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10章(2)

作者:风光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灵心一开口,眼泪就盈满了眼眶。他在纸扎店里赖了她好久,被客人们嘲笑羞辱他都没有放弃,最后还是被武仕书给刺激走的,她有一度真的觉得他再也不会理她了,现在居然自己回来,还把她给一起带走,这叫她能不动容吗?

  奚辰一见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心一疼便紧紧抱住了她,语气有些担心,却很是坚定地道:“别生气,也不要拒绝我,先听我说。”

  他真怕她恼怒他消失了这么久后,居然还用这么蛮横的手段掳了她来,便急急忙忙解释,“我会这么久没出现,绝不是忘了你,而是有些事要回宫处理,这些事关乎我俩的未来。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很重要,请你先听我说。”

  听听他连本皇子的自称都忘了,甚至“请”字都用了出来,足见他心中确实紧张,怕她还没听他解释就否定了他,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用那种近乎抢人的方式,把她带到自己的地盘上,这样就不怕她跑了,也不怕她不听他说。

  奚辰有些不安的深吸了口气,这种情绪不是他这种高傲的人常常会有的,这次在心爱的人面前,他却是无比慎重了起来。

  “灵心,我把妾室们都送走了,这次是真的,我的宫殿里,已没有了别的女人,以后,我的身边,只会有你一人。”

  “什么?!你那时候说你要遣散妾室,不是只是安抚我……”灵心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呼吸都为此停了一瞬。他真的为了她做了这种大事?那皇宫还不鸡飞狗跳了?

  果然,奚辰看了她难以置信的反应,苦笑了一下,“是我太急了,才会在事情没处理好之前就急着找你,让你误会了。之前纪侧妃她们还在我的宫里住着,是因为有些妾室背后的势力比较棘手,我协调了好久,今日才送走最后一个,因此花了一些时间,不过那些都不足为虑了。”

  他当然不能为他们的感情留下任何隐患,所以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那些妾室的靠山们个个都接受了奚辰的条件。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当初看好奚辰当上太子,现在太子已然是奚阳,就没有拉拢他的必要,奚辰愿意把那些家族的美女送回家,他们其实心里也是愿意的。

  虽然那些美女都曾为人妻,但紫渊国的风气并不介意女子二嫁,甚至这些当过皇子姬妾、受过皇宫礼仪教育的,会更受欢迎。

  灵心的唇瓣微颤,透过泪水看他,俊脸都模糊了,但他爱她的心,在她的眼中却是那么清晰,那么感人。

  奚阳说对了,奚辰如果爱她,会主动扫除两人之间的障碍,她都还来不及告诉他她愿意等,他就办到了。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为什么都不跟我说?”灵心有些埋怨,却更是依恋地望着他,“像是你为我遣散了妾室,被各大势力刁难;还有之前我在天牢里时,你更是为了救我,多次现形在太子殿下、皇上皇后等人面前,差点搞得自己魂飞魄散,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宁可让我误会你?”

  奚辰脸色微变,先是忽青忽白,最后居然露出了一丝赭红,讪讪地道:“这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灵心一楞,她忽然懂了。原来这个家伙就是好面子,他不想让她知道他遭受了这么多的磨难,更不想让她知道他拜托过奚阳、长眉道长,甚至是武仕书。说来说去,一切都是为了面子。

  难怪武仕书将他激得离开纸扎店后,会说这是在帮奚辰。因为奚辰曾经找过武仕书帮忙,武仕书见过奚辰最虚弱最无助的状态,或许他也被那样的奚辰感动了,知道奚辰有多么爱她,所以才会做了那么一件事,意图成全两人。

  灵心突然觉得奚辰这种坚持护自尊,死都不认自己做过没面子的事,傲娇的个性真的好可爱,难怪他这么机车,却能把她的心给偷走。

  她感动得主动踮起脚,给了他深情的一吻。

  奚辰没料到她的反应如此热烈,更是激动地回吻了回去,所有对她的爱意与牵挂,全数化为等待已久的火花,在两人之间引爆。

  他热情的吻着她,手也不闲着,在她丰满却玲珑的娇躯上游走着,惹得她浑身发软。她已经是他认定的妻了,而这辈子她也休想嫁给别人。有了这样的认知,奚辰哪里还会客气,搂着她便往床边走,轻轻的将她放在床榻上。

  “我一直记得……要连本带利还给你。”他声音沙哑,却是暧昧地暗示着,一手牵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裤头上。

  灵心顿时小脸通红,想起在他尚未回魂,自己替他清理身体的时候,自以为他的生魂不在,可是做过很出格的事。他曾说过不止一次要连本带利还给她,原来是这个意思,他也同样要对她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吗……

  不待她多想,接下来两人更是火热,奚辰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衣服,将头埋进她雪白香馥的浑/圆之中,听着她销/魂的轻吟,他几乎忍不住将她就地正法。幸好他还保留一丝理智,动作极其的温柔缠绵,没有真的粗鲁地给了她印象不好的第一次。

  就在两人即将抵达最后一步的时候,外头突然响起说话声。

  “禀二皇子殿下,太子殿下驾临,请二皇子殿下至外厅一叙。”守门的陈公公突然恭敬地说道。

  奚辰腹中正是一把欲火,哪里有空理他,便微恼地道:“没空!”

  接下来回应奚辰的却不再是陈公公了,而是奚阳本人,他没好气地在门外说道:“皇弟,我带着灵心的父母来了!我们皇族还没有强抢民女的纪录,你想娶人家的女儿,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啊!”

  奚辰搂着灵心,赤/裸的身躯交迭,那种肉/体接触引起的诱惑,即使是他这般意志坚强之人,都抵挡不了,于是他只能咬紧牙关,声音几乎是从牙缝迸出般地道:“我说过我、没、空!天皇老子来了都没有用!”

  门外的奚阳一听,简直哭笑不得,他也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奚辰可能在干什么好事?

  他带灵心的父母来,弟弟在里头却把人家的女儿给吃了,怎么也说不过去,该怎么办才好……

  这厢烦恼着,远处却传来一道嘹亮的声音,“皇上、皇后驾到!”

  连父皇母后都来了?想必他们是被奚辰一下子遣散妾室给惊动了,才四处找人要问明情况。

  奚阳眉头一扬,立刻对着门里的奚辰没好气地道:“皇弟,天皇老子来了,这下有用了吧?”

  奚辰与灵心同时身体一僵,像是被盆冰水由头顶淋下,不管身子再怎么火热都浇熄了。灵心看着恼怒的奚辰,原本因好事被破坏而变得空虚的心,突然有股笑意涌上。

  “看来你要连本带利的讨还,没机会啰!”灵心顽皮地笑着,但那笑容却比什么花儿都来得美丽。

  奚辰泄气地看了她一眼,不禁对她狠狠一吻,才爬起身子。

  “你放心,来日方长!”

  灵心被他吻得昏天暗地,但他的话她却是听清了,扬起了一道满足又幸福的笑。

  是啊!他们之间来日方长呢!

  奚辰翻身下了床,先轻手轻脚的帮灵心穿好衣服,又在她娇俏的脸上亲了一口,自己才准备开门出去。

  “等等!”灵心唤住他,有些害羞地憋住笑说:“你自己的衣服还没穿呢!”

  奚辰恍然,在心中暗骂自己被个女人迷得什么都忘了,连忙利索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还低头慎重地将腰带拉好,确定都没问题了,才准备出去。

  “再等一下!”灵心再次叫停了他的脚步,表情已憋笑憋得有点扭曲。“你的头发……”

  是了!奚辰摸摸自己的头,才发现经过刚才的激情前奏,发髻都歪了一边,长发散乱,看起来像个鸡窝一般。他无奈地瞥着灵心的笑脸,一边整理起头发,一边想着自己以后似乎要被这傻丫头给吃得死死的了……

  正好衣冠,再次举步,灵心却又说话了。

  “再再等一下!你的鞋子没穿呀!”

  “……”

  “唉呀!你就这么出去了?你忘了带我一起啊。”

  “……”

  “皇弟!你到底衣服鞋子帽子披风穿好了没?快把灵心一起带出来,父皇母后还有灵心的父母,都等得快睡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