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9章(1)

作者:风光
  灵心又回到了朴月镇的纸扎店,只是一回到家,整个人就病倒了。

  或许是前阵子太过劳心劳力,在皇宫里查案本就紧张,再加上又在天牢里蹲了好一阵子,没当场精神崩溃已经算奇迹了,最后又被奚辰有一干妻妾的事实打击得意志消沉,一见到亲人,果然就受不住昏了过去。

  这一倒吓死了她的父母,找来大夫看过,只说是忧郁成疾,需要一阵子休养。

  虽然很在意自家女儿在宫里到底遭遇了什么,会变成这副憔悴的样子回来,可女儿以往那肉乎乎的甜美脸蛋都不见了,灵父灵母心疼不已,自然也不会再多问她,引起她的愁思。

  在父母的羽翼下当了几天大小姐,灵心也觉得不好意思,便主动要求回店里帮忙扎纸,灵父灵母现在是只要她想做什么无不应从,也怕她在房里心情更闷,就让她在生意清淡的傍晚时间,帮忙坐一下店面也好。

  灵家双亲不知道的是,在灵心一回店铺坐镇之后,整个店里瞬间热闹起来,可惜谁也看不到就是了。

  “灵心,我们都不知道你在宫里受了委屈了,可恶的奚辰,居然欺负我们的灵心!”小倩一脸惭愧,虽然那肿胀的脸看不太出来什么表情。

  “要不然我们一定会替你出气的!”赵老爹拍着胸脯。

  “下回奚辰敢再来,老子砍了他!”李大牛挥舞着他从灵心手上得到的新斧头。

  “不用那么麻烦,我派几个打手教训他。”特地来凑凑热闹的何员外也搭腔。

  灵心淡然地看着他们,不知是否自己病得没力气被惊吓了,现在她居然不怕这些“老邻居”了,甚至还觉得有些温馨。

  “谢谢你们。”灵心幽幽地叹了口气,“只可惜,你们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怎么说?”李大牛持着斧头的手可痒着。

  “他不会来了……”是她亲口拒绝他的,依他的高傲,应该不可能来找她,所以两个人之间,应该就这样了吧。

  想到这里,灵心眼眶又不自觉地红了起来,这一阵子她为人哭比为鬼哭还多,也算新鲜的经验了。

  众鬼见状,也是心疼在心里,却又不知从何劝慰起,毕竟他们只知道奚辰欺负灵心,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身为女性的小倩好像比较明白,却也不知能说什么,男女之间的事,的确不是一两句话劝得来的呀!

  此时,店铺外头进来了一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往灵心走去,只是灵心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没有发现。

  “灵心……”那个人才一开口,立刻引来众鬼侧目,之后居然大伙儿都二话不说地现形出来,咬牙切齿地向他飞去。

  “奚辰,你居然敢欺负灵心!”

  “纳命来!”

  小倩首先伸出鬼爪,李大牛抡着斧子,赵老爹拿着扁担,就连来不及撂兄弟的何员外,都随便用意念控制了根棍子,一伙人齐齐向奚辰飞扑过去。

  灵心这才反应过来,一看到众人剑拔弩张,立刻叫了一声,“不要打啊!”

  奚辰如今已恢复成人,可是看到那些鬼现身来个群魔乱舞时,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一方面他认识这些鬼,知道他们生前也不过是普通百姓,怨气不重,故战力也有限,另一方面……

  那些鬼就要碰到奚辰时,突然他胸前一阵宝光闪现,众鬼立刻被弹飞到四面八方,惨叫连连。这还是奚辰手下留情了,没将那宝光闪现的东西直接拿出来,只是隔着衣服,否则这一记让他们魂飞魄散都有可能。

  “你们下回要吓人也选一下对象好吗?我也当过鬼,我会怕你们吗?”他无奈地叹口气,由自己胸口抟起一个观音玉坠。“父皇母后知道我前阵子是失了魂,难道不会赐给我一些护身定魂的法宝吗?你们也太瞧不起我这个二皇子了。”

  众鬼摔得七荤八素,更引起了他们的凶性,这下不只手拿武器,也开始动用念力,把店里的东西砸向奚辰。

  奚辰可是会武功的,他只是头一歪,或者往左往右略移,那些东西便尽数落空,而扑向奚辰的他们也再次被弹开。

  瞧店里又被砸得一片混乱,灵心既怕奚辰受伤,又怕众鬼受伤,急得圃团转,最后冲上去挡在双方之间。

  “不要打了!我知道现形会让你们元气大伤,现在你们又被法器伤了……你们赶快回去补一下阴气,否则伤到本源会影响你们投胎的!”

  众鬼正在气头上,哪里想得到这么多,李大牛根本不管灵心说什么,又朝奚辰冲了过去!

  “灵心,我们说要保护你的!”

  “对!没错,我们要保护你!”

  像是被李大牛激励了,众鬼又重整旗鼓,再次冲上前。

  灵心急得都快哭了,然而她根本碰不到李大牛他们,无法阻拦;至于奚辰这边,她自然可以叫他住手,但叫他住手等于叫他不要反击,有哪个傻子会呆呆站着给人打,何况灵心也不会眼看着他受伤。

  这么一急,血气就跟不上她的动作了,不久前才大病一场身体还虚的灵心,一时太过激动,居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奚辰离她近,眼明手快地接住她,忙对那些杀红了眼的鬼魂喝道:“还不快给我停下来!没看到灵心都昏倒了吗?”

  大伙儿随即停了下来,也着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他们不但没有帮到灵心,好像还害了她。

  “快去叫大夫!”奚朝着众鬼的方向怒吼,但事实上他却是在呼叫在外头等候的侍卫们。

  众鬼闻言一哄而散,就要去找大夫,但转眼间他们又转了回来,哭丧着脸道:

  “大夫……大夫看不到我们……看得到的话,估计也被我们吓跑了……”

  奚辰真是气到不行,便沉下脸瞪着他们。“那你们就快滚!灵心就是怕你们元气大伤,又怕你们伤到我,才急得晕了你们看不出来吗?大夫我让侍卫去找了,耽误了我救灵心,我就算杀到阴间也要找你们算帐!”

  众鬼一阵心虚,“可是灵心她……她和你……”

  奚辰没好气地道:“难道我会对她怎么样吗?就算我想对她如何,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挡得了?”

  一席话说得众鬼哑口无言,他们这次确实鲁莽了。为了灵心好,也为了他们自己的元气,只能忿忿不平地离开,离开前还不忘狠狠瞪了奚辰一眼。

  此时,屋里的灵氏夫妻才走了出来,他们在内室隐约听到外头店铺似乎动静很大,想不到一眼就看到店里一片凌乱,一个俊美的男人正抱着他们昏迷的女儿。

  “这是……”灵父一阵傻眼,灵母倒是很快地跑过去看自己的女儿。

  “我是二皇子奚辰,灵心昏倒了。”奚辰沉稳地道。方才他已先初步探过灵心的脉膊,知她应无大碍,只是气急攻心,不过还是找人检查一下比较安心。

  “二皇子?”灵父显然不信。“我家灵心会认识二皇子?少来了,你要是二皇子,那我就是二皇子他爹了!”

  奚辰若有深意地看着他。“你会有机会的。”说完,他丢了一个令牌给灵父。

  之后,奚辰抱起灵心,欲将她送进内室,灵母也急急跟上,只是要进内室时,看灵父一脸呆滞地看着手上的令牌,不禁骂道:“你还发什么呆?还不快去找大夫!”

  “他……”灵父楞楞地举起了手上的令牌。“好像真的是二皇子。”

  “我管他是二皇子还是三四五六七八皇子……二皇子?!”灵母仿佛现在才反应过来,狠狠地倒抽了口气。“那么尊贵的人,怎么会认识我们灵心?”

  “灵心当过宫女啊!”灵父提醒着她,“而且二皇子刚才说,说不定我有机会当他的爹,那不就……”

  “天啊!天啊!我们家灵心要麻雀变凤凰了?不行,我得好好问问她……等一下!灵心昏倒了啊!”灵母突然一呆。

  末了,夫妻两人同时惊叫起来,在屋里乱窜起来。

  “快找大夫啊!快找大夫啊,灵心昏倒了啊——”

  朴月镇的纸扎店里,从某天之后,住进了一个大人物。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奚辰堂堂二皇子,他要在哪里留着,谁能阻止得了他?他提出了要求后,灵心父母不知该兴奋还是紧张,却也只能让奚辰住在家里。不过他们却看出了自家女儿前阵子的忧思,恐怕就与这个二皇子有关,两人相处犹如欢喜冤家一般,便睁一双眼闭一只眼让他陪在灵心身边。

  灵心也拿奚辰没辙,又不好让父母难做,只能默许这种做法。不过她可没就此给他好脸色,因为不想在房里和奚辰独处,她甚至跑到了店里坐着,奚辰自然也跟在身旁。反倒是灵家父母知道小俩口闹别扭,长辈不好在旁,索性把店里交给他们两人,躲到后堂眼不见为净。

  “灵心,吃药了。”

  奚辰捧着一个碗,放到了灵心的面前,上回大夫替她看过之后,他不放心又请了御医替她看了一次,所以用的都是宫里最好的药材,甚至连煎药他都不假他人之手,可是灵心一看,头就撇到一边,不发一语。

  他知道她的心结在哪里,他愿意为她扫除两人之间的障碍,横竖那些女人对他也是虚情假意,彼此都是因利益结合,处理起来他没有什么不安,只是过程麻烦了点。

  可是当他第一次试图向她解释这些时,因为此事尚未处理完毕,那群妻妾还在他的后院里住得好好的,他的话倒像要拐她回宫的理由,让灵心更是生气,到现在已经一句话都不跟他说,认为他就是个大骗子。

  天知道她表面上残忍又坚决的拒绝他,但心里却是呐喊着要他别对她这么好,因为她会舍不得他离开啊!

  她很清楚古今的观念不同,导致她无法接受妻妾成群这种事,事实上他身为皇子没有妾室,反而是很奇怪的。所以她选择了不掺和他的浑水,因为她无法想象,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夹了那么多人,还注定了每一个都会仇视嫉妒她,叫人如何忍受?

  她能理解他的爱,可是能不能接受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此时,一个客人上门了,是一个布衣青年。他一见到灵心,立刻笑得好像捡到一百两一样,她身边的奚辰都直接被他忽略。

  “灵心啊!好久不见啦……”那布衣青年很热络的和灵心寒暄了一阵,也自动自发的在她身旁坐下来,还替自己倒了杯茶,才步入正题。

  “我今天来,是因为隔壁的朱爷爷往生了,我娘想送对金童玉女给他们家,让他在下面也有人服侍。”

  灵心笑了笑,“好啊!小虎哥,我马上就可以做给你。”

  小虎一看到灵心甜美的笑容,立刻像失了魂似的傻笑起来。朴月镇谁不知道灵心可爱又温和,还有一身扎纸的好手艺能帮家里赚钱,她早就是很多家子弟的理想媳妇人选了。

  不过小虎的眼神和表情看在奚辰眼中,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居然敢觊觎他的女人?尤其小虎进门后从头到尾没有看过奚辰一眼,更令一向众人注目的奚辰隐怒。

  在灵心就要伸手去拿纸材的时候,奚辰突然大手一拦,大马金刀的插进了小虎与灵心之间。

  “灵心不舒服,我来做就行了。”奚辰淡淡地道。

  “阁下哪位啊?”小虎皴起眉。“你说做就做,你行吗?”

  奚辰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我说行就行!”

  只不过板起面孔,身上那浑然天成的威严就这么显露了出来,当下令小虎打了个冷颤,居然都忘了回嘴。

  奚辰自然地拿过了纸材,他当鬼那一阵子,也在灵心身边混了很久,她的手艺看多了,自忖应该不会太难,便拉了一个竹篾,大大方方制作起来。

  灵心原想插手,但瞧他那认真样,便默默地住了口,她也想知道他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