他也会知道。”冷霜凝就事论事。

  “哼!算你有理。”反正已经打过她,心情也稍微平衡一点了,就暂时放过她。

  看着冷霜凝肿胀的双颊和脸上的红印,谷蜻艳不禁也有些担心了。若冷霜凝脸上的红印在大哥回来之前还来不及褪去,那她就惨了!

  “你还不快去用毛巾冷敷,要是害我遭殃,我就让你妈比我更凄惨!”撂下狠话,谷蜻艳就悻悻然地走了。

  莫名其妙被打的冷霜凝瞪着谷蜻艳的背影。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那恶女了,可是至少可以确定妈妈不会又被她连累了。

  这年,冷霜凝七岁,已经懂得主仆、尊卑的真实含意与分野了。

  ☆                                        ☆                                        ☆

  “你瞧,喜不喜欢?”谷澧錾手中拿着一对水晶发饰,在冷霜凝眼前晃动。

  “你又乱花钱了。”打从她收下他第一样礼物——芭比娃娃之后,他总是三不五时就买东西送她。五年来,她已经收到将近一百个大小、款式不一的各国洋娃娃,还有数之不尽的各种发饰和小洋装。他似乎真的有意将她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似的。

  “你冤枉我,爷爷总是问我怎么那么节俭?”今年即将上高中的谷澧錾正值变声阶段,因此声音沙哑难听,活像鸭子叫似的。

  “你这还叫节俭?”冷霜凝受不了的睨他一眼。“我知道你家钱多,可是我不要你用你家的钱买东西送我。”她年纪虽小,却十分有骨气。

  “我知道啊!你已经说过几百遍了。”她说的任何一句话,他都牢记在心。“所以我都用我自己得来的奖学金买礼物送你呀。”为此,他总是让自己更优秀,拿到各式各样的奖学金。“你还没回答我。”

  “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冷霜凝喜欢的是他的心意,不是他的礼物。

  “你喜欢就好。来,坐下,我帮你系上。”他最喜欢帮冷霜凝梳头了,她的发丝柔柔亮亮的,触感好极了。

  “好,等你帮我梳完头,我也有礼物送你。”冷霜凝神秘的笑着。

  “什么礼物?”谷澧錾笑问。

  每年他生日的时候,她总会送他礼轻情意重的“小”礼物。第一年是一根便宜的棒棒糖,第二年是为他唱生日快乐歌,第三年是一朵她亲手栽种的玫瑰花,第四年是她亲手缝制的小手帕。今天是他十五岁的生日,不知道她又准备了什么礼物送他?

  “你待会儿就知道了。”冷霜凝故意吊他胃口。

  “凝儿!”谷澧錾气恼的唤着。随着两人越来越亲密,他就主动将小凝这个称呼改为凝儿了。

  “喔!”冷霜凝痛呼出声。“你扯痛我的头发了!”她嘟着嘴,瞪他一眼。

  “对不起!”谷澧錾现在已经非常习惯将这三个字挂在嘴边了。想当然耳,这三个字唯有冷霜凝才有耳福听到。五年来,他们两人的独处,都会有谷澧錾随身的四个贴身死士守在远处,不让任何人靠近。

  谷澧錾随身的四个贴身死士,皆是自幼被谷老太爷由孤儿院收养并加以特训,以誓死护卫合家未来的继承人为已任。当谷澧錾六岁生日,被谷老太爷指定为谷氏继承人时,们就开始待在他身边,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行事。

  “算了!你快点梳啦,要梳漂亮一点握。”冷霜凝毕竟是个女孩子,所以也相当爱漂亮。

  “你就算披头散发也很漂亮。”谷澧錾真的如此认为,在他心里,冷霜凝是最漂亮的。“好了。”他将镜子拿给她。“喜不喜欢?”他为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公主头。

  “喜欢。”冷霜凝热情的在谷澧錾的脸颊上印上一吻,借以传达她的喜悦。

  冷霜凝的热情只给冷母和谷澧錾,对其他人总有着强烈的疏离感,因为她不愿自贬为下人,却偏偏又是个不折不扣的下人之女,因此在他人眼中,她终究是个下人。

  “我的礼物呢?”谷澧錾将冷霜凝抱到腿上。

  “你先闭上眼睛。”她用手捂住他的双眼。

  “我闭上了。”谷澧錾闭上眼.拉下她的手。

  冷霜凝再次将双手置于他闭起的眼,确定他无法挣开!才害羞的闭上眼睛,缓缓地将樱桃小口覆上他的,随即像被电到似地跳离他的身。

  “凝儿?”谷澧錾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疑惑的着着冷霜凝满脸通红的站离他三步远。

  “你喜不喜欢?”她红着脸问道。

  “啊?”谷澧錾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刚刚只觉得自己的唇被一种温温、软软的东西碰了一下,并没有特殊的感觉。

  “你不喜欢吗?”冷霜凝失望的问。

  “唉……不是不喜欢,只是……”总不能回答她没感觉吧!谷澧錾为难的眨着眼。

  “妈妈说这只能对最喜欢的男生做,如果你不喜欢……”

  “喜欢!”谷澧錾听冷霜凝这么一说,立刻截断她的话。

  “不过……你能告诉我,你刚刚做了什么吗?”他还是一脸疑惑。

  冷霜凝抿着唇,睁大眼瞪他。“不理你了啦!”他骗人嘛!不知道她做什么,还说他喜欢。

  “乖,别生气嘛?我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可是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他将她抱回怀中哄着。“而且,今天我是寿星,我最大,你不能不理我。”

  “好嘛!”冷霜凝不甘愿的应着。

  “乖,告诉我,你刚刚送了什么给我?”谷澧錾贴着她的脸问道。

  “妈妈说那是初吻。”冷霜凝小声的说着。

  “初吻?!”谷澧錾瞪着怀里的冷霜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今年才十岁耶!未免太早熟了吧!

  “对啊!前几天我跟妈妈一起看电视,里面就有一个女生这么帮一个男生庆生,结果那个男生好开心喔!所以我就问妈妈,为什么那个女生咬那个男生的嘴巴,那个男生还那么高兴,妈妈说那不是咬,是那女生的初吻,而且初吻只能献给最喜欢的异性握!霜霜心想,今天是你的生日,而你又是霜霜最喜欢的男生,所以我就决定把初吻送给你,让你开心。”冷霜凝天真的说着。

  听着冷霜凝天真的童言童语,谷澧錾真不知该怪电规乱演、冷母乱教,还是该怪自己神经太大条,辜负了她一片心意。

  “你会不会把初吻送给霜霜?”冷霜凝仰着头,望着谷澧錾的眼。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他最喜欢的异性。

  “你说呢?”谷澧錾闻言,不禁失笑的反问。他的初吻已经在刚才被她夺走了呀!

  “会。”冷霜凝认为自己最喜欢的异性是谷澧錾,那他最喜欢的异性也一定要是她。

  “你说会就会罗!”谷澧錾说着,便轻轻地在她唇上印上自己的所有权。“记住,这儿只有我能亲,知道吗?”他用手指轻点她的唇。

  “嗯。”冷霜凝点点头。“你这儿也只有我能亲喔!”她人小鬼大的学着他的动作。

  “一言为定!”

  这年,谷澧錾十五岁,冷霜凝十岁,他们在花园订下第一个誓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