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妾身见鬼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妾身见鬼了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乡间小路上,驴子拖行的推车缓缓驶着。

  推车上堆满东西,有两个年约十岁、八岁的男孩坐在上头。

  “京城很大吗?”八岁的男孩问道。

  “京城当然很大喽,有这么这么大……”十岁的男孩展开双臂,但发现手不够长,“总之就是很大!人也很多,很热闹,好吃的也很多,比在水林村好玩!”他其实也没去过京城,只能凭想象说。

  坐在最前方驾着驴子的苏小满回头笑道:“京城里也有很会教书的夫子,姊姊会让你们读书,等你们有一天光耀门楣!”

  “有比爹还要有学问的夫子吗?”在十岁的大弟心里,爹是最令他崇拜的。

  苏小满想了一下说:“应该……跟爹差不多喽!”

  “那还可以接受。”

  大弟这一句话,让苏小满噗哧一笑。

  “姊姊,那我们还会回来吗?”小弟问道。

  “当然,我们每年都得回来扫爹娘的墓。”

  “我还没跟小虎他们道别……”小弟不由得低下头。

  大弟也一反生气勃勃,沮丧的道:“我也是,还没跟小花道别,我以后长大可要娶她呢……”

  气氛一时变得沉默,他们对京城虽然向往,但,离别对年幼的他们来说也是惆怅的。

  苏小满感到无奈,虽说她原本就打算带着弟弟们离开这村子,但好歹也是要等他们跟朋友道别完,做完想做的事再走,而不是以这种被赶走的难堪局面离开。

  七天前,苏小满风尘仆仆的从京城回到村子,刚好见二表哥闯祸——在邻镇赌输五十两,流氓上家门来讨债,于是好心的帮他还了那笔债,接着,舅舅、舅母都当她在京城赚了大钱,找尽理由跟她挖钱,例如想多要几件之前寄冋来的氅衣,还有大表哥娶媳妇的聘金,表妹要出嫁的嫁妆……她念在他们照顾两个弟弟的分上,掏出一百两帮忙。

  然而她一说要带两个弟弟到京城读书,就立刻被阻止,说乡下小孩读什么书,种田就好了,她心里明白他们是怕她这一走就不回来了,有两个弟弟在,往后也比较有名目跟她要钱,简直是将她当摇钱树。

  她不从,他们便指责她肯定是在京城做了不知羞耻、不知检点的事,一个女人才能赚那么多钱,骂她无情无义、忘恩负义,只想带着弟弟们到京城享福,不顾他们一家人在乡下过着贫困的日子,她一气之下便和他们断绝关系。

  她为他们这家人做的还不够多吗?帮二表哥还债,大表哥的聘金是她出的,小表妹的嫁妆也是她的钱,她不愿当他们的摇钱树就翻脸,满脑子只有钱,那么她带着两个弟弟离开也好,只是爹娘的墓在这里,她一时还无法迁走,只能等日后她安顿好住处,再来迁墓了。

  那,她真的要上京城吗?

  苏小满心里茫然,京城地大,她不见得会遇上凌子翊,但她就是不想留在京城里,那个地方离他太近了,她怕自己对他还会有眷恋。

  那能去哪里呢?去邻县还是……

  庆幸的是,苏小满身上还揣有银票,在回到水林村前,她已将珠宝换成银票贴身收着,没让舅舅他们偷走,临走前,她可清楚的知道他们来搜过她的房间。

  只要有钱,她就不怕日子不好过,她最后拿了凌子翊的珠宝走人,就是代表她为了钱抛弃她对他的感情,除了她还有两个弟弟要养外,拿了他的钱,和他银货两讫,才能和他断得干净。

  苏小满心想,她这一走,凌子翊或许会恨她吧,看到她挖走了他藏在床底下的珠宝,也会将她视为一个贪婪的女人厌恶,而更愿意和公主成亲吧。

  这样也好,对他们两人都好……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要自己不准后悔,要赶紧把他给忘了,只要想着两个弟弟便好。

  “姊姊,前面有人。”

  苏小满听到弟弟们的呼喊声,这才发现她发呆太久,前面冒出了一群人都没看到,赶紧让驴子停下。

  她仔细地瞧,那个在她面前拿着扇子掮啊掮,想装作公子哥,却只有滑稽好笑的分的人,不是村长的儿子,还会是谁?

  这人总是自命不凡的以为他是村长的儿子就有多了不起,多次来求亲都被她拒绝仍不死心,这会儿挡路又是什么意思?

  “刘公子,有事吗?”她表面上客气道。

  刘公子抬起下巴,一副鄙夷里带有施恩的表情,“苏小满,我本来想名媒正娶让你当正妻的,是你没事去什么京城,搞得名声那么差,还被逐出家门,不过我向来宽宏大量,就让你当我的小妾吧,反正你现在也没地方去,干脆就跟着我好了,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苏小满听了真觉得好笑,她做了什么名声差的事,让她得叩谢他愿意娶她当妾?

  她总共花了一百五十两帮她二表哥还债、添了大表哥的聘金和表妹的嫁妆,她对这家人仁至义尽,是舅舅、舅母不让她带着两个弟弟离开村子,散播她在京城做了不知廉耻、不干不净的事,才能赚那么多钱的谣言,村子里的人也愚昧的听信,但她可是光明磊落得很。

  刘公子继续颐指气使的说:“虽然我爹娘不能接受你,但我会说服他们的,我也可以顺便收留你两个弟弟,让他们俩在我家里干活,有用处的话,我爹娘自不会多说话了。”

  当她两个弟弟是奴才吗?

  苏小满抽了抽唇角,毫不犹豫地请他让路,“刘公子,我赶时间,请让开。”

  刘公子变了脸色,不悦的道:“怎么我好说歹说的你还是不听,你别倔强了,除了本公子没人会娶你的!”

  苏小满懒得再装笑脸了,“好狗不挡路,让开!”

  刘公子恼羞成怒的涨红脸,“你、你、你说什么好狗!你这泼妇,你嫁不出去啦,你会变成老姑婆!”

  “那又如何,滚开!”要不是怕伤了人要赔钱,苏小满早就驶着驴车撞上去了。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马上给我下来叩头认错!”刘公子双手捉向她,想将她拖下驴车。

  “你想动粗吗?你这算什么男人!”苏小满不客气的槌打他的手。

  “不要碰我姊姊!”大弟拿出弹弓,对准刘公子射出。

  “痛!”刘公子被打中了,他叫痛的松开了她,瞪向朝他偷袭的小男孩,当他看到另一个更小的男孩在拍手叫好时,顿时恼怒的朝家仆下令道:“可恶!都给我捉下来!本公子要好好教训一番!”

  眼见刘公子叫家仆们围上来,想捉弟弟们,苏小满也不是好惹的,她卷起袖子,想跟他们拚了。

  “哇!痛!”

  刘公子突然发出杀猪般的叫声,让家仆们的动作都停下来,看到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从背后弯折主子的手臂,接着,痛踹主子一脚,使他整个人趴在地上。

  “是、是谁的胆子那么大,我可是村长的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刘公子狼狈的摔在地上,将自己的名号搬出来叫骂,一抬起头,看清楚在他面前的是个翩翩美公子,浑身充斥着高不可攀的矜贵气质,一时被震住了。

  这是哪一号人物?

  “世子爷!”苏小满满脸震惊的望着这个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是凌子翊,他怎么会……怎么会来……

  阿贵和一干侍卫也赶在凌子翊后方来了,阿贵驾着马车,心想世子爷动作真是太快了,远远见苏小满被欺负,便从马车里飞出去救她,真是把苏小满捧在手心上呀!

  阿贵也不容有人在主子面前放肆,立刻停下马车,施展轻功飞到倒在地上的男人面前,居高临下的朝他大声痛斥,“我们公子可是镇远侯世子,你想不放过谁?你刚刚又想对我们世子的未婚妻做什么事?”

  镇远侯世子?

  刘公子见凌子翊一身华服,气度非凡,岂是他一个小小村长的儿子比得上的,再想到这人说苏小满是世子的未婚妻,他哪敢再觊觎,他真没想到苏小满会在京城认识这等大人物。

  刘公子闷哼了两声,只能对苏小满死了心,“小、小的不敢……只是误会一场……”然后他爬起身,溜之大吉,家仆们当然一起跟着跑了。

  见刘公子领着人落荒而逃,两个弟弟都拍手叫好,也一左一右偎向苏小满,好奇问道:“姊姊,这个漂亮的哥哥你认识?”

  “这……”苏小满无从说起,她的脑袋还浑沌着,尚未从凌子翊出现在她面前的事实中回过神,且阿贵说她是世子未婚妻,这又是怎么回事……

  喝!

  苏小满倒抽了口气,猛然和凌子翊视线对上,那是一双盛怒的黑眸,他对她怒气冲冲。

  苏小满本能的想往后一退,但没有退路,她的背后是驴车。

  凌子翊两三步便走到她面前,朝她兴师问罪道:“苏小满,我不是要你等我从皇宫里回来吗?”

  苏小满瑟缩了下,想想不对,理直气壮道:“要我怎么等你,你都要和公主成亲,成为驸马爷了!”

  “我回绝了。”

  苏小满被这一句话震得脑门轰隆一声。

  回绝?怎么回绝?

  她没有听错吧,这怎么可能,不是她有幻听吧……

  “还来!”凌子翊接着口气不善的朝她伸长手。

  “蛤?”苏小满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从我那里拿走的珠宝,全部还来!”凌子翊咬牙切齿的道。

  苏小满脸上有着尴尬,莫非是她拿了他太多珠宝,他才来找她算帐的?“呃,我都拿去换银票了,已经花了不少……”

  “剩多少都拿来!”

  苏小满迟疑了下,凌子翊看到她舍不得那些钱的模样,额头暴跳着青筋。

  最后,她还是还给他了,还有三百两。

  凌子翊将银票收回,“以后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但这些银票你不能用。”

  “咦?”苏小满吃惊的望着他,什么以后……

  接着,凌子翊从袖子里取出两张契约字条,当着她的面摊开给她看,“这是我们当初签的契约,都不算数了,不准拿这个来拒绝我,以为拿了我的钱我就会放你走,跟你一刀两断吗?绝不可能!”他在她面前将字条撕得粉碎。

  苏小满看着他的动作,才终于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眶一红。

  凌子翊看她眼角含泪,展开双臂将她拢入怀里,几乎是咬牙般的说道,“苏小满,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没有要和公主成亲,我想娶的人是你,我要你等我从皇宫回来,就是为了向你提亲。”

  苏小满在他怀里潸潸落泪,肩膀不住地抖动着。

  天啊!老天爷!他说他回绝了皇上的赐婚是真的,他抗旨了,她没有听错,不是她的幻听!他还说要娶她……她感动得嘤嘤啜泣。

  凌子翊听到哭声,推开了她,看到她满脸是泪,比她更想埋怨,“哭什么!是我快被你搞疯了,一回来就看到你带走我的珠宝,你可真厉害呀,居然知道我把珠宝藏在床底下,也真爱钱啊,带走的何止一百两,真是把钱看得比我还重!”

  他不由得尽情数落道:“还有为了找你,可真麻烦至极,我让人去你以前住的屋子和摆摊的地方查你的家乡在哪,才知道原来你住在这么偏远的村子里,得搭好几天的马车才能到,乡下的每条路又长得一样,害我走错路,重复跟一个个村民问你的住处,你知道我为了你有多么辛苦吗?我可从来没有为谁像个疯子过!”

  苏小满猛掉眼泪,边哭边解释,“世子爷,对不起,我真的想等你回来的,可是听到你被赐婚的消息,我好痛苦,好怕你一回来就会宣布你要迎娶公主的事……公主长得那么美,我也好怕你会喜欢上公主,我更怕……让你为难,你不能抗旨,会惹祸上身的,我情愿你平平安安的迎娶公主,珠宝拿多一点,你才会讨厌我,会更愿意迎娶公主……”

  凌子翊被她这泪人儿的模样揪疼了心,叹口气,舍不得骂她了,轻轻为她拭泪,说来说去,都是皇上没事赐婚惹的祸,“我帮皇上做了那么多事,皇上倚重我、宠信我都来不及,岂会逼我做不愿之事,只是我也得帮皇上收拾烂摊子就是,谁教他答应公主赐婚,害我得陪那个娇贵的公主出游,让公主消气,这才得以返家。”他一副嫌麻烦的道。

  苏小满听他说得毫不在乎,不把赐婚看在眼里,哭得更凶,不管如何,伴君如伴虎,违背皇上的命令仍是一件冒险的事,但是他依然为她做了。

  云泥之别、云泥之别,过去她总是认为他们之间差距太大,她配不上他,在鼓起勇气向他表白后,也敌不过他被皇上赐婚,能待在他身边的只能是身分高贵的公主,却没想到他会为了她拒绝皇上的赐婚,放下高傲的身段千里迢迢追来,打破了她自以为高不可攀的距离,接她到他身边。

  这男人是真的爱她,他真的爱她!苏小满开心得快要死掉了!

  “世子爷,我爱你!”她向前抱住他,双手搂着他脖子大叫,喜悦得快疯了。

  凌子翊听她示爱,也很高兴,只是……他咳了咳,俊脸上掩不住羞窘,“我不反对你说这种话,但你也看看场合吧。”

  此时,苏小满的两个弟弟都兴致勃勃的盯着姊姊和这位漂亮哥哥说话,阿贵和一干侍卫都在偷笑着,经过的村民们更停下脚步,不知道看他们上演又哭又笑的这桩精采好戏看了多久。

  苏小满可真羞愧,赶紧松开凌子翊,捂住脸,天啊,她实在是……叫得太大声了!

  “姊夫!”

  她听到了什么?

  苏小满放下双手,只见大弟牵着小弟的手,走来凌子翊面前,一齐喊道。

  天啊!她满脸通红,又想捂住脸。

  “你们真乖。”凌子翊听这声姊夫很是愉悦,弯下腰摸了摸他们的头,朝他们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长佑!”

  “我叫苏长健!”两个孩子乖巧的道。

  凌子翊喜欢极了这两个未来的小舅子,“等我和你们的姊姊成了亲,我们就住在一起,一起生活吧。”

  “太好了!不用跟姊姊分开!”

  “姊夫,你真好!”

  小兄弟年纪虽小,但也知道若姊姊嫁了人,他们就会成为拖油瓶,在听到凌子翊这么说后,都开心得不得了,对他可说是印象极佳。

  苏小满又是热泪盈眶,很高兴他愿意接纳她两个弟弟。

  凌子翊看她又掉泪了,忙着替她拭泪,“你的弟弟也是我的家人,而且我爹会很高兴家里多了两个小萝卜头的,到时家里肯定很热闹。”

  这一句话也就代表侯爷是接受她当儿媳的,苏小满高兴得只能点头。

  凌子翊这时注意到她后方这台推车,“这是什么?你们要上哪去?”

  大弟马上跟姊夫这个靠山抱怨,“我们被舅舅赶出门!姊姊好意帮二表哥还债,给了他们很多钱,只是想带我们上京城读书,就骂我们忘恩负义,说上京城是想抛弃他们一家人,自己到京城享乐!”

  小弟猛点头,“舅母好凶,说姊姊若想带我和哥哥上京城,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凌子翊便想起到这村子来找她,沿路打听她住在哪里时,村民们对她普遍印象都不好,说她前阵子上京城赚了钱,不知是用什么法子媚惑男人拿到的,不是正经钱。

  “他们敢赶你们走?”凌子翊眸底闪烁着怒意,接着朝苏小满道:“小满,带我去见你舅舅、舅母吧,我这一趟也是来下聘的,都准备在车上了。”这家人大概是怕她带走弟弟后,就不会拿钱回乡,才会赶人,忘恩负义的是他们才对。

  “下聘?”苏小满看向他后面的两辆马车,见到他有备而来,连聘礼都带上了,是认真想娶她的,心里不禁一暖。

  凌子翊朝她深意一笑,“要娶你进门,总得跟你家长辈说一声,要让他们知道,你们姊弟不是好欺负的。”

  苏小满听出他是想为她出气,绽开甜美一笑,“我舅舅家就在前面而已,我带你去。”

  接着,两人甜蜜的牵着手走在小径上,侍卫帮忙驾着驴车,两个弟弟看到姊夫要带他们回舅舅家,步伐都跨的很大步,走路有风,有这个漂亮姊夫在,他们不必怕被欺负了。

  “我亲耳听到了,那人是镇远侯世子呀,镇远侯可是当初平定蛮夷的英雄呢!天啊!真是个大人物!他还说那个姑娘是他的未婚妻……”

  “那不是老方的外甥女吗?”

  “就是她呀!看来她前阵子到京城发财,是攀上好人家了!才不是做了什么不入流的事发横财,老方和他家婆子真是胡说八道!”

  “这叫做飞上枝头变凤凰!”

  观望的路人纷纷窃窃私语着,这么大的事,想必会在一天之内轰动整个村庄。

  当苏小满带着凌子翊来到舅舅家,果然将舅舅一家五口吓坏了,五双眼睛都盯着凌子翊看,像是这辈子从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又矜贵的人,他身上穿的袍子可真高贵,更别提那两辆马车,在他们眼里全都像金子般闪闪发亮的。

  “小满,这位公子是……”舅舅老早忘了这个外甥女今天才被他赶出门,陪笑的问道。

  不等苏小满开口,阿贵便拉高得意的嗓音道:“这位是镇远侯世子,你们得尊称一声世子爷。”

  “镇、镇……镇远侯世子?!”舅舅一家人都惊呼出声,难怪怎么看都高贵不凡,原来是镇远侯这等英雄人物的儿子!

  舅舅眼里迸出异样的光彩,搓搓手道:“那世子爷跟我们小满是……”

  阿贵又一并回答道:“小满姑娘可是我们世子爷的未婚妻呢!”

  天啊!天啊!这句话足以震晕这家人。

  “小满,你怎么没说你跟世子爷……这样舅母和你舅舅也不会误会你……”舅母谄媚的挤出笑容,难怪外甥女有那么多银子,还能寄那么多件昂贵的大氅回来,早知道就应该问清楚的。

  舅舅一点都不敢怠慢,恭请道,“世子爷,请进!”

  凌子翊欲跨进屋里,却停下来,语气尖锐的问:“听说你们要将小满他们三姊弟赶出家门?”

  “不,绝对没有这回事!”舅舅和舅母摇头如波浪鼓,知道实情的儿子女儿们脸上都带着心虚,也跟着爹娘摇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