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小鬼代选妻 第5章(2)

作者:香弥
  安抚好她之后,汤水淳前往韩氏的院子,要将这事禀告她,但她一进屋,发现简霜霜也在。

  韩氏见她又过来,关心的询问:“你妹妹这么快便走了?”

  “她还没走,娘,我有件事想同您商量。”

  “是什么事?”

  “我想留她在咱们府里住一阵子。”汤水淳将妹妹的遭遇告诉婆婆,“她若再回去,我怕她会被那张老爷给活活害死。”

  简霜霜不待韩氏回答,便出言反对,“二嫂,她这算是私逃,咱们可不能就这么收留她,万一得罪张老爷可不好。”她接着再道:“她没有经过张老爷的同意便私自离开张府,按理来说,咱们该把她送回张府才是。”

  “把她送回去,她岂还有活路?”这时代不讲人权,对待一个逃妾,绝不会宽容,即使被活活打死,恐怕也不会有人有异议,指责的反而会是那个逃妾。

  听了汤水淳的话,韩氏也有些于心不忍,“想不到张老爷竟是这样的人,送她回去,张老爷不会饶了她。”

  简霜霜语气温婉的向韩氏剖析利弊,“娘,不是我心狠不管她的死活,而是这张老爷虽已告老还乡,但我听说他还有两个儿子在朝为官,民不与官斗,要是咱们留下她的消息传到他耳里,他说不得会以为咱们是存心同他过不去。”她说这番话的用意,是要让韩氏考虑,值不值得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小妾,而得罪张老爷。

  韩氏听了她这番话,顿时沉默下来。她年纪虽大了,却也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景家是商户,行商最重的就是人和,需广结善缘,买卖才能做得好,尤其不能得罪官家之人,权衡后,她看向汤水淳委婉的表示,“水淳,兹事体大,要不你先留她在这儿住一晚,我差人去张府知会一声,就说她思念你这个姊姊,过来看你,明儿个就把她送回去。”

  知道婆婆是被简霜霜的话给说服了,不愿得罪张老爷,汤水淳一时之间静默无语。她不是不能理解婆婆的顾虑,可是她又哪能昧着良心,再把水秀送回去?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这时门口传来霍翠鸾反对的声音——

  “娘,您可不能信了三嫂的话,明知道把人送回去,她非死不可,还执意如此,这同见死不救有什么两样!”

  汤水淳不知她什么时候过来的,讶异的抬眸看向她。

  面对她这番责备,简霜霜仍一脸和气地解释道:“四弟妹,我知道你平素对我的为人处世有些误解,但这次的事非同小可,稍有不慎,就会给咱们景家引来祸事。我也不忍心将她送回去,可眼下没其他更好的办法。”

  霍翠鸾不屑的睨她一眼,“一个告老还乡的老侍郎干出那种没人性的事来,咱们竟然还要赶着去巴结他,把人送到他手上让他虐待死,咱们景家何时落魄到这种地步?你干得出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她接着看向韩氏,提议道:“娘,要是您担心留下她会给咱们惹祸,要不我把她安置到我城北那栋宅子里,要是那变态的死老头敢上门来要人,你们就把事情都推到我头上就是。”那处宅子是她爹娘在她出嫁时给她的嫁妆。

  “这……”韩氏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她也不忍心见死不救,但这不忍心在面对景家的利益时,便有些犹豫了。

  汤水淳没想到霍翠鸾竟会跳出来为她说话,她斟酌须臾,开口先向霍翠鸾道谢,“多谢四弟妹。我想不如先修书一封知会张老爷,告诉他水秀伤重,一时之间无法回去,得养伤一段时间。张老爷看了信后,必会知晓他虐打水秀的事已被咱们得知,一时之间也没有那个脸来讨人。这段时间我再把她安置到别处养伤,娘看这样处置是否可以?”说完,她看向韩氏请示。

  韩氏想了想,仍不敢作主答应,只道:“要不这事等韶儿回来,你再同他商量商量。”

  汤水淳明白婆婆的意思,她这是婉转的拒绝她。

  但得知妹妹遭受这样残忍的虐待,她实在没办法不伸出援手,就像先前霍翠鸾所说,这无异是见死不救。她只能等景韶回来,再试着和他商量看看,是否有别的办法可以帮助水秀。

  景韶今日比往常提早一个时辰回来,同时随他回来的还有涂凤宝,他吵着要来见景韶的第五任妻子。

  涂凤宝是男子,不方便去后院,因此景韶让下人将她请来前厅相见,她心里记挂着水秀的事,来到厅里,见到涂凤宝,面色淡淡的朝他颔首示意,“见过涂二少爷。”

  “原来是你!”涂凤宝认人的本领极强,上回在鸿飞酒楼,虽然只是匆匆见她一面,却记下了她的长相,他回头质问景韶,“你们俩是不是早就相识,所以你才肯娶她?”

  “上回在鸿飞酒楼,是我第一次见到水淳。”深知涂凤宝爱追根究底的脾气,景韶只得将上次两人见面的经过告诉他。“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的身分。”

  涂凤宝闻言狐疑的觑向汤水淳,“嫂子也不知景韶的身分?”归云商行的景二爷大名鼎鼎,景韶不认得她这位汤家八小姐很正常,可她不可能不认识景韶吧。

  “我也不知。”她镇定的摇首,在小朔告诉她之前,她确实不知。

  “那还真是巧,就在你们在酒楼见面不久后,汤家竟就派人来说亲。”

  见涂凤宝这般质疑妻子,景韶不悦,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人你已经见到,可以走了。”涂凤宝不喜虚伪,所以他与他相交也一向直来直往。

  涂凤宝不满的抱怨,“我才刚坐一会儿你就撵人,你是怕我把嫂子给吃了吗?”

  他冷峻着一张脸回他,“你若闲得慌,可以去汤家走走,我陪水淳回门那日,我岳父让我请你上他那里坐坐。”

  涂凤宝面露嫌弃,“我才不去那个只会卖女求荣的汤家。”说完,瞥见汤水淳,他没什么诚意地解释,“嫂子,我不是骂你,是骂你爹。”

  汤水淳心忖这人也太随性,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怪不得在京城时会得罪人,不过她却不讨厌他,比起那种表面一套,私底下又是另一套的人,这种人要来得可爱多了。

  她微笑道:“我已嫁来景家,不是汤家的人,涂四少爷不必顾虑我。”她也不喜欢汤家,但身为汤家的女儿,她不好明目张胆的骂,听他这么骂倒也过瘾,尤其是想到水秀如今悲惨的遭遇,全是汤业群夫妻一手造成,她对这对夫妻更没好感。

  涂凤宝被她的话逗得大笑出声,“哈哈,景韶,你娶的妻子倒是有趣,怪不得你近来总急着回府。”说着,他难得识相的起身,临走前不忘揶揄好友,“知道你急着和嫂子甜蜜,我不打扰了。”说完,便笑呵呵的走人。

  送涂凤宝离开后,汤水淳神色严肃的拽住景韶的衣袖。

  “相公,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

  她低声将水秀的遭遇告诉他,接着征询他的意思,“……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水秀被打得浑身都是伤,惨不忍睹,我不敢想象若是把她送回去,她会有什么下场,但娘的顾虑也有理,我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看出她想帮遭遇不幸的妹妹,他略一沉吟,说道:“你修书一封,命人送到张老爷府上,以景府主母的名义,留你妹妹在府里作客。”

  听他竟愿意让水秀留下来,她很高兴,但又有几分担忧,“这么做会不会给咱们府上招来麻烦?”

  “你是我的妻子,这面子张老爷不会不给,且娘过虑了,张老爷虽然还有两个儿子在京任官,但都是芝麻小官,不成气候,咱们景府还不至于没用到连那种芝麻小官也惧怕的地步。”连淮州知府都对他礼遇几分,区区一个告老还乡的侍郎何足为惧。

  听他这么说,汤水淳彻底安下心来,“谢谢你肯收留水秀。”

  “咱们是夫妻,你妹妹就是我妹妹,她受到这般凌虐,岂能置之不理,这事我会去向娘解释,你只管去写信。”

  “嗯。”即使他表情仍如平素那般冷峻,不见一丝温柔,但她可以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他对她那未说出口的体贴和维护,不禁更感动。

  “八姊,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汤水秀紧抓着姊姊的手,惊喜又不安的问。

  “你姊夫亲口答应让你留下来,你放心留在这儿养伤,有什么事等把伤养好再说。”她温言哄着妹妹。

  “那伤好了……我会再被送回去吗?”她毕竟是张老爷的小妾,不可能一直留在景家,想到先前的遭遇,她颤抖着缩起身子,“八姊,我是宁死也不想再回去那个可怕的地方,你不知道张老爷有多恐怖,我听说他先前已虐死好几个小妾,可是却没人敢反抗他,就连张夫人都为虎作偎帮他掩饰,要是有人敢泄露这事,便会被活活打死。”

  “他们夫妻怎么敢这么草菅人命?!”这对夫妻的恶行,令汤水淳不敢置信。想到一开始汤业群是想安排她嫁给这个变态,她不禁不寒而栗。

  “我听说张老爷专纳那些穷人家的女儿为妾,这么一来,若是出了什么事,只要塞些银子给他们,就可以堵住他们的嘴,所以没有人追究过那些小妾的事。”提起张老爷,汤水秀仍心有余悸。

  “你别害怕,你现在在景府,他们伤不了你,等你养好伤,咱们再来想办法,看要怎么解决这事。”水秀虽是庶女,可到底是一个同知的女儿,张老爷怎么还敢对她下手?他这是吃定水秀不敢透露这件事?还是仗着汤业群有意讨好他,才敢这般为所欲为?

  安抚妹妹半晌,把她哄睡之后,汤水淳才离开客房。

  小朔跟在她身边,方才两人所说的话他都听见了,懵懂的问她,“刚才那个姊姊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很坏?”

  “对,坏透了,简直是人渣。”这人这么变态可恶,却没办法治他!

  “可惜只有姊姊才能看得到我,不然我就可以扮鬼去吓他。”

  汤水淳心忖,你就是鬼,用不着扮。只是她很纳闷,为什么只有她才能看见小朔,其他人都看不到?

  想了想,她温言再劝道:“小朔,都没有人能看到你,你一定很寂寞,别再在世间游荡了,去投胎吧。”

  “我还不能去投胎。”小朔委屈的摇着小脑袋。他跟神仙爷爷约好下一世要做二伯的孩子,姊姊还没有怀孕,他就不能投胎转世。

  “你若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不妨说出来,姊姊想办法帮你。”她实在舍不得他一个孩子再这般飘荡下去。

  小朔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扁着嘴,委屈的默默飘走。

  见他仍是不愿说,汤水淳轻轻叹息了声,回到屋里。

  看到景韶坐在桌边,她想起水秀的遭遇,再想起自己这阵子在景家好吃好喝,还有一个养眼俊美又疼惜她的丈夫,她突然间觉得很幸福,忍不住上前搂住他,“相公。”

  他微微一怔,接着便牵起她的手走进寝房,开始扒她的衣物。

  “你做什么?”她抓住他的手,他怎么随时都在发情啦,她怎么会以为他这人不好女色不重欲的?!

  “你不是想要?”他自问是个能满足妻子的男人。

  “我哪有!”她满脸无辜,不知他究竟是从哪里看出她想要。

  “你方才抱我。”

  “我只是一时感动,才想抱抱你。”他想到哪里去了!

  “感动什么?”

  “感动我嫁了个好丈夫。”她刚说完这话,便被他拦腰抱到床榻上,他整个人覆在她身上,吻住她的唇瓣。

  她被他吻得快窒息,推开他的胸膛。

  “你也是个好妻子。”他回了她一句,接着便又开始动手剥去她身上的衣物。

  在他的撩拨下,汤水淳很快又陷进浓烈的情/欲里,没空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