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4章(2)

作者:风光
  其中缘由已不容灵心多想,这个女鬼一现身后,没有直接冲着灵心而来,而是极为迅速地飘向了李公公,举起她锋锐的鬼爪,往同样是鬼的李公公身上抓去。

  李公公的阴魂本就弱小,这下再受了这种攻击,只听他凄厉地哀嚎了一声,立刻在鬼爪下化为乌有。

  这变化迅雷不及掩耳,几乎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女鬼灭了李公公之后,更是张牙舞爪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灵心还反应不过来,奚辰已然闪到了她前头。

  “快走!”看来,他是准备替她挡下这一击了。

  灵心并没有听他的话,在这个紧要关头,她居然回了头,伸手想将奚辰推到旁边,自己则正面面对着女鬼。然而,她忘了自己根本碰不到他,这一推失去重心,灵心顺势扑倒,反而变成她护在奚辰面前。

  “你……你才快走!我是人,她要杀我没那么容易,你没看李公公都被她灭了,一般鬼魂对她根本没有抵抗力!”灵心奋力爬了起来,居然张开双手挡在了奚辰面前。

  看她竟可以为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奚辰内心大为震动,如果说他护着她是男人的本能,那她护着他,就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了。

  她爱上他了,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不过情势已不容他多想,奚辰急忙提醒她道:“别让她扑着你!你身上不是有武仕书的灵符?”

  “啊!对啊!”灵心恍然大悟,一边暗骂自己糊涂,另一方面由怀中掏出灵符,狠狠地丢向了女鬼。

  这次武仕书给的灵符是长眉大师所炼,那效果不知比一般灵符好多少倍,那符一碰到女鬼,立刻产生一连串的爆炸,连带女鬼的身影都透明了许多,比上次奚辰现身吓人后的变化还大。

  这下女鬼要伤到灵心和奚辰是不可能了,于是在被灵符弹了出去后,她也随之隐去身形,那滔天的阴气立刻消失不见,夜晚又回到了静悄悄的状态,月光洒落。

  死里逃生,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奚辰脸色复杂地看向了灵心,忍不住说道:“笨丫头,以后无须你护着本皇子,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就好了。”

  灵心呆呆地望着他,好半晌才像想起了什么,小嘴儿扁了,之后便是呜呜的哭声。“我……我怎么知道……等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冲向你了嘛……那个女鬼好可怕,干么一直缠着我……”

  “一直缠着你?”奚辰眉头微皱,“把话说清楚。”

  “在我还在朴月镇的时候,那女鬼就出现过一次了,她说我爱管闲事,还说我一定会破坏她的好事,所以就想害死我,可我明明没见过她……幸好是武仕书及时出现,我才留得一条小命。”说着,灵心仍是心有余悸。“想不到她竟追到宫里来,幸好没连累你。”

  “她第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奚辰沉吟。

  “差不多是你出现的前一、两天吧。”灵心努力回忆着。

  “说不定那女鬼不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本皇子来。”奚辰聪明的脑袋,一下就分析到了重点。“她穿着宫女服,代表与皇宫有关,又是抢在本皇子之前出现在你身旁,怕你坏她好事而想先除去你,说不定她的本意就是不希望你帮本皇子。”

  说到这里,她很同情地看了灵心一眼。“毕竟,你能看到鬼魂又能帮上忙的名声,已经传遍了这附近的阴界,她能推断本皇子会去找你也不难,横竖宁杀错勿放过。”

  本以为灵心会为她自己的安危担忧,那句在阴界扬名更是恐吓性十足,想不到她听完却是先讶异地望向了奚辰,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那你怎么办?那女鬼若是单独来找你,你又不能像我一样用武仕书的灵符,万一被她害了怎么办?”

  “你不担心你自己,反而担心本皇子?”她的话听在奚辰耳中相当受用,不由挑了挑眉,挑明了问道:“灵心,像你这么胆小的女子,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却还不忘救本皇子,时时刻挂念着本皇子的安危,你该不会爱上本皇子了吧?”

  被这小妞儿爱上的感觉还不错,充分满足了他的虚荣感,不过依这小妞儿的个性,要她主动承认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逼出来了。

  灵心被他这么一说,圆脸儿顿时涨红,像颗娇艳欲滴的红苹果,让人想上前咬一口。不过奚辰忍住了抚摸她的冲动,反正他也摸不到,来日方长。

  “我……我……”她说不出违心之论,却又不好意思承认,扭扭捏捏了半晌,才灵光一闪地说道:“那个……那个女鬼出现的时候,你还不是挡在面前叫我快走,难道你也爱上我了?”

  奚辰一时之间僵硬了身子,想不到她会来这么一记回马枪。他想逼出她的感情,想不到把自己也给绕了进去。

  不过傲气如他,可不会承认这种事,只是在鼻间冷哼了一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着她。

  “凭你?”他没有明说什么,下一瞬间已隐去了身形,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只留下了灵心。

  良久,灵心才娇哼一声,不依地说道:“什么臭脾气嘛!承认一下会少一块肉吗?真是一点也不讨喜!”

  她的话才说完,四周突然阴风大作,落叶纷纷往她身上打来,吓得她拔腿就跑。

  “好啦好啦,你一点都不臭,超级讨喜的好不好?不要吓我啦……”

  凌晨时分,奚辰又出现在灵心房里。

  一样是天蒙蒙亮,但今日的太阳更强了几分,透过窗棂映照在灵心圆润的脸蛋上,她就趴在桌子上,四周一样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纸制品,可以想见她又再次熬夜,只是这次不知她又为他做了什么。

  奚辰默默地飘了过去,最后在她身畔停下,看着桌面、地面还有床铺上,满满的都是纸制的武器,想起昨夜两人与女鬼对峙的场面,不难猜到她做这些东西是想干什么。

  她想保护他的心思很纯粹,所以呈现出来的结果也很直接。

  那天真无伪的睡容,已然在他脑海中印下了深刻的痕迹,奚辰再一次伸出了手,趁她睡着轻抚她的脸蛋,他知道碰不到她,只能在心里想象她滑腻的肌肤是什么触感,她软嫩的脸蛋是多么的有弹性。

  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睡梦中居然露出了一抹微笑,还朝他无形的手那方向蹭了蹭。

  这样的她,真的好可爱好可爱,要不是奚辰定力够,再加上两人无法接触的现实,他就要压抑不住胸口那股本能,低头亲吻她。

  “本皇子喜欢你吗?”他喃喃自问着,“要不是你这么笨,本皇子或许还不会这么犹豫,要在本皇子身边,得要突破多少难关你知道吗……”

  “呃?你来了?”灵心微微打开眼睛,看到是他,再次狐疑地摸了摸脸,怔楞地问道:“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你刚刚是不是摸了我?”

  奚辰神情微微一顿,但很快地掩饰过去,淡定地道:“你认为本皇子摸得到你吗?”

  “说的也是。”灵心捧着脸,突然傻笑了起来。方才她作了一个美梦,梦里奚辰好温柔好温柔地摸着她,那种甜蜜的感觉,直到她醒了还一直存在着,令她忍不住回味。

  “你是作了什么春梦,笑得这么邪门?”奚辰没好气地打断了她的幻想。“该不会梦到本皇子吧?”

  “哪……哪有!”灵心支支吾吾。

  她越闪躲,越代表心里有鬼,奚辰满意她的回答,暧昧地直觑着她,也不说话。

  果然,这小傻瓜又慢慢的红了双颊,那可爱的脸蛋上仿佛写着:我好喜欢你呀!根本连问都不用问。

  怕再被他看下去,就羞得要钻到桌子底下了,灵心索性顾左右而言他道:“对了!你昨晚说,女鬼可能是冲着你来的,所以我就赶制了这些东西!希望能帮得上忙。”

  她再一次献宝,把制作好的纸武器摆到了桌上,笑嘻嘻地道:“你看,除了刀剑,还有矛、枪、戟、叉、锏、斧、盾,还有整套的盔甲……应该够你拿来自保了,下次再遇到那个女鬼换我们把她打爆!”

  只因为他的一句话,她又熬了夜,做出这些东西,而且精美的程度不输给上回那些食物,足见她是花了极大心力去做的,奚辰难以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像是有一股又一股的暖流冲击着自己,令他极为享受与她相处的这一刻,甚至不想再离开。

  “你真当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奚辰微微一笑,虽然内心感动得很,嘴上却不会承认,皇子的心思必须深沉,他已经习惯不让人看透他的内心,只能让他的骄傲出来掩饰了。“既然有了这些武器,那么我有了自保之力,以后你就不需要再查了。”他真的看不下去她一再为他犯险,即使离他回魂的期限已剩不到几个月了。

  “为什么?”灵心急忙站了起来,但因为没睡好,头还有点昏,差点倒了下去。

  奚辰眼明手快的想接住她,手却从她的身子穿了过去,幸好她及时扶住桌子,没凄惨地跌落地上。

  方才,奚辰简直被她吓坏了,在皇家长大,已经很少有东西能动摇他的情绪,但刚刚那一瞬间差点让他失控,他难得体会到自己掌控不住的惶恐,却只是因为她差点跌倒。

  “你看你,这么笨,体力又差,万一被鬼吓死,以后有谁还能让本皇子白吃白喝白住?”由于被她破坏了冷静,他的语气自然也不太好。

  灵心一点儿也没被他不善的语气喝退,相反的,她也慢慢知道眼前这男人有个明明关心却爱说反话的习惯,所以也不以为意地道:“不行!还不是因为你无法与其他人沟通,我才必须混进来?而且你要是查得到,第一时间就能查到了!我们剩的时间不多了,绝不能让你拿来耍脾气。”

  “本皇子说你不必查了!”

  “我偏要查!”

  “你……”奚辰刻意加重了自己身上的戾气,往她逼了过去。

  想不到灵心直视着他闪也不闪,小脸僵着,硬着头皮道:“你别以为把脸弄青一点我就会怕,现在我已经免疫了,有种你就像昨天那样拿东西砸我,否则休想我会放弃!”

  奚辰微微一征,没好气地又恢复了原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被这丫头吃死死的一天,只能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你别这样,接下来是好机会。”灵心在宫女堆里混,虽然是个被欺负的可怜虫,但风言风语也听了不少。“下个月有册封太子的大典,我们有机会见到所有的皇子及手握大权的人,我还可以在宫人间打听,说不定能找到更多线索。”

  李公公已经消失了,也只能朝着活人的方向进行调查,而这方面,却是奚辰无法办到的,所以灵心说的没错,他仍然必须靠她。

  而那太子册封大典,原本应该是为他举办的,现在却不知落在了哪个皇子头上,奚辰的情绪很明显地消沉了下去。

  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很窝囊。

  “别丧气,有我在,我一定帮你找回身体!”他的心情大大的影响了灵心,她不由替他加油打气。“不管你想做什么,或者再怎么不甘心,至少要先活着不是?”

  奚辰直视着她真诚的眼,忽地温柔地笑了起来,一个大帅哥再加上阳光般的笑容,直让灵心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一时看傻了眼。

  “关于你昨晚的问题……本皇子现在的答案更明确了。”奚辰突然施恩般开口。“本皇子知道你心仪于我,而本皇子对你的印象也不差,所以本皇子决定……”

  本以为灵心会含羞带怯地不发一语,想不到话才听了一半,灵心确实害羞了,却没有不发一语,而是双目放光地问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也喜欢我嘛!”

  她红着脸,却是鼓起勇气直视着他,“老实说,你、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这……”喜欢就是喜欢了,哪里说得上来?而且这么直接的承认,完全不符合奚辰的性子,所以他清了清嗓子,想扳回自己的颜面,他要告诉她,是她喜欢他,他只是对她“稍有好感”,不介意再继续“扩大发展”罢了。

  “你这么努力的为本皇子办事,本皇子自然不会没有回馈……”

  然而他的话,又被心中开满小花的她给打断,她羞答答地再问道:“那就是我愿意入宫帮你时,你就喜欢上我了嘛!原来你喜欢我这么久了?那你喜欢我哪一点?外貌还是内在?”

  “你这丫头可别胡猜,本皇子的感情没有你说的那么浅薄……”

  奚辰还想力挽狂澜,证明是她先喜欢他,是他不嫌弃才接受。但他显然低估了她自我感觉良好的程度,想不到她害羞归害羞,在确认了彼此的感情后可不含糊,很快的分析出了现在的情况,“你的感情当然不浅薄,所以你不是看上我可爱的外表,一定是喜欢我的善良与温柔啰?那我们算是在交往了吗?”

  什么时候话题进展到这边了?奚辰不由一呆,觉得自己什么都还没解释到,她已经认定一切了。“丫头,这件事很重要,本皇子要慎重的告诉你,虽然我们彼此有意……”

  “那就是在交往了嘛!以后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呃,这时代男朋友是怎么说来着?以后你就是我的情郎了,就这么说定了喔!”灵心双手捧着嫣红的脸,觉得今天真是她这辈子最大胆的时候了。

  嘻嘻,她等着要交一个男朋友等了两辈子,终于让她交到了!还是个皇族呢!

  灵心羞不可抑地抛给了他一记媚眼,接着不好意思再继续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轻飘飘地起身走出了房,开门的那一刹那,她突然觉得今天的阳光好温暖,空气好清新,那些路过的太监宫女,个个都顺眼了起来。

  至于被她逼问到哑口无言的奚辰,眼睁睁看着她决定了两人的关系,接着欣然而去,让他连反驳或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按理说他应该要勃然大怒或是不屑一顾,但他发现自己心里居然一点抵触也没有。

  他只能神色复杂地清了清喉咙,看着窗外的她,喃喃自语地补了一句——

  “这丫头究竟是真害羞还是假害羞,居然这样就骗到了一个情郎……不过,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本皇子就勉强答应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