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鬼代选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小鬼代选妻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幸好发现得早,及时救回水秀一条小命,脖子只有些许外伤。

  坐在床榻旁的椅凳上,汤水淳神色沉凝的询问她,“水秀,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自尽?”她费尽心思,甚至不惜和邵氏决裂来保住她,她若就这么死去,她所做的一切岂不就白费了吗?

  汤水秀捂着脸低泣,“我听说娘来了,我不想让八姊你难做人,更不想拖累你,所以才……”

  “你这傻丫头!”没想到她竟是因为这种原因而寻短,汤水淳不舍的轻叹,“没事了,娘我已经打发走了。”好端端的,也不知是哪个多嘴的下人把邵氏过来要人的消息告诉她,惹得她差点丧命,景府的下人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还有那帖避孕的药方,也得找出幕后的主使者。

  “她走了?”汤水秀楞楞的抬首。

  “对,被我气走了。”汤水淳想起邵氏先前气呼呼离开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汤水秀怔了怔,放下捂着脸的手,忽然脱口说了句,“八姊,我想出家。”

  “出家?”她一脸错愕。

  “只有出家为尼,才能逃开这一切。”她一脸绝然地道。

  听她语气竟有了无生趣的感觉,汤水淳怜惜的将她搂进怀里,想到那个老变态竟把好好的一个姑娘给逼到这地步,她便无法再忍下去,“水秀,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咱们不能放任那变态的老头继续去祸害别的姑娘。”说着,她抬眸觑向跟过来站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景韶。

  他朝她点点头,既然她想管这事,他会帮她。

  她惊喜得眼神一亮。

  汤水秀没瞧见两人的神色,呐呐道:“可是连爹都不敢得罪张老爷……”

  “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别担心。”

  霍翠鸾接到消息过来探望汤水秀,刚好听见汤水淳说的话,义愤填膺的开口说道:“二嫂若要对付那老头,我也来帮忙。”

  “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以敌制敌。”

  离开水秀房里,回到二房的院子,汤水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景韶和霍翠鸾。

  “在朝为官,多少都会有对头,这张老爷和他那两个儿子一定也免不了,咱们将张老爷的恶行透露给他们的政敌知道,让对方出手收拾他。”

  霍翠鸾闻言颔首附和,“这倒可行,不过得先调查他们有哪些对头,还有那些对头成不成得了事?”

  景韶轻描淡写地开口,“这事简单,只消让被张老爷虐死的那几个小妾的娘家人告上提刑官,把事情闹大,自然会有人出面收拾张老爷一家人。”对付一个已告老还乡的侍郎,对他而言并不难。

  “可水秀说张家已拿钱堵住那几个被虐死的小妾的娘家人。”汤水淳担心那些人不肯出面。

  “既然张家能用钱堵住他们的嘴,我们为何不能再用钱撬开他们的嘴?”说到钱财,景家比张家只多不少,若张老爷出十两堵住他们的嘴,他可以出三十两撬开他们的嘴。

  汤水淳当即明白他的意思,“你是想要用钱买通他们?”

  “那几个小妾的娘家人不顾她们的死活收钱了事,自然也能再被钱给收买。”

  提起那几个小妾的家人,霍翠鸾一脸不屑。

  几人很快定下计策。

  在霍翠鸾离开之后,汤水淳想起先前在厨房发现的那个方子,决定把这事先告诉景韶。

  “……我已把今日炖汤药的药材调换过,但眼下的问题是当初那方子是怎么来的?”

  “你确定那方子是避孕所用?”听完她所说,景韶剑眉紧磨。

  “没错,你若是不相信,可以找大夫问问。”

  “倘若真如那丫头所说,府里头的女眷癸水结束后,都服用那帖方子来调理身子,那么当初拿出这张方子的人的目的是……”

  目的不难想象,汤水淳接腔说道:“怕是不想让某些人怀孕。”

  这件事关系到景家的子嗣,非同小可,景韶即刻命人叫来何管事,要查清这张方子是怎么来的。

  结果下人找遍整座景府,迟迟找不到何管事,最后一直找到他所住的房间,竟发现他的细软全都不见了。

  在寻找何管事的期间,为求慎重,景韶找来大夫,亲自询问那帖药的事,那大夫听了他所说的那几味药后,说法与汤水淳相同,“这方子是妇人为了避免怀胎,在癸水干净后所服用。”

  这件事惊动了韩氏,她召来儿子、媳妇询问发生何事。

  景韶将事情禀告母亲,听毕,韩氏惊怒至极,“要是这件事没有被水淳发现,日后水淳也误食了这汤药,那她岂不是也不能受孕吗!这何管事竟敢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来,想断了咱们景家的子嗣!”

  韩氏震怒的命人叫来为霍翠鸾煎药的那丫头,质问她,“这药你煎多久了?都煎给哪些人服用过?”

  “回老太太的话,这药奴婢煎了五、六年,几房太太和姨娘在癸水干净后,都会吩咐厨房煎补药服用。”回答完,她吓得跪下来求饶,“老太太,奴婢真不知道这方子会害人不能怀胎,药材全是何管事拿给奴婢的,奴婢真以为这方子只是在调理身子。”

  这事,汤水淳先前便询问过她,知她是真不知情,她出声诘问她另一件事,“你是不是把这件事泄露给何管事知道?”

  那丫鬟急忙道:“没有,二太太先前便叮嘱了奴婢,奴婢绝不敢把这事泄露给其他人知道!”

  “那何管事是如何得知此事,而神不知鬼不觉的提前逃走?”汤水淳质疑。

  “这奴婢也不知道,二太太,奴婢发誓,这件事奴婢绝没有泄露半句,倘若奴婢有一句虚言,就叫奴婢不得好死!”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不惜发下毒誓。

  见再问不出其他事,汤水淳也没再为难她,让她先下去。

  这事很快也传到霍翠鸾和简霜霜耳里,两人分别同她们的丈夫一块过来。

  霍翠鸾一来,便气愤的破口大骂,“我就说我这身子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都蹦不出一个孩子,原来全是何管事搞的鬼!”骂着,她恶狠狠的剜了简霜霜一眼,“可何管事一个奴才,怎敢干出这种事来,这背后定是有人唆使,娘,您可要揪出幕后那黑心肝的主使者!”

  简霜霜却是难得的出声附和她,“没错,请娘定要揪出幕后的主使者来,这些年来那药我也喝了不少,怪不得我在生了照儿和宣儿之后,就再无所出。”

  景昌这时也面露不忿之色,“不只霜霜,连我那两个小妾,这些年来肚皮也都没动静,我原先还奇怪,怎么咱们府里除了照儿和宣儿,这几年来再没有其他的孩子出生,原来全是那方子在作祟。”他完全忘了自个儿还有个早夭的儿子景朔。

  霍翠鸾怒目瞪向简霜霜,张口想再说什么,却被景惟拦住,神色严肃的警告她,“这事娘自会查个清楚,你不要再多嘴。”

  她满脸不甘的闭上嘴。何管事跑了,这下要从何查起?!

  她和三房的小妾都没有孩子,只有简霜霜生了两个,这事再清楚不过,分明就是简霜霜指使何管事所为,她还有脸说自个儿也服用了那药,说不得药她是让人煎了,可她压根就没吃过。

  因为两房的女眷都是受害者,最后,韩氏只得吩咐景韶加派人手,去把何管事抓回来,好查清楚究竟谁是幕后主使之人。

  出了老太太房里,霍翠鸾不悦的质问丈夫,“你方才为何不让我说?”

  “我知道你想说谁,但你可有证据?”景惟反问。

  “我……”她被问得一窒。

  景惟警告妻子,“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

  回到卧房里,一个婆子谨慎的关上门,房里只有她和主子两人,她庆幸的开口道:“还好璎珞那时上厨房恰好听见了她们说的话,这才来得及安排何管事暗中离开,否则他要是被抓住,还不全部都招了出来。”

  简霜霜面沉如水,“没想到那女人竟认得那方子,我还以为她只是会做几道药膳,倒是小觑了她。”幸好当年她在生下老二之后,不想再生,故而这几年来也让厨房给她煎了那药服用,方才才有借口可以摆脱嫌疑。

  那婆子有些担忧,“那现下咱们该怎么办?四太太已经怀疑到咱们头上了。”

  简霜霜思忖道:“她只是怀疑又没证据,也不能拿咱们怎么样,先按兵不动,待这场风波过了再说。”

  这几年来霍翠鸾处处与她作对,她从没计较,是因为有跋扈的霍翠鸾在,更衬出她的贤慧与容人的雅量。

  那婆子点点头,接着皱眉道:“汤氏比起二爷前头四个太太,倒是不好对付多了,万一她替二爷生下了儿子,您的盘算可全都要落空了。”

  简霜霜圆润的脸庞没了平日的温婉,阴冷一笑,“那也要她能生得出来。”她处心积虑谋划这么多年的事,绝不容人来破坏。

  两人说话时,浑然不知小朔也站在房里,静静的将两人所说的话记下,待两人没再说话时,他才穿墙离开。

  他很快飘到汤水淳的房里,迫不及待的要告诉她适才听见的事——

  “姊姊、姊姊,你们在找的那个何管事被她们送走了。”

  汤水淳虽然听见小朔的话,但此时景韶正与她在一块,她不好询问小朔话里的她们指的是谁。

  “咳,我去净房一下。”急着想知道小朔口中所说的人是谁,她编了个借口,匆匆走出房门。

  悄悄躲到墙角,她这才开口询问跟着过来的小朔,“你刚才说是谁把何管事送走的?”

  “是我嫡母她们。”

  “你怎么知道?”这事果然与简霜霜有关!

  “我听到的。”他在景府里四处飘荡,看见一群人到处在寻找何管事,后来他来到祖母的屋子里,看见姊姊和一群大人神色严肃的在说着事情,他不太明白是什么事,却听出那事跟何管事有关。

  所以他也在府里头四处帮忙寻找何管事,找着找着,便找到了他嫡母的房里,又恰好听见她们所说的话。

  “那你可有听到她们把何管事送去哪里?”汤水淳连忙追问。

  “没有。”小朔摇着小脑袋。“要不然我再去偷听。”

  她点点头,接着正色嘱咐他,“小朔,这件事很重要,如果你听见她们说出何管事的藏身之处,便立刻过来告诉我。”

  “好。”他要离开时,汤水淳叫住他。

  “小朔。”

  他回头,“姊姊还有什么事?”

  她温声向他道谢,“小朔,谢谢你,还有,你自个儿也要当心点。”明知除了她,没人能瞧见他,但思及他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她还是忍不住关心的叮咛他。

  他瘦巴巴的小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能帮姊姊做事我很高兴。”

  看着他那小小的身子穿墙而过,她忍不住想,这次若能把简霜霜揪出来,她曾对小朔做过的那些事,也该揭发出来,还给小朔一个公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