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6章(1)

作者:风光
  洛王为异姓王爷,他与当今皇上情谊深厚,祖上立有大功,又娶了当今皇后的表妹,曲如雪因为这个关系地位独特,从小便得以与三位皇子一同在皇宫里生活,培养感情。

  而洛王本身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受宠却绝不出风头,在紫渊国里许多可以立功的大事,都不多参与,给人一个闲散王爷的感觉,只是好好的经营着他的领地,连他的府邸都是维持着先皇御赐时的规模。

  然而真正进过洛王府的人才知道,洛王府的门面朴实无华,但背后的花园,却是美仑美奂,精致豪华到了极点。

  长眉道长带着武仕书与灵心来到洛王府后院,三人都齐齐被眼中看到的美景给震慑了一下。长眉道长还好,至少道心坚定,只是微微一愕,便恢复了正常,而武仕书及灵心,则是张口结舌地瞪着偌大的花园,久久无法回神。

  但见那曲廊亭榭、怪石假山,无不富丽天然,奇花异草争妍夺丽,古木参天,一条人工河道如龙蟠般绕过了整个洛王府,所有楼阁错落有致,几乎只要稍稍转个身,每一眼望去都是不同的风景,变化万千,别出心裁。

  洛王与赶回府中的太子妃曲如雪看到他们的反应,不无得意。长眉道长见状轻咳了一声,把两个傻蛋的注意力给唤了回来,寒暄几句后,便在这景致绝佳的庭园之中架了一座道坛,待子时一到,开始作法。

  今日恰是月缺的第一日,阴气浓重,也是长眉道长特地选的日子。在众人的围观下,他脚踏七星步,手持桃木剑,另一手拿着符纸念念有词,四周的氛围也越来越诡谲,仲夏的夜晚,竟然让人觉得寒冷。

  不一会儿,长眉道长手上的符纸无火自燃,旁人看得心头一跳,他突然大喝一声,“起!”

  一阵大风刮过,法案上的香灰符纸纷飞,接着飞到某处的符纸居然都莫名地燃了起来。

  众人只觉奇怪,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灵心倒抽了一口气,紧紧抓住了身旁武仕书的袖子,而武仕书的目光也起了提防,不着痕迹地把灵心往身后拉了一点。

  洛王见状也知不对劲,便不耻下问道:“敢问道长,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长眉道长的白眉一挑,淡然道:“你们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只是先前似乎受过伤,凝聚灵体的时间比较长。”

  洛王还来不及反应,曲如雪已紧张地道:“在哪里?”

  长眉道长也不啰唆,剑指在洛王父女额间比划了两下,接着重重一点。洛王父女两人顿时感觉看得更清楚了一些,明明在暗夜里却如同在白昼视物,一点阻碍都没有。此时他们也发现,在灵符无端自燃的那个角落,似乎慢慢的出现了一道白影。

  那道白影原先只像是一团雾气,之后越来越清楚,形成了一个女子的身形,洛王与曲如雪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直到那白影完全变幻成了一个身着宫女服的女子,曲如雪忍不住叫道:“如霜!”

  很显然的,曲如雪认识那女鬼,但那名唤如霜的女鬼第一时间的反应却不是认亲,而是狰狞的扑向了灵心,一副非要置之于死地的样子。

  灵心尖叫起来,腿一软就跌坐在地,她女性化的尖叫声,让曲如雪多看了一眼,赫然发现这道童便是自己在宫里找人盯着的那个小宫女。然而满腹的疑惑不待她多问,长眉道长怒哼一声,桃木剑往那女鬼身上一击,那女鬼立刻凄厉地尖叫一声,退回了原地,却仍是恶狠狠的盯着灵心。

  “道长且慢!”曲如雪怕长眉道长才刚叫出妹妹就把她收了,连忙阻止。“那名女鬼是舍妹,请道长手下留情。”

  而且,曲如雪的疑问还不止于此,她语气上十分客气,但话里却不无埋怨地续道:“道长的这位小道童,如雪曾在宫里看过,却是一名宫女,鬼鬼祟祟的不知在打探什么,不知如何被道长带在身边的?”

  对于她的疑问,长眉道长只是一拂须,故弄玄虚地回道:“贫道也是受人所托,带这名小道童,要来这里了结一桩因果的。”

  他说的话,旁人是听得云里雾里,连灵心都是莫名其妙,但曲如雪却像听懂了似的,微微点了点头。

  她早就怀疑这个宫女在查奚辰的事,所以才派人偷偷追踪着灵心,如今听来,灵心背后的势力必然不简单,居然连长眉道长这种高人都能影响。

  恰好她在派人追踪的过程中发现三皇子也觊觎着太子之位,而且他居然也知道昏迷不醒的奚辰被她藏了起来的事。她很清楚若再将奚辰的身体藏下去,自己也势必暴露,而且还会为太子带来危险,便顺水推舟的把奚辰的身体送了出去,制造一个他微服出巡遭人毒害的假象,让三皇子的诡计成空。

  果然,她的人在不久之后就查到这丫头悄悄的潜入了二皇子的宫殿,让她确认“这丫头的动机,虽然她还不知道灵心背后的人是谁,不过至少她可以确定灵心对奚辰没有恶意。

  那股不明势力,也是她迟迟没有对灵心动手的原因,既然有了今天的事,她索性对灵心挑明了说,也许能藉此除去灵心背后那势力对她的忌惮。

  “你叫灵心吧!本宫一直怀疑你在查二皇子的事,所以派人调查了一番。后来本宫发现,你似乎不是二皇子的敌人,所以本宫才放下了心。”曲如雪的言词恳切,试图让灵心卸下心防。“你能告诉本宫,你背后的人是谁吗?是谁请你来调查二皇子的事?”

  灵心楞了一下,她背后哪有人?她背后只有鬼啊!此时灵机一动,她便卖了个关子道:“抱歉,此事恕我不便多言。”

  曲如雪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个理由,这和她想得一模一样,就如太子、三皇子,甚至是她的家族洛王府,背后都有一些势力支持,有些势力的力量甚至不输给皇室,而他们大多不想暴露。

  于是她也不追问,继续娓娓道来,“其实二皇子将近半年多前就被毒害了,之后他微服出巡的风声也是本宫派人放出去的,本宫一直命人照顾着昏迷不醒的二皇子,就怕被下手的贼子知道他没死,又来加害,所以只能把他藏了起来,再于暗中调查。不过现在这件事因为三皇子的关系,恐怕已经瞒不住了,为免拖累太子,本宫只好让二皇子回到台面上,但是你放心,本宫会加强力量保护和调查的。”

  看着灵心似乎没那么提防了,曲如雪才转向长眉道长说:“道长,这名女鬼……其实是舍妹曲如霜。她的身世有些曲折,对人防心也重,只信任如雪一人,如雪见她一再攻击灵心姑娘,相信如霜应该知道一些二皇子被害的事,能不能让父王和如雪单独与如霜谈谈?”

  长眉道长点了点头,至于灵心,反正不是叫她和曲如霜独处,她当然没意见。

  在长眉道长于曲如霜身上加持了一道加强她灵力,修补她的阴气让她能现身更久的符咒后,一干人等便在洛王安排下进屋休息,把院子留给了曲家人。

  一间客房里,长眉道长盘坐在床上运功恢复元气,武仕书与灵心坐在桌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当然,桌面上还有一个一点都不起眼的葫芦。

  由于这葫芦是一次性的法器,奚辰出来后就回不去了,现在众人仍是在王府内,总不好让奚辰现身,他只好憋屈的继续待在葫芦里。

  有长眉道长这等高人在,说的话自然不虞有人窃听,于是灵心用手指点了下葫芦,问道:“喂!奚辰,你相不相信曲如雪说的话?”

  半晌,葫芦都没有反应,最后微微地上下动了下,好像奚辰在点头似的。

  “你很信任她嘛!”灵心不知怎么地,语气有点酸溜溜的。“你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难道你其实暗恋着她?”

  这下葫芦的反应大了点,却是飞起来又给了她脑门一击,仿佛在说她问的是什么蠢问题。

  虽然被打了一下,但灵心的心情却开朗了起来,眼儿笑得眯眯地问:“不是你暗恋她,那就是她暗恋你啰?所以才会藏着你的身体,怕你再受害?”

  葫芦没反应了,只是滴溜溜的一转,仿佛要展现什么英武的气度,背对着灵心才能显出自己的高深莫测一般。

  奚辰显然默认了,灵心又试图拼凑起这桩毒杀案的全貌。“如果她暗恋你,却嫁给了你的大哥,会不会她由爱生恨,所以才会下毒害你?不对不对,这也不合理,她若要害你,也不必藏着你的身体,还帮你找凶手了……”

  那葫芦一把跳到了她的手上,就像在安抚着她,让她别再胡思乱想,而灵心已自认是他的人,更有种温馨的感觉。

  如果换成一个男人握着女人的手,这动作显然已经太亲密了,一旁的武仕书看得刺眼,不着痕迹地端了杯茶给灵心,想换下她手上的葫芦,但这葫芦却是跳到了灵心的另一只手上,死活不让武仕书碰到。

  武仕书与奚辰又对峙了起来,只是粗线条如灵心,并没有发现自己无意间竟引起了两个男人的战争。

  床上的长眉道长只是微微睁开了眼,叹了口气后悠悠地说道:“想知道太子妃弄什么玄虚,不若二皇子亲自留下来监督如何?”

  “道长有什么办法?”灵心摇了摇手里的葫芦。“把葫芦留在这里?会不会太明显了?万一被丢掉怎么办?还是干脆让奚辰现身?”

  长眉道长摇了摇头。“虽然天眼符的效果消失后,太子妃看不见二皇子,但这里有曲如霜的阴魂随时会出现,二皇子既要调查,便不能堂而皇之的现身,容易泄露踪迹。至于葫芦更不能留在这里,若是太子妃请了其他高人前来,发现葫芦是个法器,马上就会暴露。”

  他直接说出了办法。“只能让二皇子附在其他法器中留下,方才贫道便发现,太子妃腰上的坠饰有块暖玉,十分适合。”

  “二皇子若附在暖玉上,跟附在这葫芦上一样,都代表着本体吗?”灵心问。

  “没错,所以太子妃的言行举止,都无法逃过二皇子的监视……”

  然而还不待长眉道长说完,灵心已倒抽一口气打断了他。“那怎么可以?万一曲如雪把玩那块玉,不等于在奚辰身上摸呀摸的?还有还有,曲如雪洗澡时总要脱下那坠饰吧?那不就被奚辰看光光了?这这这……”

  她手里的葫芦,不知怎么突然剧烈摇动起来,奚辰严正抗议着灵心的话,但灵心只是娇哼一声,轻轻打了葫芦一下。

  “你兴奋什么啊?果然男人本色……”

  兴奋个头啊!要不是不能说话,奚辰早就怒吼了!

  这件事还没有个结果,曲如雪蓦地独自进房来了,洛王却不见人影,灵心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闭嘴。

  曲如雪进房后神色相当奇怪地屏退了左右,好半晌才长吁了口气,艳丽的脸蛋上透出了一丝为难,像是勉强开口说道:“我们向如霜问清楚了,只不过要向灵心姑娘说明的话,不得不透露一些王府的秘辛,希望灵心姑娘能够保密。”

  灵心点了点头,曲如雪便开始叙述她所听到的。“这件事,或许要从如霜的身世开始说起。如霜是多年前父王与一名婢女所生,由于这件事不光采,对父王的名誉有损,所以王府从来没有张扬过如霜的存在。而如霜从小没有出过王府,所以她只信任本宫一人,直至本宫嫁入皇家,如霜按捺不住思念,才会透过本宫的随身婢女,帮她假扮成宫女混进宫里找本宫。”

  这番话,说明了为什么几乎没有人听过曲如霜这个人,也厘清了她的亡魂总是一副宫女打扮的原因。

  曲如雪见灵心神情沉重,思忖着这丫头果然冷静内敛,心中多了些提防。殊不知灵心只是因为还在介意奚辰要附在暖玉上的事,所以才老大不爽地摆了张臭脸。

  不过曲如雪表面上仍是凝重地继续说道:“如霜告诉本宫,她看到奚辰被毒害,是奚英买通李公公下的毒手,若非当时我恰好派人送东西给二皇子,恐怕他已经毒发身亡了,本宫也因此才会藏起他的病体,怕他再被暗算,之后李公公被灭口,同样是奚英派人做的。由于如霜是唯一看到的证人,奚英不可能留她活口,所以她也一并被害死了。”

  灵心沉默不语,只是死命地瞪着葫芦,奚辰听完曲如雪的话,只是微微一动,但这一动,灵心很清楚的感受到奚辰接受了这个说法,自然心里更不高兴了。

  瞧灵心似乎被她的话牵动,曲如雪的表情越见悲痛。“等我们发现时,如霜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我们碍于洛王府的颜面,也无法发丧,只能将她偷偷葬在王府里,但事实上本宫的心里十分难过,到现在本宫都还无法接受如霜过世了。由于一连串的死亡太过凑巧,本宫隐约觉得不对劲,所以才会请道长来,看有没有办法招魂问个清楚,想不到是这种结果。”

  曲如雪靠近了灵心,一脸歉意地朝她伸出手,“灵心姑娘,之前你调查二皇子凭空消失的事,让如霜误会了你也是要加害二皇子的同党,她才会攻击你。如今本宫已经纠正如霜,她不会再这么做了,请你原谅她好吗?”

  由于曲如雪想握住灵心的双手表达亲切,就必须先拿开她手上的葫芦,就这么碰巧,那葫芦像长了脚似的一滚,直直往桌下落,还不小心敲了曲如雪腰间的坠饰一下。

  一时之间,灵心也顾不得曲如雪是否会发现异状,连忙捡起了葫芦,但不管她怎么摇,怎么甩,葫芦就是个葫芦。

  曲如雪见状,不由得诧异问道:“怎么了?摔坏了吗?唉呀,我真是不小心……”

  灵心闷闷不乐地道:“没关系的……”

  奚辰为了自己的生死,自然要选择附到暖玉身上,这葫芦坏不坏已经没意义了。只是一想到朝夕相处的他要和她分离了,而且这段时间他若成功回到自己的身体上,两人身分云泥之别,她可能再也看不见他,灵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点想哭。

  “这样吧!我赔你一个金的葫芦,择日我叫人送去给你。”曲如雪大方地道。

  灵心拒绝了她的好意,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她只想让奚辰留在自己身边。

  不过,她不能这么自私,再怎么样奚辰的生死都是眼下最重要的事啊!

  灵心吸了口气,振作起精神,想起了曲如雪话语中未竟之处,也不拐弯抹角地直接问道:“娘娘,你这么帮奚辰,太子殿下知道吗?”

  曲如霜脸色微变,之后才摇了摇头。“殿下他不知道,因为前阵子夺嫡的事闹得京里沸沸扬扬,本宫也不想让他分心,如今大事已了,本宫会找时间让他知道的。至于奚辰的事,你一介平民要对抗奚英实在是太危险了,奚英有什么隐藏的势力你都不知道,接下来的事由本宫来做就好,你只要置身事外,本宫便能保你平安,本宫保证一定会让首恶伏诛。”

  这一切听来合情合理,灵心却没答应,反而莫名其妙地提了一个条件,“娘娘,我可以见见太子殿下吗?”

  曲如雪眉头微皱,但最后终究释怀,毕竟今晚都是她的一面之词,灵心查了这么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至少也要见过太子殿下,探探太子殿下那边的口风才行。

  于是曲如雪很干脆的应允,说会择日安排,只是要求灵心不要告诉太子她曾藏起奚辰的事,免得引起夫妻间的龃龉。之后,便礼数周到地将长眉道长三人送出了王府。

  只是待灵心等人的身影全数从曲如雪的视线消失后,曲如雪原本温和的笑脸顿时冷冽起来。

  今晚她由曲如霜的口中知道的某些事,令她受到很大的打击,逼得她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作法,成为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随着思绪流转,她目光仿佛极为挣扎又极为矛盾地闪烁着,最后化为幽幽一叹,转身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