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灵心,这次这个女鬼很厉害,我也只能驱逐她,要灭了她还办不到。你是怎么招惹到她的?”武仕书纳闷地问道。

  灵心缓过气,才摇着头可怜兮兮地道:“我没有招惹她啊!是她来招惹我,还说我多管闲事,飘进来就想宰了我……”

  瞧她哭得鼻头都红了,眼神又极为无辜,那模样犹如被人欺负了的小猫一般,可爱至极。武仕书心一软,只能说道:“或许你之前无意间帮了她的仇人吧?我看你以后别再帮那些鬼魂了。”

  这时候,刚才被惊走的小倩、赵老爹和李大牛又出现,他们也算常客了,看到武仕书并不惊讶,只是愧疚地道:“灵心,抱歉,我们太弱小了,帮不了你,幸好你没事……”

  武仕书由于用符替自己开了天眼,自然也看得到那些鬼,他没好气地道:“你们这些家伙,只会对灵心予取予求,她真遇到危险了,你们又躲得比谁都快,以后她不再帮忙了,你们走吧!”

  每个鬼都睁大了眼,原想反驳,但想想灵心本就没有帮他们的义务,他们每每来求助,也只是利用灵心的善良及单纯,所以就算想抗议都没立场。

  反倒是灵心,虽然还是很怕李大牛等鬼,但毕竟他们都是横死的,家境也不宽裕,死前受尽折磨死后又没能拿到些好供品,不由同情心泛滥,讷讷地说道:“武仕书,别赶他们了!反正那些东西我一下子就能做出来,否则他们活在地府缺这缺那,又没人可以帮忙,未免太可怜了……”

  话一说完,灵心吞了口口水,慢吞吞地扶着柜子站起,仍是选择离李大牛一群远远的,手上却很快抓了几张纸,折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件漂亮的凤尾裙,一头强壮的水牛,还有一把威风凛凛的斧头就折好了,灵心将折纸化去,李大牛等鬼魂很快都拿到了自己要的东西。

  “谢谢你,灵心。”每个鬼魂都是出自内心感谢她,接着缓缓消失。

  这时候武仕书发现那些鬼魂离去前,身上的怨气都淡了些,有些意外地望向了灵心。

  原来,灵心的所作所为还有这种效果,果然傻人有傻福,她应该也不知道自己默默的累积了很多功德吧?

  “你就是太好说话了,那些鬼魂才把你吃得死死的。帮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忙无妨,但下次再遇到予取予求的鬼,你一定要坚定的拒绝,他们就不会再来了。”武仕书劝道。

  “我……我尽量往这方向努力!”灵心想了想,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天到晚被吓也是会烦的,她总要振作起来,毕竟不会那么好运每次都遇到武仕书上门。

  把道观订的货拿给了武仕书,在他临走前,灵心突然留住了他,“武仕书,你……刚才的灵符,能不能给我几张?”

  武仕书自然知道她的用意,无奈地摇摇头道:“我的驱鬼符需要法力激发,你没有修练过,用不来的。”

  “那我怎么办?”灵心惨白了脸。就算要拒绝那些鬼,也要有本钱吧?

  武仕书由怀中取出了几张符,挑选着适合的,温柔地解释道:“也是有些基本符纸不需要法力激发,各有效用,比如镇宅符,你把它贴在门楣上,基本上就万鬼不侵了,还有一些护身符、收惊符……”

  灵心才没听他在说什么,连忙一把全抢了过来,令武仕书有些哭笑不得。

  “你放心!有了这些符,下次再有鬼来,我一定打得他们痛哭流涕!”

  白天,通常是灵心可以放松的时候,因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呃,不会有鬼打扰她,她不必随时警戒,或是忙着抱头鼠窜,所以她通常会利用这个时间,制作一些比较复杂的商品。

  便如现在,她细心地将纸材贴到人型的竹篾上,然后用毛笔细细绘制,其实古代的纸扎对她而言,等于在折纸里加上支架,她以前就做过了无数次,一点难度都没有,很快地一尊栩栩如生的童子纸扎便完成了大半。

  她将童子的半身举了起来,左看右看,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这是男孩子,眉毛可以再画粗一点。”

  “啊,对了,就是眉毛!太细了少了点英气。”

  “画好之后直接烧给我,我还少几个人伺候。”

  “喔,好啊,等一下……烧烧烧烧给你?”

  灵心原本正喃喃自语,没注意到有人和她对话,待她回过神来,差点因对方说的话而咬到舌头,忍不住猛地回头一看—

  一个长相玉树临风,俊雅过人的男子,背着手堂堂地站在她身后。这个男子的衣着不凡,虽然看不出质料,但一定是巨富之家才穿得起的。他居高临下看着吓坏的她,眼角带着丝傲气,薄唇微抿,好像和她说话是赐予她的荣幸似的。

  灵心先是因这男子出众的外貌愣了一下,但随之倒抽了口气,砰的一声由椅子上跌了下来,咚咚咚地半跑半爬离了他八百里远,直到背抵上墙,不能再退。

  “你你你你你……你是半透明的?你是鬼?鬼怎么可能大白天的出现?”

  “谁规定鬼不能大白天的出现?本皇……本公子就连做鬼都能和别人不同,知道吗?小丫头!”那贵公子不悦地说道。

  “可是……可是鬼都怕太阳啊!”要是每个鬼都像他这样,她连白天都不得安生,不被吓死也被自己紧张死,以后还怎么混啊?

  “本公子不怕太阳。”

  “可是白天阴气薄弱,你怎么凝聚阴魂?一下就应该散架了啊……”

  “你怎么那么罗唆?本公子刚刚才做鬼,那么多问题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

  那贵公子被她问得烦了,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即使是白天,也制造出了几分阴风惨惨的效果,让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啊!你不要吓我!”灵心简直要崩溃了,她由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二话不说就朝着贵公子的鬼魂丢过去。

  想不到符纸穿过了贵公子,一点用都没有地飘落在地上。贵公子低头看了一眼,那些咒语他看不懂,但镇宅两字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符应该是贴在门楣上吧?”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走路。他没好气地道。

  “你你你……我还有这个!”灵心见他不怕,又吓得随手掏出一把符,这次干脆全丢过去。

  贵公子看她好像天女散花一般,那些符纸一张张的在他身旁飞落,他又默然看了几眼,俊脸上陡然出现几条黑线。

  “收惊符、护身符、化煞符,这些要用在你自己身上吧?还有这张是什么……和合符?你难道真如此觊觎本公子的男色,连这道符都用上了?”瞧她做的那些事,他真的开始认真思考,来找她帮忙究竟是不是一个对的策略了。

  “你怎么什么都不怕?”这么多张没一张有用,灵心在心里骂了武仕书八百遍,这下她真死定了。

  “我说过,本公子天赋异禀,连阳光都不怕,你认为我会怕这些鬼画符?”贵公子被她气得够呛,一脸阴狠地飘了过来。

  “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用符丢你!你要我帮什么忙我都忙,你你你不要飘过来……”灵心哭得一点形象都没有,坐在地上将头埋进自己的膝盖,瑟瑟发抖好不凄惨。

  那贵公子瞧她被吓成这样,忍不住眉头微皱,心忖自己似乎玩得有些过火了,便放缓语气道:“本公子名叫奚辰,星辰的辰,从都城来的。听阴界的朋友说,这朴月镇的纸扎店里,有个叫灵心的姑娘看得见我们,手艺也不错,有事都会帮忙,我想说的应该就是你了?”

  “不不不,不是我。”灵心头也不抬,便狂摇头矢口否认。

  “不是你吗?”奚辰的声音突然冰冷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威压压向了灵心。

  灵心差点吓得屁滚尿流,急忙抬起小脸,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是我,就就就就是我!”

  “那好,本公子正需要你的帮忙。”奚辰得到她的回应,便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手优雅地伸向一旁的茶几,随即皱眉。“有客人来,你都不奉茶的吗?”

  恶灵和奥客不算客啊!灵心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可不敢说出来,一张哭得通红的脸,硬是拉开一个丑到不行的笑容,“奉奉奉,马上奉!”

  她本能地提起了茶壶,但呆了一下后又放下,伸手取来一张纸,唰唰唰地折了一组茶具,在金炉里烧化。

  奚辰身旁的桌面上,眨眼出现了一组茶具,他点了点头,却没有动作,只是默然地看着她。

  灵心懂了,又飞快地折了个纸人,丢进金炉里。

  一会儿,桌边便出现了一个神色呆板的人,替奚辰斟了杯茶,接着便束手在侧,一派小厮作风。

  “奚、奚公子,不知道你来找我,是要我帮什么忙?我看你身家不凡,应该不缺什么啊?”灵心瞧奚辰满意了,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讵料说到这个,奚辰的神情又阴冷了几分。“照理来说是的,但本公子死得蹊跷,又没有收到任何供品祭物,害本公子在阴界一穷二白,那地府看门的鬼差没拿到贿赂,居然连大门都不让本公子进去!”

  “啊?怎么会这样?”此时,灵心的同情心有些战胜她的畏惧,都忘了自己先前答应武仕书要适时拒绝的那番话了。“那奚公子,我帮你做一些供品好了,至少先有个地方住……”

  “那好。”奚辰瞥了她一眼,接着微昂起下巴,像在吩咐她倒个茶一般,淡淡说道:“你做个庭园,不必太大,五进三护龙,房间大概五十间左右,有前后院和一座凉亭水池就行。然后护卫三百,奴仆五百,马车十驾,轿子十顶,厨子马夫各十数人,再烧几套衣服……就按我现在身上穿的制作就行,给你三天应该够了吧?”

  灵心听得目瞪口呆,“这比我参加电视冠军还复杂,三天是要逼死谁?”

  “三天不行吗?”奚辰冷冷一眼瞄过去。

  灵心打了个冷颤,瞧他快变脸了,只能哭丧着脸道:“行行行,三天就三天……”

  “还有刚才你在做的童男童女,就直接给我了。”

  “那是别的客人要的……”

  “嗯?不行吗?”

  “可以可以,要几对通通都给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