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时,殿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风,这阵风里带来的气息,令灵心十分熟悉,一瞬间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毫不犹豫就躲到了奚阳身边,希望靠他的正气能挡去一部分的阴气。

  奚阳也没有拦她,她一有动作时他就默默递给侍卫一个眼色,侍卫们便让灵心轻易闯到了他身旁,与曲如雪隔桌站立着。

  这时殿中的油灯突然忽明忽灭起来,此刻外头的天色已然昏暗,以长眉道长的话来说,日夜交替之时就是天地阴气最重的时候,像要印证这句话似的,好几盏油灯赫然熄灭,接着殿中幽幽地出现了一抹白影。

  这道白影出现得突然,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最后出现的,却是一脸戾气,身着宫女服的曲如霜。

  曲如霜一现身,灵心就倒抽了一口气。

  照理说应该只有她看得到才对,但其他人也同时将目光放到了曲如霜身上,一脸惊吓,显然大家都看到了,是不是曲如霜耗费元气现形就不得而知了。

  曲如霜冷冷地瞥了众人一眼,转向了奚阳直接道:“你们不必再逼姊姊了,二皇子奚辰是我买通李公公毒害的,而之后李公公也是我灭口的。”

  奚阳没有作声,只是死死地瞪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曲如霜冷冷地道:“二皇子不爱我姊姊,他怎么可以?!我姊姊抛下自尊向他求爱,他竟漠然拒绝,令姊姊只能负气嫁给她不爱的人。我知道姊姊始终有遗憾,这口气她咽得下,我咽不下,这天下没有人能负我姊姊,即使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也一样!”

  她恶狠狠地瞪着奚阳,奚阳娶了她姊姊,也是她憎恨的对象之一。“所以趁着几次入宫的机会,我买通了李公公,让他在二皇子的膳食里下药,想不到二皇子居然被姊姊救了,在姊姊手上,我就不能下手了,不过让奚辰成了个活死人也好,也算替姊姊出了口气。之后我杀了李公公,自己也自杀,因为我不能让这秘密泄露出去……”

  曲如霜连自己都敢下手,只为保守秘密,这女人手段之狠、心理之变态已经超乎常人认知了。每个人都被她说出来的话所震撼,看向曲家姊妹的表情也多了一丝难解的意味。

  说到这里,曲如霜突然怒目转向灵心,让灵心吓了一大跳,干脆直接躲到奚阳椅子背后,只露出两只眼睛。果然曲如霜接下来针对的便是她。

  “我本来以为,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密,想不到出了你这多管闲事的女人,居然看得到鬼!我到了阴间之后,才知道还有你这等人,而且奚辰的生魂竟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准备去找你,那些多嘴的鬼魂啊……所以,我抢在奚辰之前要去杀你,只是想不到你身边居然还有高人护持!”

  灵心这才终于明白自己怎么会倒霉的惹上曲如霜这恶鬼,原来还是地府那批常客的大嘴巴使然啊!

  这方曲如霜说得面容扭曲,好不可怕,但奚阳却是不动如山,表情一丝变化都没有,只有看向曲如雪时,他的脸上才出现了那么一丝失望与难过。

  他问着曲如雪,“你救下二皇弟,因为你当时还不知道是曲如霜下的手。但你在洛王府招魂后,应该已经明白了一切,为什么还要替她隐瞒?”

  因为心虚,曲如雪不敢直视他的眼,只是失魂落魄地道:“因为如霜的身世是王府的丑闻,无法公开,但如霜做的事几乎可以让王府抄家灭族,为了整个洛王府,为了爹,也为了我自己太子妃的地位,我只能把这件事隐瞒下去,甚至……甚至嫁祸给三皇子及灵心也在所不惜。”

  这下换成奚英愤怒了,要不是有父皇及太子在,还有那一抹阴风惨惨看起来怪可怕的幽灵在,他早就冲上去狠狠的暴打曲如雪了!

  他也算和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虽然和她交情没有到二皇兄和大皇兄那样好,但她要害人时,居然毫不犹豫就坑了他?!

  奚英自然不会想到,这也是他平时做人做事太机车使然。

  一阵洋溢着遗憾与凄凉的气息突然在这殿中弥漫开来,突然间,曲如霜尖笑一声,那刺耳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皱起眉来。

  “姊姊,洛王府完了,妹妹对不起你,对不起父王,妹妹只能为你做最后一件事,让你离开不爱的男人。”

  说完,她浑身青光大盛,周围阴风大起,神情也顿时变得诡谲凶残,恶狠狠地扑向了奚阳。

  在场的侍卫们即使想挡,不是她针对的对象,根本碰不到她,而她显然已不顾元气的消耗,攻势又狠毒又猛烈,眼见奚阳就要被她扑上——

  “啊!”

  横空出现的一柄桃木剑,直接击在曲如霜的身上,让她即使身为灵体也痛叫了一声,硬生生飞退。

  原来是长眉道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武仕书也一身道服,手持桃木剑护在一旁,师徒两人像是早有准备,取出了一张网,直接往曲如霜身上扔去。

  曲如霜哪可能就范,拚了形神俱灭也要拉奚阳陪葬,只是这一张加持了法力的网将她困在了一隅,她索性动用念力,让这大殿中的杂物全砸向了奚阳,幸好奚阳本人武功高强,他身边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有些狼狈的挡下了那堆杂物。

  长眉道长哪可能让曲如霜得逞,桃木剑一伸就刺向了她的胸口。

  “不要!”曲如雪惊叫一声,但已经来不及了,曲如霜动用了太多元气,现在再被刺一剑,网中的身形几乎变得完全透明,似乎只要再吹一口气,就会魂飞魄散。

  长眉道长不动声色地用个葫芦收了曲如霜,这桩天大的阴谋,似乎也随着曲如霜的消失而落幕。

  皇帝及皇后眉头深锁,摇头叹息,奚英一脸惊吓,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洛王则是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曲如雪如受雷击,呆立当场,至于奚阳,只是神情复杂地直看着曲如雪,像是也不知如何处置她。

  而唯一能够反应过来的灵心,却是冲向了长眉道长,忙问道:“奚辰呢?他为什么没有出现?”

  一见到长眉道长师徒便可知道,有人知道会有方才那一幕,事先让长眉道长为众人开了天眼。能把皇室的人和长眉道长师徒连结起来的人,曲如雪和灵心都不可能去做,要说这其中没有奚辰的参与,灵心绝对不相信。

  被她这么一说,皇帝等人才想起来奚辰还昏迷不醒,齐齐看向了长眉道长。

  长眉道长却是脸色一变,长叹道:“此事已毕,二皇子冤气已消,现在等着回魂,只是现在事情有了变数……说不得还得用上这东西。”他摇了摇手上的葫芦。

  “道长,奚辰的情况不太妙吗?”长眉道长的神色,令灵心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她从被提出天牢后没见到奚辰,就已经觉得很不对劲了。

  “命悬一线。”长眉道长没有多解释。

  灵心差点当场昏了过去,急忙求着长眉道长与皇帝等人,一群人飞快的赶到了二皇子的寝宫中。

  生魂回体需要七七十四十九天的时间,照理说奚辰有长眉道长的帮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是。然而在灵心蹲天牢的时候,奚辰为了保护她,替她战斗了一天一夜,元气早已消耗大半,之后又为了查明真相劳碌奔波,相信应该也无暇休养把元气补回来,所以这次回魂,显得格外凶险。

  灵心几乎是不眠不休、时时刻刻在旁守护着奚辰。

  即使奚辰的呼吸日渐变浅、身体慢慢变冷,有好几次仿佛要断了气息,灵心不仅如往常服侍着他,更是时常呼唤着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就像是欲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似的。

  而在奚阳的命令下,除了太医每日会来检查二皇子的状况,也没有人会去打扰这对爱情鸟,什么皇宫的礼仪规定都可以暂时不管,只要奚辰能够好起来。

  四十九天就要过去了,皇帝、皇后及奚阳等人,在这最后的一个时辰,全都围在奚辰的床边,神色凝重。

  灵心没有放弃,也无暇理会这些只要一句话就能砍了她的头的人,她坐在床沿紧握着奚辰的手,在他耳边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连皇帝和皇后几乎都要绝望了,只有灵心带着微笑,因为她坚信他会回来,她要让他一张开眼就看到最美丽的自己,绝不能让眼泪从自己的眼眶里流出来。

  “奚辰!奚辰!快醒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奚辰!你可不能赖皮,你说要连本带利还给我的,怎么你还不回来?”

  “奚辰,我相信你会醒的,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对不对?”

  这时候,没有人会介意灵心敬不尊称二皇子,而是奚辰奚辰的叫,只要她叫叫奚辰就会起来,就算叫他傻蛋也没关系不是?

  慢慢的,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众人的心也慢慢下沉,灵心说得嗓子都哑了,嘴唇都发抖了,脸上的笑容也快维持不住,然而不到最后一瞬,她绝对不停止。

  在奚辰的意识里,这七七四十九天之中,他就像拖着虚弱的身体,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雾中行走,他知道自己在找一个出口,却不知道方向,每走一步都是煎熬,他觉得好累好累,精神也无法集中,他慢慢忘了他是谁,忘了他一直走是为了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累得连一步都走不了了,索性就这么消失在天地之中好了。可是就在他意志最薄弱的这一刻,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心悸的叫唤。

  “奚辰!快回来吧!你说要连本带利还给我的!”

  这个叫声,无疑是茫茫白雾之中的灯火,奚辰慢慢想起了自己是谁,想起自己在寻找什么,因此他振作起了精神,拖着沉重的脚步前行,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不能妥协,因为还有灵心在等着他。

  灵心的呼唤成了他唯一的目标,他在白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循着她的声音一步步向那方走去,在他失落的时候,在他累极的时候,她的声音是唯一的鼓励,唯一的坚持。

  只是这段路不知道有多长,而且到了后来,越来越崎岖陡峭,让他从走路变成手脚并用,花好一段时间才能前进一点点距离。即使他有强大的信念支持,虚弱的身体却是无法配合。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可是灵心的声音仍在那一端呼唤着,他都听出她声音沙哑了。这一刻,他觉得好对不起她,他答应她的事要毁约了,他无法连本带利的还给她,他要永远离开她了……

  奚辰的眼就要完全闭上的那一刻,四周突然大亮了起来,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往一个温暖明亮的地方飞去,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清楚,清楚到就像在他耳边一般……

  奚辰突然惊醒,当他奋力张开了眼,赫然看到灵心惊喜的表情。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许久,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了别人,只有自己眼中的对方。四周的皇帝等人也是惊喜交加,有心想要上前,却是因两人间那浓烈的情感,本能的停止了脚步,暂时不打扰他们。

  奚辰终于忍不住卖力地抬起手,摸了摸灵心的脸。

  “本皇子终于亲手碰到你了……不是透过葫芦,也不会再穿过去……”奚辰气虚地道。

  灵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强笑着,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落下。

  “你哭得好丑……这样如何配得上本皇子……”奚辰接住了她的泪水,皱着眉道。

  灵心哭笑不得地横了他一眼,最后才像放松了,直接趴在他的肩头大哭起来。

  这时候,她预备的好多要和他的话,全部都说不了,这几十天累积起来的劳累、委屈、害怕、难过,一次全爆发了出来。

  她的哭声牵动了他的心,比他孱弱的身体还要让他感到疼痛,奚辰捧起了她的脸,轻轻吻了她的唇。

  “别哭!是你救了本皇子啊……是你救了本皇子……”奚辰知道,如果不是她不停的呼唤着他,他早就在那场白雾之中魂飞魄散,他也不可能坚持那么久而不让劳累又虚弱的身体拖垮。

  “你……你回来了……”灵心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哽咽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这是你答应我的!我都没有被天牢里那些鬼吓倒,你一定也会遵守承诺活着回来……”

  “所以灵心……”奚辰紧握着她的手,虽然他现在还很累,但他知道打铁要趁热,“本皇子决定,让你要成为本皇子的正妃。”

  这是一个肯定句,而不是问句,但听在活了两辈子都没被人求过婚的灵心耳中,是那么窝心,那么感人,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天。

  “我愿……”她正想答应他的求婚,可话才出口一半,寝宫门口出现了嘈杂的声音,接着一群莺莺燕燕就这么摇曳生姿的走了进来。

  “参见皇上、皇后、太子殿下。”一群姿容出众的女子先见礼,她们是听到皇上等重量级人士全集中到了二皇子的宫殿内,才连忙赶了过来,怎么样都要在他们面前表现一下对二皇子的关心,留个深刻的印象,也方便以后她们争取更高的地位嘛……

  此时,其中一个女子,也就是那位曾见过灵心的纪侧妃,注意到床上的奚辰醒了,第一个扑了过去,仿佛对他关心备至似的。

  “殿下!你醒了!真是吓煞妾身了!”纪侧妃很巧妙地挤开了灵心,她知道这几日太子封锁了二皇子的宫殿,只准几个人进出,灵心就是其中之一,还能贴身服侍,她猜想灵心可能是太子妃要安排给二皇子的侍妾,以后可能也会变成侧妃之类的,所以现在就起了排挤之意。

  其余女眷一见到纪侧妃的动作,也跟着大呼小叫起来,一下子全挤到了床边,一个个针对灵心神色不善,把她挤得远远的。

  “你是谁?没看到本妃来了吗?”

  “一个贱婢,居然敢握二皇子的手?看我不斩断你的贼手!”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了!”

  灵心莫名其妙的被挤开了好几尺远,还从奚辰的救命恩人瞬间变成令人压恶的虫子,只能傻眼的看着这一幕。

  有谁在被求婚求到一半的时候,会被这么多乱入的人抢去风头的?而且还成了众矢之的!要不是她清楚眼前被一群美女淹没的人是奚辰,她还以为刚刚向她求婚的是布莱德彼特还是汤姆克鲁斯呢!

  “太……太子殿下……她们是……”由于奚辰被美女淹没了,灵心只能目瞪口呆地问奚阳。

  奚阳表情古怪地回道:“她们是二皇子的侧妃和妾室。”

  因为他醉心武艺,身边的女人也只有曲如雪一个,所以对自家皇弟收了各色美女一事很不以为然,现在果然证明他是对的。

  灵心一开始是震惊于自己所听到的,后来再慢慢回想她来到皇宫以后,也见过几次这些女子中的几个,似乎她们也得是二皇子的女人,才解释得过去为什么她们可以恣意接近昏迷的奚辰,还可以有那种嚣张的派头。

  这是古代啊!而且还是皇家,哪个皇家子弟不是三妻四妾,难道她还以为在现代,不是一夫一妻就违法了,有个小三还会被炮到翻?

  慢慢的她冷静下来,不过这可不代表她接受了现状,愿意成为奚辰那群莺莺燕燕之一。她只是慢慢的累积着怒气,慢慢的压抑下自己对他的爱情,最后化为一句大骂。

  “奚辰你这王八蛋!”她如此大逆不道的直唤二皇子名讳,还顺带飙了一句骂人的话,果然引起了众女敌视,纷纷看了过来。

  “你这贱婢,居然胆敢污辱二皇子?来人啊!将这贱婢赶出去,杖责一百……”纪侧妃早视灵心为眼中钉,抓住了时机,就要铲除她,想不到硬生生被人打断。

  “给我住嘴!”奚辰虚弱不堪的身体,压榨似地发出了最后的声音。“你们谁都不许再对灵心多说一句!对本皇子而言,你们……你们才是该被赶出去的人……只有灵心……灵心是本皇子未来的正妃!”

  然而灵心早就被他后宫三千的事实气疯了,不仅没有听懂他话语中的意思,反而对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纳她为未来的正妃,更是为之火冒三丈。

  所以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即使以奚辰现在孱弱的体力与情况,方才一句话已用尽他所有力气,也无力再做什么解释。

  “你有这么多老婆了还要我成为你的妻子?作梦去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