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武仕书看到了他不寻常的视线,突然怀疑地道:“二皇子,既然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你的灵魂又饱含了怨气,特地千里迢迢的来到朴月镇找灵心,应该不会只是要她照顾你的食衣住行吧?”

  奚辰眉头微扬,想不到在这个偏远之地,竟有武仕书如此见识不凡又洞察力强的人,既然都说破了,他也就坦然承认,“你说的没错。本皇子在皇城找不到自己的尸体,想调查死因又没人看得到本皇子,只能找有能力的人帮忙。但到了阴界,地府却不让我进入,之后遇到几个阴魂说可以来朴月镇找灵心,她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本皇子就来了。”

  他无奈地看向灵心。“只是找到她之后,她胆量之小、脑袋之蠢真是出乎本皇子的意料,要是找她帮这个忙,本皇子怕皇兄瞪她一眼,她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还能查出什么线索?所以最后本皇子决定,让她协助本皇子的食衣住行就好。”

  武仕书这次倒是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灵心可不满了,叉起腰抗议道:“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没用?”

  奚辰淡淡地望向了灵心,只是脸色微微一变,多散发了一点阴气,那股子阴暗恐怖的模样,立刻让灵心尖叫了一声,闪得老远。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点,心有戚戚焉地同时点头。

  “确实很没用。”

  为了奚辰的事,武仕书回到道观,特地请教了长眉道长,毕竟他这辈子还没看过不怕阳光又不怕符咒的鬼魂。

  结果长眉道长的推断让他意外不已,隔日又匆匆下山到了镇上,告诉灵心及奚辰他听到的结论。

  奚辰不是阴魂,而是生魂!也就是说,奚辰的肉体并没有死去,只是灵魂暂时出窍而已,所以地府的鬼差不让他进门也是情有可原,并非没收到贿赂所致。因为地府只收真的鬼,奚辰还活着,地府没有他的名字,如何放他进去?

  如果这么推断起来,奚辰被人毒害,宫里却没有发丧就有道理了,可若是生魂,就必须在一年内回到自己的肉体之中,否则就会魂飞魄散,连肉体也会跟着死亡。

  只是奚辰刚成为生魂时,也曾试图找自己的肉体,却是徒劳无功,只怕他的肉体是被有心人士藏了起来,要是不快些找到,后果堪虑。

  然而要找到奚辰的肉体,不进宫是办不到的。武仕书顶多把消息带到,也没什么好办法,灵心就更没辙了,于是在武仕书回去之后,奚辰很明显得变得有些闷闷不乐。

  原本日日出现的奚辰,变成偶尔才出现一次,灵心知道他或许是去找能够帮助他的人,但像她这样能够看到鬼的人实在不多,就算看得到,能与鬼魂沟通的更是少之又少,故而奚辰常常无功而返。

  灵心有些舍不得看到一个好好的人……噢不,是好好的魂,竟然失去了他的锐气,于是好心地问道:“奚辰,你要不要吃鱼翅?我烧给你,我记得你很爱吃的。”

  “不要。”

  “那……来点鲍鱼?我可以做大颗一点!或者是龙虾?听说有彩色的龙虾,我帮你做一只好了。”

  “彩色的龙虾?你是要毒死本皇子吗?”奚辰终于有了些反应,却是嗤之以鼻。

  “可是你一直提不起劲怎么行?”灵心宁可他像以前一样对她呼来喝去的,也不希望见他脸上失去神采。

  奚辰正眼看着她,似乎被她的关怀打动,最后仍是摇头叹了口气。“你去忙你的吧,本皇子的事你帮不上忙的。”

  说完,奚辰便消失无踪,连灵心要叫他都来不及。

  “我帮不上忙?你这古人敢把我瞧扁了!”灵心不甘心的指着他消失的地方,挥舞着小拳头大叫道:“好歹我也比你多了几百年的智慧,居然瞧不起我?要不然你算一题微积分来试试看啊!解释一下牛顿三大运动定律啊!我……”她突然垂下肩来。“虽然那些我也不会,可是我不过胆子小了点,你就觉得我帮不上忙,不是很不公平吗?”

  她颓然地走到椅子上坐下,待完成的纸扎品她是一点做的心情也没有。平时这时候她总习惯一边和坐在另一头的奚辰闲聊,一边忙着自己的事,突然少了他,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而且看他那么失望,她也着实不好受,他明明该是意气风发,充满自信的啊!可她也知道不管换了谁,遇到自己的生死大事却使不上力,还很可能一年不到就魂飞魄散,当然提不起劲……

  这时她突然想起前些日子上街时听人提到的一项消息,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双手握拳,毅然决然地道:“好吧!拚了!就这么做!”

  她肃然走向内室,与里头的父母商议了一天,一家子做下了某个可能改变她一生的重大决议后,隔日一大早灵心便急急忙忙的跑出纸扎店,往镇上的广场去了。

  朴月镇上的大广场常是官家举行活动的地方,或者固定时间会有摊贩聚集,很是热闹。不过今日广场上却是加倍的人满为患,衙门派了许多官兵帮忙维持秩序,却都挡不住涌入的人潮。

  紫渊国的皇宫如今正在召一批新的宫女,只要身家清白,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都可以来报名。由于宫女收入不错,再加上容易遇到一些达官贵人,一旦被看上那可是鸡犬升天,所以很多家里有未出嫁闺女的百姓,都拉着自家女儿前来。

  尤其紫渊国的宫女并没有一入深宫就要老死在里头的规定,一样可以申请离职,可以请假出宫,这样自由的工作,当然更引起各家年轻女子疯抢。

  灵心也来到这里,看着那一望无际的人海,有些咋舌,不过问清了这便是报名宫女的队伍后,也乖乖地排了进去。

  “你,太胖,不合格,下一个!”

  “你,太丑,不合格,下一个!”

  “你……勉强可以,叫什么名字何方人士……”

  今天是个大热天,排了约莫一个时辰后,灵心圆圆的脸蛋儿被晒得通红,不过她仍坚持排在队伍中,否则万一撑不住离队,可是要重来一次,只怕收够了人官府就走了,她就没希望成为宫女了!

  就在灵心又累又渴,觉得自己快站不住的时候,终于轮到她了!一位初检的官兵先看了看她的模样,另一个地方知府来支援的小衙差,也认出她是纸扎店的女儿,这模样与身家都没有问题,她很轻易的通过,留下了自己的姓名,连忙走到到一旁人少的地方纳凉。

  “天啊!热死了,热死了!”她用袖子替自己扇风,身边突然幽幽地出现了一抹白影……鬼影。

  “啊!”灵心大叫了一声,倒退了三大步,看清了是奚辰,才松了口气道:“你干么吓人啊!真是的,也只有你能让我大白天见鬼了。”

  她左右张望了一番,确定没人发现她站在原地“自言自语”,便引着奚辰转到转角没人的地方,免得被人当成疯子。

  “这么大热天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奚辰没好气地看着她,他都没问她做什么蠢事来了,她倒先责备起他?

  今日他去纸扎店,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便上街寻找,他找了一会儿,本能的往人最多的地方寻去,却发现镇里的大广场上,这个呆女孩刚离开一个排得老长的队伍,一张俏脸晒得惨白。

  以这个队伍的规模来看,没有一个时辰是排不完的,奚辰不由得眉头大皱。他认识的灵心虽然呆呆的又胆小,圆脸上却常挂着暖人的微笑,绝不是现在这种要死不活的样子。他不认为自己是舍不得她受苦,顶多只是看不下去她呆到这种自虐的程度罢了。

  不过灵心没察觉他的心思,只是平铺直叙地回道:“现在皇宫刚好在征宫女,我要报名啊!”

  奚辰平时都在宫里,根本没看过选宫女的阵仗,想不到会如此累人,也更不解了。“你报名选宫女做什么?”

  “因为……还不是因为你嘛!”灵心一脸认真,正经八百地道:“我若想帮你,只能先混进宫。凭我这身分背景,要认识什么达官贵人是免谈了,当宫女能混进去,而且还能在宫里走动,是最好的方法了。”

  奚辰无语了,原来她呆归呆,却仍是一心想帮他,不怕太阳把她晒昏,更没考虑到这一入深宫,查的又是二皇子遭毒杀身亡这么敏感的事,她可能会遭遇到危险。

  他的表情不由放软了,语气也轻了。“你不是很怕鬼?而且入宫这件事不简单,可能会有危险,为什么要帮本皇子?”

  “谁叫你天天板着一张脸,很恐怖你知不知道?”灵心学着他的模样做了一个鬼脸,接着担忧地道:“而且你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我们好歹朋友一场,我怎么可能看着你消失掉?”

  此话一出,奚辰真的被她所感动了。这个丫头果真有求必应,难怪被那些鬼吃得死死的,她的善良也是他此生仅见,让他都有些不忍把她推入皇宫那个火坑。

  “本皇子第一次发现,本皇子错得离谱。”他摇了摇头。

  “嗯?”灵心不解。

  “本皇子本来以为,找你是个天大的错误,想不到本皇子错估了你的善良。”

  他微笑着看向她,那张俊脸显得更加儒雅,绽放着绝世的光采,让在现代看多了各式俊男的灵心,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唉呀,还好啦!我这人没什么优点,也就是善良而已。”她蓦地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遮住那一抹嫣红。“老实说,我还有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奚辰不解。

  “我想看看你的肉体啊!”看到奚辰表情变得古怪,灵心终于发现自己的语病,急忙羞惭地解释道:“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你当鬼就这么帅气了,要是能回到人身,还不知道帅成什么德性。我这辈子还没真正当面看到过帅得一塌糊涂的人,这次刚好开开眼界!”

  而且这个绝世帅哥还是个皇子呢,有谁能像她这么有眼福啊!

  “你……”奚辰些无语,搞了半天还是因为他的男色,他不由无奈地看着她,有些迟疑地道:“难道你对本皇子……你要知道,本皇子现在只是个鬼,人鬼殊途,不会有未来的。就算本皇子恢复人身,依我们悬殊的背景地位,也很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奚辰虽然没那么自恋,却也知道自己的俊俏世间少有,京城暗恋他的闺秀加上宫女,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灵心要迷恋上他,太容易了!

  想不到灵心压根不在意他说的什么人鬼殊途,只是圆滚滚的眼儿一亮,拍着手道:“没关系没关系,若你恢复人身,随随便便赏赐个花瓶给我,我就发财了!到时可别忘了我的好处啊!”

  “你……谁在跟你讲花瓶了!”想不到她竟然笨到这种地步,倒像他在自作多情,奚辰没好气地看着她自顾自的欢欣鼓舞,俊脸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啊—你干么变脸吓我啦!那不要赏赐一个花瓶,一个碗就好了!要不一只酒杯嘛,那些可是古董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