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10章(1)

作者:风光
  奚辰走了几天了,灵心的父母也不好问她,她就这么日复一日呆坐在店里,机械式地折着纸。

  那天李大牛又来讨斧头了,可是她给了他一头牛;赵老爷来问有没有牛车,灵心给了他一条裙子;最绝的是小倩来要新衣服,灵心居然给了她一把斧头。

  她根本心不在焉,她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对他的一切,想不到他离开之后,那种牵挂和想念,却是噎得她更加食不下咽,身边没有他的纸扎店,比往常要空虚得多了。

  或许时间会冲淡这一切吧?她只能这样想了。

  这日一大早,灵心起了店门的木栓,打开门要做生意时,赫然发现一个她想都想不到的人,竟然就站在门外,似乎已经等了好一阵子。

  “太子殿下?”灵心呆看着门外突然出现的奚阳,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连忙招呼他进门。“太子殿下怎么会光临小店?你要订做什么东西吗……”

  说到这里,她突然倒抽一口气,瞪大了眼看着奚阳。“为什么你要来我这里订东西?有人怎么了吗?会不会是奚辰……”

  奚阳无奈地苦笑起来,心上人想象力如此丰富,也真难为他那个皇弟了。“本太子来这里不是要订做东西,只是要来和你说几句话。”

  因为他是私访,一切免礼,灵心请他坐了下来,又倒了杯热茶后,才乖乖的坐在他对面,听他究竟想说什么。

  “皇弟曾经有一阵子是生魂,他在还魂的时候,遭了很大的困难,差一点就没能成功,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了什么?”

  “我只知道他大伤元气,之后他醒了我本想问,只是没有机会……”灵心低下了头,她又想到自己被他的妻妾赶到最旁边,仿佛是个外人那痛心的一幕。

  奚阳喝了口茶,缓缓地说起了灵心在天牢的那一阵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天本太子在夜里看奏折,奚辰突然在本太子面前出现,本太子一开始还以为他病好了,正惊讶的时候,奚辰却说他只是一缕魂魄,为了要现身在本太子面前,他耗费了不少元气,所以时间不多,要本太子配合他做一件事。”

  “本太子当下怀疑他是否死了,要托本太子复仇,后来才发现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奚阳想起那日阴森诡异的气氛,虽然不怕,但眉头乃是皱得紧紧的。“他告诉我,他并没有死,并全盘说明你入宫的理由,就是要替他调查毒害他的凶手。

  “由于你被关在天牢里,奚辰看起来十分担心,为此他下了地府去寻那几个刺杀我的杀手,才挖出了通天盟。之后我配合他暗中捉来了通天盟的首领裘天杀,奚辰又现次现身,同时让那些已死杀手的鬼魂一并出现,以此说动裘天杀,让他招认是谁聘请了杀手杀本太子。”

  “只是本太子想不到,那人居然是如雪……”奚阳表情变得凝重,口气也不太自然。“之后,奚辰又去找了长眉道长,请他拼凑李公公鬼魂的碎片,因此得到一些零碎的讯息,杀李公公的人似乎是曲如霜。如果这样的话,这与如雪先前告诉你的话就不一样了,由此我们推断,毒害奚辰的人,肯定与洛王府有关,只是不知谁是主谋。

  “将你提出大牢审讯那天,其实是我与奚辰合作的一出戏,用意就是要引出洛王府里主使这一切的凶手,最后果然曲如霜现身承认了,事情的缘由竟是那么……那么……”

  奚阳说不下去了,因为这整件事里最伤心的,事实上该是他,但他却不能表现出来。要说苦,谁能比他苦呢?于是他转移了话题。“灵心,我告诉你这些,是要你想想。奚辰为了联络我,多次现身,他之后还下了阴间好几次找那些鬼,没有任何休息养神的时间,他还要联络长眉道长,甚至最后还现身在我父皇母后之间,要求他们配合那场戏替你做主……你自己想想,这能不耗费元神吗?到最后,奚辰的生魂几乎是透明的,险些魂飞魄散。我只能答应了一切,并保证你的安全,才化解了他的冤气。长眉道长见他就要油尽灯枯,硬是令他回魂,才会有后来的那些苦难。”

  “他真的很爱你,我没有看过他为任何人付出到这种地步。”奚阳正色地望着她。

  灵心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她想过能揭发这一切阴谋,一定是奚辰从中做了什么事,但她没想到这居然差点丢了他的命。

  “殿下,我突然觉得我好坏……”灵心的嘴扁了起来,她想忍住不哭,但越来越皱的脸却泄露了她的愧疚与难过。“我让他差点死了,可是我却又无法接受和一堆女人分享他的爱,我该怎么办……”

  她的话,好像击中了奚阳内心的某一点,让他的心微微的疼痛起来。若说情伤,他也伤得重,面对这个如同妹妹一样的人提出的质疑,对方又是他亲弟弟,他只能以自己的经验,苦涩地说道:“你只要相信他对你的爱,那么他就会去解决所有阻碍在你们面前的事。”

  他惨然一笑。“你应该知道洛王因为曲如霜一案,被摘去了王爷的头衔吧?曲如雪该是死罪的,然而本太子却从中运作,以她救过二皇弟为由,饶了她的性命。原因不为别的,每个人都觉得我与她成亲是为了满足母后的撮合,但事实上……本太子爱她,从很小就开始了。”

  灵心听到这秘辛,得知他的理由居然和大家想的都不一样,不由惊讶得小嘴微张。

  “如雪做错了事,但她毕竟没有要取本太子的性命。但最后,她只能跟着洛王被流放到南境,再也无法留在本太子身边了。她告诉本太子,她会赎罪,她会斩断自己情感上的所有妄想,如果她还能够回来,那么她心中将只有本太子一人。”

  一向威武的奚阳在这一刻竟有了丝柔和。“本太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等她,宫规上也尚有难关要克服,但她所要做的,却是证明了她对本太子深厚的感情,如果不是这样,她不会想努力斩断阻碍在我们面前的事。”

  灵心被感动了,由奚辰的表现看来,他爱自己绝对不比曲如雪爱奚阳少,他也会努力的克服各种困难,只为了让她回到他身边吗?

  奚阳说她应该要相信他的,可是前几日她却让他那么难过的离开了……

  “我懂了!”灵心突然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找他!”

  说完,她便莽莽撞撞的要往门外冲,奚阳连忙想阻止,“等等!灵心,你要就这样跑到京师去吗……”

  可是灵心听不到了,她一心只想赶快找到奚辰,告诉他她愿意等,等到他斩断铺在两人面前路上的荆棘的时候。

  她已经冲出了门外,就要往村外跑去。

  然而当奚阳追了上去,却看到灵心呆呆站在了店外,眼眶通红的看着大街的那一头。

  奚阳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久无笑靥的他,居然也轻笑了起来。

  是奚辰,他终于来了!

  一匹骏马远远地由大街那处奔来,造成的声势让街旁民宅商铺里的百姓好奇地走了出来,议论纷纷,连灵家父母都不解地由后堂出了店铺,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骏马上的白衣骑士,也就是奚辰,却是在纸扎店前勒马,马儿长鸣一声,双脚高抬,很帅气的停了下来,这分明是马术很高明的人才办得到。在众人忍不住齐齐喝了声采之时,奚辰居然弯下身,伸手往马下的灵心腰肢一捞,将她放到了自己的身前,接着抖了下缰绳,马儿又往大街的另一头去,直到出了朴月镇。

  灵心的父母面面相觑,满面愕然,不知道怎么一眨眼的,女儿就被二皇子掳走了。而奚阳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弟弟耍帅,美人是得手了,却也不懂得先告知一下对方的父母,害他身为堂堂太子,却要来为奚辰向灵家双亲解释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奚辰驭马一路奔到了一座别院,这座别院是皇家出巡时一个中途休憩的地方,所有布置及人手都是随时准备好的,免得哪天某个皇族经过这里前来居住时,生活不便。

  马儿直奔入别院,终于停了下来。奚辰拉着犹如坐了一整路云霄飞车,现在仍余悸犹存的灵心,直直步入内院的厢房中,直到只剩两个人了,他才有机会好好的凝视这个让他牵挂了好些时日的小女人。

  好久没有如此好好端详她了,经过了生活与感情的双重磨炼,灵心原本天真纯净的气质,染上了一点忧郁,却更凸显出略带青涩的女人味,让奚辰对她更加的心直到他真的站在面前了,灵心才发现自己好想念他!想不到就在她想他想到了极致,内心对他的爱意澎湃汹涌到不能自抑的时候,他居然在她面前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