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妾身见鬼了 第10章(2)

作者:佟芯
  凌子翊睨了他们一眼,踏进门槛,苏小满也和两个弟弟进屋,舅舅马上用鸡毛掸子清了清桌椅,让他们坐下,舅母随即奉上茶水,连他们姊弟俩都有,平常可没有那么好。

  “只有粗茶而已,世子爷大概喝不惯,请多包涵。”她陪笑着。

  凌子翊没有喝茶,看着他们夫妻如此市侩的嘴脸道:“我今天是来提亲的,听说你们是小满唯一的亲人。”

  听到提亲两字,舅舅和舅母可是欢喜有加,要是苏小满真嫁入镇远侯府,他们也算是攀上贵胄世家,发达了!

  “是,一年前他们姊弟的爹娘都意外过世了,所以便和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舅舅说道。

  “我们家小满乖巧又孝顺,一年前上京城,一回来就帮了家里好多忙,我们疼爱她都来不及呢!”舅母接着道。

  苏小满扯了扯嘴角,还真是唱作俱佳。

  “我刚到这村庄时,听说了一些损及她名声的事,说她到京城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块,做了不干不净的事才会发横财,我不希望再有这些传闻。”凌子翊眸底闪着警告。

  舅舅和舅母额头都冒汗了,这岂不是在指世子爷是不三不四的人?

  “这、这只是误传,等会儿我们会挨家挨户的澄清,绝没有这种事!”

  凌子翊的威风还没耍完,转而朝阿贵道:“把车里的聘金和聘礼都搬进来。”

  当那一箱箱聘金和聘礼搬进屋里时,舅舅和舅母双眼都凸出来了,两个表哥心想着这下发达了,以后可有好处了,小表妹则是羡慕苏小满,没想到表姊会飞上枝头当凤凰,让她真想咬手帕。

  看到这一幕,苏小满掩着嘴偷偷笑着。

  “姊夫好棒!”

  “姊夫太厉害了!”

  “嘘,小声点!”苏小满按下弟弟们的头,可不能笑得太招摇呀。

  谈好婚事后,当晚,凌子翊要留下来过夜,这对方家夫妇来说更是无上的光荣,准备了比平常还丰盛的好菜招待。

  凌子翊当然是看不上眼的,但苏小满知道这五菜一汤,有鸡还有鱼,在乡下人家家里已经算是吃得相当好了,也足以见舅舅和舅母的“诚意”。

  “好菜要配好酒吃……”舅舅为凌子翊倒了刚刚赶去买回来的酒,这酒可比一般的酒贵上三倍,为了让世子爷对他们一家有好印象,再心疼也得花下去。

  大表哥平常就有小酌的习惯,闻到这酒香都馋了,“爹,我能不能来一杯……”

  舅舅用力打他的手心,喝斥道:“没看到世子爷在吗?”

  接着,二表哥拿起筷子要挟一块糖醋肉,也被舅母重重打了手。

  “没看到世子爷还没开动吗?”

  平常无比受宠,是爹娘心头宝的两兄弟,生平第一次挨了打,都委屈的扁着嘴。

  表妹则是捏着手帕,看着坐在她对面俊美无比,看似谪仙的凌子翊,不甘心的想着,为什么她只能嫁给这村子里的人,遇不到像这样有身世有相貌的男人呢?明明她就长得比表姊漂亮!

  等等,她和小满姊可是表姊妹,若是她们能共事一夫……

  “世子爷,您是怎么和小满姊认识的?真想听听啊!”她装着好奇朝凌子翊问道,抛着媚眼。

  “她是眼睛抽筋了吗?”凌子翊在苏小满耳边说道,吐露着他的不耐烦。

  苏小满差点笑出声,敷衍着表妹,“呃,这个说来话长……”

  “小满姊你真好,以后可以住在京城生活,我这辈子都没踏出村子呢,真想跟着你一块去。”

  这一句话让苏小满明白表妹的暗示,但用不着她出马,凌子翊冷冷的一瞪,一副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有脸说这种话的表情,让表妹羞耻的哭了。

  “呜呜……”

  “你哭什么,真晦气,快出去!”舅舅气得把她赶出去。

  “这乌骨鸡是我精心熬煮的,可香了,来,世子爷,您尝尝这鸡腿。”舅母道,主动挟起一只大鸡腿。

  凌子翊见到一旁坐着的小佑、小健都看着鸡腿流口水了,便道:“鸡腿就给小佑、小健吃吧,他们年纪还小,需要多补一点。”

  一只鸡只有两只腿,那岂不是没有他们的份?两个表哥脸上都有着不满,家里哪有可能常吃鸡,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买鸡来吃,所以两人也都想吃鸡腿。

  这嘴脸让苏小满摇了摇头,看到他们连鸡腿都不想让给年幼的小表弟吃,舅舅、舅母家又将她两个弟弟当成拖油瓶,她便可想象弟弟们住在舅舅家这一年来,肯定没有吃多好。

  “小佑、小健,你们平常都没好好吃饭吗?怎么这么瘦啊,得多补点肉才行。”苏小满故意拉高嗓音道。

  “还不快帮孩子们挟菜!”舅舅一听,马上朝妻子吩咐道,可不想让外甥女认为这一年来他饿着两个孩子。

  舅母立即帮两个孩子布菜,也帮凌子翊和苏小满布菜,二表哥见他们开动了,心想总算可以吃了,想挟起一块糖醋肉,却又快一步被母亲挟走,顿时欲哭无泪。

  苏小满看两个弟弟吃得心满意足,摸摸他们的头,“吃慢点,免得噎着。”

  “鸡腿好好吃,姊姊也吃。”小弟挟起鸡腿递到她面前。

  苏小满低头咬了口鸡腿,“好吃。”

  “姊姊也吃我的。”大弟也要她吃。

  “好、好。”苏小满再咬了口鸡腿。

  凌子翊见孩子们那么容易就满足了,摇了摇头道:“等到了京城,姊夫让你们吃更好吃的!”

  “谢谢姊夫!”两兄弟开心的道。

  苏小满见浚子翊对她两个弟弟是那么疼爱有加,也绽开了笑容。

  而这一顿饭,两个表哥吃得有多憋,好吃的都被娘亲挟光了,他们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有鸡胸肉吃就不错了。

  吃到一半,凌子翊突然嫌弃道:“这样吃饭好像有那么一点无趣,乡下地方就是这样,不像在京城有戏班子可看,唉,如果能一边吃饭一边听曲就好了。”

  苏小满知道他是在为难他们两老,拉了拉他的袖子,好笑地说:“我舅舅、舅母要怎么变出戏班子给你看?”

  这话一说完,舅母马上有动作,从椅子上起身,“世子爷,我年轻时有学过唱曲子,不介意的话我就来献唱一首……咳、咳!”她暗示着丈夫一块唱。

  “我又不会……”舅舅再不情愿也只好顶着老脸豁出去了。

  舅母拉高她那破嗓子唱着,还有模有样的摆动着手势,旋了一圈又一圈,舅舅跟着妻子动,同手同脚无比滑稽,实在惹人发笑。

  凌子翊和苏小满看得很乐,两个弟弟更是不掩饰的哈哈大笑。

  两个表哥见爹娘这副德性,脸上除了丢脸,还是丢脸两字。

  他们真怕被叫去一起跳,赶紧捧着饭碗偷偷溜走。

  舅舅家的房间并不多,苏小满和弟弟们住同一间,舅舅准备给凌子翊的房间是将来要给大表哥娶媳妇用的,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敢含糊。

  苏小满带着凌子翊来到房间里,“这里小了点,世子爷就忍耐一下。”

  凌子翊从没有睡过乡下房子,确实很小,只有床、桌椅、柜子等一些简单的家俱,但他入境随俗不挑剔,看了一下便坐上床,床是硬了点,但也还算可以。

  “世子爷,桌上有茶水可喝,我就住隔壁房,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声,那我就……先去睡了。”苏小满嘴巴这么说,双腿却粘住移不开,还朝他看来,她实在是不想太早和他分开。

  凌子翊也是同样的心情,看到她说要走却动也不动,还回眸望向他,惹得他脱口道:“小满,陪我一下。”

  “是!”苏小满欣喜的应和,马上来到他身边坐下。

  然后……该说些什么呢?

  两人都很尴尬,毕竟都已经那么晚了,孤男寡女在房里独处不太恰当,而且……好像不应该坐在床上才对。

  苏小满坐不住,明明凌子翊就坐在她身边,她却觉得好不踏实,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世子爷,你捏捏我的脸吧!”

  “捏你的脸?”凌子翊不明所以。

  “对,用力捏我的脸,不然我会觉得好像在作梦,怕现在待在我身边的你只是个幻影,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梦,等我一醒过来就全消失了……”苏小满真是被吓到了,如果再来一次,她会受不了的。

  凌子翊望入她眸底那沉溺于爱恋却又带着害怕的眼神,知道她有多不安,他无比爱怜的轻抚着她的脸蛋,然后倾身吻了她。

  那是一个温暖的吻,让苏小满全身都暖呼呼的。

  凌子翊的唇稍稍离开她的,凝睇着她,“这样还像在作梦吗?”

  “我……”苏小满迷蒙着双眸。

  “看来还不够……”凌子翊轻笑,再吻,这次扣住她后脑杓,吻得更深、更重,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

  苏小满很喜欢他的吻,感受到他的情意注入了她那颗脆弱又忐忑的心,感受到他的吻有多炽热,让她不住地用力喘息、颤抖,也感受到他强壮结实的身躯,他正抱着她、吻着她,她张开双手环着他的背,紧紧的搂住他。

  一个重心不稳,苏小满往后倒,凌子翊顺势压上了她。

  两人没想到会往后跌,相视一笑,笑得满足又愉悦,还带着暧昧,充满着浓情缱绻。

  凌子翊又再次吻上,苏小满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是迷人的、惊心动魄的,只能随着他起舞,她不知道他看起来精瘦,却那么重,被他的胸膛压着胸脯十分害羞,却仍是拼命的想抱紧他,与他唇舌相濡不分开。

  不知吻了多久,凌子翊的吻来到她细白的颈子,细细的印下,苏小满浑身颤抖,愕然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拉开了,甚至连里衣都露了出来,她马上意识到不对,用力捂住他又朝她亲来的嘴,“世子爷,这样不行,我们还没成亲,你不能乱来……不能占我便宜!”

  凌子翊情到正浓时,突然被她捂住唇只感到莫名其妙,直到听见她冲着他喊的话,才发现自己正对她做着逾矩之事,他不得不狼狈起身。

  看到她急着整装,更让凌子翊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做了辣手摧花的事,很不高兴的,哼,“说我占你便宜,那么上次是谁先亲谁的,是谁先占谁便宜?这要怎么算?”

  苏小满怎么说都理亏,只能闭上嘴。

  穿好衣服后,她发现凌子翊都没有出声,偷偷觑向他,发现他还在生气,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唉,怎么办呢?“世子爷,我们来聊天吧!”她提议道,用来转移他的心思。

  “聊天?”凌子翊睨了她一眼,她倒是轻松。

  “该聊什么好呢?”苏小满很快地想到,嘿嘿一笑,“世子爷,我们来说说,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对方有好感的吧。”

  “这是什么奇怪的话题。”凌子翊蹙紧俊眉。

  “我想知道嘛,我先说好了,我本来很讨厌你的,觉得你只会捉弄我,后来是我在找鬼证人时,你看到我被鬼吓哭,牵起我的手说要陪我一起找,那时候我觉得你好温柔,才对你改观。世子爷,那你呢?”苏小满都可以在众人面前大声说爱他了,这个话题不算什么,而且,她是真的很想知道,他是何时对她有意思的。

  凌子翊别过脸,不理她。

  苏小满挨近他撒娇,“说嘛!是什么时候?总有第一次对我心动的时候吧!”

  凌子翊被她死缠着,不说也不行,不自在的道:“大概是那个时候吧。”

  “哪个时候?”苏小满双眸发亮着。

  凌子翊看她期待的望着自己,不禁微微别过脸道:“带你到布店买衣服的时候。”

  “布店买衣服……”苏小满想起来了,欸,有可能吗?“你看到我的打扮后对我说,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比起之前男不男、女不女好多了,还说我先天不良,要改头换面,原来这是在赞美我?”

  哼,记恨的话,她永远都记得。

  “认识我那么久了你还不懂吗?那都是反话。”凌子翊状似别扭的说,当然脸也是撇到一边去的。

  苏小满失笑,搂住他的手臂,“原来你那时候就迷上我了啊!”

  “不过真正要说的话,应该是被你抱住安慰的那一晚。”凌子翊尴尬的说。

  苏小满闻言指着他大喊道:“世子爷好色!”

  “胡说八道什么,还敢说我好色!”凌子翊要发怒,突然想起一件事,“你怎么还叫我世子爷,也该换个称呼了吧,世子爷太生疏了。”

  “称呼?”

  凌子翊眯起俊目,“你该不会忘记我的名字吧?”

  “啊,真的忘了。”苏小满一脸糟糕的说。

  “你真的忘了?”凌子翊瞪着她。

  “子翊。”苏小满出其不意的朝他喊道。

  凌子翊一震。

  “子翊。”苏小满再喊一遍,喊得清清楚楚。

  凌子翊凝住她,命令道:“再说一遍。”

  “子翊。”

  “再一遍。”

  “子翊。”

  “再一遍。”

  苏小满都害羞了起来,“子翊。”

  凌子翊听得很满意,“再来。”

  “子翊……”

  “再来。”

  “我口渴了啦。”

  “快点。”

  一遍一遍的,苏小满不知喊了几遍他的名字,像是要把相识他以来的份全都喊完,让她脸都红了,每一句都像藏有她对他的爱恋。

  “以后要改叫夫君了。”凌子翊逗着她说。

  “讨厌啦!”苏小满将脸埋入他怀里。

  凌子翊望着怀里的女人,温香软玉在怀,让他满脑子都是邪念,真想将她吃掉,但他想要她当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就得等到洞房花烛夜,他想要好好珍惜她,他这辈子从没有过这样慎重的心情。

  “明天就启程,一回到京城就马上成亲。”

  苏小满听他说得迫不及待,脸红了红,“嗯。”她也好想嫁给他呀。

  两人抱了很久很久……

  “小满,你该回房了。”凌子翊提醒她道。

  “是谁抱我那么紧,让我走不了的?”苏小满在他怀里闷笑着。

  凌子翊确实是不想放手,他拥紧她,“那就再等一下。”

  真想……真想一直在一起!两人都在心里这么想着。

  就在这时,有人开门进来,咿呀一声,两人都吓了一跳,赶紧分开,原来是两个弟弟来了。

  “呜呜……”小弟掩着脸哭着。

  大弟无奈的耸耸肩道:“姊姊,小健作噩梦了,说要和你一块睡。”

  “唉呀,是梦到什么了?”苏小满见状,连忙下床抱住小弟,心里想着那么久没跟他们见面了,是要陪他们睡才对,但她又舍不得离开这个男人,她突然灵机一动,“那我们四个就一起睡吧!虽然挤了点。”

  凌子翊虽然感到惊诧,但也松了口气,这样就不必和她分开了,也不怕会有遐思做出什么事来。

  孩子们都喜欢姊夫,很愿意和他一块睡。

  他们两兄弟以往都是分别睡在苏小满左右的,但这次小佑很聪明的带着弟弟睡在最内侧,如此一来,姊姊便能和姊夫一块睡了。

  “睡吧!”

  当苏小满要准备上床时,这才感到害羞,怎么办,他们还是第一次同床,自己能睡得着吗?

  接着当凌子翊爬上床躺下后,更糟糕的发现一件事——床太小了,一不小心他就会摔下去。

  “怎么办,我看不行……”

  “哪里不行?”凌子翊将苏小满拉入怀里,再往内挪,让她枕着他的胸膛睡,两个人抱在一起,就不会摔下去了,他满足的扬起笑,“睡吧!”

  苏小满贴着他的胸口,专注的听到那心脏咚咚咚富有节奏的响声。

  好好听。

  她闭上眼,脸蛋微红,听着听着便沉醉其中。

  天啊,怎么办,她好喜欢这个人!

  苏小满的胸口涨满了甜蜜,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着,和他的心跳声奏在一块,感受到现在的她无比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