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6章(2)

作者:风光
  步出了洛王府的大门,天色已微亮,灵心与长眉道长师徒在马车行前分别,各自离开。

  可是灵心并没有马上回到宫里,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一张小脸闷闷不乐,幸好大清早的街上没有太多人,她这副垂头丧气的姿态没有引起太多注意,突然一阵微风吹过,落叶掉在她的肩膀上,她立刻惊喜地回头一看——

  什么都没有。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她很快的意识到,她辗转两世,好不容易交到的那个男朋友,已经不会再出现了,那种心里像被挖了一个坑,空荡荡的感觉,顿时令她难受得喘不过气。

  不,喘不过气并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她一直憋住鼻头的酸意,憋到都忘了呼吸了。

  此时气一泄,她的眼睛立刻就红了,拿起手上那个已然没有任何反应的葫芦,灵心觉得那种不舍的感觉更强烈了。

  “奚辰,我想你了!”她扁着嘴,却是忍着泪。“以前你是灵魂,我摸不到你,可是后来你成了葫芦,我摸得到你了,却来不及对你做一件事……”

  她吸了吸鼻子,把葫芦拿得高高的,接着闭上眼睛,轻轻的在葫芦上印上一吻。

  她一直碰不到他,他亦然,这算不算弥补一点点遗憾?

  “如果奚辰回来,你愿意亲自对他做这件事吗?”此时,一道声音莫名的在她背后响起。

  灵心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的,他是我的情郎啊!只可惜我碰不到他……”

  “那就等你碰得到他的时候,把你自己献给他不就好了?”那道声音又问。

  这次,灵心却是摇了摇头,声音里都有了点哽咽了。“可是他不会回来了,就算我好想献身给他,也要有对象啊……”

  灵心赫然回过神来,怎么大街上会凭空冒出一个声音和她讨论奚辰的事?还这么清楚她的心情?难道七早八早的见鬼了吗?

  从她拥有阴阳眼到现在,能在一大早出现的鬼魂,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了……灵心惊讶地回头,果然看到奚辰的生魂好整以暇地站在她的背后,满脸揶揄。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灵心捣住了嘴,不知道自己瞬间盈眶的泪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惊喜。“你不是留在曲如雪那里了?”

  奚辰瞧她那副模样,心都软了,表情也温柔起来,只是嘴上还是习惯数落她两句。“有个笨丫头刚才说话说得都快哭了,现在果然自己跑出来哭鼻子,叫本皇子怎么放心?”

  “我……我又没有哭……”灵心这才觉得糗毙了,连忙用袖子擦去眼中的泪水,那副可爱的模样,直让人想将她搂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只可惜,他碰不到她。奚辰扼腕地想着。

  “不要转移话题。”不过,好不容易听到她的心意,他可不会这么轻易让这个机会溜过。“刚才本皇子亲耳听到你说,你好想献身给本皇子?”

  “哪有问得那么直接的?还不是你套我话,不然我才不会讲……”灵心越说越小声,倒是没有否认。不过被他欺负久了,她也不是不会反击,连忙回道:“那你还不是一样?怕我哭所以跑出来了……啊!”

  她突然惊叫一声,差点让奚辰吓得魂都散了。但还来不及责备她,就见她紧张地又红了眼,忧心的绕着他转起圈子来。

  “你应该附在曲如雪的暖玉上啊,怎么还在这里?那你不就没办法跟在她身边调查了,万一查不到真相怎么办……”

  瞧她那副跳脚的样子,奚辰却是笑了出来,淡然地安抚她道:“你冷静点。本皇子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么?反正这件事已经有点头绪了,就算不在曲如雪身边,本皇子也会查出来的!”

  “你……你宁可放弃查明真相的机会,也要出来安慰我吗?那可是关乎你的生死啊!”灵心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有多么感动。再几个月,他若无法化解自己的冤气,可能会就此消失在世界上,要是换了别人,一定会优先处理这件事,其他事根本都不重要了,命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显然的,他把安慰她摆在他的命之前。或许他骄傲得不可能主动承认,但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别傻笑了!咱们回到正题!方才你怎么会突然向曲如雪提出要见皇兄?”他会决定不进入曲如雪的暖玉,一方面是看不下去灵心伤心,另一方面,便是为了灵心的这个要求。

  他不会让她独自犯险去见奚阳。

  灵心听了他的问题,不假思索地回道:“因为我觉得……曲如雪的话有点奇怪!我不能确定凶手一定是三皇子,太子的嫌疑还没去除,我要见到本人才能判断啊!”

  “喔?凭你这脑子都听得出端倪?”奚辰忍不住调侃她。

  “废话!我只是胆小了点,才不笨呢!”灵心朝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大鬼脸,她可是很努力的要证明自己也是很聪明的。“曲如雪说,曲如霜以为我要对你不利,才会攻击我,但我可没忘了,曲如霜第一次攻击我的时候,你都还没出现呢!我根本就还不认识你,她怎么知道我究竟是帮你的人还是害你的人?何况她一开始就觉得我一定会坏了她的好事,这一点都不像一个被害人会说的话!”

  这是一个明显的漏洞,奚辰当时也发现了,只是他身为一个鬼魂又待在葫芦里,心有余而力不足,又口不能言,她对曲如雪的要求无疑正中他的下怀,如今厘清了她的动机,连一向爱在他面前摆架子的他,都忍不住想奖励她了。

  他伸出了手,想摸摸她的脸揽住她,或者低下头给她一记热吻,然而当他的手再一次由她身上穿过时,他眼中流露出的遗憾,却是怎么也遮不住。

  灵心自然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因为她也是觉得一阵失落。这简直比隔着天涯海角的距离还要遥远,明明看得到,却摸不到,那种再怎么努力都到不了终点的挫败感,就甭再提了。

  “如果我赶快查明真相,我们就能碰到彼此了,怎么都好过现在只能干瞪眼。”她闷闷地道。

  讵料,她这么一说,奚辰却是暧昧地笑了起来。“不完全只是干瞪眼。”

  “什么意思?”灵心一呆。

  “我刚才……”奚辰指了指她手上的葫芦,又指了指自己的脸。“倒是感觉到了你的吻。本皇子突然发现,其实我们可以找长眉老道多弄几个葫芦,那你不是要怎么亲就怎么亲?”

  灵心想象着那画面,耳根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她的确很想“实际地”亲吻他,不过成天对着个葫芦猛亲,感觉实在不是普通的蠢。

  然而,奚辰已然朝着大街那头飘了过去,灵心猛然想到他要去找长眉道长的目的,连忙拔腿追了过去。

  “不不不,你千万别去找道长啊!这种理由太丢脸了啦——”

  洛王府发生的一切,对每个经历过的人来说,即使几天过去了,却还是余波荡漾。

  在曲如雪的安排下,灵心得以由织染局告假,在一个大清早来到东宫。

  自从奚阳成为太子之后,他的行程满档,从一大早就要学习许多未来执政的学问,用过午膳就要到御书房协助皇帝处理政事,接着晚膳过后还有晚课,再来才能就寝。这样太过“充实”的生活,令奚阳无法继续练他最爱的武艺,所以只好每日提早一个时辰起身,在练武场耍几套拳舞几次刀,才能让他比较不那么反感接下来一整天的忙碌。

  所以,灵心唯一能够接近太子的时间,就是他练武的这一个时辰,而且还得等他练习的空档,中间只能说几句话。

  “你最好先想好自己要说什么。”奚辰在灵心见到太子前,就先对她谆谆教诲一番。“我那皇兄……气质很特别,我怕你这性子,真站在他面前,恐怕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可不要瞧不起我!”灵心自忖鬼魂她都见多了,并不觉得自己会被一个活人吓住。“我远远看过他一次,太子再怎么样,还不是一个人?放心,我不会坏你的事的!”

  奚辰见她信心满满,便不再多言,灵心随着曲如雪直入到练武场上,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在舞刀,两女便在场边等候起来。

  直到近距离的看到奚阳,灵心才知道奚辰的意思是什么。奚阳手上的刀舞得虎虎生风,在艳阳下闪闪发光,那锋利的刀缘仿佛将四周的空气都撕裂了,发出嘶嘶的声音,连站在一旁听,都让人觉得脖子一阵凉。

  而奚阳本人就不用说了,他大概是历史上最粗犷的太子,光手臂上的肌肉就比灵心的头还大,赤裸的上身仿佛岩石一般坚硬,线条分明,灵心相信自己如果不小心和奚阳相撞,飞出围墙外都不奇怪。她忍不住看向曲如雪,这么纤细的美人儿,平时是怎么承受太子这么大块头的啊……

  “怎么了?”曲如雪留意到了她的注视,不禁望向了她。

  灵心哪里可能坦承自己的胡思乱想,连忙吞了口口水道:“太子殿下……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好、好惊人啊。”

  倒是一旁的奚辰见她脸颊微红,马上明白这丫头恐怕又在想什么色色的情节了,不由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曲如雪不知道灵心的想法,只是温和地解释着,“正常人一开始会怕他,不过太子虽爱练武,却不是嗜杀的人,你不必太过担心。”

  是吗……灵心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没好好的把奚辰的话听进去,至少多做几天心理准备也好啊!

  终于,奚阳收刀了,朝着曲如雪的方向走过来,曲如雪迎了上去,将一条汗巾递给他,又细细说明了灵心的来意,才领着人走过来。

  当奚阳铁塔般的身子站在灵心身前时,她几乎要抬头九十度才能与他对视,那种帝王般的威压及武者的杀气,几乎让灵心浑身都忍不住发起颤来。

  而当他见到追查自己皇弟被害真相的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宫女,眉头一皱,那怒气便如滔天巨浪般朝着灵心扑头盖面而来,让她连开口都不敢。

  奚辰无奈地看着这一切,亏他还事先警告过灵心,她方才的自信简直像笑话一样啊!

  不过奚阳是个坦率的人,他也能猜到灵心的来意,第一次见到他吓得说不出话的人灵心也不是第一个,所以他很直接地道:“我告诉你,奚辰不是本太子害的,信不信随便你。”

  说完,他有意地散去了点自己身上的戾气,终于让灵心觉得好过了点,曲如雪也发现了灵心的失态,便圆场似的白了太子一眼。“殿下,你说话未免也太直接了。”

  接着,她温和地朝着灵心解释道:“殿下或许是听了三皇子加害二皇子的事,一时情绪控制不住,你可别见怪。”

  灵心的头像波浪鼓般摇了起来,她在奚阳面前就像只蝼蚁,哪敢见怪啊?就连曲如雪也是拿捏不定她背后的势力,再加上对长眉道长有所忌惮,才会对她如此和颜悦色,否则这场上随便来一个人,都可以一手把她捏死啊!

  曲如雪叹了口气道:“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三皇子是凶手,而三皇子近期内很可能会下手,本宫判断,下个月秋猎的时候最有机会,殿下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对于曲如雪的话,奚阳不置可否,只是面无表情地朝着灵心问道:“你说呢?你查了这么久,查到什么?”

  灵心怯怯地看向奚辰,奚辰点了点头,她才鼓起勇气说道:“因为……因为坊间的一些流言,所以奴婢才会对太子殿下有所怀疑,现在已经都没有了,奴婢相信太子殿下的话。”

  奚阳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那一身俯仰无愧的气势,确实是伪装不来的。

  “至于奴婢查出来的,和太子妃娘娘知道的差不多,只有一个地方,可能与太子妃娘娘有些出入……”现在灵心已经知道曲如雪曾经派人偷偷跟踪她了,所以她在宫里遇到的事情,基本上曲如雪全都知道,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她与奚辰之间的交流了。

  所以灵心既然相信了奚阳,又有奚辰的首肯,自然是有话直说了。

  “太子妃娘娘虽然查出了一切都是三皇子的阴谋,但根据我这里一位……呃,幕僚的判断……”

  她讪讪看着奚辰赏了她一记大白眼,方道:“三皇子的性格,一向是色厉内荏,狠话很敢撂,但真要去做,却缺乏胆识。若说二皇子被毒害的事真是他做的,只怕他背后还有其他凶手,又或者他是被利用的……”

  曲如雪皱起眉,这番话无疑推翻了一半她由曲如霜那儿问出来的事实。她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奚阳伸了只手打断。“是非曲直,本太子心中已有一把尺,什么都不必多说了。”

  说完,他淡淡地看了灵心一点,微微颔首,便昂首阔步的离去。直到他走远了,灵心才能吐出一口大气,直拍着自己胸脯。

  “太子……果然气势惊人啊……”她苦笑着道。

  由于方才的事,曲如雪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不过她仍耐着性子问灵心,“灵心姑娘,你方才的判断,可有凭证?”

  灵心摇了摇头,不过她下一句话,却是铁一般的事实,连曲如雪都无法反骏。

  “现在所有查到的事,都没有凭证啊!”

  确实,如果鬼说的话都能当成凭证,这世上就没有冤案了。既然如此,曲如雪也不多纠缠在此事上,只是对灵心又留了一个心眼。“灵心姑娘曾偷听到三皇子的密谈,他现在满皇宫的在找你,只怕灵心姑娘在织染局不太安全。这样吧,本宫把你调到身旁,你就不必在外宫乱跑,也算是多了层保护。”

  讵料灵心却是摇了摇头,而她的要求,又再一次令曲如雪无法拒绝——

  “娘娘,如果一定要调到内宫,我想调到二皇子宫里,贴身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