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站在大床旁,灵心呆看着床上的人,久久不语,好半晌才喘出一口大气。“哇塞!本人就是不一样,真的好帅喔!”

  奚辰原本看到自己的肉体奄奄一息,情绪十分复杂,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意地一笑。

  “哼!本皇子虽从不恃外貌行事,不过要让你这等没见过世面的女子惊艳,还是绰绰有余的。”表面上很谦虚,言下之意却是自满到了骨子里。

  这么嚣张的话,在他口中说来却似顺理成章,灵心的心思却不在这里,只是连忙说道:“那你快回你的身体里吧!”她羞涩地看了他一眼。“我想看我的情郎真正的站起来,希望你能主动抱抱我,我从来没感受过异性的怀抱呢……”

  奚辰心头一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本皇子明白了,本皇子会做得比你所希望的更多,届时……你可别逃了。”

  灵心满脸通红,她已经想到那种限制级的画面,听说古人虽保守,但房门关起来花样可是不少,她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奚辰似乎很明白她在想什么,朝着她暧昧地一笑,很快地飘近了自己的肉体,躺了上去,几乎与他的肉体重合。

  然而灵心看着看着,就是觉得不太对劲,果然没一会儿,奚辰的生魂居然又坐了起来,一脸沉重。

  “本皇子……没有办法回到本皇子的身体里!”

  灵心倒抽了口气。“那怎么办?”这下,她真的手足无措了,原以为一切水到渠成,居然在这最后关头出了差错?

  她眼眶一红,连忙察看起奚辰的肉体,但她这半调子的灵异体质哪能看出什么?眼看着她的手将他的五官捏成各种可笑的形状,接着又摸摸他的胸膛,再捏捏他手臂的肉,然后又往他的腹部探去……

  “住手!你这笨丫头!”奚辰连忙阻止她,这具肉体虽然没了意识,但本能还是有的,再摸下去他怕自己出糗。“本皇子知道你觊觎本皇子这副玉树临风的肉体,但现在这时机并不适宜……”

  灵心这才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小脸不由涨红,讷讷地解释道:“我我我……我没有要吃你豆腐,我只是想看看究竟哪里不对。”

  奚辰瞧她又羞又惊又紧张,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觉得好笑。“你放心,既然找到了我的肉体,那回魂一定有办法的!届时本皇子可不介意你随便摸,如果你害羞,那换成本皇子摸你也成。瞧你那白暂软嫩的肌肤,本皇子可是好奇了很久,很想知道手感是不是跟看起来一样那么好……”

  这时候他居然有空和她调情,灵心知道他在安慰她,免得她被他无法回魂的事实给急哭了,一时心中感动莫名。

  他真的……很重视她啊!把她的心情都放在心上,虽然他骄傲又难搞,但她真的有着被这个情郎疼宠的感觉。

  她目光朦胧地看着他,两人视线交缠着,相信如果奚辰现在已回到肉体,可能巳经进展到肌肤之亲的阶段了,她在他眼神之中看到了一股说不清的欲望,让灵心觉得他仿佛要将她吃下去。

  此时外头突然传来脚步声,打破了这一室暧昧,灵心吓了一大跳,但此时要躲已经来不及了,她索性一个箭步钻到奚辰的被窝里,再飞速地把被褥整平。

  幸好,那群人只是经过,并没有进门,边走还边骂着,声音传进了房里——

  “太过分了!要不是二皇子得了怪病,躺在床上起不来,他一定会当上太子,哪容得大皇子宫里的那些太监嚣张?”

  “就是嘛!连个奴才都敢对我们不敬!居然连太子举办的宴会都不让我们参加。”

  “唉,二皇子要死不活的,不怪别人将我们瞧低了。御医都说二皇子醒不过来了,万一他有个差池,我们也全都会被遣散归家,难怪那些下人不当我们是一回事了。”

  “这日子过得还真是窝囊,都是二皇子那个活死人害的!还以为在他身边后势可期呢……”

  几个人说着说着,声音远去,直到脚步声听不到了,灵心才悄悄地由被窝里探出头来,吐了口长气后跳了出来。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呀?说话好不客气……”灵心正想询问,却见奚辰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沉痛。

  “她们是你的亲人吗?”灵心回想了一句方才那群女人说的话,确实很伤人,要是她的亲人这么说,她也会很伤心的。

  一向同情心泛滥的灵心,极为心疼他都已经被毒害了还要受这些风言风语,于是她真诚地看着他道:“如果是我,一定不会那样对你的!我会对你很好,会一直陪着你的!”

  奚辰心头狠狠一震,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她。

  刚才那几个女人其实是他的妾室,而且各个都是出自名门,若没有今曰的变故,他还不知道这群女人对他竟全都是虚情假意,平时的顺从温婉都是装出来的。

  总是被捧得高高的,一朝由高处跌落,那种痛苦及失落可真是难以言喻。虽说他对她们称不上有多疼爱,但也没有薄待过任何一个,想想自己一直都是被朦骗度日,在她们眼中的他,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什么也不是。

  这下真称得上众叛亲离了,在他被逼到了绝境,连能不能回魂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唯一在他身边的人,居然是这个单纯又傻气的女孩,奚辰知道灵心说的一切都是出自肺腑,也是这一片真心,令他方才被重伤的心,适时的得到了慰藉。

  如果没有她这一句及时的话,他相信自己宁可化作修罗,不管耗费多少元气,也会现身跟刚才那几个女人好好算帐。

  “你知道你说的话代表着什么承诺吗?”奚辰若有深意的说。“这可是比做你的情郎还要多得多了。”

  “我……我一直都对你很好啊,我也一直都陪着你啊……”灵心被他看得心头小鹿乱撞,一时也想不清自己的话里究竟多了什么东西。

  不过不待她多想,奚辰已经下了决断。“很好,等本皇子恢复之后,或许很快就会要你履行你的承诺了,你——要一辈子对本皇子好,一辈子都和本皇子在一起!”

  这个承诺,代表着她也愿意做他的妻妾,奚辰突然觉得,方才受到的那些背叛反而不算什么了。

  “可你现在无法回魂怎么办?”灵心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她也想一直和他在一起,可是眼下还有最急迫的问题等着他们解决。

  “别急。”有了她的承诺,奚辰的心反而定了下来。“生魂回到肉体似乎没那么容易,或许我们少了什么步骤。”

  灵心也是恍然大悟。“对啊!我们立刻去问武仕书!”

  “不急,这些日子都等了,还差这么一天吗?你立刻离宫,保证还没出宫就被抓起来。你明日到司礼监告假,循正常程序出宫较好。”

  “嗯嗯嗯,就这么办。”灵心点头如捣蒜。

  “还有……”奚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千万别忘了自己今晚所说过的话。”

  遵循着正常程序,在赵公公的刁难,而且又加扣了一个月的月俸后,灵心向宫里告了假,终于能带着奚辰前往长眉道长的道观。

  道观所在的鹊鸰山,恰好位于京城与朴月镇之间,灵心盘算着由京城这头前往,就算直去直回,也要七到十日的时间,便考虑雇一辆马车。当然她一个家底普通的女子,雇用马车这么多天,花的银子也够叫人肉痛的。而这笔款项,自然得先算在奚辰头上,等他醒来后,一定要叫他连本带利吐出来。

  然而灵心才刚走到马车行外,却像看到鬼似的停下了脚步,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回神。

  “你怎么……”奚辰正想问她,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他也意外的住了口。

  原来,武仕书便站在对街,笑吟吟地看着灵心,而他的后头站了一个长眉白须,仙风道骨的道人,便是他的师父长眉道长。

  “武仕书!”灵心终于清醒,连忙跑到他的身边,惊喜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

  武仕书神色古怪的摇了摇头,但却又点了点头。“是京城有人请我师父过来做一趟法事,所以我才会和师父来的。不过师父说做法事之前,一定要先来这里,这趟法事才会圆满,所以我们就来了,想不到等的人竟是你们。”

  他默默的望向灵心身后神色有异的奚辰,后者也是大为意外,故而沉默地听着他的解释。

  灵心马上转向了长眉道长,笑吟吟地福了福身,“道长果然神机妙算,连我们会到这里都料得这么准。”

  长眉道长受了她的礼,拂了拂长须,慈祥地笑道:“好说、好说。”

  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长眉道长一把将自己的胡子扯了下来。

  “道长这么一出现,让我省了好多银两啊,这下不用花钱雇马车了!”灵心讨到了小便宜,喜孜孜地道。

  长眉道长闻言一楞,不禁苦笑了起来,他这般高人对她而言只有这点价值吗?

  而武仕书则是捂着脸,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不给他面子,亏他还多次在师父面前夸赞她;奚辰更是揉着额际,她到底搞不搞得清楚重点在哪里啊?

  “你们的事,贫道已经知道了。”长眉道长清了清喉咙,直入重点。“二皇子殿下无法回到他的肉身之中,对吧?”

  “对对对!”灵心对长眉道长更佩服了,只差没整个人巴上去。“道长,你怎么知道?”

  听到灵心的问题,奚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长是高人,自然洞察万物,他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如何解决。”

  “没错没错。”灵心猛点头,又巴向长眉道长,双眼亮晶晶的像在看什么偶像。“道长,请问奚辰的事要怎么解决啊?”

  终于有比较受到尊重的感觉了,长眉道长微微颔首道:“二皇子回不去他的肉身,是因为冤气太重,只要化解掉他的冤气即可。”

  “那他的冤气要怎么化解?”灵心苦恼地看着奚辰。“对他洒糯米?黑狗血?还是在他嘴里塞黑驴蹄子?”

  这次换武仕书哭笑不得。“灵心,你这些怪招哪里听来的?那是针对僵尸的!对生魂没有用。”

  长眉道长也是一脸古怪的表情,不过他很有礼貌地憋住了笑,“原本二皇子只要待在你身边,那冤气便会逐日消退,只是他的肉体可等不了那么久。”

  长眉道长自然也知道,灵心的折纸有化解鬼魂冤气的作用,虽然要花一段不短的时间,只是现在时机未到,他不好说得太明白,免得泄露天机。“欲解决此事,说不得你们今日需与贫道走一趟。”

  “道长此行欲何往?”奚辰难得地带着敬意问道。长眉道长虽然不显山不显水,还看不出有多厉害,但光看他未问先知自己的问题,又带着徒弟在这里堵人,就知道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

  长眉道长拂了拂长须,笃定地道:“洛王府!”

  听到这个地方,奚辰与灵心都微微变了脸色,面面相觑。洛王府便是曲如雪的娘家,而武仕书刚才说长眉道长是应邀来京城作法,难道是曲如雪的手笔?洛王府有什么事,需要动用到世俗之外的力量?

  这趟洛王府,确实非走不可,而且奚辰隐隐觉得,此事与他一定有关。他忍不住深深地望了长眉道长一眼,这老道越发令人看不清了。

  “不过,你们就这么去可不成。”长眉道长突然说道,分别看了看灵心与奚辰两人。“灵心,你暂且打扮成贫道的小道童。至于二皇子殿下……”

  长眉道长取出了一个葫芦,接着口中念念有辞,做了几个手势,奚辰的生魂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收进了葫芦里。

  灵心倒抽了一口气,连忙把葫芦抢了过来,拚命的往外倒。“道长!你把他怎么了?他怎么跑到葫芦里了?出不来怎么办?”

  武仕书止住了她的动作,温和地劝道:“别急,灵心,是这回二皇子不宜现身,师父暂时将他收进葫芦里,不会有事的,这葫芦有温养灵体的效果呢!”

  听到奚辰没事,灵心才松了口气。“所以奚辰没事啰?”

  瞧她那副心慌意乱的模样,武仕书顿时百感交集,但仍是勉力一笑。“自然没事,而且他还能透过葫芦察觉到外界的情况,这葫芦目前就等于他的本体。”

  他的本体?灵心诧异地举起葫芦,左瞄右看之后,忽地伸指住萌芦一弹。

  “痛吗?”她试探性地问。

  葫芦很不客气地上下晃了两下,像在回答她的问题。

  灵心又不信邪地打量了下葫芦,居然又拿起来,双手在上头摩挲了好几下。

  “爽吗?”她大剌剌地再问。

  葫芦沉默了一阵,蓦地飞了起来,往她的额头重重的敲下去,让她痛呼一声,可怜兮兮地摸着额头。

  “我不过是做个实验嘛!现在我知道了,确实可以代替你的本体……”灵心委屈地咕哝着,不依地对着葫芦又弹了几下。“让你欺负我!我也要欺负回来!”

  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一旁的长眉道长及武仕书看得已经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大笑了,尤其是长眉道长,他祭炼这葫芦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被拿来这么用。

  他有些同情地看了眼葫芦。“灵心,这葫芦你要好好收着,此行必有收获。”

  “没问题!道长!”灵心连忙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葫芦,稳妥的收在衣襟里,原本还不觉得如何,但几个呼吸之后,她突然满脸通红,又飞快的把葫芦取了出来。

  这感觉跟直接接触奚辰没什么两样……又是在这么敏感的地方……

  虽然两人的关系是情侣了,可是这么“真枪实弹”的接触,她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武仕书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眼明手快的要将葫芦取过来。“放我这里好了,我帮你保管!”

  奚辰才不可能就范,就见葫芦滴溜溜的转了个圈,乖觉的溜进了她的袖袋之中,再无声息。

  武仕书拿他没办法,气呼呼的瞪着葫芦,一人一物居然就这么对峙起来,而夹在其中的灵心一脸无辜,不知道武仕书与奚辰没事怎么对杠了起来。

  长眉道长见状,也只能无奈长叹。

  “到底是孽缘,还是良缘呢?天赐良缘,是贫道也无法主导的,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