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尾声

作者:风光
  两年后,紫渊国的政坛又有了一次大震动。

  奚阳自认不适合当太子,他还是喜欢练武,因此坚辞太子之职。本来这个位置几年前就预订给奚辰的,只是因为奚辰当时行踪不明,回宫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再也醒不来,所以太子之位才落到奚阳头上,现在能放下这个担子,他也松了口气。

  确实这两年来,政事也都是奚辰在帮衬,奚阳的太子做得有名无实,在皇上一声令下,重新立奚辰为太子。奚阳托言离宫去追求更高的武艺,事实上知情者都知道他或许去寻找曲如雪了;至于三皇子奚英,知道再怎么样自己也当不上太子,便死了这条心,乖乖的领了一个郡王的位置,跑到自己的封地去逍遥了。

  而早在一年多前便与奚辰大婚的灵心,一跃成了太子妃,她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也在民间广为流传。同时因为她的善良与一些“特殊技艺”,在皇宫之内就没有人不喜欢她的,甚至把她捧得犹如珍宝一般,因为……

  是夜,灵心坐在寝宫之中,手上却仍旧不停地折着各式各样的纸制品,完全没有因为离开了纸扎店而变得轻松。

  围绕在她身边的不是太监宫女,而是几个人,几个早已不在这世界上的人……

  应该说是几只鬼吧!分别是已故的太上皇、皇太后、无上皇、太皇太后。

  “灵心啊!你上回跟朕介绍的那个“汽车”真是太好用了,开去找人方便,比骑马还快还舒适,连地府负责勾魂的牛头马面都很羡慕朕啊!你再做个几辆给朕,朕要拿去做人情……”太上皇摇晃着车钥匙,喜孜孜地道。

  另一边的皇太后听了,也连忙抢着道:“还有本宫的暖气机啊!可别忘了。阴间那么冷,没有暖气机怎么活啊?阎王爷有一回看到了,都跑来问本宫那是什么,还想要一台安装在阎罗殿呢!”

  无上皇是一个豪爽的老人,一听自己的儿子儿媳这么说,立刻哈哈地笑了起来,豪气万千地道:“咱们灵心做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快快快,你再给朕烧来几门大炮几辆坦克的,这次朕非得把那几个外族的王八蛋轰成碎片不可!活着的时候仗打不完,居然连在地府也敢跟朕叫阵?”

  太皇太后瞄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说的那些东西,都没有电视机来得实用!灵心,再做个十台八台过来,那电视机在轮回台那里可受欢迎了,比看什么往生池都来得方便,还可以外接天庭的系统,听太上老君传道呢!”

  耳朵里听着这几个老人聊天打屁,灵心只觉啼笑皆非,不过手上的工作可没停下。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住进皇宫以后,再也没有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唯一看得见的就是这些皇室先人。也因为她太子妃的身分,这些先人都很照顾她,还会告诉她一些宫廷秘辛,让她觉得非常温馨,居然也不怕了。

  至于灵心因先人传授而“博学多闻”,一下子成了宫里的万事通,有时候连当朝丞相遇到不解的事,都还会来请教她呢!

  一辆汽车还折不到一半,突然有人步入了房中。这时间万籁俱寂,很多宫殿也都熄灯了,能够这样无声无息进门的,也只有当今太子奚辰一人了。

  “奚辰,你回来了!”灵心朝着他甜甜一笑。即使当了太子妃,除了在外人面前会对他尊称,其余时间灵心都像以前一样没大没小的直呼名讳,而奚辰也默许她这种行为,代表她在他心中的特别地位。

  看着她这个笑容,奚辰一身的疲惫都散去不少。他走上前去正想捧起她的脸亲一口,却看到她手上的折纸,眉头立刻皱得可以夹死苍蝇。

  奚辰转向了背后,没好气地大声说道:“诸位皇爷爷、皇奶奶们,如果你们不想要曾孙、曾曾孙,那就尽量霸着我的妻子没关系。”

  灵心听了脸一红,羞嗔地瞄了他一眼,“你看错边了,人都在你左手边呢!”

  奚辰无奈地转了九十度,正想要再吼一次,那群老鬼们很识相地在他要开口骂人前,嘱咐灵心一定不要忘了他们的东西,便齐齐消失不见。

  “他们已经走了!”灵心放下手上的折纸,要他别忙了。

  目光环绕了一圈,奚辰虽然看不见,不过他也相信自家祖宗们不会那么不识相,所以他满意地上前,抱起灵心,便往床榻走去。

  灵心双颊酡红,害羞地闭起眼。都成亲这么久了,自家相公想做什么她还不知道吗?这几年他可是连本带利的讨了无数次债,讨到她都觉得自己倒贴了!他将她放在了床上,大手伸入她的衣襟,她嘤咛了一声,他便是一记热吻袭上。

  春宵苦短,奚辰也不浪费时间,正要开动的时候,外头陈公公突然来叫门。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有人持金牌宫外求见。”陈公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惶恐,他也知道这个时间打扰太子与太子妃有多该死,但来人的身分特别,他只得冒着砍头的危险小心翼翼的禀告。

  奚辰的好事被打断,正要发火,一听到是持金牌的人,却是立刻翻身坐了起来。金牌拥有者通常都是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人,可怠慢不得,再怎么火大,也得忍着。

  于是夫妻两人很快的整理好了衣冠,随着陈公公一路来到了宫门之外,在夜色中定睛一看,赫然是长眉道长及武仕书师徒两人。

  “道长!”奚辰与灵心先行了个礼后,才纳闷地开口问:“道长怎么会这时间来?”

  长眉道长慈祥地一笑。“明日我们师徒要出发去云游了,由于贫道与劣徒和太子夫妻有缘,所以前来告别,也算化解这段因缘。”

  灵心小脸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但奚辰却陡然眉开眼笑起来,一点都不掩饰。

  “武仕书也要走?那就祝贵师徒一路顺风了。”

  武仕书看着奚辰那毫不遮掩的喜意,整张脸都沉了下来。要不是他成人之美,这家伙有这么容易抱得美人归吗?现在居然一副恨不得他快走的模样,真是气煞人也。

  于是武仕书上前一步,热络地与灵心说道:“灵心,我们师徒要离开了,在离开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故作感动状,深深地看了奚辰一眼,“太子殿下这一年来为了解决你怕鬼的事,可是不时的就微服来我们道观里,向师父和我学画符呢!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围绕在身边的鬼变少了啊?”

  灵心惊讶地捂住嘴,止住了自己的惊叫声,但却是又惊又喜地直瞪着奚辰。他真的为她不惜放下架子去学画符?而且是去他最讨厌的情敌的地盘?他政事忙碌之余,居然还拨空跑到鹊鸰山上的道观去?难怪他有时会出门十天半个月的!这等于他回来之后,还要加倍的忙碌……难怪她在宫里从没遇过别的鬼魂,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奚辰!”她的眼睛晶亮亮的,散发出依恋的光芒,要不是有外人在,她一定早就扑上去了!

  “咳!有事咱们回房再说。”奚辰清咳了两声,故作镇静,神色却是很不自然,他虽然喜欢自己的妻子扑向他,却不喜欢她知道他的糗事啊!

  武仕书在心里偷笑着,不过他对灵心是真的不舍。这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儿,只可惜两人有缘无分。

  “灵心,我这一去,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你能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吗?”武仕书像是要气死奚辰一般,朝着灵心伸出双手。

  灵心有着现代人的思想,自然不会拒绝。但她才上前一步,手都还没张开,奚辰却抢在她之前,挡在武仕书与她之间,飞快的在武仕书的额上贴了一张符咒。

  武仕书连忙扯下来一看,却是咬牙切齿地道:“驱鬼符!奚辰你……”

  长眉道长哈哈大笑起来,甚至于那两个斗气的男人,片刻也被这滑稽的情景逗得苦笑起来,而灵心则是直接笑弯了腰,一点面子都不给。最后奚辰还是大方的让武仕书轻抱了一下灵心,结束了这场闹剧。

  “好了,你们两人可是天作之合,没有奚辰生魂出窍,也不会有灵心的出现。希望你们相知相守,好好把握彼此,须知远道而来,便是为缔此良缘啊……唉,说太多了,这回贫道师徒真是要走了,你们切自珍重。”长眉道长神秘一笑,深深的看了奚辰夫妻一眼。

  奚辰与灵心讶异地望着他,前者是听得一知半解,但后者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她觉得她所有的秘密,长眉道长好像都知道……

  但长眉道长只是朝灵心意味深远地眨了眨眼,便带着武仕书回头离去,远远的,似乎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对了,虽然倭寇说的话贫道听不懂,不过那个电视冠军啊,就算还差一点没做完,冠军却仍是给了百鬼夜行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