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后记
上一页 目录  
  创作时的心情  风光

  风光一向很喜欢写鬼怪的题材,但这次接到编辑通知要写《我的相公是只鬼》这本书,第一次觉得真是棘手非常,苦恼不已啊!

  这本书的创作期间跨过新年假期,等于假期间风光还要想着剧情怎么走,感情怎么进展,别人爆发的是过年的鞭炮,风光爆发的可是男女的奸情……呃,爱情。

  所以为了不让年假被稿子完全占据,风光狠狠地把握了每一寸光阴;前一秒还在买年货好开心,后一秒就坐下来打男女主角正在吵架的戏;前一秒还在拜天公心存敬畏,后一秒就坐下来写着一张符飞过去要灭了一只鬼魂。在这种悲喜交加的心情下,风光没有精神分裂应该算是过年拜得有虔诚!

  此外,由于剧情的设定,女主角灵心拥有阴阳眼,注定了她与一般人的不同,鬼魂的一些举止又必须与常人做出分别,所以在写作的时候,风光就必须很注意一些小细节:比如女主角看得到的别人看不到、她要怎么表现才不会让旁人觉得她是神经病、生魂和鬼魂又有什么不同,甚至是阴谋的铺陈要够诡异够悬疑,别让人一下子就猜出了凶手……总之很多眉眉角角,让风光写得很头大。尤其当作者真的很容易鬼遮眼,有些很明显很笨的错误自己都看不到,幸亏编编的细心,也挑出了一些小虫子,终于让这本书顺利出版,真是谢天谢地。

  每本书的创作,都是作者生命中的一个阶段,所以除了故事的本文,风光有时也会在前言后记记录下一些特殊的情景,除了让自己记得当初创作时的心情,也让读者日后在看书时能感受到:啊!这本书出版的时候,还发生了什么什么事,令人记忆犹新啊!

  比如说,这本《我的相公是只鬼》在创作的时候,恰好遇上数十年难得一见的霸王寒流,平地都降下了瑞雪,让风光打字的时候除了鼻水共共流,手指也冻得跟冰棒一样,第一次觉得键盘超难用,一个键应该要跟橘子一样大,才不会让人一直按错啊……

  不知道读者们冰天雪地的时候在干什么呢?不会跟风光一样冻僵了吧?本书出版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初春了,风光相信大家应该能在暖洋洋的春阳下,悠闲的欣赏《我的相公是只鬼》这个有点俏皮、有点诡异的故事,谢谢大家的捧场啰!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