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冰漾凝眸 第1章(2)

作者:容颜
  “你来这儿做什么?谁准你在我面前乱打人?”谷澧錾被冷霜凝瞪得心里发毛,有气没处发的他只好转向妹妹发泄,“还不滚!”

  “大哥,人家是来找你吃饭的。”谷蜻艳撒娇的说着,暗地里不忘瞪冷霜凝一眼。都是她害大哥发脾气的!

  “我饿了,自然会回去吃。”谷澧錾不领情的说。“还不滚!”要不是看在她是他妹妹的份上,他一定会为了冷霜凝脸上那五爪红印回她两巴掌。

  “喔!”谷蜻艳不甘愿的应着。

  你死定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谷蜻艳瞪了冷霜凝一眼,才跑回主屋。

  看到谷蜻艳离去的背影,冷霜凝也转身欲走。

  “等一下。”谷澧錾拉住她的手。

  冷霜凝回过身,定定地站着,眼眶却红了。这下子被人发现她偷跑进花园了,她和妈妈一定会被赶出谷家的!都是她害了妈妈!

  “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痛?”从没哄过人的谷澧錾手足无措地看着冷霜凝委屈的模样,大少爷牌气顿时消失无踪。

  冷霜凝一句话也没回,小小的身子站得笔直。她好不甘心,为了眼前的小人,她和妈妈又要被迫去流浪了。

  “我这儿有药,你擦一擦就不会病了。”谷澧錾拿出专门为她准备的药膏。

  冷霜凝的泪滑了下来,她豁出去的重重咬着谷澧錾放在她眼前的手掌,咬到他的手掌都泛出血丝了。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为了他,她不会再偷偷跑进花园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给她脸色看,她会及时躲起来的,绝不会被人发现她溜进花园,更不会挨耳刮子的!

  妈妈从来都舍不得打她,如今她居然因为他这个坏人挨打!一想到这儿,冷霜凝咬得更用力了。

  谷澧錾这才明白怜霜凝哭不是因为痛,而是在生他的气。他忍着痛,不敢推开她。

  她哭得他的心都碎了,只要能让他的洋娃娃开心、破涕为笑,他甘愿被咬。

  “别哭了。”他用没被咬的另一只手轻拍她的背,助她顺气。

  “坏人,你是坏人!”冷霜凝咬得嘴酸了,才松开他的手,却开始对他拳打脚踢起来,借以发泄心中的愤恨和害怕。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坏人。”谷澧錾连忙否认。他不要他的洋娃娃讨厌他。

  “你是,你是,你就是!你害我跟妈妈又要回街上去流浪了。”冷霜凝弓着身子痛哭,她已经没心情打他了。

  “乖,别哭,我不会让你到街上流浪的。”谷澧錾笨手笨脚地抱着冷霜凝轻轻哄着。他大少爷生平第一次哄人,动作难免笨拙。

  “她一定会跑去告诉管家,说霜霜不乖,偷跑进花园,那我跟妈妈就会被赶出去了。”冷霜凝好害怕。一个月的流浪生活,她已经过怕了,更怕害妈妈每天饿肚子。

  “不会的,我不会让任何人赶走你们的。”谷澧錾保证着。在谷家,他说出来的话比他父母的还有效。

  “真的吗?”冷霜凝抬起泪汪汪的小脸问着。她并不是真的信他,只是寻求心灵上的安慰。

  “当然是真的。在谷家,我说了算。”谷澧錾拭去她脸上的泪。“别哭了,我美美的洋娃娃变丑了。”

  “洋娃娃?在哪儿?霜霜以前也有好多洋娃娃,可是……”冷霜凝说着、说着,眼泪又冒了出来。“都被坏人丢掉了。”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所有欺负她和妈妈的人都是坏人,包括她那一群坏亲戚。

  “在这儿,你就是我的洋娃娃。”谷澧錾捧着她的脸大声宣告。“别哭了,你喜欢洋娃娃,我就买很多、很多的洋娃娃送你。”

  “霜霜才不是洋娃娃呢!”冷霜凝嘟着嘴,鼓着双颊抗议着。她要快快长大,赚好多、好多钱给妈妈享福。

  “我说是,你就是!”谷澧錾霸道的说。

  “我不要!我说不是就不是。”冷霜凝倔强的仰着头。“你再叫我洋娃娃,我就不理你了!”不知怎地,她就是知道自己可以跟他大小声而不会有事。

  “你……”谷澧錾恼怒的瞪着她,却对她没辙。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和脸上未消的红掌印,他就是舍不得生她的气。“好吧!”嘴巴不说,心里想总成了吧!“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冷霜凝,妈妈都叫我霜霜。”

  “双双?”这名字多俗气呀!“我不要跟别人叫一样的,我要叫你小凝。”

  “随便你。”冷霜凝顿了一下,“我跟妈妈真的不会被赶出去吗?”她还是好怕。

  “我是谷家的大少爷,谁敢惹我?”谷澧錾狂妄的说。也就是他这股狂妄的气势,让谷老太爷特别偏爱他。

  “打勾勾。”冷霜凝伸出右手。

  “无聊!”谷澧錾被训练得俨然像个小人大了,当然不屑做这种幼稚举动。

  冷霜凝直直盯着他好一会儿,才甩头转身离开。她长长的发丝飘起,甩到谷澧錾的下巴。

  “等等!”谷澧錾跑向前,将冷霜凝整个人抱进怀里,不让她继续走。他悲哀的发现他已经被她吃得死死的,怕她生气、伯她不理他,所以只能顺着她。“我跟你打勾勾。”他拉起她的手。

  冷霜凝回过身,对他灿烂的笑着。她终于可以安心了,有大少爷的保证,她和妈妈应该不会被赶走了。谷澧錾被冷霜凝的笑容迷惑了,对她的占有欲更强了。她是他的洋娃娃,他会保护她,让她每天都笑得如阳光般灿烂。这年,谷澧錾十岁,冷霜凝五岁,两人的命运开始牵紧着彼此。

  ☆                                        ☆                                        ☆

  在谷澧錾的金口下,谷蜻艳的告状果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送给你。”谷澧錾将一个美丽的芭比娃娃塞进冷霜凝的手中。

  “好漂亮的洋娃娃!”冷霜凝开心的笑了。“谢谢你。”

  “不客气。”谷澧錾满意的看着冷霜凝对他展露欢颜。占有欲极强的他本来还想警告她只准对他笑,却发现她本来就不常笑、不喜欢笑,甚至不愿意笑,所以就干脆不说了。聪明的他更发现对她只能来软的,能不能来硬的,否则她会不惜和他硬碰硬,届时吃亏的当然又是舍不得她生气的他了。

  “你怎么有这个洋娃娃?”冷霜凝抬起脸望着他。虽然妈妈警告她,要她喊他大少爷,可是她就是喊不出口,不愿矮他一截。

  “买的。”

  “那我不能要,还你。”冷霜凝依依不舍地递出洋娃娃。

  “为什么?”谷澧錾叫着。

  “妈妈说人要穷得有骨气,要懂得无功不受禄的道理,才不会让人瞧不起,所以霜霜不能要。”冷霜凝自卑的垂下头。她虽然不愿矮他一截,可是每天听妈妈的叮咛,她心里还是明白两人身分的悬殊。

  “我要你每天到花园来陪我做功课,所以送你礼物本来就是应该的。”谷家花园中有一座小凉亭,里面有石桌、石椅,为了能天天见到冷霜凝,谷澧錾就把作业全搬到花园来做,并下令他在做作业期间,不准任何人踏进花园一步,以免打扰他,事实上却是为了掩护冷霜凝“非法”出现在谷家花园内。

  “可是……”冷霜凝犹豫着。

  “芭比娃娃是我专门买来送你的,如果你不要,就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反正对我也毫无用处。”谷澧錾将手置于身后。他早就看准了她绝对舍不得将美丽的芭比娃娃丢弃。

  “妈妈会不高兴的。”冷霜凝果然还是将芭比娃娃抱进怀中。

  “冷妈妈要是问起,你就推说是我硬塞给你的,你不肯收,我还大发雷霆,最后你才勉为其难收下的,这不就好了。”

  “妈妈说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冷霜凝不赞同的看着谷澧錾。

  “这不叫说谎,是善意的谎言。难不成……你真的希望我先将芭比娃娃丢进肮脏的垃圾桶,你再去捡起来了?”谷澧錾说着、说着便伸出手,状似要实现自己的话。

  “不要!”冷霜凝将芭比娃娃抱得紧紧的,唯恐谷澧錾真的将它丢进垃圾桶。

  “既然你不让我丢,那你就照我的话说,包准没事。”谷澧錾保证着。他当然会先去和冷妈妈“沟通、沟通”。

  “妈妈吩咐我要喊你大少爷……”冷霜凝偷偷地观察他。

  “不准!你要是真的喊我大少爷,我会很生气的。”他不要她跟其他人一样对他必恭必敬,他就是喜欢她冷傲的姓子,更爱她对他娇笑的模样。

  “我就知道你一定也不喜欢我喊你少爷。”冷霜凝得意的说。

  “那你喜不喜欢这么喊我?”

  “当然不喜欢罗,那好像我矮你一大截,我才不要呢!”

  “如果我硬要你叫呢?”谷澧錾故意找碴的问道。

  “那我就不要理你了,我才不要看你脸色呢!”冷霜凝嘟着嘴,仰着下巴睇他。

  “真不晓得我是少爷,还是你是小姐!”谷澧錾好笑的看着她嚣张的模样。

  “你是所有人的少爷,我却是你一个人的小姐。”冷霜凝不清楚少爷、小姐的真正含意,只认为那是被人棒在手心里呵护的代名词,就像谷澧錾总是哄着她,而他却被其他人棒着一样。

  “啊……”谷澧錾被冷霜凝理直气壮的话语震住了,一时楞在原地,张口结舌地望着比他还高做的冷霜凝三秒钟后,忽然勾起嘴角,轻点她的俏鼻,说道:“真亏你说得出来。不过你说得真好,我是所有人的少爷,而你却是我一个人的小姐!”他就是喜欢看她如此神采变美的模样,因此丝毫不以为意的大摇其头,朗笑出声。

  “笑什么笑,你牙齿白呀!”冷霜凝被笑得有点恼怒。

  “别恼,我的小姐,请吃块苹果消消气。”谷澧錾将佣人帮他削好的苹果塞进冷霜凝的口中。“开心点,你可是我生平第一个服侍的人唷!”

  “你对我真好。”除了爸爸、妈妈以外,他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冷霜凝感动的在他颊上印上一吻。“你的手手还疼不疼?”她忽然想起他的手掌前几天被她咬伤了。

  “不疼。”谷澧錾为了保护冷霜凝,事发当天还睁眼说瞎话的告诉家人,他看自己的手不顺眼才咬伤它的。虽然没人相信,可是却也投人敢继续追问,以免惹他不高兴。

  “我瞧瞧。”冷霜凝拉起他的右手掌观看,伤口处已经结痂了。“对不起……霜霜帮你吹吹,再亲一下就不疼了。”她执起他的手,在伤口处轻轻一吻,“好了,不疼了。霜霜每回受伤,妈妈都这么做,霜霜就真的比较不疼了。”

  冷霜凝天真的看着谷澧錾,期待他的认同。

  “真的不疼了。”其实本来就不疼了,可是看着冷霜凝期盼的眼神,谷澄攀仍顺着她的话说,不忍她失望。他好喜欢她亲他时的感觉,觉得心里泡泡直冒,兴奋极了。

  ☆                                        ☆                                        ☆

  冷家母女到谷家的第二年,由于先前的管家离职,再加上谷澧錾的金口说项,冷母就接任谷家管家一职。由于谷澧錾心疼冷霜凝住在佣人房中,设备不佳,空气又不好,所以他更进一步的建议谷家两老帮管家另建居所,以别于其他佣人。不久,谷家两老果真在佣人房和主屋中间另建一栋小屋,让冷家母女住了进去。

  这年,谷澧錾十一岁,冷霜凝六岁,他公开且公然地护着冷家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