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2章(1)

作者:风光
  一个月后。

  “嗯,这个三宝鸭不错,那松鼠黄鱼也还可以。”

  灵心无奈又郁闷地瞪着不远处正大块朵颐的男人……严格说起来是只男鬼!一方面腹诽着为什么他可以坐在那里大吃大喝享受,她却要为他做牛做马折纸折到手酸;另一方面,又嫉妒他的长相着实得天独厚,吃得那么畅快淋漓,竟一点也不显粗鲁,反而还有种高贵的优雅,令她这穷人家的孩子好生挫折。

  “今天的菜色还算可以,明天你再做个鱼翅  和东坡肉……嗯,再来壶汾酒好了。”

  听完奚辰的话,灵心差点没吐血,不由抗议道:“汾酒怎么折?你折给我看!还有我不是烧厨子给你了吗?怎么你还要天天来叫我折东西烧给你吃?”

  由于奚辰不分白天晚上想来就来,每每都是白吃白喝,有时甚至还会要求一些什么温泉浴池、画舫琴师之类的享受,搞得灵心白眼连连,也因此相处久了,只要他别刻意变脸变得太恐怖,她也有些免疫了,偶尔也敢反抗两下。

  不过她那两下,在奚辰看来,跟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没两样。“那厨子做的东西索然无味,比香烛还难吃,还是你做的东西色香味俱全。灵心丫头,本公子可不是常在称赞人的,你要懂得感恩。”

  无偿包办他的吃喝拉撒食衣住行还得感恩?瞧他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灵心顿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价值观都快被他颠覆了。

  “你怎么就爱欺负我?”她扁着嘴瞪着他。

  瞧她那可爱模样,圆脸都鼓了起来,奚辰兴味十足地道:“因为你够笨,会一直中招。”

  “我才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我也是很聪明的,才不会一直中招!”灵心对他的评价嗤之以鼻。

  “是这样吗?”奚辰脸色一沉,双眼放出青光。“所以你明天胆敢不做鱼翅  和东坡肉……”

  他毫无预警的变脸,让灵心圆脸一皱,就要哭出来。“做做做,你要吃什么都做给你啦……”

  奚辰大笑起来。“哈哈哈,就说你会一直中招,难道还不笨吗?”

  灵心咕哝了两句,瞄了他几眼,看就知道正在偷偷骂他,不过奚辰却置若罔闻,只是淡淡地道:“看来你不太高兴?那我走好了。现在天黑了吧?该出来的,应该也要出来了。”

  “不行!不要走!”要是能碰得到他,灵心一定马上抱住他的大腿不让他走。

  若有其他人看到了胆小如鼠的灵心居然要留一只鬼,一定难以置信。不过事实就是如此,在相处了一个月后,灵心默默的发现,某方面来说她还真依赖奚辰……

  此时敲门声响起,不待主人回应,几个鬼魂飘了进来,其中有像李大牛这样的老朋友,他们原本要直接飘向灵心,但一见到旁边坐着的奚辰,不由全都定住身形,乖乖地到一旁排起队来。

  “这就对了,一个一个说自己要什么。要是我听到灵心尖叫一声,你们知道后果的……”奚辰淡淡地瞄了过去,那几个鬼都已经是鬼了,却仍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是的,这便是奚辰厉害的地方,他总有办法让前来骚扰灵心的鬼魂们服服贴贴,甚至形成了秩序,才会有如今众鬼活像要买票看电影的奇景。因此每到晚上,灵心恨不得奚辰干脆住在她这里,因为比起被一堆鬼吓,她宁可固定被一只鬼吓。

  原本这个夜晚,就要如往常一般过了,不料突然外头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把门板吹得砰砰作响,灵心不禁脸色大变,本能的跑到离门最远的地方,紧盯着门口。而已经来了的那些鬼魂,也一个个面露不安。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彪形大汉由门外飘了进来,那怨气重到彷佛都能闻到血腥味。他一见到在场唯一一个活人,便狰狞地笑了起来。

  “你便是灵心吧?老子关八刀,听说你这里有求必应?那老子要你烧个几百捆纸钱来阴间给我花花,应该没问题吧?”

  “我……我这里是纸扎店……不是香烛行啊……你找错家了……”被他的凶样吓着,灵心颤抖着娇躯,支支吾吾地道。

  “老子说要钱就要钱,你敢不烧  ?!”关八刀莫名变出了一把斧头,就要往她身边劈下去。

  “慢着!”一道声音慢条斯理的止住了关八刀,赫然是奚辰开口了。“你没看到这里这么多鬼排队吗?你插队了。”

  “哼!老子不知道什么叫排队!你这小白脸想管闲事,打得过老子再说,否则就闭上嘴巴,免得被老子劈了,连鬼都当不成!”关八刀霸道地拿斧头就要挥过去。

  “关八刀是吧?”奚辰毫不畏惧地望向他。“张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公子,本公子姓奚,若你敢动本公子、或者是灵心的一根汗毛,本公子立刻托梦给阳间的亲人朋友下属,你关八刀在阳间的所有亲人朋友一个都逃不掉!届时他们来到阴间与你相会,就是你今日的鲁莽所害。”

  关八刀顿时停手,打量了一下奚辰,奚辰身上不凡的华服,令他忌惮地退了两大步,眼神也凶狠起来。不过,当他发现奚辰的眼神竟冷静得可怕,四周更有一种上位者的威势时,他真的害怕了。

  于是关八刀吞下了这口气,默默的走到了队伍末端候着。

  奚辰满意地点了点头,得意地望向了灵心。

  “哇!你太厉害了,有你在比什么灵符都有用啊!”灵心见他再一次替她解决了危机,一下忘了他是鬼魂,开心的扑了过去,想要抓住他的手道谢,结果自然是扑了个空,直接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看得奚辰好气又好笑,其他的鬼都忍俊不禁吃吃笑了起来,想过来帮她,又不知该怎么办。

  只是想不到她跌倒时的声响,却造成了天大的误会,下一刻,大门砰的一声突然被打开来,来拿货的武仕书见到的就是一群鬼怪围着倒地的灵心,于是他本能的掏出符箓,便往离灵心最近的奚辰丢去。

  “武仕书!不要—”

  灵心再次扑向了奚辰,不过自然是再次跌了个狗吃屎,武仕书的符咒直直的打到了奚辰身上,令灵心不由惊叫起来。

  “奚辰!小心啊!武仕书,你快救他,他不是……咦?”

  眼前出现的画面,令灵心的叫声戛然而止,而且不仅仅是她,连来不及收手的武仕书,以及一干排队的鬼众,都愣成一团看着奚辰。

  只见那符咒确实打在了奚辰的身上,却像是一张纸碰到一个普通人一样,由他的衣摆滑了下去。

  奚辰本人一派淡定地看着几乎是人仰马翻的灵心,还犹有余裕地开口,“你不必一再向本公子行跪拜大礼,你的心意本公子已经知道了。”他看得出灵心想救他,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倒是被她感动了几分。

  原来,她身后还有武仕书这种有修练的人在,所以她其实有能力灭了那些来找她帮忙的鬼魂,不过她却没有这么做,宁可自己怕得要死,每日被吓得吱吱叫,也要帮助这些陌生鬼。

  这样的胸怀,他从没在别人的身上看过,灵心这个平凡又单纯的女孩是第一个,着实令他刮目相看。

  至于灵心,则是呆看着奚辰,脑子倒不像他已转了千百遍,只是一片空白,好半晌才愣愣地道:“什么镇宅符化煞符对你没用就算了,你连法力激发的符咒都不怕?”

  “本公子连太阳都不怕了,还怕几张黄纸?”奚辰摆出一副不屑的态度,但事实上他也很纳闷,自己似乎和一般人认知中的鬼魂有相当大的差别。

  刚进门的武仕书同样狐疑地盯着他,像要在他身上盯出个洞似的。他虽然法力不怎么样,但消灭一些小小的恶鬼也是有把握的,可是奚辰却大大的超出了他的认知,而且听起来这个气宇轩昂的鬼魂还不怕日光?

  能有这几种特质的,要不就是法力无边、穷凶恶极的鬼王,可以短暂在白日出现;要不就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法宝,护着他的灵体。不过奚辰看起来两种都不像,他的存在已经混淆了众人对鬼魂的认识。

  摇了摇头,既然弄不清楚,他也不打算深究,回家问师父就得了,反正灵心似乎没有立即的危险。不过他进门前,屋里那乒乒乓乓的声音他可是听清楚了,不由皱眉问道:“灵心,到底怎么回事?”

  灵心简单地把奚辰突然出现的来龙出脉简单地说明了一遍,令武仕书很是惊讶,尤其奚辰那种能震慑众鬼的气度,可不是常人能有的。

  武仕书想了想,先驱离了屋内其他的鬼众,才语气有些沉重地开口道:“你姓奚,奚可是国姓。”他开始推敲起奚辰的来历。“百姓取名都要避讳的,据我所知,在咱们紫渊国,名叫奚辰的应该只有一个,就是当今的二皇子。”

  反正没有旁人,奚辰大方地回道:“看来朴月镇虽是个小地方,也是有消息灵通的人。你说的没错,我便是二皇子奚辰。”

  “你是二皇子?”灵心讶异地睁大眼。“二皇子也会死?”

  “二皇子也是人,当然会死。”奚辰好气又好笑地道。“不死那不成了妖怪了?”

  “你现在跟妖怪有什么差别?”灵心反驳。

  她这么一说,众人倒是哑口无言,一个不怕太阳、不怕符咒,白天晚上都可以冒出来的鬼,某个角度说起来,比妖怪还厉害。

  “我想灵心的意思是,二皇子在皇宫里,受到重重保护,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武仕书温柔地觑了她一眼,不愧与灵心认识久了,对她的少根筋也习以为常,很自然地替她“翻译”起来。

  灵心笑咪咪地道:“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瞧那两人旁若无人的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令奚辰心里一阵不舒服。在武仕书出现前,这丫头可是围着他转的,只为他一人服务,如今冒出了一个显然比他更熟识、更了解灵心的人,引走了她的注意力,自然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奚辰不是滋味。

  “本公子……本皇子是被毒杀的。”反正身分都被揭穿了,奚辰索性改回自己习惯的自称,目光也阴沉了起来。“本皇子只知道,本皇子喝了随侍李公公送来的一杯茶,就不省人事了,再次有意识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二皇子死去并不是小事,更何况还是被毒死的,这可是谋逆大罪,但最近并没有听到皇城发丧,也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出来,实在很奇怪。”武仕书听出了蹊跷。

  听到这里,奚辰露出了些微的丧气之色,虽然他很想维持得云淡风轻,但那股哀怨的感觉是挥不去的。“本皇子变成鬼魂之后,也曾试图在皇城里寻找害本皇子的人,但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人人作息如常,但本皇子的遗体却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也没有人看得到本皇子,本皇子连问都没办法问。”

  这就奇怪了,难道一个死人还会凭空消失?

  灵心冷不防打了个冷颤,提防地看向了奚辰。“你……你不会尸变了吧?”

  要是奚辰有办法,一定会当场喷血给她看,连这她都想得到?

  不过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灵心说的可能性虽然微乎其微,近乎荒谬,却也不能排除。于是一人一鬼表情古怪地看着对方,气氛陡然凝滞。

  倒是武仕书哭笑不得地道:“灵心,要尸变不是那么容易的,皇城出现尸变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何况二皇子的灵魂才刚离体,要是真的尸变了,他不可能没有感应。”

  “原来如此。”灵心与奚辰同时松了口气,不过前者仍是诧异地看着后者。“那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武仕书常与其师长眉道长三山五岳的跑,京城也去过不少次,许多皇宫秘闻、奇事八卦也听了不少,于是他提起了京里的一桩流言。

  “近日皇室欲立太子,继承人只可能会是三个皇子中的一个。大皇子虽是嫡长子,但个性冷酷并不讨皇帝喜欢,对政事也相当漠然,只喜欢练武;三皇子虽然对政事极度热衷,但能力却稍嫌平庸,所以声势最旺的,便是才智过人的二皇子……”武仕书深深的看了奚辰一眼。“毒害你的凶手,会不会是大皇子或三皇子其中一人?也只有他们有那通天的能力,藏起你的遗体而不被怀疑,随便说个你微服出巡之类的,便能掩饰。”

  被他这么一说,奚辰脸色一肃,眼中精光闪过。“很有可能。我们三位皇子之间,并没有什么手足之情,本皇子想皇弟应该没有聪明到布这个局毒害我,到现在还没被发现,所以皇兄很有嫌疑。”

  武仕书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坊间也认为,大皇子理所当然该是太子,却不受皇帝青睐,对你早有嫉恨,所以毒害你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事情分析到这里,似乎出现一线曙光了,奚辰看了眼灵心,似乎要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