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9章(2)

作者:风光
  这种像现代小学劳作的东西,着实让奚辰费了一番工夫,原来做起来比想象中难多了。而且对方指定金童玉女,为了区分男女,他甚至用了不同颜色的纸张,一番摆弄之后,好不容易做出来两个似是而非的人偶。

  “拿去。”奚辰得意地将做好的人偶放到了小虎面前。

  小虎一看,朴实的脸忍不住一歪,抽搐着嘴角道:“这哪是金童玉女?这是黑白无常吧?我烧这个给朱爷爷,他不从坟墓爬起来骂我才怪!”

  灵心则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奚辰的完成品,俏脸微微抽搐着,好像在忍耐什么似的。

  奚辰认真的打量了下自己的作品,似乎也真有那么一点不象话,清了清喉咙道:“那个……我重做好了,你再等一会儿。”

  他这次重新选纸,倒是选了颜色一样的,不过求好心切,总觉得人偶不太对劲,在人偶的脸上画了一笔、又画了一笔……

  “好了!”他又一次把成品推了过去。“就这个了。”

  小虎这次都想哭了。“我的娘啊,这是牛头马面吗?我是要烧下去服侍朱爷爷,不是去给他拘魂的啊!”

  灵心已经背过身去了,香肩不停的抖动着,很辛苦的忍住不发出声音。

  “喂!你这家伙不行就是不行,干么逞能?我看还是灵心来吧!”小虎嫌恶地把那对牛头马面推远。“呋!这种东西也敢拿出来,你唬人呢?要有多笨手笨脚才能把金童玉女做成这样……”

  听他越骂越难听,奚辰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却轻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在紫渊国,还没有人敢这样骂本皇子的。”

  只听他冷哼一声,不知道突然从哪里闪出了几道人影,身上穿的都是皇宫侍卫的服装,手上的刀亮晃晃的,迅雷不及掩耳的围住了小虎,刀锋全朝向了他。

  小虎吓得当场僵住,双腿抖得都快坐不住,砰一声跌在了地上。到了这个地步,他再看不出奚辰地位不凡的话,那就傻了。

  灵心终于看不下去了,脸色不善地出面制止了那些侍卫,对着奚辰怒嗔道:“你做什么?想把我们家的客人都吓跑吗?”

  奚辰面不改色地伸出手一挥,那些侍卫又闪了出去,一转眼店里又恢复平静,速度之快好像方才的情景是作梦一样。

  他慢悠悠地转向了小虎,亟力摆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做的人偶,你满意了吗?”

  小虎背上冷汗直流,忙不迭地点头。“满意,满意。”

  “满意就快付钱走人,不要耽误本皇子的时间!”奚辰淡然道。

  小虎抖着手掏出身上的钱,把桌面上那对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往怀里一扫,拔腿就想跑,想不到灵心唤住了他。

  “小虎哥,我重做给你吧?那些东西……”

  “不不不,我就要这些,你看这黑白无常做得多精致、牛头马面表情多感人啊!相信朱爷爷都要为之掉泪了……我……我先走了!”小虎飞也似的离开了纸扎店,还在门口绊了一下,落下了一只鞋,但连回来捡都不敢。

  灵心无奈地瞪了奚辰一眼,再次赌气不说话,倒是奚辰没好气地开口了。

  “你怎么有那么多仰慕者?一下子武仕书,一下子又小虎哥的?”

  灵心沉下脸,依样画葫芦道:“你怎么有那么多妻妾,一下子纪侧妃,一下子又梁侧妃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真是自讨没趣了,奚辰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能眼看着灵心又转过头做自己的事,不再理他。

  满腹郁闷的奚辰,只能默默的抽起了几张纸材,乱揉胡扯一通,好像在发泄什么一样。

  灵心一开始还没注意,但一抬头发现他正在浪费自家做生意的材料时,便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可想不到一认真看,却见到他并不是如她所想象的纯粹在浪费纸,而是很认真的找了一个她以前做过的人偶,正努力学着怎么做呢!

  他学这个做什么?他未来又不会开纸扎店。

  这么说来,答案就只有一个了,他是为了她,他当真是为了不要她劳动心力去做这些东西,所以要替她做,即便对他而言,那些客人的批评无疑是污辱,他也愿意为她放下身段去学。

  灵心突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一时间百感交集,她想把他推开,但他那么骄傲的人,却一再对她破例,死皮赖脸都留在她身边。说实话以他的权势,他明明可以对她硬来,强把她带走不是?

  对自己的坚持,她真的迷惘了,真的。

  灵心一天不表态,奚辰就跟她耗着,替她做生意,甚至完全不让她动手,什么东西都由他来做。

  当然,能把金童玉女做成黑白无常或牛头马面的人,做出来的其他纸扎品肯定也是惨不忍睹,连奚辰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已被客人嫌弃了多少回,只能不断的练习,要不是他财力雄厚,不管浪费多少纸张都能补得回来,灵家的纸扎店早就被他做倒了。

  这天,灵心将奚辰一个人丢在店里,自己在房里烦恼不知该拿他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奚辰突然喜孜孜的冲了进来,也不管她的反应,握着她的手笑道:“灵心、灵心,我的人偶卖出去了!”他抱起她来转了一圈,好像比她答应他的求婚还开心,“是我亲手做的,不是店里卖的那些!客人还说我的人偶很特别呢!”

  他用力地亲了她一口,“哈!看来我也能开一家纸扎店了!”

  灵心惊讶的捣住自己的小嘴,想不到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他偷去了一个吻。照理说她应该发脾气的,可是看他居然为了这么一点小事高兴,不由得有点心软,什么泼冷水的话都说不出口。

  而且他堂堂一个皇子,居然说出要开一家纸扎店这种话,可见他此刻已经忘却了他的高傲,完全以她的事为重心。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如此待她,灵心不得不说,她真的真的很感动。

  即使他花心到不行……

  想到这里,灵心又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推开了他。然而还来不及说什么,已然听到外头店面有人叫唤着。

  “灵心?灵心?你在吗?”

  灵心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眼睛一亮。“是武仕书!他来了!我出去找他。”

  说完,她抛下奚辰跑了出去,而被她丢在原地的奚辰,原本喜悦的心瞬间落到了谷底。

  到底在她的心中,他和武仕书孰重孰轻?怎么武仕书一来,她就好像看到黄金送上门一样冲了出去?

  原本在他和灵心一起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让他回魂的那一刻,他敢说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比灵心爱他,他相信在灵心心中,他一定是最重要的男人。

  然而在她被他那么多妻妾伤透了心之后,她还会一本初衷的把心放在他身上吗?

  笨蛋才会啊!

  奚辰即使表面上沉着镇静,心中却是忐忑不安,连忙举步追上。虽说他现在没有逼迫灵心对他做出承诺的资格,但他留在她身旁就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等他把身边那些麻烦的女人都解决了,便能带她回去……

  在他来到店里的时候,灵心与武仕书正有说有笑,接着他看到武仕书把一大包用油纸包着的东西,塞到她的手里。

  “灵心,这一副药是固本培元用的,是我师父的独家秘方,我特地抓了三天份给你,三碗水煎成一碗,你这三天照三餐喝,应该对你恢复体力很有帮助的!”武仕书真诚地说着。

  “谢谢你!”灵心接过他的药,还回给了他一记甜美的笑容。

  奚辰却是看得火冒三丈,一时之间什么都考虑不了,冲上去对着灵心质问道:“灵心!为什么我拿宫里上好的药给你,你一口都不肯喝,这家伙拿给你的药,你就这么高兴?”

  奚辰深深的觉得他的骄傲被冒犯了,他的真心被糟蹋了,这一刻他真的有心如刀割的感觉。

  灵心楞楞地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眼中那受伤的神情,是她从来没看过的,难道真是她做得过分了?

  武仕书最看不下去的,便是有人欺负灵心了,尤其是奚辰。于是他二话不说地挡了了灵心面前,冲着奚辰不悦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奚辰也不干示弱地怒视了回去。“本皇子在不在这里,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说过,灵心的幸福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在你给得了她这些之前,根本没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武仕书大义凛然地道。

  “你又知道她不开心了?”奚辰冷哼了一声,他不认为武仕书有资格管他与灵心之间的事。

  “我不必亲眼看到都猜得出来!”武仕书却是按下了脾气,用一种很理性却一针见血的方式,打击奚辰的弱点。“你自己想想,你这几天待在她身旁,她笑了几次?胃口有比较好吗?肉养回来了吗?为什么她不接受你的赠药,而接受我的?”

  “这……”奚辰的心如同被大锤击中,一时间溢上喉头的痛苦让他无言以对,因为武仕书完全说中他最不愿面对的现实。

  武仕书没有因此放松对他的打击,“没有对吧?光看就知道,灵心她不开心。而她不开心的理由,肯定在你这混蛋身上。”

  他指着奚辰的鼻子,一字一句清楚地道:“你让灵心感到矛盾,感到为难了,你懂吗?你硬留在她身边只是利用她的善良,弥补你良心上的不安。但用这种方法,她最后妥协跟了你又如何?根本的原因没有解决,她跟着你一辈子都不会快乐。二皇子,你不会当真笨到连这都不明白吧?”

  在武仕书义正辞严的态度下,奚辰居然被武仕书逼退了两步,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他沉痛地望向灵心,好一会儿才开口问:“灵心,我让你为难了吗?”

  灵心没有回答他,但她凄楚的表情及眼中的不舍及挣扎,却如同一根针一样刺进了奚辰的心中。

  疼痛令奚辰捂住了胸口,却缓缓低声笑了起来,笑声里有难掩的悲伤与痛楚。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原来我一直那么自以为是!”

  他原是怕她因为生气跑了,所以想用最快的方法带她回来,便径自来扎纸店里缠着她,认为自己已着手在处理遣散妾室的事就好了,却没有发现只要自己尚未斩断所有桃花,对她而言就是一种折磨。

  即使他心上已经问心无愧,但在行为上,他仍旧对不起她。

  说完,奚辰像是大受打击一般,甚至没有回头看灵心一眼,就这么转头冲出了店门,旋即不见踪影。

  “奚辰!”灵心终于唤他了,在他来找她后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可惜他已经跑远,再也听不到了。

  她忽然觉得,她似乎做错了什么事。他走了,真的对彼此都好吗?

  他可以继续过他美女环绕的生活,她也求得了自己的平静。然而硬是拆散了两个相爱的人,这笔帐又怎么算?

  “灵心,这是我唯一能够帮你的,接下来,就看奚诚的诚意了。”武仕书敛起了方才盛气凌人的姿态,忽地有些失意地道。

  “帮我?什么意思?”灵心还没能从方才的冲击里回神,只能迷惘地看着他。

  “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因为我想自己没有胜算了,只有你过得好,我才放得下心。”武仕书却是摇摇头,卖了个关子,他这么做违背了自己的心意,到此已经是极限,再说下去,怕会影响他的道心了。

  “我也离开了,你记得好好吃药。”

  说完,武仕书也走了,灵心却是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