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5章(1)

作者:风光
  紫渊国的皇宫美仑美奂,有着高雅脱俗的假山曲径、小桥流水,也有奢靡豪华的亭台楼阁、广场林园。二皇子的居处高雅且实用,很符合奚辰的个性,三皇子的住处则是华丽不凡,也挺切合他高调的性格,唯独大皇子的住处朴实无华,只有一个大大的练武场比较特别,大皇子大多时间也都待在那里。

  这却与凡事喜欢高调铺张的曲如雪大相径庭了。曲如雪是洛王爷之女,同时又是皇后的外甥女,外貌姣好才华出众,皇后有撮合之意,才会让她与三位皇子一同成长,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所以她的夫君,自然也要挑选最好的那一个。

  二皇子奚辰才智过人,外表又貌胜潘安,是最热门的太子人选,曲如雪很久以前就表现过倾心之意,只是奚辰不当一回事,被拒绝的曲如雪不甘心,便负气嫁给了大皇子奚阳。

  奚阳对曲如雪不能说不好,但着实引不起她的欢心,连带也不喜欢他那简朴的居所,觉得委屈了自己,夫妻俩争吵不断,最后奚阳索性寄情武艺,不再与曲如雪纠缠那些家事,曲如雪也打着大皇子妃的名号,在宫里拓展自己的人脉,两人各忙各的,貌合神离。

  便如此时,奚阳已经不知在练武场打了几回拳了,曲如雪则是盛装坐在了偏厅的主位上,听着一个小太监的禀报。

  那名小太监脸上带着惶恐,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害怕,说话也不甚流利,与他平时的聪明伶俐大相径庭,相必是在说着什么骇人的秘辛。

  “启禀娘娘……您叫奴才跟踪的那个叫灵心的小宫女,实在太诡异了……”

  小太监跟了灵心几天,那几日恰好灵心与奚辰赌气,所以作息如常,原本小太监还不以为意,认为灵心不值得怀疑,想不到某日夜里,却见到她鬼鬼祟祟地又来到了织染局后的古井边。

  “……如果灵心只是深夜游荡便罢,但奴才发现许多古怪之处,证明灵心绝对不是一般人,她到古井旁是有目的的。”小太监回忆起那晚的画面,还会不由自主的打冷颤。“灵心先是一番自言自语,接着居然拿出冥纸往天一洒,不一会儿,奴才就觉得阴风大作,四周的虫鸣犬啼仿佛都沉默了下来,气氛无比阴森。”

  小太监皱起了眉,一脸为难的样子。“恕奴才愚钝,真的不知道灵心在做什么。她对着古井说了一会儿话,接着居然一脸惊恐,像是被什么惊吓着,之后突然倒在地上,挣扎了一会爬起身,双手大张像是要挡住什么……”

  说到这里,最精采刺激的地方来了,连曲如雪也是全神贯注的等着下文。

  小太监难掩脸上的惊惶道:“灵心突然间由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往前一丢,奴才只见火光几闪,凭空一阵尖厉的叫声差点吓得奴才昏过去。”

  曲如雪怀疑地插口道:“你说的如此怪力乱神,要本宫如何相信?”

  小太监腿一软,连忙跪了下来。“娘娘,奴才可以起誓,所说的都是真话!骗娘娘奴才也没什么好处啊!而且……”他小心翼翼地觑了曲如雪一眼,才咬牙道:“而且在灵心扔出手上的东西,产生几次火光后,奴才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很像……很像是……”

  曲如雪见他这般表情,就知他有所顾忌,便沉声道:“但说无妨。”

  “那个人影,很像娘娘的胞妹,曲如霜姑娘。”小太监怕曲如雪不相信,更特别说明道:“曲姑娘生前来探望娘娘时,通常都是着宫女服装的,奴才看到的那个人影,穿的也是宫女服……”

  这番说词,即使冷静如曲如雪,听了也不由为之色变。她相信小太监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骗她,但这一切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曲如霜是曲如雪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曲如霜是洛王与婢女私通所生,上不了台面,所以王府也是私下养着,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个小太监是洛王在宫里的亲信,所以才知道曲如霜的事。

  或许是身分的差距,令曲如霜对曲如雪既羡慕又崇拜,几乎唯姊命是从,而曲如雪乐得有人逢迎她,对曲如霜也算是不错。因此在曲如雪嫁入皇室后,曲如霜得已常到皇宫来探视,只不过要伪装成宫女,不能让王府丢脸。

  然而某一天,曲如霜进宫探视姊姊,回到王府后竟自缢身亡,连身上的宫女服都还没换下来。曲如雪接到消息后匆匆回府,与洛王商讨后便决定掩盖这个消息。

  横竖曲如霜的身世见不得光,她的后事就这么草草的处理了。

  一个已死的人,竟然出现在皇宫之内,还穿着死前的衣服,这代表着什么?

  难道……曲如霜竟与那件事有关?

  看来,有必要调整一下调查的方向了。曲如雪美眸闪过一道凌厉的光,只是先交代小太监道:“你继续盯着灵心,最好能听到她在说什么。至于本妃在太子册封大典后,会先回王府一趟……”

  希望这一趟,能彻底把事情给搞清楚!

  太子一事不管放在哪一国都是一等一的大事,紫渊国当然也不例外,而三位皇子各有各的支持者,消息灵通的人早就选边站了。

  然而二皇子微服出宫一去不回,也让很多人看到了端倪,认为二皇子或许是知道应落在自己头上的太子之位落了空,所以愤而出走,此后更多人投入了大皇子或三皇子的阵营。

  大典前十日,皇上下了诏谕,立皇长子奚阳为太子,并要礼部做好册封大典的准备。这御令一下,三个皇子竞争的结果也随之揭晓,二皇子果然出局,最后仍是由大皇子出线。

  典礼当日的行程,皇帝会先派下使臣,到大皇子住的宫殿授以册宝,众人再拉回到大殿内,向皇帝及皇后行三跪九叩大礼,最后皇帝再率太子及百官,一行人往太庙举行祭典,至此礼成。

  如此重大的典礼,还要照顾到每一个人,所动用的人力物力是难以想象的。皇宫这一日,没有服侍贵人的宫女,几乎全被叫到了大殿去帮忙,当然织染局里的灵心也不例外。

  而这也是灵心相中的好机会,只是她的工作无法接近典礼台,妨碍了她瞻仰大皇子的风采,令她有些饮恨地道:“唉,听说太子身材威猛高大,这么有男人味又性格的形象,真想看看啊!”

  她狂踮着脚尖左看右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雄壮身影。太子耶!用她的说法就是王子,有哪个女孩子对王子不会有幻想的?灵心当然也不例外。

  旁人只当她在自言自语,倒没人理会她,只有奚辰看着她兴致盎然的一副要扑上去似的,一张俊脸不由更臭了。“皇兄活像只猿猴,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也罢!”

  灵心才不管他说什么,目光又移到众臣里最前方那个年轻男子,轮廓与奚辰有几分相似,虽不似奚辰的俊雅,个子没有奚辰高姚,但因衣着不凡,五官又偏女性般精致,活脱脱一个小帅哥。

  “哇!群臣之首那个,是三皇子吧?好帅啊!简直是杰尼斯系的极品,随便都打趴岚或关八啊……”

  杰尼斯?什么东西!奚辰冷哼一声。“皇弟娘里娘气的,哪里帅?”

  “我怎么觉得你讲话酸溜溜的?”一干帅哥让灵心看花了眼,大大的饱了一次眼福,回头却看到奚辰的臭脸,她很快地见风转舵,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娇声道:“不要吃醋嘛,虽然你们皇家基因强大,但你当然还是最帅的,否则我怎么会让你当我的情郎?”

  “是本皇子勉强接受你这傻妞,可不是你接受本皇子做你的情郎!”今天这排场原本应该是为他办的,但最后他被害得连肉体都找不到,居然落到了皇兄头上,让他如何不恼怒在心?而这丫头还居然只顾着看帅哥,把他对她的青睐,说得好像他仰慕她一般,怎么叫人不气苦?

  而且,这两个皇子,可都是有杀害他的嫌疑!

  “还有,既然你知道本皇子与那两个家伙不同,就别把本皇子与他们相提并论。”奚辰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就算三个都帅,他也不希望在她口中听到,这是一种男人的尊严问题。

  “唉呀,你和另外两个皇子当然不一样,那也是我们会在一起的最大原因不是?”灵心毫不迟疑地小声回道。

  “喔?”她的反应倒让奚辰有些意外,不过这妞儿愿意承认自己在她心目中与众不同,他郁闷的心情一下子舒缓许多。

  “因为他们两个是人,你是鬼嘛!”讵料灵心笑嘻嘻地回应。“只有我看得到你啊!你再怎么帅也没屁用,反正现在也不可能有别人会看上你,你只能有我这个女朋友啰!”

  她口中的女朋友,虽然对奚辰而言是个崭新的名词,但个中意涵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脸也顿时黑了一半。要不是像她说的没人看得到他,他一定唤人把这丫头拖出去先打个五十大板再说!

  “你到底还办不办正事?”奚辰咬牙切齿地道。

  “啊,你生气了?别生气别生气,我补偿你嘛……”灵心左看右看,见没人注意,她也就放心大胆的凑近了他。

  虽然触碰不到,但作势来个亲吻或是碰脸的亲密动作,多少也能安抚一下她的情郎,奚辰意会到了她的企图,遂好整以暇地等着,想不到她的脸距离他只剩一寸时,突然硬生生停住,当下花容失色。

  “唉呀!大队人马都走了,我要快点赶上!”忙着和奚辰闲聊,居然要追踪的人带着一干大臣都往太庙那里去了,她还呆站在原地自言自语,也没人提醒她。

  这也怪不得那些人,毕竟在灵心附近的宫女,都是临时抽调来的,先不说可能不认识灵心;认识她的人都知道灵心可是得罪了赵公公才到织染局,哪里还会提醒她,没落井下石看她出糗就不错了。

  灵心顾不得奚辰,急急忙忙地追了过去,虽说少了她一个无足轻重的宫女也没差,但这毕竟算是怠忽职守,要是追究起来她也不好过。

  至于那等着她安抚的男人……不,是男魂,则是目瞪口呆,眼看着到面前的甜头就这么飞了,最后不知是气恼还是无奈,只能冷哼一声,跟在她的身后。

  灵心心慌意乱,想抄近路回到自己的位置,竟忘了自己是个天生的大路痴,和太庙的队伍隔开距离后,因为看不到队伍的尾巴,凭着直觉一阵胡走,结果居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庭园里。

  “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到处都长得一样?鬼打墙吗……啊!对了,我还可以问鬼!”灵心原本欲哭无泪,突然想起自己明明有个好向导在身后,干么自作聪明抄近路,然后没头没脑的狂冲?于是连忙回头,朝着奚辰就要发问。

  想不到奚辰脸色凝重,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目光就望向庭园之中。

  灵心也好奇地看了过去,庭园里站着几个人,为首的赫然是刚才在大典上看到的三皇子奚英。

  这就奇怪了,所有人都该在太庙祭拜的时候,奚英在这里做什么?

  不待她多想,奚英等人的说话声就落入了她的耳中。

  “该死!该死!凭什么太子会是他?凭什么本皇子就要看着他得意?全紫渊国都知道他弃文从武,根本不关心政事,难道只因为他是长子,太子之位就要让给他吗?”

  奚英气得将手上的文书往地上一攒,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大皇子奚阳了。

  听他暴怒,身旁一位老太监马上安抚他道:“三皇子息怒,如今事已至此,三皇子千万不能泄露了您的怒气,更要韬光养晦,静待时机到来。”

  “还有什么时机?”奚英愤怒地双手都握成拳了。“原本父皇看好二皇兄,现在二皇兄变成那样子……本皇子以为机会终于来了,这下太子之位必是本皇子囊中之物,结果居然给了大皇兄?”

  灵心听得张大嘴,差一点就叫了出来。这个三太子……啊不,是三皇子,似乎知道奚辰的情况?

  一旁奚辰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虽然他也怀疑奚英,但以奚英的鲁莽,不太可能做出这么天衣无缝的事,最后还赔上了太子之位。如果真是奚英,那还真是笨到赔了夫人又折兵。

  “三皇子,您既然提到了二皇子,何不考虑考虑,也许夺得这太子之位的契机,就落在二皇子身上呢?”老太监原本就是三皇子的智囊,一切都帮他想得很周到,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都不放过。

  “哼!二皇兄现在只是个活死人……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奚英眼睛一亮。

  “没错!”老太监阴阴一笑。“二皇子的病体被大皇子妃给藏了起来,这件事并没有人知道,如果能利用好时机,说不定能把二皇子身上发生的事,栽赃到大皇子头上……”

  “不只这样,大皇兄那种好武勇、瞻前不顾后的个性,本皇子也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奚英也阴阴笑了起来。“一次去了两个劲敌,太子之位就一定是本皇子的了!”

  听着他们主仆奸笑,灵心只觉一阵寒意由腰椎通到了头顶。她知道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大事,再不跑只有人头落地的分,连忙踮起脚尖,转身就要溜。

  没想到她好死不死踩到了一根枯枝,发出了些微的声响。这个庭园原本在宫里就算隐密,少有人来,三皇子等人在此又是讨论重要之事,自然反应敏锐,一听到异响就连忙过来查看。

  不管了!灵心这下也顾不得隐藏身形,连忙拔腿就跑,不一会儿,便听到后头追来的脚步声。

  死了!这次她死定了!她好不容易穿越到古代,还没活够就要毁在这里了吗?

  就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住她整个人的时候,庭园里突然狂风大起,刮起了片片落叶石尘,打得三皇子等人一头一脸,等他们好不容易从大风中睁开眼睛,灵心已逃得无影无踪。

  “居然是个宫女?给本皇子查!今日谁没有在册封大典队伍里的,全给我查一遍!”

  册封大典才过了一天,那种喜庆的感觉都还没过去,隔日皇宫便发生了一件几乎压过太子册封的大事。

  二皇子结束微服出巡了,却是被人抬回来的,因为二皇子不知受了什么伤还是中了什么毒,居然是昏迷的,让皇帝又惊又怒,誓言追查凶手。

  于是,深怕被三皇子查出来的灵心,就在这种乌云密布之中低调了起来,希望那天追她的人没有看得太清楚,免得她什么都还没查清,就先被三皇子做掉了。

  不过既然奚辰的肉体出现了,灵心也没有道理不过去看看。由于这一切都见不得光,所以她只能在晚上进行,趁着深夜,她便与奚辰潜入寝宫,有个熟门熟路的人带路,自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虽说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睡下了,不过奚辰身边也应该有随侍的宫女太监才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偌大的宫殿里什么人都没有,倒是为灵心两人行了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