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相公是只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朱灵心,一个相貌平平凡凡,身材普普通通,个性甚至称得上胆小的女生。她今年二十四岁,从一般私立大学毕业,在一家一般的小企业里,做着一般的行政事务人员。

  她曾经在大学时暗恋过学长,学长似乎也给予了暧昧的暗示,但就在好像要跨出那一步之前,学长有了个校花级的学伴,从此就把朱灵心甩得远远的,连话都懒得说。就业之后,由于朱灵心表现并不突出,虽没犯什么大错却也没什么功绩,在公司里没什么存在感,自然也不会有异性注意到她,连公司尾牙都忘了她的座位。

  这样的朱灵心,唯一称得上优点的,应该就是善良吧!

  可是,难道她就要这样过一辈子吗?

  年纪轻轻的她,自然也有对未来的憧憬,但绝对不是像如今这样的黯淡无光。她知道她一定要做些什么,让自己的青春留下点痕迹,以免以后老了回头一看,自己的人生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完了。

  于是,她辞了职,报名参加日本的电视冠军节目。

  没有人知道,朱灵心有着一手折纸的好手艺,随便一张报纸废纸甚至卫生纸,到了她手上,几乎是几个眨眼间就能折出栩栩如生的花鸟树木,昆虫动物,甚至是汽车大炮,手机电脑,她都有办法用纸折出来。

  由于从小父母离异,双方都不愿意接受她这拖油瓶,她便跟着奶奶生活。小时候日子过得穷苦,唯一的玩具也只有信箱里的广告纸了,再加上意外的天赋,造就了她惊人的折纸技术。

  但还来不及赚钱孝敬奶奶,奶奶就在她升大学那一年过世了。从此以后,她变得孤孤单单,父母各自嫁娶,她也不想打扰他们,四周的朋友要不是泛泛之交,要不就是想利用她的善良单纯,所以她报名电视冠军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想任性一次为自己而活。

  到了日本,她立刻投入比赛,在初赛时就大放异采,打败不少知名选手,当时消息还没传回台湾,直到她一路闯入决赛,新闻媒体对她这异军突起的大黑马大肆报导,“朱灵心”这个名字才渐渐被人听见。

  不过朱灵心此时已没空管外界的反应了,她全心全意投注在电视冠军的决赛上。参加最终决赛的选手有三名,各自在一个一公尺见方的平台上施作,用纸制造出一个场景,主题便是“令人讶异的一幕”。

  另外两个选手,一个制作了一棵华丽的圣诞树,树下的礼物却跳出一只小狗;另一个选手设定了一个落寞的上班族,回家却意外发现原来家人朋友全集合起来给了他生日惊喜,这些都属于温馨的讶异,非常迎合观众口味。

  但朱灵心没有体验过这种温馨,她的人生到目前为止大多是孤独的,所以她反其道而行,制造出了百鬼夜行的场景。有独目的鬼、七孔流血的鬼、长发盖住脸的白衣阿飘、青面獠牙的僵尸,还有台湾颇知名的红衣小女孩等等,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的游走,相信看到这样的场面,没有人会不讶异的。

  基于她的创意突出,裁判们在制作阶段就对她的评价很高,观众的反应也相当不错,夺得冠军的呼声不断。可是朱灵心却很不满足,她总觉得自己制作出来的那些妖魔鬼怪很不逼真,缺乏一种灵性。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这种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靠的全是想像力,能做得有多像呢?

  “唉,要是能够看到鬼就好了……”她折着一只女鬼,怎么折都不满意,不由对着镜头嘟囔起来。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后,摄影棚突然阴风大作,接着所有的灯光啪的一声熄灭,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陷入一阵惊慌。不过很快的,发现是总开关跳电了,不一会儿便修理好,棚里又恢复光明—

  不过比赛的主持人,这时候突然大叫起来。

  “朱灵心……朱选手你怎么了?”

  主持人前一刻还在访问朱灵心,下一刻她居然就晕倒,当下摄影棚一片混乱,导播急忙喊了卡,比赛暂停,有的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的人试图叫醒朱灵心,但她始终没有反应。

  究竟,朱灵心怎么了?

  “灵心,有人敲门!快去看看是不是道观派人来拿货了!”

  朴月镇内,一间纸扎店响起敲门声,即使已过了开店时间,老板娘依旧吆喝着自家女儿前去察看。

  “好……”

  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那被唤为灵心的女孩儿,一脸无奈地由后间走到了店面,就要打开门。

  是的,这个灵心,便是因为一场停电而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紫渊国的朱灵心。当她一阵恍惚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个有着圆圆可爱脸蛋、扎着两条粗辫子的古代女孩时,尖叫声差点没掀了屋顶。

  直到纸扎店的店主灵家夫妇前来教训了她一顿,灵心才委屈又悲惨地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原来,自己的灵魂附在了这个也叫灵心的女孩儿身上,只是去掉了原本的朱姓,好像在暗示着她向过去告别似的。

  她只能安慰自己,这个灵心皮肤白嫩细致,长得也算伶俐可爱,笑起来很甜美,肉乎乎的脸蛋连她自己也想捏一把,这样的外貌虽然算不上顶尖,却已经比前世的朱灵心好上太多了。

  而且,灵家夫妇只生了灵心一个女儿,虽说纸扎店供不起什么养尊处优的生活条件,但也不至于让她饿着,至少前世的朱灵心从来不知道被父母呵护是什么滋味,在这里她尝到了。

  何况,她的专长在这纸扎店里,更能发挥的淋漓尽致不是?有一次无意间,灵家夫妇发现女儿竟然不知为何纸扎手艺突飞猛进,有一些纸扎品不用竹篾她都能折得出来,省了不少成本,功力远超过她父亲,从此便乐呵呵地把许多生意交到了她手上,让她在邻里之间也小小有名了一把,怎么都胜过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朱灵心。

  可是这些道理明白归明白,要适应这个新的环境,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这些都不是让灵心无精打采的原因,事实上,她来到古代之后,发现这个身子多了一种能力,一种前世的朱灵心打死也不想要的能力……

  顺着母亲的叫唤,灵心来到了店门前,拉开门栓,深吸了口气之后打开门。店门口站着的是个脸泛青光,面无血色的人,身上穿着浆得线条笔直的寿衣,双脚飘浮不着地,赫然就是上个月邻街过世的何老爷。

  即使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灵心还是倒抽了口气,眼泛泪光,急急用手捂住嘴,否则她怕自己会尖叫。

  “灵心,是谁啊?”灵心的母亲在内室喊着。

  灵心扁着小嘴,颤抖地道:“是……是有人来买一些小东西,我、我处理就好了,你和爹不用出来店里。”

  明明眼前就是个吓死人的鬼魂,灵心却有口难言,因为她刚穿越到古代的时候,张眼看到一堆鬼怪,吓得连忙向父母求救,想不到灵家夫妇根本看不到,还狠狠把女儿教训了一顿,要她别乱说话招来坏东西,让她从此不敢再说。

  而有些鬼还保有生前的意识,知她能看得见他们,还能和他们沟通,便前仆后继的来,甚至还“呷好倒相报”替她宣传,让更多的鬼朋鬼友共襄盛举,每每吓得胆小的她涕泪纵横。

  一定是她在电视冠军节目里说了那句想看见鬼的话,现在才会遭到天谴!

  就如这个何老爷,也是听别的鬼友推荐而来的,看到这老邻居的女儿后,想要咧开一个和蔼的笑容,但搭配着脸上的青光,反而显得格外狰狞。

  “灵心,你也知道我前阵子死了……我家孙儿烧了栋房子给我,却没烧顶轿子,害我现在都得走路,鞋子都磨坏了。在阴界,大家都说你手艺好,去年死的林老头也很夸赞你,麻烦你替我做一顶轿子吧,我会付钱给你……”

  灵心倒退了三大步,哭丧着脸道:“何何何……何老爷,你不要吓我,我做顶轿子烧给你就是了,不不不不用钱!”

  话一说完,她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遮去何老爷那恐怖的模样。然而何老爷是鬼,敲门只是客气,只见他悠哉悠哉地穿过门板,大摇大摆地坐在一旁直盯着她,似乎不见到她把轿子做出来不罢休。

  灵心吓得连门栓都来不及上,直跑到何老爷的对面,用背紧靠着墙,像是在与他对峙,没一会儿瞧何老爷只是阴惨惨地笑看着她,没有要靠近的打算,她才小心翼翼地用手拈来身旁柜子上的纸张,连竹蔑都不用,手上唰唰唰几声,就折出了一顶精美的轿子,而且还是宽敞的八人大轿。

  接着她偷觑着何老爷,手上的纸轿用两指捏着朝他扬了扬,直到何老爷满意地点头道谢,她才燃起了火折,在一旁的金炉里将纸轿化去。

  不过一个呼吸过去,何老爷身旁突然出现了一顶华美的轿子,此时他等在外头的鬼仆们也飞了进来,将心满意足的何老爷抬走,待一群鬼全都消失后,原地留下了一叠可观的冥纸。

  灵心松了口气,不由苦笑起来,何老爷还真付钱了,只是她拿这些冥纸有什么屁用,真拿去外头用还不被人打死。

  才这么想着,门外又飘进了几只鬼,赫然是上月巷口不小心落水身亡的小倩、两条街外重病亡故的赵老爹,还有上山砍柴时不幸坠谷的李大牛。

  “灵心,你答应要做给我的凤尾裙呢……”

  “灵心,老爹在阴间买了块地想耕作,就是少了头牛啊……”

  “我的斧头又砍坏了!灵心,再烧一把给我吧……”

  其实大伙儿都知道灵心胆子小,每只鬼都很尽力的摆出最和善的姿态。可惜鬼就是鬼,有些先天的条件是无法克服的,比如小倩那被水泡得浮肿的脸,赵老爹七孔流血,李大牛摔得面目全非也就罢了,甚至还少了一只脚……

  所以他们一出现,即使灵心已经见过他们不止一次,仍是眼泪直飙,身子频频后退,粉唇咬得都快流血。

  “我我我……我会做给你们啦!呜呜呜……你们不要靠我太近……”

  就在灵心硬是压下内心的害怕,素手伸向柜子上的纸材时,店门砰的一声被一阵大风吹开,店里的油灯忽明忽灭,气氛一下子变得阴森。

  如此浓密的阴气,别说吓到腿软的灵心了,连店里的几只鬼都是脸色大变。如此的变故,通常只代表着一个可能性—

  有可怕的厉鬼要来了!

  在大伙儿都来不及反应时,一个宫女打扮的女鬼飘了进来,看得出她生前应是容貌姣好,却是戾气十足。她一进门,看到李大牛等鬼魂,便冷哼一声,那浓厚的怨气狠狠冲向了对方,令李大牛等顿时一哄而散,否则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赶走了闲杂鬼等,女鬼飘向了已经浑身发抖,瘫坐在地上的灵心,一双鬼眼闪过厉光,看了看地面上何老板留下的冥纸,发出尖锐的笑声。

  “你便是灵心?果真爱管闲事!为免你坏了本姑娘的好事,就算是违反阴律,本姑娘也要先送你一程了。”说完,女鬼伸出了手,那长长的指甲犹如利爪,就要刺向灵心。

  灵心终于忍不住尖叫,抱头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道符由门外飞入,直直贴在了毫无防备的女鬼身上,女鬼凄厉地叫了一声,原想反击,却见到门外踏入了一个手持桃木剑的青年,手上还有一整把的灵符。

  知道此时要再击杀灵心已是不可能,女鬼含恨退去,化为一缕青烟消失。

  青年一个箭步来到灵心身边,急忙问道:“灵心,你没事吧?”

  灵心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正在哀悼明明才穿越没多久,这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契机让她再穿越,想不到居然被人救了下来。她哽咽地看向了来人,看清他的面容后,便哇地哭了出来。

  “武仕书……幸好你来了……呜呜呜……那个女鬼要杀我啦……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

  武仕书是数十里外鹊鸰山上一家道观中,观主长眉道长的徒弟,道观与纸扎店时有往来,都是派武仕书前来接洽。他的年纪与灵心相仿,两人自然而然就成了朋友,而武仕书也是唯一知道灵心有阴阳眼的人,若只是一些鬼魂央求她偶尔提供日常用品也就罢了,但有时遇到摆脱不掉的冤魂或是厉鬼,通常都是武仕书帮她解决。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